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繼堯傳略

何志浩 

留日期間入同盟會

唐繼堯字蓂賡,別號東大陸主人,生於一八八○年(清光緒六年)三月十三日,雲南會澤縣人。在當地,唐家世代以屢中科舉著名,他的父,親是會澤的地方名士。唐繼堯童年時期,即聽慧異常,其父對他講歷史故事,他對岳武穆精忠報國一事最為響往,曾反覆詢問,六歲入私塾讀書,過目不忘。他的祖母甚喜,對親人說:「此子少異常人,長大後必是我唐家傑出的人才。」果如其言,唐繼堯十五歲在家鄉應童子試,一舉而成秀才,不久,清室廢科舉,變法圖強,各省選派優秀青年出洋留學。一九○四年,雲南各府考選留學生,唐繼堯報名應考獲錄取,被派赴日本學習。抵日後,唐繼堯發現救國急務,莫如練兵,毅然棄文就武,入日本振武學堂習軍事,畢業後再進入士官學校深造,研究兵略戰術,留日時期即加入同盟會,與雲南籍同學合組「雲南雜誌社」,開始向雲南各界灌輸革命思想。

兩年後,唐繼堯學成回國,初任雲南陸軍督練所參謀處提調兼講武堂教官、不久調為滇軍第十九鎮參謀。不滿清廷政治腐敗,國勢積弱,認為非推翻專制不足以救亡圖存,乃與滇籍士官同學蔡鍔、謝汝翼、李根源、黃毓英、羅佩金等秘密結合,運動部下,傾向革命。一九一一年辛亥武昌首義成功,全國震動,唐繼堯和蔡鍔等人遂於同年九月九日率軍起義,於一晝夜之間,趕走清廷官吏,光復雲南。唐繼堯被任命為雲南北伐軍總司令,率軍於次年元月出發,攻向永寧、瀘州,會同援川滇軍出陝甘指向平津。不料貴州都督楊姜誠治理無方,境內土匪猖獗,匪首趙德全率眾佔領都督府,唐繼堯軍乃改道入黔,協助楊藎誠剿滅趙德全,黔人感激他拔刀相助,加以他文武兼資,能力突出,於匪亂平定後推舉他為臨時都督,他再三辭謝而不可得,只好允諾代職一個月。

一九一二年,南北和議成功,中央政府任命唐繼堯為貴州都督,實授軍階為陸軍中將,加上將銜,唐繼堯遂留在貴州,組織政府,規劃制度法規,平亂安民。當時貴州有哥老會會匪作亂,唐氏派軍蕩平,旋即銳意推行政務,都督府設軍務、政務、參謀、參議四處,軍務處總管全省軍事,負責治安,原有的巡防營及綠營等部隊,腐敗不堪,乃改練新軍代之,全省安堵。

策劃反袁取銷帝制

次年十月,雲南都督蔡鍔調職北京,北洋中央政府以唐繼堯本為雲南人,素有鄉望,乃調為雲南都督。到任不久,即發生袁世凱帝制自謀事件,爆發第二次革命州唐氏遂於一九一三年發動護法義師,帶領滇黔兩省義軍起兵討袁,當時,川軍第五師師長兼重慶鎮守使熊克武,首先舉兵討袁,唐繼堯和蔡鍔也在雲南組成聯軍,支援長江一帶反袁軍事。不久,獨立各省取銷獨立,熊克武被袁軍擊潰,唐繼堯只好暫時收斂。同年十月,蔡鍔調職北京,唐繼堯繼任滇都,境內軍閥藉機蠢動,十二月,楊春魁據大理叛變,次年四月,張祿又在臨安勾結駐軍作亂,唐繼堯指揮省軍進擊,迅速敉平,聲威大振,全省平靜。袁世凱自消除二次革命勢力後,自謀帝制之野心漸熾,首先改變民國官制,把各省都督改名為將軍,唐繼堯被任命為開武將軍兼雲南巡按使,不久,又派貴州人任可澄任巡按使,令唐氏專管軍務,意圖監視箝制唐繼堯。唐氏見狀,知國內將有巨變,乃策劃軍事,設講武堂,培植軍官人才,親任教務,督導訓練,滇軍面目為之一新。後來護國之役,雲南一隅力抗袁軍數月,實得力於此。

其實二次革命失敗後,唐繼堯即不斷的策劃反袁,此時的袁世凱喪心病狂,解散國會,變更約法,組織籌安會,偽言君憲救國,不久,勸進請願,稱帝改元的消息,不斷的傳至雲南,各界輿論一致反對帝制,唐繼堯見民氣可用,決心伸張大義於天下,一方面積極組軍,一方面密派代表赴各省聯絡,接成一氣,以便一致反袁。後來,蔡鍔反對帝制,化妝逃離北京,經港至滇,唐繼堯獲蔡鍔相助,義軍士氣大振,摩拳擦掌,準備討袁。不過,袁世凱不知唐氏心意,蔡鍔甫抵香港,袁世凱的密令亦到雲南,許以一等侯,令唐氏獲蔡正法。然而唐氏不為所動,反而刻意保護蔡鍔,志趣相投之故也。

一九一五年,籌安會勢力膨脹,在其推動之下,有十九省贊成君主立憲,又傳各省參議院有關團體的投票,全數主張君憲。唐繼堯聞訊怒曰:「是烏可騙人者,吾有彼等偽造民意之電,皆盜國之鐵證也。」於是積極籌備餉械,準備獨立,又以四川為出兵要道,乃命鄧泰中、楊蓁各率一支部隊向川邊進軍,於蔡鍔尚未返抵雲南時,滇軍已開始動員了。

是年十二月十八日,蔡鍔及李烈鈞抵雲南,唐繼堯在其私寓召集省內要人集會,到有蔡鍔、李烈鈞、方聲濤、熊克武、戴戡、籍忠寅、但懋辛、任可澄等數十人,決定由唐繼堯及巡按使任可澄兩人聯名致電袁世凱,促其取消帝制,教籌安會要角楊度等十三人認罪以謝天下,限袁某廿四小時以內答復,如無答復,即以武力解決。會中並通過臨時政府組織及各種軍事計畫。廿五日限期屆滿,袁某沒有答復,雲南遂宣佈獨立,並警告袁某取消帝制。

公忠體國表露無遺

雲南宣佈獨立後,省內領導人集議欲設臨時元帥府,推唐繼堯任臨時大元帥,但他力排眾議,主張仍稱都督,理由是發動軍事起義,純為討袁,希望以大義號召各省響應,並無權利慾望或崇稱的需求。如擅設元帥府,將使同情討袁革命者心生疑慮。唐氏的公忠體國,表露無遺。仍田他擔任雲南都督,接著廣西、貴州兩省響應討袁,唐氏始經眾議設買軍事院,策劃出師方略。乃編護國軍為三個軍,第一軍由蔡鍔率領入川,第二軍由李烈鈞統帥入粵,第三軍由唐繼堯統領,指向武漢,三路大軍,準備會師武漢、推動北伐。第一軍入川軍僅兩個師,所向披靡,擊潰北洋軍數倍的軍力,固由於蔡鍔指揮卓越,而唐氏平日培訓之功,尤為顯著。

袁世凱在北京聞雲南獨立,下令褫奪唐繼堯職務,並使用離間計,任命唐氏部屬滇軍第一師師長張子員督理雲南軍務,第二師師長劉祖武為雲南巡按使,欲自內部瓦解滇軍。張、劉兩師長拒不受命,復電嚴斥袁某。袁世凱見計未得逞,乃密令龍濟光自廣東出兵,攻擊雲南。龍某獲袁封為郡王,欲為洪憲開國元勳,遂和其兄龍覲光率軍越廣西進襲雲南,又命其侄龍體乾勾結雲南土匪四萬餘人,分四路指向昆明,此時,滇軍精銳均在川省與前敵對抗,後方空虛,情勢危殆。幸而駐防蒙自的第二師師長劉祖武,據守孤城,奮戰不懈。而際此危急之時,唐繼堯卻因病臥床,乃在床邊授劉祖武為剿匪總指揮,熬戰十餘日,以寡擊眾,卒擊退來犯的龍軍,使滇省轉危為安。

唐繼堯興師討袁,曾發表討袁檄文,討袁誓師文,文中他告訴全國同胞說:「同人職責,惟在討袁,天祚吾民、幸克有濟。舉凡建設之事,當讓諸賢能,以明初志。箇人權利思想,悉予剷除。」後來軍務院成立,他被推為撫軍長,首先通電各省,擁戴黎元洪為大總統。當時黎元洪被袁世凱幽禁於北京,不能執行職務。直到川湘獨立,袁某大窘,下令取消帝制,盼與西南議和。唐繼堯即通電主張三件事:㈠袁世凱即日退位,聽候組織特別法庭審判。㈡援照約法,請黎副總統元洪繼承大總統。㈢從速召集被 非法解散之國會議員集會。不久,袁世凱憂憤而死。黎元洪於七月六日繼任大總統,通令南北停戰,談判解決爭端。

其實在護國軍興師時,唐繼堯即主張:恢復民國二年(一九一三年)遭袁世凱解散的國會,他致函參議院議長張繼、眾議院議長王家襄,請兩國會在上海集會,雲南省府願負擔開會經費,於是上海成立了國會議員通信處,準備集會。後來黎元洪繼任總統職,唐繼堯致電中央主張:㈠恢復舊約法。㈡召集合法國會。㈢改組正式內閣。㈣召開軍事會議。後來這四項主張均見諸實施,唐繼堯以恢復共和之目的既達,遂商得各撫軍同意,於七月十四日將軍務院撤銷,一切大政歸還中央政府。

黎元洪就任總統後,依國會建議,定民國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滇軍首義擁護共和的這一天為恢復共和紀念日,通令全國,每年屆期舉行慶祝。改全國都督將軍為督軍,任命唐繼堯為雲南督軍兼省長,並授一等大綬寶光嘉禾勳章,晉級陸軍上將。繼堯上電黎大總統,辭謝勳位、勳章,以示討袁起義,為所當為,不居有功。

黎元洪雖貴為總統,但並無實權,中央政府仍被一批洪憲餘孽所把持。到了段祺瑞組閣,寵信徐樹錚,專權獨斷,政治紊亂。一九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黎元洪下令免除段祺瑞總理職位,由外交總長伍廷芳組閣,然而安徽督軍倪嗣沖,以憲法規定有瑕疵,指黎元洪免除段祺瑞總理職為違法,又指國會專橫,宣佈與中央脫離關係。豫、陝、奉各省督軍先後響應,在天津設總參謀部,陰謀變更國體,廢除約法,並迫黎元洪總統復段祺瑞職,下令解散國會。西南各省聞訊,憤激異常,唐繼堯乃電告黎元洪,勸其堅持守法,勿屈服於逆黨。並聯合西南各省為後援,協商維護中央解決大局辦法。同時分電致黎元洪、西南各省、全國疆吏,呼籲和平。黎元洪見督軍團以解散國會為取消獨立之條件,逼不得已,於同年六月十二日下令解散國會。唐繼堯見事態決裂,乃與黔、桂、粵等省通電全省,聲明西南各省不支持解散國會。復電黎元洪總統,請求明令懲辦干政之督軍團。南北局勢,從此破裂。

廢督裁兵創辦大學

國會解散後,倪嗣沖等亦取消獨立,正值亟待恢復秩序之際,忽傳出張勳陰謀復辟,北京紊亂,大總統黎元洪避入外國公使館,密派代表攜總統印綬南下,促使南方各省討賊。其實張勳復辟是受帝制餘孽玩弄,段祺瑞趁機收集舊部,組成部隊,在馬廠誓師,定名為定國軍,討伐張勳,北方各省響應,未及十日,復辟取銷,段祺瑞入京重新執政,唐繼堯致電段祺瑞,要求迎黎元洪復職,召集國會,組織正式內閣,但段祺瑞欲謀武力統一全國,先利用督軍團罷除黎元洪,繼而攫奪政權,對西南各省的要求,置諸不理。

唐繼堯與西南各省協商,決定一致行動,於一九一八年七月,宣布雲南護法自主,不承認段祺瑞非法內閣一切命令,一面以擁護約法會議通告全國。護法會議宣布後,各省均知雲南自主,係為擁護國法,頗表同情,皆願歸唐繼堯指揮。區域多達八九省,軍隊將領有廿餘人,聲威遠達長江、黃河流域,段祺瑞睹狀亦為之心驚。

自推翻滿清,建立民國,國民革命大業屢遭困厄。一九一七年,孫中山與伍廷芳率領海軍回粵護法,被袁世凱解散的國會議員曾在廣州開非常會議,翌年五月,修改軍政府組織法,採委員制,推孫中山、岑春煊、唐繼堯、陸榮廷、程璧光、唐紹儀七人為政務總裁。通電擁護國會,恢復約法。但後來運作不良,內部意見分歧,軍政府主席總裁岑春煊欲包辦南北和議,有失眾望,孫中山與伍廷芳、唐紹儀三人相繼辭職,唐繼堯亦隨之請辭。一九二○年六月,唐繼堯鑒於徒用軍事不足救國,主張廢督裁軍,自動解除雲南督軍職務,改稱省長,組織昆明市政公所,創辦東陸大學,全力推動雲南建設。東陸大學為雲南大學的前身,唐繼堯自歐洲延攬人才回國任教師,遂開雲南新學術風氣。唐繼堯在東陸大學演講,力斥共產主義為一種幻想,根本無怯實行,頗有先見之明。

重返雲南致力建設

一九二一年,他的部屬顧品珍率部叛變,驅逐唐繼堯,他為了桑梓安寧,毅然交卸雲南省政,經越南至香港居住。當時廣東軍政府已恢復舊制,國會議員以唐繼堯為護法元勳,派代表邀他赴廣州,主持西南大計。大元帥孫中山也歡迎他到廣東,於是他回到廣東,和孫中山共同召集軍事會議,推其為陸軍部長兼滇川黔聯軍總司令,統率全部滇軍,會合粵軍,籌備北伐,唐繼堯初頗同意,卒因陳炯明極力阻撓,乃自行通電解職,返香港養病。

一九二二年,因顧品珍在雲南舉措乖謬,民不聊生,唐繼堯受舊部擁戴,回滇主政。乃重返雲南、力倡聯省自治,專心致力地方建設,籌辦市政,改革教育,實行新縣制,但卻囿於地域觀念,不肯與南方革命政府合作。

一九二六年國民革命軍誓師北伐,勢如破竹,群醜掃盡,於一九二七年全國統一,定都南京。唐繼堯所部胡若愚輸誠中央,出任第卅九軍軍長,龍雲亦出任國民革命軍第卅八軍軍長,胡若愚被任命為雲南省政府主席,唐繼堯被推為雲南政務委員會總裁,一九二七年五月廿三日唐繼堯逝世,年僅四十八歲!國民政府追念元勳,於一九二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明令褒揚:令文為:唐繼堯精嫻韜略,夙志匡時,辛亥光復之役,率軍響應,克定邊陲。嗣值袁氏僭號,首義滇省,維護邦基,厥功尤偉。特於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明令國葬,給予一代人傑應有的殊榮。(本文轉載自中外雜誌一九九七年六月號六十一卷第六期)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8期;民國8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