『昔年鼙鼓震南天』
──李烈鈞與「雲南起義」

作者/張鏡淵 

一九一五年反對袁世凱專制獨裁揭起「護國斗旗幟的「雲南起義」,李烈鈞為主要發起人之一。

李烈鈞與袁世凱產生矛盾起于一九一二年三月。袁世凱接任孫中山之臨時大總統職務後,向全國發出「軍民分治」通電,主張在各省設買行政長官。時任江西都督的李烈鈞于五月七日致電袁世凱,以「當今急務,在于統一,不在于分治」,提出四點理由認為「分治尚非其時」,「欲以軍民分治而求國政之統一,不第中央之統一愈難,竊恐地方政治益形紛擾」,不同意袁世凱的軍民分治,是各省都督中首電反對袁的主張者。五月二十九日,李烈鈞致電袁世凱反對向外國銀行團借款,認為苛刻的借款條件是「舉財政、軍政一國命脈獻諸外人掌握」,此舉,「喪失主權」,是「關係中國存亡」。袁世凱從此對李烈鈞、心懷不滿。同年十月,李烈鈞在南昌舉行盛大歡迎會,歡迎孫中山蒞贛視察,並請孫中山閱兵。消息傳至北京,袁世凱于十一月派與李烈鈞同至日本留學的余鶴松來贛勸說李烈鈞赴京與袁一晤,當以二百萬元並晉勛一位以賞,企圖以重金高官誘李就範,被李烈鈞嚴詞拒絕,雙方矛盾加深。十二月,袁世凱任命汪瑞闓為江西民政長,企圖以此挾制,遭到南昌各界反對,汪被迫離去,袁遷怒于李。一九一三年三月,袁世凱派人在上海殺害同盟會改為國民黨時任代理理事長的宋教仁,李烈鈞去電袁世凱等強烈遣責,袁更為怒惱,于六月下令免去李烈鈞贛督職務。李去上海與孫中山等商議後于七月返贛發動反袁的「湖口起義」,是為「雲南起義」之前奏。

因力量懸殊等原因,「湖口起義」失敗,李烈鈞被迫離國先後至日本、歐洲及南洋等地,聯絡各地同志,籌劃反袁活動,計圖再舉。袁世凱懸巨賞緝捕,並命進駐江西之北洋第六師李純派兵抄洗武必干原籍李家。李烈鈞處境十分困難,但討伐袁世凱的決心始終不改,力圖東山再起。經過周密策劃,審時度勢,選擇袁世凱鞭長莫及而革命基礎十分雄厚的邊陲省份雲南為討袁基地。緣因一九○八年李烈鈞于日本士官學校炮科畢業回國後,任江西第五十四標第一營管帶,為協統商德全、標統齊寶善嫉忌,誣陷未成,李離贛赴滬轉去雲南,任講武堂教官、陸軍小學堂總辦兼任督練公署兵備處提調,並創辦體育總校,鼓吹革命,培養出大批軍事人材。迨至一九一五年,已登上雲南軍政舞台的著名人物如唐繼堯、李根源、羅佩金、黃毓成、殷承瓛、趙又新、顧品珍等,均與李烈鈞有同學或同事關係;李的學生中亦有多人在雲南擔任營長以上的職務,握有軍政實權。李烈鈞在未入滇前,曾派人到昆明聯繫,雲南講武堂的學生在得知袁世凱欲登基做皇帝陰謀活動後,無不義憤填膺,現聞李烈鈞將來滇共舉反袁大旗,均翹首以望,這更加強了李決計入滇大舉的決心。

李烈鈞在南洋等地積極籌備討袁事宜,不時與孫中山進行聯繫,得到孫的全力支持。一九一五年十月上旬,將「西南屏障,國家柱石」之刺繡,派人從新加坡送往雲南都督唐繼堯府邸。為進一步與唐聯絡,隨派方聲濤赴滇會晤唐繼堯。孫中山也先後派出劉德澤、呂志伊去雲南,聯絡同盟會員,策劃討袁。滇省軍界中級軍官如鄧太中、楊蓁、董鴻勛、黃永社等,對袁世凱稱帝強烈反對,反袁情緒異常激昂。十二月初,李烈鈞偕同陳澤霈、曹浩森、吳吉甫、周世英、韋玉等乘船至海防,抵老開(老街)時受阻。河口關監督密電唐繼堯請示,未接覆電,不敢放行。李烈鈞等待數日後,逕電唐表明來意:「此來為國亦為兄,今到老開已多日矣。三日內即闖關入滇,雖兄將余槍決,向袁逆報功,亦不敢計。」次日,唐覆電表示歡迎,並派其弟唐繼虞到河口迎接。李到昆明後不久,蔡鍔亦脫險出京來滇,唐繼堯鑒于大勢所趨,這才下了決心,與蔡、李敵血為盟,舉兵討袁。

蔡鍔較李烈鈞稍晚于十二月二十一日始到達昆明。在蔡潛離北京赴日本,欲經台灣往雲南時,在台灣又曾遇險。幸李烈鈞早已致電台灣苗栗縣後龍鎮人僑居日本東京的富商、同盟會會員蔡扁(蔡智堪),請其妥善安排蔡鍔由日赴台轉赴雲南。蔡鍔到達台灣基隆港時,被禁留船上,準備遣送至袁世凱,蔡扁施展「銀彈」攻勢,以八千銀元賄通水上日警,蔡鍔從煤艙逸出,脫險至越南。在海防登陸時,幸免袁世凱派出的密探阻刺,安抵昆明。

在蔡鍔赴滇途中,李烈鈞先于十二月十八日,與唐繼堯、熊克武、方聲濤等在昆明忠烈祠舉行重要軍事會議,商談起義計劃。袁世凱已于十二月十二日宣布帝制,李烈鈞命鐘動先起草《討袁檄文》,秘密送交在香港的李根源交由各報館登載。檄文義正詞嚴,歷數袁世凱二十大罪狀,它在當時起到了喚醒群眾討袁的宣傳鼓動作用。其中有「開武力政治之漸,使民意機關,失其自由宣泄之用」、「誣殺建國勛人張振武,使法律信用失其效能」、「妄復舊制,不俟公決,轍以令行」、「私立外約,斷送鹽權,換借外資二千五百萬鎊,厲民害國」、「陰遣死士,狙殺國黨領袖宋教仁」、「兵圍國會,囚逼議員,使強選總統,以就己名」、「身為豪奴,叛國稱帝」。檄文提出「翊衛共和,誓除國賊」、「由軍府召集正式國會,更迭元首」、「罷除違反民意之法律」、「實行代議制度」、「採取聯邦制度,省長民選」等。此時,李烈鈞在南洋等地華僑中籌集的經費四十萬元已送到,並經越南運來軍械多種,糧餉等均已籌備停當。

蔡鍔抵滇後,十二月二十三日,李烈鈞、唐繼堯、蔡鍔和雲南按察使任可澄聯名去電袁世凱,要求取消帝制,處決禍首楊度等十三人,限于二十五日上午十時答復,如到時不答復即于二十五日宣布雲南獨立,並以電文通告各省。這份電報無異是向袁世凱射出致命一槍,已登上皇帝寶座的袁世凱,正沉醉于擺太平宴,奏天子樂,迷戀極樂世界,豈肯輕易取消帝制,置電文于不顧,調兵遣將,預為防範。李烈鈞等在二十五日上午尚未見復電,便于五華山將軍署大禮堂召開秘密會議,通過起義誓詞,各人簽名,歃血為盟,一致宣誓:

「擁護共和,我輩之責。與師起義,誓滅國賊。成敗利鈍,與共休戚。萬苦千辛,捨命不渝。凡我同人,堅持定力。有渝此盟,明神必殛。」

誓以四事:一、與全體國民戮力擁護共和國體,使帝制永不發生。二、劃定中央地方權限,圖各省民力之自由發展。三、建設名實相符之立憲政治,以適應世界大勢。四、以誠意鞏固邦交。

會上決定成立雲南軍政府,更改軍隊名稱為「共和軍」,蔡鍔任第一軍總司令,出兵四川,進圖湘鄂;李烈鈞任第二軍總司令,進軍廣西,挺進粵贛;唐繼堯任第三軍總司令,鎮守雲南,以為後盾。羅佩金就任總參謀長,殷承瓛任參議處長,秘書李曰垓,副官長何鵬翔,都係滇中名流。李烈鈞率領之第二軍為雲南軍隊,故稱「滇軍」。第二軍參謀長兼續進軍司令為何國鈞,挺進軍司令為黃毓成,參謀長華洸、參議蔣群、余維謙、何子奇,了望所所長李明揚、卓仁機,師長方聲濤、張開儒,旅長盛榮超、朱培德、伍毓端,團長魯子才、曹浩森、楊益謙等,團附長熊式輝,營長張治中、吳懋松、賴世璜等,是一支戰鬥力較強的部隊。

一九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雲南軍政府召開各界人士大會,唐繼堯正式宣布雲南獨立,李烈鈞、蔡鍔相繼在會上發表演說,群情振奮,聲勢浩大。二十七日,起義軍將領在護國寺舉行特別會議,李烈鈞在會上提出,起義軍定名「共和軍」易使國人誤認係共和黨一派之行動,起義討袁的目的是為護國。開會地點又在護國寺,建議將起義軍改名為「護國軍」。這提議獲得全體正會人員一致贊同。會議決定設置軍政議會和練兵處;仍用五色國旗,上加書有「再造神州」一白方旗;聯名發表《護國軍政府討叛誓師文》;向全省發出布告,以安定人心。下午三時,護國軍在北校場誓師起義,全軍相約:絕對不爭權利,不作亡命之想,如果戰敗,只有全軍戰死。起義軍官兵激昂慷概,誓死護國口號聲響徹雲霄。二十九日,李烈鈞向各省發出通電:

「滇編兩師,次第出發。鈞受都督唐公命充中華民國護國第二軍總司令,力薄任重,曷克勝此。抵潯陽鼙鼓,正氣未伸,增念前途,愧談往事,今向幸西南奔走,得隨義麾,為國殺賊,必償素志。然因一人之藐法,迫成兄弟睨牆,俯念及此,又復坪然。所望舉國賢豪,共張大義,殲除元惡,早奠邦基。謹貢愚誠,為民請命。」

三十日,李烈鈞、唐繼堯、蔡鍔、劉顯世、任可澄、戴戡、張子貞、劉祖武、羅佩金、殷承瓛、顧品珍、庾恩暘、黃毓成、孫永安、趙鐘奇、李雲峰、張開儒、方聲濤、趙復神等聯名向各省發出「共興義舉」的通電,以求全國各地響應起義,共伺討袁。

雲南宣布獨立後,袁世凱派曹錕、張敬堯由川攻滇,馬繼增部由湘入黔,龍覲光率粵軍與桂軍聯合由桂攻滇,三路大軍矛頭直指雲南。並命張子貞暫代雲南軍務,加將軍街;劉祖武代理雲南巡按使,加少卿銜,以排擠唐繼堯與任可澄,引起內部不和,自相殘殺。袁世凱一廂情愿,企圖用封官加爵之詭計瓦解雲南起義,豈知張、劉早已投入起義行列,致力討袁,張子貞任將軍署的總參謀長,劉祖武任第三軍第四梯團司令,不但不受袁令,並且聲罪致討,表示「非威所能勝,豈利所可誘。」

蔡鍔第一軍入川後與曹、張部苦戰,阻止其前進。戴戡率滇軍星夜馳抵貴陽,貴州宣告獨立。李烈鈞于一九一六年二月二十日揮師南下,臨行前發出《告滇父老文》:

「……烈鈞行矣!升彼大阜,從其群丑,敢橫刀躍馬,竭其股肱之力,無負我父老之厚望……諸父老國本在躬,全國喁喁相望至切,其將有偉畫宏謨,居內制外,策近圖遠,與都督唐公同德一心,汨其泉源,溉其根本,布葉垂華,潤色鴻業,背負之巨,蓋不特賈其余勇,策我後勁已也。」

「護國軍」第二軍出軍歌兩首為李烈鈞擬詞:

其一為:「滇軍勇敢世界驚,護國揚威名。誓擒袁逆興義兵,民國我主人。健兒之名我敢領,踴躍爭前行。寶刀在手霜刃橫,殺賊如殺虻。快清八方光漢京,共和千萬齡。光焰萬丈民權伸,看我華國楊威靈。」其二為:「弟兄們,大家齊來,細把歌兒聽。袁賊世凱恨恨恨,要害眾百姓。把一般,愛國軍人,當成奴隸性。要教我們傖傖傖,磕頭去勸進。料想他,反覆小人,有甚大本領。我們軍人奮奮奮,前去革他命。那怕他,彈雨槍林,只管向前進。兩軍陳前猛猛猛,各把威風逞。汝看那,江浙川秦,各省都響應。四萬萬人醒醒醒,國恥誰能忍。願同胞,抖擻精神,誓向黃龍飲。丹心浩氣凜凜凜,萬古稱神聖。」

三月十一日,李烈鈞部第一梯團在羅平、板橋間與粵桂軍龍覲光部相遇,發生激戰,龍軍在百色被起義軍全殲,龍覲光被俘,李以禮相待,龍通電各省,辭去雲南查辦使職務,贊同共和。三月下旬,李烈鈞率第二軍抵達廣西南寧,廣西都督陸榮廷宣布廣西獨立。李與陸會晤後下令向廣東開發。

廣東都督龍濟光係龍覲光之弟,得知龍覲光部被全殲,兄長被俘,起義軍攻勢正旺,廣西獨立,向廣東挺進,正彷徨間接其兄來電勸其擁護共和,為保全實力,被迫宣傳廣東獨立。經梁啓超從中調停,李烈鈞進攻龍濟光之軍事行動中止,於五月十二日到達肇慶,會晤軍務院副撫軍長岑春煊後,率第二軍通過廣東,向江西進發。當年粵劇曾演出《李烈鈞三炮定韶關》,轟動一時。

護國軍的節節勝利,震驚了「洪憲皇帝」的黃梁美夢,給它敲響喪鐘,迫使他遜位並終於憂懼而死,李烈鈞在討袁護國戰爭中的功勛是不可磨滅的。護國戰役之後,曾有人問李烈鈞:「雲南首義,究竟是唐主動、蔡主動、還是先生你主動?」李烈鈞的回答,義正詞嚴,頗具至理,表達了一位愛國將領謙遜的寬闊胸襟:

「幹大事者,恥言功利,不過,是非真假,不可不明。雲南首義,如果不是唐先生主動,他就不會讓我和松坡進雲南去。即使我們貿然的闖進去了,他也可以把我們縛而囚之,獻給袁逆。唐先生只要肯於這麼做,他立將發大財、封親王,袁世凱的懸賞高達三百萬元。設若當時唐先生不是早下決心,予有準備,我和松坡到達昆明前後僅只一周之間,馬上就能大軍陸續進發!草檄討袁,布露天下,那怕是演一齣戲也嫌急促,居然還會是真刀真槍的幹起來哩!世間沒有這種.容易事,所以我說即使再蠢的人,也能把當時情景判斷得清楚明白。雲南首義這一個緊要關頭,當然該以唐先生居首功,擔重任,我和松坡,不過是遠道而去,適逢其會。承蒙唐先生不棄,讓我們幫他共襄義舉,認真要在民國的功勞簿上記上一筆,那麼,就該數唐先生居第一,松坡次之,至於我麼,確是毫無功績。」

一九三二年,被東北義勇軍救護隊聘請為監事的李烈鈞,於十二月二十五日雲南起義十六周年時題《雲南首義紀念日》詩一首:「金碧馳驅憶昔年,滇黔鼙鼓上雲天,義聲遠播幽燕功,那得唐劉再戍邊。」一九三五年,雲南起義二十周年,李烈鈞鑒於蔣介石對日本侵略實行不抵抗政策,憤而書聯:「返日揮戈仗群力,跨駟摧酒話當年」、「愧無旨酒奠先哲,欲把丹心喚國魂」。復題《詠史》詩諷蔣:「禪繼紛紛迭主賓,殷周往跡詛無因,項王再劃鴻溝誤,蜀主偏從魏武親。南渡更忘三鎮重,東征曾見四鄰馴,欲將古今興亡事,喚起國魂策大勛。」九三六年「西安事變」之後,李烈鈞有感於懷,於雲南起義紀念日題七絕、五言各一首:「昔年鼙鼓震南天,此際賊氛漫北燕,若使滇黔諸將在,同心御寇定爭先。」「世態紛紜久,蒼民感慨多,群賢虛抱負,猶唱《復仇歌》。」

(本文係李烈鈞先生女婿退役海軍中將楊西翰將軍提供)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7期;民國8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