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繼堯與李宗黃

作者/李天健 

先父李宗黃在雲南起義時任唐繼堯都督的駐滬代表,從那時起到一九二四年,李大部份時間一直在唐將軍左右,秉承他的旨意,千方百計完成交給的任務。其間,李並成為孫中山先生與唐之間的橋樑,為孫唐聯合出了微力,但對聯合中出現的挫折,李總認為與自己未盡到責任有關,故一直引為終生的遺憾。李晚年在其《回憶錄》中對這些往事及其感受,均有詳實的記載和盡情的抒發。茲擇其要者分述如後,以還歷史本來面目。

孤憤難抑 請纓自荐

一九一四年四月,李宗黃積功由大總統升為陸軍步兵上校實官,兩月後奉派至南京宣武上將軍督理軍務公署,任馮國璋部一等參謀。由於南北之見甚深,李自供職以來,不被信任,一直無所事事,更談不上有所作為,深感前途茫茫。一九一五秋,籌安會成立,李作為參加過辛亥革命攻克南京之役的同盟會員,痛感革命之成果即將喪失,孤憤難抑,時聞雲南秘密籌備反對帝制,乃向雲南都督唐繼堯請纓自荐。當時李認為與唐並無任何淵源,上書只是試探性質,未抱多大希望,孰知唐竟回電,盼早日返滇供職。李乃於十月十九日由南京返抵昆明,旋即奉派任雲南潸理公署上校參謀。

急於羅致 不謀而合

為什麼唐繼堯會迫不及待地邀李返滇呢?原來唐認為雲南護國軍雖英勇善戰,但兵力不足,頗堪憂慮。而袁世凱的大將之一,江蘇督軍馮國璋,除嫡系部隊外,還支配著長江中下游五、六省的駐軍,共二十餘萬之眾。馮並不願中國成為袁的家天下,斷絕他自己將來做大總統的機會,而袁選拔各師、旅優秀軍官,編練「模範團」為其心腹,也使北洋舊人寒心自危;何況馮曾邀梁啓超晉京,向袁力陳帝制不可為,當時袁一再誓言決不稱帝,馮信以為真,據以向各大報發佈消息,詛料不及一月,籌安會即告成立,使馮大為尷尬,氣憤難忍。因此,唐繼堯考慮到,馮對袁不再支持,大有可能,而馮是否保持中立,將關係到討袁之成敗。

唐繼堯急於聯絡馮國璋,曾密遣人探聽馮手下的人物,得知滇人李宗黃在馮部任職,乃向堂弟繼虞等詢問李之為人,咸稱李是個朝氣蓬勃的革命青年,可以冒大險,犯大難。唐聞之大喜,正要設怯羅致,恰巧李的自荐函竟不期而至,唐遂立即電邀返滇,並告已電馮請允准雲南督署調用。

說服馮督 保持中立

唐繼堯首次接見李宗黃時,就開門見山地說:「如果有一位敢於冒險犯難的舌辯之士,說服馮國璋勿為獨夫的忠狗,那就不啻平添十萬雄師,再造共和的義舉不難成功。老弟少年氣銳,膽識俱備,又曾為馮的部屬,可當此重任,現派你為駐滬代表,務盼不辱使命。」所以李抵滬後,儘管緝捕令已下達,一出租界即有生命危險,縱然能見到馮督,也是吉凶未卜,可是李義無反顧,毅然寫下遺書、遺囑,於一九一六年二月十五日乘船赴南京。馮國璋看了唐繼堯的信後,對李說:「最低限度,我這邊的隊伍決不會開去跟護國軍打仗,請唐將軍儘管放心。」

馮國璋當時親口答允覆電給唐,然而後來未履行諾言。李宗黃乃於三月中旬再度潛入南京。這次馮的態度頗為明朗,表示立即電覆唐;絕對保持中立,拒絕調川、湘增援的命令;聯絡各督發表通電,要求取消帝制。三月二十日馮如約與張勳、朱瑞等聯名發表通電。兩天後,袁下令撒銷「承受帝位案」,次日宣佈廢止「洪憲」年號。護國功成敘獎,李升任雲南都督府參謀處長;黎大總統授與陸軍少將,並頒給三等文虎勛章。孫中山先生也致函嘉勉。

孫唐聯合 出了微力

唐繼堯派李宗黃駐滬聯絡各方共同討袁,其主要對象就是孫中山先生。一九一六年初李抵滬後,即拜謁了陳其美(時孫尚在日本主持討袁),托他轉交唐致孫的信。不幾天,孫來信對唐派李駐滬聯絡,十分欣慰。同年四月二十七日孫由日返滬,翌日李即往晉謁,交談頗久,辭出之前,李以唐繼堯駐滬代表名義,恭請孫蒞臨五月一日的歡迎宴會。

孫中山先生在宴會上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對雲南起義給予高度評價,他說:「雲南起義,其目標之正確,信心之堅強,作戰之英勇,以及民心之振奮,響應之迅速,與黃花崗之役,辛亥武昌之役,可謂先後輝映,毫無軒輊,充分表露中華民族之正氣,中華革命黨的革命精神。……當令革命各軍與護國軍通力合作,今後尤當全力聲援唐都督,袁氏不倒,決不罷兵的主張。請李代表將此微忱,電告唐都督及雲南諸君子,望再接再厲,達成吾人最後之目的。」八天後,孫發表《第二次討袁古昌呂》,從此討袁軍與護國軍聯為一體,討袁聲勢為之大振。這是孫唐聯合的初步成果。

創辦市政 全力支持

一九一九年五月,雲南市政公所(一九二八年國民政府設昆明市之前,昆明也叫做「雲南府」)成立。唐繼堯任命李宗黃為市政督辦。就任之初,唐交代說:「電燈不明、道路不平、自來水不清、是省城三大弊政,希望你能在一年內除盡這三大害。」李果然未負唐的期望,就拿「電燈不明」來說,李先擬具了以全面禁止竊電和拒不納費為內容的《整頓電力供應辦法》報請核批。唐的嚴令下達後,竊電之風大戢,只有軍政界若干特殊人物不予理睬,李即下令停止供電,並發私函,勸請為民表率,可是限期屆滿,仍得不到一字的答覆。李乃毅然派出市政分所人員前往剪線,但被剪線的人家,入夜依然燈火通明,李又下令剪了再剪,如此一連三次,特殊人物終於氣為之奪,他們只得照章納費了。

此外,因用電要繳費,用電量得到了控制;收入充裕,有力添置設備,又增加了供電量,於是「燈光如豆」的情況,就一去不復返了。原先,那些顯赫人物曾在唐前告狀,要求把李宗黃這個強悍青年(時年才卅出頭)撤換,可是唐堅定不移,不為所動,因此市政公所終於打敗了省城權勢人物,使地方人士無不柑掌稱快。市政公所由於唐繼堯的具體指導和大力支持,而且多數工作人員較年輕(八名科長中七人是剛回國的留學生),辦事效率高,雷厲風行,一心一意為老百姓謀利,所以得了「少年市政公所」的美稱。

「聯省自治」 孫唐分裂

一九二○年十一月,孫中山先生到廣州重組軍政府,唐繼堯被推為七總裁之一,兼交通部長,並派李宗黃為交通部次長。一九二一年二月,唐繼堯的部下顧品珍叛變,唐被迫下野,李乃離昆前往就任,路過香港時見報載,孫發表談話,稱唐為「西南新軍閥」,一面贊成護法、一面主張「聯省自治」,目的在於割地自雄,始終不肯和孫精誠合作。於是唐不打算去廣州,而李則認為,唐只是為了一時的權宜之計而有違心的表示,他與殘民以逞的北洋軍閥有所不同,乃赴穗向孫反覆陳詞,但孫仍不以為然。

「集體請願」 迎唐入穗

李宗黃就任交通部次長後,拜訪了總裁伍廷芳、唐紹儀及居正、伍朝樞、廖仲凱等人,求他們共謁孫中山先生,請重新考慮與唐合作問題。經過「集體請願」,孫聽了大家眾口一詞地說:「迎唐來粵,可厚集實力,早日北伐,以竟全國統一的事功」,於是態度有了轉變。數日後,軍政府政務會議通過了「迎唐入穗」一案,推派秘書長馬君武,民政部次長居正與李宗黃一共三人擔任特使,赴港迎唐到廣州。唐抵達二日後,孫先生暨夫人設宴款待,對唐屬望甚殷。唐也表示當竭盡所能,助孫一臂之力。

分庭抗禮 唐突赴港

正當孫唐合作的聲浪直上雲霄之際,有一天夜裡,唐繼堯和李宗黃赴宴歸來,唐帶著三分酒意,跟李說道:「孫中山創造共和,我唐某人再造共和,兩人分庭抗禮則可,要我當孫中山的部下,那辦不到!」李聽了不免大吃一驚,說:「照聯帥(時唐被西南護法諸省擁為「靖國聯軍總司令」)方才說的,顯然是在拆孫先生的台!此事關係國家前途,雲南的將來以及聯帥個人的前程,請聯帥鄭重考慮。」原來,唐是受了唐紹儀與陳炯明的挑撥離間,他們二人認為孫唐攜手,將影響自己的地位,乃千方百計分化孫唐,使唐離開廣東。

唐在穗前後只住了十天,就突如其來地推說有急事要赴香港。李宗黃因曾向孫先生保証唐會與孫精誠合作,乃決定留穗自請處分。然而孫對李的信任不減,囑繼續以唐繼堯總裁代表的身份出席軍政府政務會議,使孫唐分裂沒有表面化。

不爛之舌 無濟於事

當時孫中山先生交給李宗黃一項重要任務,就是赴港說服唐繼堯參加新政府。在一九二一年五月五日孫就任非常大總統前,李已跑了好幾次香港。第一次是孫希望唐出任正式政府的參謀部長。唐飾詞婉拒;其後孫又以滇軍總司令相屬,唐仍辭而不就。六月十八日孫對廣西陸榮廷下總攻擊令,又命李赴港敦促唐就任滇黔桂三省北伐軍總司令,唐也未應允。半年裡,李宗黃先後跑了香港二十多次,每次都是乘興而去,敗興而返。到了十一月份,孫對李說,已定於是月十八日在廣州舉行北伐誓師典禮後,旋即出巡廣西,命李再赴港一行?務必說服唐踐履信約,參加北伐大軍行列。哪知唐仍不為所動,竟經梧州赴柳州,親率李友勛等四個軍,揮師入滇跟部將顧品珍去一決勝負了。

揮師入滇 一生敗筆

一九二二年一月,李宗黃在廣州奉孫先生電召赴桂林,孫對李說:「歡迎唐某,本來是你一手促成,你無非是為革命前途著想,現在情況發展到這樣,我斷然不會怪罪於你。這次我叫你來,不是命你再去聯絡唐繼堯,而是要你多方設法把他打倒。」孫先生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唐背信違約,把原本可作為北伐主力的滇軍四個軍拉了回去打內戰,使北伐軍的實力大打折扣。可是李宗黃縱能拋開與唐的公誼私交,也無法赤手空拳阻止唐悍然返滇。唐繼堯為了報仇雪恨,他那句「-兩年裡我們再見個高低」的豪言終告實現,然而所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如唐肯聯孫,參加北伐,統一中國,解民於倒懸,他將完成多麼偉大的事業!唐從護國到護法,功勛卓著,急於回滇報顧品珍稱叛的一箭之仇,確是他一生的最大敗筆,從此其政治生命止於一泓死水,終其生不過是雲南一省的軍政首長而已。

從中疏通 孫唐復合

一九二四年九月九日,孫中山先生告李說:「我已決定誓師北伐,為了打倒北洋軍閥,我想在後天召開的擴大政務會議上再推唐繼堯為副元帥(註),深恐滇軍將領反對,望你先去疏通一下。」李乃連夜奔走,向滇軍將領說明大元帥重用唐繼堯的誠意,希望在提名唐為副元帥時,切莫發言反對。屆時,孫的提案順利通過,孫唐分而復合。九月十八日,孫電唐希即宣布就職,不日接到覆電說:「孫公在黨為唯一領袖,當竭誠擁護,惟副元帥一職,名份較崇,愧無以應」,孫乃請他擔任川廬黔三省聯軍總司令,唐旋即發表通電,宣佈就職,與廣東採取一致行動。唐這一次終於向孫先生輸誠,這對孫無疑是莫大的安慰。

(註)在一九一七年八月召開的國會非常會議上,孫中山先生被推為海陸軍大元帥,唐繼堯、陸榮廷被推選為副元帥。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7期;民國8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