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永遠活在我們心中──悼念邦珍老校長

作者/趙靜莊 

十月三日夜,戴天權校友傳來噩耗:張校長於十月二日下午五時在台北逝世。我禁不住悲從中來,老淚縱橫!

老校長啊!我是您培育過的數千個南菁學校學生中的一員。時光是超乎物外的,它根本不管人世間的風雨滄桑,悲歡離合,從無始至無終,始終狂奔不息。高中畢業後,轉瞬間已經過去半個多世紀,再未見過您啦!可是您的音容笑貌,在我的腦海中依然鮮活。

您一頭梳理得絲紋不亂的短髮,一副錚亮的金絲眼鏡,一身筆挺的西式套裙,一雙一塵不染的黑皮鞋,不苟言笑的面容,挺直的腰板,激昂高亢的聲調又浮現在眼前,回響在耳邊。

老校長啊!在南菁時,我們正是幻想特多的年齡?不知天高地厚。記得在崗頭村時,每星期一的「總理紀念周」朝會,初高中部的全體同學集合在教室前的操場上,先背誦《總理遺囑》,然後您站在那土台上講話,不斷告誡我們:南菁學生要尚誠篤,薄巧詐,力戒驕奢遊惰的惡習。您總鼓勵我們:同學啊!要好學上進,做一個活潑有力的人,做一個有光有熱有血氣的人。學校搬到商山之陽、蓮花池畔的新校舍後,每天晚自習後,同學們集合在志公堂前晚點名,您總親臨訓話,常鼓勵大家:永久保持純潔的身心,要行端履實,作為完人。會後,您常愛讓同學們齊唱《滿江紅》或《大刀進行曲》。

在崗頭村時,每周的中飯或晚飯的菜譜中總有一次一盤炒豆渣。吃豆渣那天,您一定親臨視察,發現哪一桌的豆渣未吃完,立即慷慨激昂地呼吁:同學啊!同學,抗戰時期,國步艱難,水深火熱,你們居然連營養豐富的豆渣都不吃?!平時教育你們力戒驕奢的惡習全忘啦!今後怎麼做人?在新校舍,每天晚自習時,一聽到走廊上咯咯的皮鞋聲,我們就知道您來查自習了。喧嚷的教室裡,頓時鴉雀無聲。一次晚自習,您發現我班少了幾個男生,立即追問:「他們到哪裡?」我們只敢說:「不曉得。」您憤憤離去。一個男同學稍聲說:「他們幾個在寢室,今天要挨揍了。」我和幾個同學稍稍跑到男生寢室外一看,只見未上自習的幾個男同學均跪在地上。您正痛心疾首地訓斥:「同學啊,同學,你們小小年紀,就沾染上抽香煙的惡息,是你們爹媽縱容的?還是社會上惡劣環境的影響?南菁不是紈胯養成所。今天罰你們跪,是要你們記住,要爭氣,今後不准再抽香煙。」

老校長,您鼓勵過我們要求上進,好好讀書,也訓斥、體罰過不少同學。特別對一些政要的子女,不論親疏,有了差錯或違紀之事,更是嚴加教管,毫不姑息。我也曾被您打過手心。即使被您訓斥或體罰過,但我們從不記恨,我們深深理解;您色厲心慈,全是為我們學好成才,成為有益於社會的人。您為我們操心費神,要我們勤奮研讀,永久保持純潔身心,不受惡流沖捲。您對我們是愛之深,痛之切啊!

老校長,您走了!您對我們刻苦努力,嚴謹治學,行端履實,正直為人的教誨,孕育了我們在人生道路上的良好素質。這是永生難忘的。校長之風,山高水長。

敬愛的老校長,您永遠活在我們心中!如果有來生,我還要做您的學生!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7期;民國8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