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黃軼聞

李天健 

一九一八年九月先父李宗黃奉孫中山先生之命赴日本考察地方自治(註)返上海後,當即向孫作了報告,並恭聆了孫的指示。李感到意猶未盡,想請孫先生吃一餐飯,以便多受教益,乃函請定一個方便的時間;當天下午孫就覆信,說將於本月三十日晚在家中小酌,為李返滇餞行。

李如期到達,一進客廳就發現幾位陪客都是舊識,其中有以大元帥府秘書長身份到過昆明公幹的章太炎(炳麟)。席間,孫先生領頭談護國大局、南北戰爭,漸漸地談資集中到唐繼堯都督身上;大家都盼望唐早日出兵,會師武漢,予北軍以致命打擊。章太炎突然破口大罵;「哼!唐繼堯算什麼角色?色厲內荏、目光如豆,只曉得保全實力,囊括西南。我看他跟北洋軍閥分明是一丘之貉!」

此語一出,滿座盡皆失色。章在唐繼堯部屬前罵唐,全不顧唐和李宗黃在昆明殷切招待他一住兼旬,尤其是以陪客的身份在主人面前罵起主客來,令李十分氣憤,然而又不便發作,乃以求援的目光投向孫先生。孫才開口吐出「太炎」兩字,章竟打斷孫的話,不顧孫與幾位陪客的勸阻,繼續大罵。

過了一會兒,章把話鋒一轉,又罵起雲南人來。當罵到「雲南人只知有雲南,不知有國家」時,李忍無可忍,高聲抗議道:「太炎先生,你說話未免太武斷了。你在為庚恩暘《雲南起義護國始末記》一書寫的長序裡,不是對雲南人首義護國,再造共和,大為贊揚麼?你如此前後矛盾,這是對雲南人和唐將軍的莫大侮辱,我請你把剛才講的話全部收回,並表示歉意」。

不料章竟用嘻笑怒罵的口吻,反過來問李:「我講的都是事實,決不收回,更談不上道歉,你又如之何呢?」李感到欺人太甚,氣得跳了起來,大叫:「那我請在座諸公評個誰是誰非,錯了的就得公開道歉,否則,我要跟你決鬥!」

在座的唯恐當場演出全武行,坐在左右的陪客使勁拉李坐下,孫先生則對章婉言相勸。李本想息事寧人,哪知章竟指著李的腦門叫道:「李宗黃你是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找我決鬥?」李在「士可殺,不可辱」的觀念支配下,舉起桌上一個盛著鮮魚的長盤子,猛地砸向章的頭部,大喊一聲:「砸死了你,我抵命!」照說章很難躲過這一擊,那樣李就要闖大禍了,幸好章忙不迭地倏然站起,訇的一聲,大盤子砸在章的胸口上,油汁淋滿他一身,他連聲喊痛,立即被送到鄰室躺下休息去了。

這時,李宗黃漸漸冷靜下來,乃向孫先生說:「先生,我為失去理智的行為向先生認錯,請原諒我年輕淺薄,血氣方剛。」孫卻答道:「你不必為此事難過;見義勇為,打抱不平 原是革命黨人本色。太炎一向無人不罵,今天總算遇著對頭,罵出了飛盤橫禍。如果將來他因此而有所收斂,今晚他便是因禍得福了。」先父在「回憶錄」中對此事寫道:「萬一那天把太炎先生砸死了,我將終生不得心安;而孫先生的雍容大度,則令人永遠難以忘懷」。

(註)一九一八年李宗黃銜九省靖國聯軍唐總司令命,訪問長江三督,並赴日交涉;途經上海恭聆孫中山先生「政治基礎,在於地方自治」之訓示,囑深入考察日本地方自治。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8期;民國8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