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被遺忘的長者──騰衝李曰垓先生

作者/沈徑瞻 

滾滾長江東逝水 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 幾度夕陽紅

 

護國之役參贊軍務

李曰垓先生號子暢,騰衝和順鄉人,少懷大志,早歲即負岌離鄉外出深造,繼游學日本擴展見聞。在留日期間與我國旅日反清革命志士多所結識,並參與反清活動。辛亥革命推翻滿清後,歷在雲南省垣擔任政府要職。民國五年袁逆稱帝,國本動搖,唐蔡諸公奮身挺出,首義誓師,擁護共和,惟雲南以貧瘠邊鄙抗衡強敵,先事之擘畫,當事之奮發與事後之收束,其艱難曲折,嶽嶽不撓,可謂驚天地而泣鬼神,卒能摧毀強暴,再造共和,使國脈斷而復續,公義晦而復彰,洵不世之勛,永不磨滅者。子暢先生於護國之役,自始即受邀出席唐公蓂賡召開之最高機密會議,參與贊謀,並出任雲南護國軍第一軍蔡總司令官松坡之秘書長,帷幕籌策,軍務繁勞,雲南獨立後,有關宣告獨立之通電,敦促各省舉義之通電,聲討袁逆及檄告其罪狀之通電,致華僑特述舉義情形之通電,致駐外國各公使支持舉義之通電,致駐華各外國使領館之通電,以及各種對內對外之通電及文告等,多出自子暢先生之手筆,詞鋒犀利,大義凜然,發憤振聾,四方響應,書生報國,功不可沒。

擔任雲南第一殖邊督辦建設邊疆

滇省境內多山交通不便,邊遠地區,尤多蔽塞。三十年代,省府為開發邊彊,特在騰衝蒙自兩地設立第一第二殖邊督辦公署。子暢先生膺任第一殖邊督辦,統轄騰衝保山龍陵順甯緬甯鎮康等十餘縣及梁河盈江隴川瑞麗蓮山等設治局。子暢先生於到任後,即輕騎簡從親往各縣局巡視考察,瞭解情況,並就各縣局之共同及各別需要,分別釐訂計畫,發佈施行,如:增設學校推廣教育、修築道路橋樑便利交通、興辦水利增加農產、開採礦藏富裕民生、整頓治安保護善良等等。另由督辦派員巡視施政成果,作為考評依據。子暢先生並為促進各縣局之團結,守望相助,相互借鏡,曾在騰衝舉辦聯合運動會,各縣局均派隊踴躍參加,氣氛融洽,場面熱烈,為當時邊地之一大盛事。

兼任第一公路分局長趕築滇緬公路以應戰時需要

日本發動侵華戰爭後,戰區南移,我國海上補給線全被切斷,政府為搶運軍需民用物資,決定趕築滇緬公路自下關至畹町一段,全長約一千公里,在騰衝設立第一公路分局,由子暢先生兼任分局長,親自帶領測量隊在叢山峻嶺蠻煙瘴雨間測定路線,然後督促沿線各縣局調集民工數十萬人全線同時動工開築,當時尚無開山築路機械,一切全憑徒手及鐵鍬鏟鋤等傳統工具,其艱難險阻可以想見,但全線員工在愛國熱忱激勵之下,群策群力,於兩年時間內完成此一重大任務,得以全線通車。國際傳媒競相報導,譽為奇蹟。

維護邊民權益阻止英人侵略

雲南迤西廣大地區,與緬甸相連,緬甸早為英人所統治。清朝年間,中英雙方曾在中緬邊境劃定界址,樹立界樁以為標誌。我國自鴉片戰爭失利後,國勢竄弱,且國內多事,對邊境鞭長莫及,英人遂擅移界樁,蠶食我國土,肆意侵略;緬人則常越界偷牛盜馬殺人劫財,我邊民屢遭損失受盡屈辱。子暢先生據報後,向英方嚴重交涉,依據中英雙方原先劃界之圖籍,責令英方將擅移之界樁移回原處;至於邊境發生之偷盜殺人案件,則由我方殖邊督辦及英方高級官員各率同有關邊官每隔三年在南坎會案一次,參照一般慣例公平審理解決,我邊民之損失,大多獲得賠償。

處理南甸土司龔綬叛亂事件

民國三十年代,雲南省財政廳為丈量全省田畝,評定準則,以期公平稅賦,特設立清丈處並派隊分往各縣實際丈量。當清丈人員抵達梁河設治區工作時,南甸土司龔綬發動其民兵包圍設治局,殺害清丈隊員,其隊長倉惶中由廁所坑洞逃出,幸免於難。龔土司專橫跋扈,桀驚不馴,對政府向不繳納糧賦,以為其轄區田畝清丈後,將由政府直接征收糧賦而剝奪其權益,故視清丈人員如仇敵。子暢先生據報後,曾以懷柔之心多方化解,但龔土司態度強硬,竟積極嘯集武力,企圖擴大事端,黎民風聲鶴唳,飽受驚駭。子暢先生無奈,只得急電省府龍主席請派當時民政廳丁兆冠廳長兼程前來騰衝密商對策,丁廳長抵騰後,次日即馳往南甸土司署面會龔土司,佯稱翌日偕往梁河設治局召集各方會商解決,並不動聲色將龔土司留置於客廳內不讓離去。翌日凌晨,一行人不向梁河進發,而押解龔土司蜇回騰衝逕返昆明。龔土司以殺人謀叛罪被判處十年徒刑,在昆明監獄服滿刑期後獲得釋回。子暢先生鑑於邊境無駐軍致土司藐視政府妄圖構亂,為避免類似事件再度發生,經呈准省府派遣一獨立營駐在騰衝,以確保此一方面之安育。

鑿山引水灌溉田畝

騰衝緬箐鄉糧產不足,居民貧困。子暢先生得知境內有大片荒地苦缺水源,棄置無用,而隔山即有汨汨溪流終年不涸,若能開鑿隧道貫穿山腹,引水灌溉,則可憑添萬頃良田造福全鄉。於是通告鄉民,決定醵資開發。先設立一測量隊,加以適度訓練後,由技師率往目標區測定擬鑿隧道之方位及長度,全長二百餘公尺,若由山之兩面對準同時動工,預期兩年內可在山腹內會合鑿通。當時因無開山機具,只得使用傳統之斧鑿鍬鋤等簡單工具,致實際施工三年尚未挖通,並發覺測量儀器不夠精準,兩面進行方向有嚴重誤差,而資金早已耗盡,原出資股東均不願增資,子暢先生不得不自行籌措維持,實屬難以為繼。時督辦公署奉令裁撤,本工程遂告停頓。今事隔六十年,機具及科技均有飛躍進步,其間有無後繼者完成此一未竟工程,值得關注。

結語

子暢先生年高德勸,望之儼然,即之也溫,待人十分寬厚。平素寡言語,公餘之暇手不釋卷,對我國歷代文史鑽研至深。工詩詞,文章濟世,在護國軍服務時,譽為健筆。其書法蒼勁有力,別具一格,惜流傳不多,持有者視為瑰寶。日常生活崇尚簡約,在督促緬菁隧道工程期間,往返工地常以飯糰充飢;住在工地時,與工作人員共餐從不加菜。隧道工程功歸一簣被迫停工後,子暢先生多年心血及滿懷熱望完全落空,情何以堪。返回昆明後,避居鄉間,旋輕微中風竟告不治,名隨人亡,令人浩歎!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7期;民國8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