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蓁與孫中山先生

作者/楊維騫 

一九○六年,楊蓁肄業雲南省優級師範時期,經楊振鴻主盟,在昆明加入中山先生創辦的中國同盟會。此後楊振鴻指導楊蓁,通過反清的哥老會秘密串聯駐滇新軍頭目(班長)、士兵,向他們宣傳孫中山的革命思想,為掌握新軍起義,作好準備。一九一一年舊歷九月初七,雲南同盟會員為主的最後一次秘密會議決定重九起義。當夜,楊蓁到昆明郊區巫家壩步兵七十四標及炮兵第十九標駐地,策動士兵響應起義。在起義戰鬥中,楊蓁率一個連由雲貴總督署後面越牆而入,配合正面進攻的義軍,攻下督署。

昆明光復後,楊蓁及大多數中下級軍官擁戴堅持中山先生革命宗旨的黃毓英為雲南都督。黃以自已官位低,堅辭,推舉蔡鍔為都督。蔡本是梁啓超學生,幻想改良救國,敵視孫中山革命黨,在反清革命風暴即將來臨之際,與全國各地立憲派一樣,假裝擁護革命,混入革命隊伍,當了義軍總指揮。他掌政後,除了在改良吏治、整頓財政等之外,竭力留用舊官吏,將矛頭指向革命黨。他派兵西上瓦解了先昆明三天起義的同盟會員張文光建立的騰越政權,以援川為名,派兵入川鎮壓反清的保路同志軍,以北伐為名,派兵入黔推翻革命黨人建立的政權,成立豪紳、舊吏和立憲派的聯合政權。這些事引起革命黨人中一些領導者和中堅分子的察覺,堅決反對。李根源反對「援黔」。楊蓁拒絕參加「援川」、「援黔」,主張滇軍直趨武漢,支援反清主戰場的戰鬥,未果,遂辭職離滇,以攻克總督署立功所得獎金北上,欲投效河北起義軍首領吳祿貞。途中獲悉,吳將軍不幸遭暗殺,于是暫逗留上海,並曾往長江下游、中游連絡黨人李烈鈞等,醞釀北伐。不久,中山先生回國到南京就任臨時大總統,楊親往晉謁,堅主北伐,犁庭掃穴,以免死灰復燃。當時,北伐因缺軍費,又遭黨內黃興、汪精衛等反對,擱淺。楊乃欲北上刺殺掌握重兵的清廷北洋主將袁世凱,以一震瓦解北洋,利于北伐。及抵北京,南北已議和,清帝退位,袁世凱掌政,楊只得返滇。

經滇軍將領孫永安力荐,蔡鍔勉強同意楊任軍職。一九一三年蔡鍔奉袁世凱命,調入京任要職。唐繼堯由黔率兵回滇繼任雲南都督。楊因才幹,屢遷任滇軍步兵第七團團長。楊日常向官兵宣傳中山先生的愛國愛民思想,並實行兵農政策,親率官兵種菜,農忙時義務幫助農民栽插及收獲,士兵家庭如遭土豪欺壓,由團部連繫督署負責解決。這就使這個團官兵成為能捍衛辛亥革命成果的堅強武裝。

孫中山先生發動的「二次革命」失敗後,一九一四年七月,孫中山在日本創建中華革命黨,冀依靠這個新建的革命組織,重新喚起民眾,推翻袁世凱封建專制統治。在雲南忠于孫中山革命宗旨的楊蓁和董鴻勛、鄧泰中、馬幼伯、杜韓甫等,均秘密參加中華革命黨。楊、鄧、董在馬、杜和黨人黃玉田,徐虛舟協助下,創辦了中華革命黨在滇的機關報《滇聲報》,刊載反袁社論,揭露袁喪權辱國罪惡,為在滇軍和社會各界中宣傳動員討袁作思想準備。五月九日袁世凱簽訂「二十一條」對日本賣國條約,全國震動。八月十四日,籌安會在北京成立,袁世凱籌備稱帝,對全國統兵官利誘威協。唐繼堯秘密殺害孫中山派來滇策動滇、黔軍起義討袁的蔡濟武(1)。孫中山派呂志伊來滇策動滇軍反袁,被唐拘囚。楊、鄧聞訊,立即謁唐保釋,乃與志伊一道廣泛聯絡全省上、中、下級愛國軍官,形成了一支強大的革命力量。楊多次面謁唐繼堯,促唐反袁。多數中、下級愛國軍官密商決定:唐若反袁,擁戴之,若中立,禮送出境,若擁袁,則殺之。在這樣形勢的促逼下,唐終于同意討袁。他上書孫中山,擁戴孫發動和領導全國反袁起義;同時,應楊等的要求,派楊和鄧泰中率兩個精銳團先行開往滇川邊界,俟省城舉起義旗,就攻占川南 後來黨人李烈鈞等及蔡鍔先後入滇,雲南乃宣布護國討袁。一九一四年秋孫中山發表的《中華革命軍大元帥檄》和一九一五年五月發表的《討袁檄文》終於實現。

楊、鄧採用楊新創的運動戰術,迅克優勢兵力據守的重鎮敘府,又各個擊破了袁世凱懸重賞反攻的北軍四倍兵力,北軍震懾,全國反袁士氣大振,時蓁年二十六。後一月餘蔡鍔才率護國第一軍全軍抵納溪前線。他不顧敵軍援兵大批趕到,敵我兵力懸殊,忠實執行與梁啓超商定的急求一黨成功,與北軍速決戰的軍事冒險計劃企圖占領四川作為進步黨實行改良主義的根據地(2)。楊、鄧等從孫中山領導全國反袁戰爭的全國形勢出發,提出憑藉有利地形和堅固工事以守為攻,大量消耗士氣低落的北軍力量,等待全國響應的正確戰略。蔡拒不採納,借故將楊、鄧排擠回滇。他集中兵力在納溪棉花坡實施總攻擊,傷亡慘重,全線動搖,被迫後撤。楊、鄧抵昆明之日,唐繼堯事先通知全城懸國旗,親率各界群眾到狀元樓外盛大郊迎,並任命楊為他自兼護國第三軍軍長的參謀長。

一九一七年督軍團作亂,楊蓁積極響應孫中山倡導的護法,「趨趣當道(唐繼堯),不旬日,騰書討賊」(3)。唐委楊為靖國聯軍總參謀長。一九一八年九月唐繼堯到重慶召開靖國各省軍政首腦會議,提出「準備北伐案」,實際要以滇控川,遭到川軍總司令熊克武的反對。楊蓁在會上提出:「擁護孫中山號召護法,要團結各省。今獨樹靖國一幟,掌握四川軍政、財權,不利於擁孫護法」(4)。唐見楊擁孫不附已,回滇後免去楊總參謀長職。

楊蓁曾函中山先生,陳述駐川滇黔軍中不乏擁護革命之軍官,建議由四川北伐。中山先生于一九一九年二月十四日覆函:「張君佐丞來滬並承惠玉照,藉稔籌策軍帷,宏規碩畫,為滇中重。引領南中,豈勝想望。方今國事紛紜,正賢才為國努力時。兄以英明幹練之資,當錯節盤根之際,所望綽厲進行,以共樹真正共和于根本不拔之基,幸甚幸甚!知勞垂注,特覆數行,並頌毅祉。孫文」(5)。

一九一九年夏,唐繼堯派楊蓁赴日本,入重炮聯隊實習。楊來往途經上海,數謁中山先生,備論建國之策,並建議派鄧泰中為代表,入川游說駐川、滇、黔、川各軍擁孫北伐,即蒙採納。鄧到達成都,卻遭到川軍總司令熊克武反對,因熊當時不僅與中山先生所派四川省長楊庶堪有矛盾,且已在政治上投靠當時排斥孫的桂系陸榮廷。

一九一九年九月二十一日,中山先生覆黃玉田函:「執事為南疆耆碩,吾黨老成,臨風懷想,每恨未得晤言,……文近以根本救國端在喚醒國民,故以學說破其迷惑,俾共生覺悟,則改革自易為力。至此後救國事業,文仍當惟力是視,以盡天職。至若近日上海和議,勢仍停頓。然此等和議,其內幕實為少數武人權利地位之磋商,于國計民生毫無關係。故文深望吾黨同人放眼遠大,從社會民生方面下切實功夫,庶基礎既固,異日雖有不良政府,以國民之公意拮而去之,,猶摧枯朽也。質之高明,以為何如?楊映波兄聞已離滇(蓁字映波,時奉派赴日實習)故不另致函,相見時祈代致候為荷!南陲在望,無任延佇,伏維為道自重,並頌康祉。孫文」(6)楊自日本返滇,黃玉田即出示此函。楊蓁閱讀後,與黨人李華英密商:今南北軍閥紛紛擴充地盤,各省收入大半挪作軍用,致百業凋敝,民不聊生,為今之計,唯有遵照中山先生指示,喚醒國民,並主張民主,發展科學,提倡實業,反對軍閥割據。昆明亟需籌辦報紙,可取名《民覺報》,並聘請五四運動之參與者龔自知為主編。該報創刊後,發表社論反對唐繼堯的窮兵黷武,觸怒了唐。不數日,唐派飲飛軍大隊長龍雲率兵痛毆龔致重傷,並封閉《民覺報》。

此時,中山先生鑒于熊克武阻梗由川北伐之大計,致電唐繼堯:「熊可一麾而去也,熊去則川軍之眾可以指揮如意矣」。此頗合唐去熊之夙愿。在這一孫、唐合作的形勢下,中山先生領導的國民黨決定以雲南為根據地,並將國會移往昆明,俾在雲南組成新的政府。嗣又決定改在重慶召開國會和組織軍政府。唐繼堯遂任命楊蓁為靖國滇軍第二縱隊司令,率軍入川,參加顧品珍統率的去熊迎孫之戰。當時,熊克武以團結川人,共抗唐繼堯相號召。顧品珍暗通熊克武,作戰消極,滇軍戰敗,退集貴州畢節一帶。唐繼堯派周鐘岳前往勞軍。周集合將領發表演說:唐聯帥已改變大計,而與吳佩孚密切聯係,俾解決國家大事,可見諸位前途大有希望。(7)楊蓁見唐已倒向北洋軍閥,甚為悲忿。

一九二一年新春,原駐川滇軍軍長顧品珍逐唐繼堯出滇,繼掌滇政,委楊蓁為滇中衛戍總司令兼第三混成旅長,駐昆明。當時,中山先生倡導兵工政策,楊率先響應,親率官兵築昆明通往滇西騰越之汽車大道,以改善交通,有利民生,「手畚鋤,掘土石,雜士卒中共勞作」(8),後因政變,只修到馬街,就中斷。

此時,海內外革命黨人積極醞釀選舉孫中山先生為廣東革命政府的大總統,以維法統,而與媚外之北京政府對抗。湘軍閥趙恒惕勾結陳炯明,暗通北洋,陰謀反對孫當選大總統。趙派歐陽代表來滇,與顧品珍密談,商定一俟趙公開發表反對選孫之電文,顧立即響應。一九二一年四月七日,廣州非常國會選舉孫為大總統。九日,趙致電廣州國會,不承認孫為總統。楊蓁見形勢險惡,立即發電恭賀孫當選總統(9)。雲南葉荃、貴州盧燾相繼電賀。顧品珍恐與近在肘腋之楊蓁所部衝突,不敢公開發電反對。中山先生于五月五日毅然就職。

一九二一年秋,中山先生軍次桂林,準備北伐。楊蓁促顧「速以兵會,以竟護法之功(10)。」顧按兵不動。是年六月四日,浙督盧永祥發表豪電主張召開各省聯席會議,成立聯省自治政府,竟欲以南方各省軍閥聯合割劇對抗孫中山的革命政府。趙恒惕、顧品珍等立即響應,趙並派湘軍援鄂,原準備攻下武漢後,在武漢組織聯省自治政府。但湘軍援鄂,被吳佩孚擊敗,聯省自治未能得逞。此時,楊蓁通電願率所部經桂林入湘,與北伐諸軍會合前進。孫總統與參謀總長李烈鈞密議,一俟楊部由昆明出發,即明令發表楊為北伐滇軍總司令。顧品珍得悉唐繼堯準備統率龍雲、胡若愚、田鐘谷等部回滇,遂電孫總統佯稱願北伐,孫即委以北伐滇軍總司令。顧假此名義,調集滇軍赴滇南堵擊唐軍。因楊蓁擁孫,顧視為大患,乃騙楊至五華山滇軍總部商議北伐,楊應約前往,被捆綁,將被處死。楊妻李時珍聞變,急電話告知奉部將領,諸將領立率重兵包圍五華山,並在圓通山架炮,準備進攻。顧無奈,只得和解,派楊為代表往廣東接洽孫總統。

一九二二年夏,陳炯明叛變,孫總統蒙塵上海,楊蓁亦避地香港。此時,顧品珍已被唐俘獲殺死,所部楊希閔、楊池生、楊如軒、蔣光亮、范石生等由張開儒率領離滇,欲往桂林投奔孫總統。入桂省後,范石生等鼓動逐走張,欲推戴盧燾為滇桂聯軍總司令,企圖占領廣西,日後打回雲南。但滇軍其他將領楊希閔等深知打回雲南難以實現,乃率軍續進至桂平、大湟江一帶暫停觀望。此時,「陳炯明仍慮滇軍與許軍(許崇智軍)呼應,遂通過桂軍師長劉震寰運動范石生、蔣光亮等使勿東下。范、蔣二人隨劉震寰抵穗,受陳以聲色貨利之誘惑(時尚有贛軍梯團司令賴世璜亦來穗投陳),遂按兵不動。」但楊蓁與廖仲愷等密謀討陳。楊並奉孫總統九月二十三日函開:「邇來桂省風潮日亟一日,特著盤公儀專程入桂,聯絡桂、滇各軍,一致討陳,以安粵局。到時希與接洽,以利戎機B。」原在孫總統麾下之駐粵滇軍朱培德部三千人,此時亦來到桂林。楊蓁與盤公儀等,當即連上三函,建議孫總統運用上述各部滇軍,部署討陳。孫公令秘書長楊庶堪函覆:「映波老兄執事,連奉三函,具審各情。此軍(指入桂滇軍)事,先生(中山先生)所聞極複雜,多有言兄不能全統者(因滇軍多係顧品珍舊部),因是遂希望兄與益之(朱培德字益之)相助為理。復鑒于前此討陳時軍令不一,致有挫敗,遂欲以益之統挈而兄佐之。嘗與辨論極切,而所持卒不外是。不識兄能稍降于益之否(意指朱為滇軍總司令,楊為副)。吾輩為大局曲全(朱曾任楊部連長、營長),終幸不以是而小灰壯志也。和卿(鄧泰中字和卿)刻恐不能即來。聞金漢鼎已抵桂林,不及阻之(金不擁孫,圖拉已抵桂滇軍打回雲南),李根源圖謀亦急(李當時似未圖謀),幸留意。匆覆,即頌旅祺。弟堪拜啓十一月三日。」孫總統擬委朱為入桂滇軍總司令之事,遭滇軍將領反對,未果。諸將領互不服氣,最後推「好好先生」楊希閔為討賊滇軍總司令,並與桂軍沈鴻英等在大湟江舉行白馬會盟。「劉震寰、范石生、蔣光亮等雖擬投陳,但回桂後見大勢所趨,亦迫得接受白馬會議決議。」

陳炯明戰敗,放棄廣州,所部東撤。各路滇桂軍陸續抵廣州。各軍霸占各項稅收,搜刮聚斂,粵人大為不滿。沈鴻英暗勾北洋軍閥,欲自為廣東總司令,而以省長一職餌楊希閔,楊未贊同。沈以討論防務為名,召開會議。總統特派員鄒魯、廣東省長胡漢民、廣州衛戍司令魏邦平等都出席。沈原計劃將鄒、胡、魏當場擊斃,而脅迫楊希閔、劉震寰叛變。會上,沈部將李易標槍擊魏,未中。鄒、胡奪門逃出。魏被俘。沈以魏為人質,要收繳魏舊部第三師槍械。第三師將槍械繳給滇軍,魏才得釋。中山先生獲悉事變,中止啓程赴廣州,並函楊希閔(字紹基):「肇基兄大鑒。此次聯軍討賊,以兄所部滇軍為倡議之首,勞苦多功,亟堪嘉慰。不幸以主客誤會,釀成事變,文之行期因而中止。日來沈軍電北,漸啓異謀。吾兄義聲著于國人,萬不可稍受其惑,致毀令望。遠道傳聞,或多失實。文之堅信兄等,始終無二。茲特專函,由李文漢、寸性奇兩君面達,並述文倚畀吾兄之至意。苦衷密劃,悉可與漢民、協和、海濱、映波、和卿、錫卿詳籌之!……手此即頌勛安不一。孫文一月三十一日。」經楊蓁勸告,楊希閔逐漸與沈鴻英疏遠,並對沈部警戒。

二月二十一日中山先生由滬返抵廣州,改稱大元帥。楊蓁建議帥府由農林試驗場遷往河南士敏土廠,以久經考驗最為可靠之朱培德部擔任拱衛。一九二三年四月四日孫大元帥任命楊蓁為大本管高級參謀。四月十八日又任命楊蓁為大本營秘書。

沈鴻英于四月十六日宣布接受北京政府所任命的廣東督理一職,並向廣州進攻,旋被擊退。敵我兩軍在粵漢鐵路沿線拉鋸作戰。六月,沈乘孫大元帥用兵東江之時,聯合北軍方本仁、鄧如琢等部大舉反攻。滇軍師長楊池生、楊如軒通敵內應,不戰而棄韶關。敵軍進抵英德。原駐西江之沈軍也向廣州前進。形勢十分危急。孫大元帥設北江行管,並於六月十七日特任蔣中正為大元帥行營參謀長。蔣畏叛軍勢大,建議棄北江,廣州不予守,退往東江。大元帥已採納,下令撤退。楊蓁力持不可,認為如此則士氣崩潰,何況陳炯明尚留有兵力於東江,安能退往?並愿親往英德指揮反攻。大元帥見華之主張極是,當機立斷,命蓁率滇軍楊廷培、廖行超,湊得約六千人,擔任反攻。楊蓁率兩部馳抵英德東方之風門澳,隔峽谷與沈軍主力三萬人對峙。楊蓁見敵眾我寡而是日多雲,只能夜襲破之,必先佯示敵以我之怯懦,乃命守軍主力後撤待命,峽谷僅留警戒部隊,親率曾萬鐘團長細察攀越路線。午夜,濃雲蔽月,曾團越峽谷,遵蓁所示,白刃突破敵縱深,始放槍。沈軍晝見滇軍主力後撤,以為準備逃遁,疏于戒備,突遭夜襲,三萬人驚潰,沈率殘部逃往廣西東北區,其部份東奔,後投靠陳炯明。北軍方、鄧之左翼暴露,被討賊軍左旋迂回,亦奔潰出粵境。楊蓁電大元帥告捷:「廣州大元帥鈞鑒。今日零時,我軍第三師與第四旅各部死士當先以三師之大部份及第四旅之一部繼其後,由曾萬鐘團長率之夜襲敵人,扳藤附葛,越嶺登山,以白刃突擊,於零時十分又占領風門墺兩側高山,一時又占領東方高山,二時占領百足旗山。朱淮團長率部清掃右翼之敵。追擊逐北,敵遂崩潰。我軍僅傷連長何伯言以下數人,其尤為出力各將士待查明續報。總計交戰僅時許,克奏膚功,各將士之忠勇奮發令人欽感無已,要皆我大元帥愛國熱忱有以感召之也。楊蓁、范石生、廖行超、楊廷培叩艷印。」(又註:范石生當時留在廣州,僅派楊廷培率部參戰)數日後,曾萬鐘團長獲大元帥特獎令。當時,滇軍諸將紛紛議論:倘使我們執行已經大元帥採納的蔣參謀長撤退建議,不僅大元帥革命事業遭受重大挫折,我們也將死無葬身之地了。「七月十二日蔣介石以參佐軍務不為人諒,反遭齮齕為由,辭去行營參謀長,離粵赴港(23)。」七月十四日孫大元帥令,特任楊蓁代理大元帥行管參謀長(24))。並認為楊蓁乃中國有數之軍事人才(25)。十五日第五旅旅長楊廷培因指揮范都參戰之功,升任第三師師長。西江蠢動之沈部聞北江主力破,頓潰。楊希閔部楊池生、楊如軒兩師長受吳佩孚與金漢鼎煽惑通敵內應之罪,孫大元帥整飭紀律,命楊蓁查辦。如軒已赴香港約晤漢鼎。楊蓁馳赴滇軍總部,誘捕池生,派楊廷培押到廣州交大元帥。大元帥念池生曾參與征陳炯明之功,僅令逐出廣東。

一九二三年十一月,滇軍總指揮楊蓁在東江前線統率滇軍第二軍范石生與第三軍胡思舜。一日,忽奉大本管秘書張佐丞面交孫大元帥手示:「余不日北上,希即來省垣,有要事面談。」楊蓁遵示前往,由佐丞陪同晉謁。大元帥一見面就說:「你趕快殺范石生,乘我北上之前,為你主持一切。解決了此事,增加了革命武力,我北上講話,才更有力量(26)。」楊蓁對范之軍閥面目未有察覺,又因曾在講武堂同學,范曾為自己下屬,一時不能接受大元帥之指示,遂默然不語。大元帥見狀就說:「你如果婦人之仁,不殺范石生,將來他一定殺你!」大元帥所言,後來不幸而中。楊蓁被范殺害後,佐丞告知楊妻李時珍:大元帥從范石生支持廣東商團叛亂及嫉恨楊廷培得到大元帥重用代理廣州衛戍總司令而殘殺楊廷培兩件事中,已洞察范之軍閥本質及凶殘,寄希望映波除此一害,掌握這部份滇軍為革命效力。可惜映波待朋友太寬厚,不防奸詐,結果反遭范之毒手。十一月十三日,大元帥由廣州起程北上,滇軍總司令楊希閔前往送行。大元帥亦囑咐:范石生一定會危害革命,你趕快殺范!但希閔素乏魄力,默然無言。

大元帥北上之前,曾委任唐繼堯為副元帥,唐拒不就職,反而借口北伐,調動軍隊,圖攻兩粵。楊蓁乃親擬養日代電,針對唐在滇集軍政大權於一身的軍閥統治,提出「清廢除武人為省長,將政權永還人民,听其選文人,執行政務」,表達了孫大元帥「良以民國以人民為主人」的新思想,油印千份,以各種途徑分送雲南各界人士及各州縣,號召全省軍民抗唐。一九二五年一月大本營代帥胡漢民遵照孫大元帥北上前所決定的進攻計劃,命令滇軍總指揮楊蓁率滇軍第二、三兩軍協同黃埔軍兩團與粵軍許崇智於二月一日開始東征陳炯明。楊蓁擔任左路,二月十七日克博羅,正待續進決勝,而唐繼堯借口北伐,實侵兩粵的大軍已深入廣西。胡代帥電請唐速撤入桂之師,唐置之不理。同時沈鴻英配合唐部由桂省東北地區南侵。唐並與駐粵滇軍楊希閔、桂軍劉震寰約定,一俟唐部進抵梧州附近,希閔、震寰即起兵響應。胡代帥遂任命楊蓁為定滇軍總指揮,由博羅前線抽調第二軍范石生部並率粵軍第一師李濟琛援桂討唐。李師配合桂軍李崇仁、黃紹站部擊潰了沈鴻英,隨即調回廣東,準備攻殲希閔與震寰。唐部精銳龍雲軍乘李、黃與濟琛全力攻殲沈部之機會,於二月廿五日進占南寧。

楊蓁率范部進軍廣西途中,驚悉孫大元帥三月十二日在北京病逝,舉國哀悼。唐突然在十九日通電在滇就副元帥職。楊蓁當時協同桂軍李宗仁、黃紹竑、白崇禧對唐所派侵入桂省之大軍作戰即親擬討唐通電由李、黃、范會銜於五月九日發出,文曰:去歲曹、吳未滅,我大元帥孫公以北伐討賊為職志,東撤惠、博之圍,予陳炯明以自新,西頒副元帥之命,予唐繼堯以振拔。陳既負固東江,不自悔悟,唐復按兵滇境,嚴拒寵命。及至曹、吳覆滅,我大元帥簡從北上,號召和平,為國憂勞,以致薨逝,正舉國地裂山崩,痛悼哀毀之際,唐繼堯乃敢妄冀非分,擅自稱尊,出兵邕、龍,圖占桂、粵,希冀顛覆我革命政府,搗亂我西南和平。凡有人心,莫不發指皆裂。本月九日,奉讀譚、楊、許、程諸公三日通電,殷殷於繼續大元帥遺志,努力革命工作,並力辟唐假借名義,禍國叛黨。足徵整飭紀綱,義正詞嚴。宗仁等不敏,誓當督飭滇、桂子弟,力從諸公之後,為擁護吾黨主義,先驅殺賊,諸惟亮察。楊蓁將自己的姓名置於最末,以示謙遜。外人不知,以為此電文是范石生所擬。其實,范願意討唐,是圖回滇,取代唐實行軍閥割據,他不可能寫出這樣充滿革命激情,貫徹孫大元帥革命遺志的電文。

援桂討唐戰役,唐之主力龍雲、胡若愚兩軍企圖東進廣東,中途被楊挫敗,退困南寧城內,桂軍主力乃北調柳州,擊破唐繼虞、張汝翼。范石生眼看勝利在望,召集將領會商,入滇後誰主滇政,其部將均擁戴范執掌全省軍政大權。范詢問楊蓁,楊答:石龍誓師宣言明白宣布,定滇後,廢除武人干政,民選文人任省長,實行三民主義。范變色,認為入滇是手到拿來之事,楊是自己主滇政的最大障礙,遂與師長徐德及義子王甲本等密商,指使違犯軍紀及擾民受楊申斥的部份軍官,於六月一日晨四時佯稱抓獲奸細,進入總指揮部,當范之面,將楊擊傷拖出,禁閉。范又命王率一男護士將楊捏死。楊被害,軍心渙散,龍、胡乘機突出邕城,返回雲南。范洋洋得意率軍入滇,遭到唐軍以逸待勞,反擊,潰敗。

綜觀楊蓁一生,愛國愛民,矢志不渝,追隨中山先生革命,未戰死陣前,卻遭混入革命隊伍的軍閥殺害。中山先生企圖依靠南方軍閥北伐,屢遭挫折,終於總結出:「南北軍閥如一丘之貉」。楊蓁作為中山先生的忠實信徒,雖有堅強的革命意志,卻犯了中山先生所曾犯過不識南方軍閥本質的同樣錯誤,只能為革命捐軀,未能完成革命事業。這一舊民主主義革命的歷史教訓和悲劇,在紀念偉大的民主革命先軀者中山先生誕辰一百卅周年的今天,值得我們後人很好總結和深思。

附註

(1)雲貴辛亥革命資料(蔡濟武傳)

(2)梁啓超作《盾鼻集》(一九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致進步黨要員藉亮儕、陳幼蘇、熊鐵崖、劉希陶書)及由雲龍作《護國史稿》所補錄梁致蔡第五書之末段。

(3)孫總統派來滇代表張佐丞作《楊蓁將軍家傳》載於方*仙《滇南碑傳集》。

(4)雲南文史資料選輯第二十六輯胡彥作《護國滇軍第一軍後期史略》。

(5)《中央黨務月刊》第十一期特載《致雲南楊映波函》。

(6)《國父全集》第三冊轉錄史委會藏《復信撮要)。

(7)周鐘岳號惺庵,《惺庵回顧錄》敘及此事。

(8)同注(3)。

(9)同注(3)。

(10)同注(3)。

(11)楊蓁舊部楊運新及周佑熙等回憶及(研究集刊)載文敘述龍雲、胡若愚等探悉孫、李密議「陰謀」,即電呈唐繼堯。

(12)廣東文史資料第二十五輯即孫中山史料專輯羅翼群作《記孫中山南下護法後十年間粵局之演變)。

(13)《中央黨務月刊》第九期《致楊映波函》。

(14)楊維騫現保存此原函。

(15)同注(12)。

(16)據上海圖書館藏手稿。

(17)大本營公報第六號。

(18)大本營公報第八號。

(19)大本營公報第十六期。

(20)孫中山大本營秘書張佐丞作《楊蓁將軍家傳》。

(21)大本營公報選編一九二三年二月至一九二四年四月第九十六頁。

(22)大本營公報。

(23)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中華民國史叢稿》之《大事記》。

(24)大本營公報第二十號。但楊蓁奉到之特任令孫特任楊蓁代理大本營參謀長。

(25)同注(20)。

(26)張佐丞告知李時珍。

(27)同注(26)。

(28)全文見曹云階作《范石生圖滇之役》已投稿雲南省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

(29)楊維騫現存定滇軍總指揮部信紙與信封。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7期;民國8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