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雞足山隨筆

作者/李淑英 

遊過天地僅有的麗江玉龍雪山,及中國文化薈萃的大理。準備回昆明,但回到下關找侄女,她招待我們吃家鄉餌絲,真爽口好吃,閒談時,姪女婿提到雞足山風景文物殊勝,我精神一振,因對雞足山仰慕已久,雞足山是雲南歷史悠久的佛教古剎聖地,我決定前往朝拜。

次日一早由下關搭公車前往,車離下關不久,看到許多工人在一片黃士高地辛勤工作,聽車上人言是開闢飛機場,何時完工不清楚?車在山區急駛,不久又看到不少苦力在挖溝渠,準備把洱海水引進賓川,以解決賓川缺水之苦。車行中途被攔下臨檢,提包行李也檢查,驗明証件才放行,據說山中有煉金廠,嚴防毒品武器帶進山區,我敬佩故鄉治安執法嚴謹。

經一大鄉鎮,建築房舍都是富有中國文化的大宅院,但一片空洞、殘落、荒涼、無人居住,一看是經殘酷劫後的痕跡,一片淒涼教人嘆不盡滄海桑田,真如古人說「眼見他建高樓,又見他樓塌了。」

車到賓川街上休息,看到香蕉、甘蔗、波羅蜜等新鮮水果,內心讚嘆故鄉的出產豐富。吃過點心,就有小型車來拉生意,上雞足山一人一百元,最後以六十元成交。車小、人少、碎石路、顛簸厲害,一路行來好不容易看到綠樹田園,有不少放羊人群。誠心到佛教聖地朝拜,把隨身帶的觀音偈放頌開得很小聲,不多時開車者開放解放軍歌,聲振耳欲聾,我意識到不友善的反應,急忙關掉錄音帶。

車行不到十分鐘,開車者把路邊羊碾死了,可憐的代罪羔羊,於是停車解決糾紛,開車者一副氣勢凌人欺負鄉下人的姿態、言明他在某法院上班,今天是代他愛人開車,把客人送到雞足山回來再解決,於是匆匆上車趕路,上車後一片寂靜,我也閉目養神。

車行多時,有人在叫快到了,睜眼一望,前方遠處有一大牌坊,一片茂密森林,下車後,不少放馬人前來遊說,各人誇讚自己馬乖、能爬山、耐力強,一匹馬一百元,討價還價以七十元成交,一行四人騎馬上山,樊鄉弟,姪女與我弟媳,上馬後走不到幾步就大吼大叫害怕,我因小時常隨家父騎馬下鄉辦事,略有經驗回味無窮。樊鄉弟人高,長得又帥,一身西服,騎在馬背上大叫騎兵隊來了,還真威風。一路馬行在羊腸古道上,穿越在荊刺叢林中,大有時光到流,回到童年的憶景,馬一步一步向上爬,山路坡斜路窄,馬踩到鵝卵石,四蹄一跪,若騎不穩就會摔下馬,我教他們身子要背伏著馬背朝前匍匐,拉緊馬鬃,馬走得很辛苦,我也兩腳發麻,走快兩小時就下馬休息,也讓馬飲水加飼料。

山路越走越高,馬不停在喘,看在眼裡心中不忍,見路邊有不少茅屋在賣吃的,也感飢餓口渴,下馬休息吃中飯,吃的都是家鄉土產,也別有風味。休息後,上馬趕路,山路坡度高難行,騎在馬上要全身匍匐,抓緊馬鬃拉好韁繩,馬時走時停,我側目看看天青如洗,回週蒼籐古樹、纓絡密佈、危嚴殘垣、瓦礫一堆堆,不少寺、庵、亭、台也變成廢墟,這是破四舊的殘餘傷痕,心中只覺一陣淒蒼。匍在馬背上一顛一簸,步步驚心,險象重重,馬身上汗水濕淋淋,喘息不停,心中不忍,馬伕也在訴說前邊更艱險難走,馬有時會倒退步很危險,為安全計,只好讓馬下山,馬伕善意的告訴我們,前面很驚險要小心。前面上山是雞脖子式的狹斜路,只供一人走,得半匍匐著身子不能回頭,也不能抬頭向上看,最高處是金頂寺,四週是莽莽高山叢林,萬丈深澗。

馬伕走後,弟媳拉著我半匍匐著身,一步步向前移,不敢掉以輕心,不時跪地喘息,聽得有人在叫:努力向上爬。不敢理會,小心翼翼地向前行,攀著叢草葛籐,拉著弟媳手向上爬,也不知經過多久,總算到達金頂寺廣場,大夥人都在看我這白髮老太太,議論著能上三千四百多公尺的高山,真不容易。我久久不能言語,喘息不停,心中在嘀咕著,人生真像爬雞足山,艱辛、危險、酸、辣、苦、甜。

休息一會兒,百姓前來招攬住宿,經一番商討,隨著到一簡陋房舍,一進屋廚房,桌凳一目了然,店主人抬出茶水,簡單飯菜,我只猛飲茶無胃口,弟媳鄉弟勸說,山上買不到吃的東西,不吃晚上會餓,休息片刻開始吃飯,山上的土產野味還真香甜。飯後大夥談論著騎馬上山的驚險,笑料百出。店家女主人抬上幾盆熱水,說熱水洗腳後好睡覺,明天早上起早看日出。

換了兩次汽車,騎五小時多的馬,爬了不知多少危嚴山坡、斜道、狹路,真感累,只好進到簡陋的房內休息,我老習慣,換床無法入眠,只好閉目養神。其他三人不久就鼾聲震耳,我側身睜眼看到一輪皎潔明月,高掛在青天上,四週山峰隱隱含著些神秘,我思潮湧現,人生真是不可思議,上天也真會安排人的際遇,五十年前,我檬檬懂懂傖促離開故鄉,來回奔波在中國大半部江山土地上,經歷過多少次的驚險,面臨多少次的生離死別,也曾走過美洲五分之三的大城市,而今夜我卻躺在故鄉莽荒簡陋的高山木屋內,看過美國的月亮,海島明月我也看了五十年,但只感今夜故鄉山中的月更皎潔明亮,真應了「月是故鄉的明,水是故鄉的甜。」

看錶已是深夜十一時,只好閉目入睡,不久突感不適,呼吸急促,後腦發麻,全身冒汗,心跳加速,我急忙平躺作深呼吸仍不能平復,耳聽三人鼾聲不停,也不敢驚動他們,身邊沒有藥物,高山上空氣稀薄氣候寒冷,我只有沉著靜息求菩薩保佑,把枕頭作墊子以做禪散盤,調適呼吸意念集中,數息、默念心經、大悲咒、觀音偈,約一小時後慢慢平靜恢復正常,立刻躺下入睡。這一覺醒來整整睡了五小時,只感神清氣爽精神抖擻,三人仍鼾聲不停,看看窗外,天也展現曙光,我披衣下床,自己到廚房找水漱洗後,穿上外套揹著皮包走出屋外去看日出。

踏上幾級石階,回頭一看遠處山邊隱隱一弧形紅光在慢步跳躍,我急急向前走,紅光也形成半圓形,似與我比賽爬山,當我登上金頂寺大門前平台時,一美侖美奐紅日、萬萬道金光也昇上天際,一片紅暈彩雲灑滿天空,不少人在攝影搶鏡頭,有人在合掌以霞光明日為背景,立在石牆上攝影,鏡頭畫面有幾分神秘色彩。我欣賞日出後,走進寺內,山門兩側的哼哈二將不見蹤影,四大天將的雄姿也看不到,只看到一些破木釘得結實,遮住兩側。迎面有新塑的笑佛,小巧地對朝拜者笑著,走到後面一新塑的韋陀菩薩,色彩鮮明栩栩如生。庭院中有高入天際的楞嚴寶塔,在塔頂一金光閃閃的黃銅胡蘆,在朝陽下發出萬道奇異光彩,叫人驚嘆,由衷敬佩先聖先賢的智慧超凡,在不科學的時代,如何將一龐大銅胡蘆安放在十三米高的塔頂上,據說有兩千斤重,而能不懼雷電強風豪雨,歷經數百年安然無羔。可惜鐵門緊鎖不能入內登塔觀景,院中兩側都是木造的簡單房舍,昔日輝煌廟宇不見,正前方有形似大殿色彩灰暗的門上有一大匾,書寫大雄寶殿,聽到木魚聲聲,走進大殿光線昏暗,有僧人在頌早課,殿堂上供似釋迦牟尼佛,我虔誠膜拜祈祐我平安,送上香油錢另捐台幣祝福積沙成塔,早日修復古剎聖地,及重振中國優美文化。

走出大殿,一僧人向前招呼,招待我到他屋內待茶,知我未吃早飯,隨即把他僅有的稀飯、糕餅、鹹菜,拿出來殷殷招待,我也只好隨緣,用過早飯,奉上少許人民幣,以感謝僧人的招待。問明法師無事,即請教他有關雞足山的概略,法師經歷學識不錯,他如數家譜式的對我說──

雞足山屹立在賓川大理永勝鶴慶的交界處,以聳入雲霄的天柱峰為中心,前有三峰,後拖一嶺,形成雞足而得名。三百多里莽莽大山原始森林,危嚴處處,嚴壑幽深,萬丈深澗驚險時出,山高路狹寸步難行,由山下到山頂寺是三千四百多米高的大山,金頂寺的楞嚴寶塔有十三米高,塔頂的黃銅胡蘆隨著時序朝陽夕輝,放射出千變的異彩光輝,也可由塔內旋圓木梯登上最高處欣賞奇幻景光:

一、西為海觀,洱海圍繞著山麓光平如鏡,蒼山橫臥在山頂,積雪四季不化,翠柏相映倒影海中美不勝收。

二、北為雪觀,麗江玉龍雪山,瓊樹排空,潔皓如銀晃人眼目,叫人驚嘆天地造物者之神奇、巧妙、宏偉。

三、為雲觀,屬南方,夏、秋天高氣爽,百雲披蓋滿山,有時雲中出現大圓光圈,外暈五、六重,每重有五、六種顏色,中虛如鏡,觀者不禁手舞足蹈,大有身在虛無飄渺間太虛境內之感。

四、為東觀日,清晨星斗初稀千霞絢爛,一輪旭日在彩霞中跳躍而出,光輝映叢林,不是筆墨所能形容的幻美與綺麗。

法師喝口茶又言,這楞嚴寶塔也是破四舊被毀的目標之一,大概是上天眷顧菩薩顯靈,工作人員埋好炸藥,引爆時驚慌奔跑掉下萬丈深澗摔死,天上忽然一陣及時雨淋濕引線而免於災難,也是金頂寺僅存的古蹟。法師休息片刻接著說:雞足山現僅存一寺一庵名祝聖寺觀音庵,在很早有釋迦牟尼佛大弟子迦葉,帶佛教金縷衣到山上說佛講法,後入定於華首門。

雞足山建於唐朝繼於宋朝,興盛於明清朝,在民國也有增修,在康熙年間,有大小庵、寺一百處,靜室也有一百所,僧、尼超過五千多人。名人高賢之士,常居寺中聽經讀書,一住二、三月或十年、八年不等,如明朝地理學家徐霞客一住二、三月,天天出遊。往日雞足山可說盛極一時,但寺內文化寶典於破四舊時毀損一空,現僅存的祝聖寺尚有餘跡可看,祝聖寺是清末明初虛雲大法師所建,虛雲法師隨清皇室避義和團西行,賜名佛慈洪法師。後他在國內募集黃金萬兩,經過十年艱苦不移的法心,在他六十歲時建成祝聖寺,該寺可說是群山之冠,早期寺內有藏人送的白玉大睡佛,另有精彫的白玉觀音,清皇室賜給虛雲法師的度碟、法杖、法衣、佛珠,現也不見蹤影,細聽法師訴說不禁神往與概嘆多難的神州。一看錶也七時,為免弟媳尋找,只有感謝法師說要下山,留下少許台幣以作謝忱,法師送我步出金頂寺,祝福我能再來,我內心也真想能再來,住上一月半月慢幔欣賞這奇偉壯麗神秘景觀,同霑法雨。

找到三人急急下山,昨日與馬伕約好在半山等我們,我仍由弟媳拉扶著,慢慢小心翼翼一手攀拉著葛藤、樹枝、雜草,艱辛地向山下走,雖是三月天仍滿身大汗,經兩小時步行,在半山看到放馬群,急向前,休息片刻,騎馬下山,姪女弟媳騎上馬後,馬一走就大吼大叫害怕不敢騎,要走路,但走不到十分鐘又叫走不動,只好又騎馬。我告訴他們騎馬上山要前匐式,下山要仰天式,一手拉韁繩一手扶後鞍,半身朝後仰腰要挺直。四匹馬仍沿著泥土羊腸小道穿梭,在荊刺叢林中漫步,不到兩小時得休息,經兩次休息到祝聖寺,下馬抬頭一看,遠處一紅色長圍牆,另有一大照壁,四個醒目大字,「宏開路覺」,雖陳舊,不失往日氣勢,走進山門,是一大庭院,兩邊有兩道門,各一方寫的是「退後一步想」「能有幾回來」,發人深省的十個大字,庭院中古柏參天,這是我數次返鄉,第二次看到的僅有的古柏。院中亭、台、水榭、花圃、青石鋪的行道,兩側是二層樓香房,大雄寶殿門樓宏偉莊嚴。台階兩側是哼哈二將,雄姿氣勢驚人,走進大殿四大天將各顯神姿,面目威嚴眼如銅鈴,紅口大張白齒外露,手中各執兵器,威武無比,呈現中國文化藝術塑工精神博大永存世界,據說能保有文化精湛的祝聖寺要感謝某解放軍高級領導駐在此寺。

我們走進殿堂有各式坐、臥、立大佛莊嚴、肅穆、慈藹,殿頂上有黃銅塑造的十八羅漢,金光閃射,後殿崇階上也是用黃銅塑製的,普陀山全景,彫工精湛,呈現中國工藝文化精神博大精深。我跪拜後,步出大殿,一看四處廳房都是掛著大鐵鎖,寺內法師一臉嚴肅,我們要趕回下關,只好依依不捨離開,尋找交通工具,好不容易找到一大型空貨車,講好價錢便上車,大家都感累閉目不言,空車顛簸厲害,到下關也五時多了,大車不能進城,下車後找來兩部三輪車,坐上車後,那宣威樊鄉弟真會鬧,大叫「三輪車跑得快,上面坐個老太太,要五毛給一塊」街上行人都在駐足看,車伕回頭莫名其妙的看著我們,我急忙叫住口,回到下關賓館,休息一夜,次日姪女婿幫我買臥舖票,返回昆明。

車到南窯車站天未亮,鄉弟在前面,所以先下車,他侄女把提可樂箱放在他腳前,鄉弟拿香煙抽時,不注意箱子被小偷拿走,他與姪女大叫有小偷,這一叫真叫人驚魂,因箱內有鄉弟護照、不少東西,及照相機,一路旅遊的珍貴照片,大家在街上亂轉,好不容易找到一公安所,警察睡眼惺忪的看著我們,聽完我們申訴後,慢條斯理說:「替你們找找看!」

這種情況下,只有回寶善街再設法,親友們都表現熱心,幫忙說沒問題,最後仍舊問題重重,弟媳妹夫是警察,找公安局幫忙出張証明護照遺失請放行,但最後登機時仍無效,我苦苦申訴懇求無用,眼看鄉弟焦急神情,我急得要掉淚,但有人在叫我上飛機,再不上飛機就要起飛了,有人幫我提行李,拉著我急急上機,我大聲交待小弟要設法幫忙樊鄉弟。上飛機後一直心神不安,記掛著鄉弟被留下的情況,我在神志模糊中到達香港,一位住中和好心小姐幫忙我提行李,陪我買機票,最後我到國泰航空補票上機,返回台後-直記掛鄉弟,焦急的等待十多天,小弟來電話,找到邊防部出具証明鄉弟可返台,但得在香港旅行社補辦簽証護照,十多天後鄉弟返台,雞足山之旅驚險重重,叫人難忘。

但樊鄉弟返台後,隔年逝世,我一直不敢相信,一個體格魁偉健壯,我平日叫他鐵金剛的中年人突然與世長辭,真是世事無常,叫人無限追思。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7期;民國8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