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經濟發展中的女性就業問題及對策

馬新 

一、經濟發展與女性就業

雲南地處中國西南邊陲,是一個多民族的山區省份,為七個陸上邊疆省區之一,國境線長四○六一公里,有八個地州一百二十七個市縣,與緬甸、越南、老撾接壤,擁有十七個國家級口岸及省級口岸,大小邊貿點一百五十九個、其數量為各沿海省之最,是開通東南亞國家的重要門戶。

雲南歷史上多數時間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隅角,封閉性強,有濃郁的高原文化特徵,其資源之豐富與經濟之落後兩者均居各省的前列。本世紀初頁以來,本身的經濟就一直未得到真正的開發。

中國自引進市場經濟體制以來,已為雲南擺脫封閉的自然經濟束縛,所有制度結構的的調整帶來了新的活力。與東南亞各國的往來,日趨密切,使得雲南工業產品市場環境大為改善。目前,雲南已呈現出外向型經濟發展的態勢。

兩岸開放以來,雲南的經濟體制和經濟運行機制均發生了重大變化。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格局已基本形成。私營經濟已有較快發展,經濟的騰飛為女性就業開闢了一個寬闊的環境。據統計到一九九三年初,全省職工總數已達三○七‧四六萬人,其中女性佔一○六‧七八萬人,佔職工總數的百分之三四‧七三。

雲南省的鄉鎮企業發展也較快,到一九九二年鄉鎮企業總數達五三‧九萬個,就業人數一七○‧七萬人,佔全省鄉村勞動力的百分之九‧八,女性已佔就業人數的一半。這些鄉鎮企業可分為兩類型,即個體企業和合作企業。另一類是集體所有制的鄉辦村辦和地縣鄉鎮企業管理局辦的直屬企業。這兩類企業是農村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柱動力,是農民收入的主要來源,是農村婦女就業的廣闊天地。

就總體而言,雲南省的中小企業已經成為經濟發展中的主要部份。一九九三年全省共有鄉及鄉以上中小型工業企業七八六三戶,佔全省企業總數的百分之九十九。就業職工人數八五‧七萬人,佔全省工業就業人口的百分之七五‧五六。中小型企業和大型企業相輔相成,在經濟發展過程中各自發揮著不同的作用。中小型企業具有比大型企業更加靈活的生產經營和技術特點,對於推動次發展地區的經濟發展尤為重要。尤其是中小型企業工業中的鄉鎮企業在繁榮城鄉市場,利用當地資源,吸納農村剩餘勞動力方面發揮著極大的作用,有效地推動農村工業化的進程。

隨著城鄉改革的發展,農村女性就業領域不斷拓寬,雲南女性百分之八十在農村。過去婦女主要參加農業、手工業等集體勞動,農村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以來,女性從事勞動的領域已拓展到各行各業,農村婦女在廣闊天地裡,已有一定的發展空間。

為了縮短與他省的差距,加速經濟發展,加大女性就業機會,雲南省委及省政府根據雲南地處邊陲,其生活方式社會發展程度,以及經濟發展水平落後於全國的平均水平,這一客觀現實從實際出發制定出適合雲南現實情況的改革步驟,並於一九九五年五月召開全省就業工作會議,做出就業問題的具體安排。就業人口大幅增加,其中女性已佔近百分之四十(雲南日報一九九五年五月八日)。除了在省內積極拓展就業機會外,另將勞務輸出列為開拓就業市場的主要手段。職業介紹工作的健康發展,為全省就業工作,尤其是女性就業及經濟建設作出積極貢獻。同時改革的實踐也使女職工認識到只有大力發展生產力,增加總體的經濟實力,才能從根本上加大女性就業能量!提高婦女的地位。

二、當前女性就業面臨的困境

女性廣泛的參加社會勞動,是婦女解放的一個重要標誌,而大力發展生產又是解決女性就業的先決條件,這是常識性的問題,任何人都可了解。雲南的女職工今天已發展到一○六‧七八萬人,佔全省職工總數的百分之三十四‧七三,當今我國女性就業率已高於發展中國家。然而這樣的女性高就業率並不完全是社會生產力發展的結果,而是以立法等形式促成和保障的。

雲南省是一個貧窮面較大的農業省,全省一二八個縣市區中有一○三個縣仍須財政補貼,除四十一個貧困縣外(國家扶持的二十六個)還有三百個特別鄉。一九九二年雲南省農民人均純收入為五七二元,雖比一九九一年增百分之七‧九三,但仍低於同期全國平均水平七八四元及增幅百分一○‧六五,居於全國三十個省市自治區的第二十三位。而雲南省人均收入在三○○元以下的人口高達一二五○萬人,人均年收入在一○○元以下的仍有三○○萬人。

現階段女性高就業其實尚未得到充分的物質條件,因而當前女性就業潛藏著內在的危機。主要是:

㈠人口與經濟的反差

據推算,九十年代全省進入勞動年齡的人口數量將達到七六○萬人,退出勞動年齡人口總量為二六○萬人,兩相抵銷後淨增五百萬人,其中一九九二年全省農村人口為三二八三‧三萬人,佔全省人口數的百分之八五‧七,農村勞動人數為一七四二‧一四萬人(男勞八九六‧一一萬人,女勞八四六‧○三萬人)雲南現有農業勞動者人均只有耕地二‧七六畝,農牧漁業生產既不如北方自然資源闊綽,又無江南一帶集約優勢,也低於中南半島各國,由全省貧窮地區比重大,經濟實力弱,自我造血功能差。加之地理、自然文化、交通等因素影響和人口過快增長,貧困地區的脫貧和發展需要一個較長的時間,而從全省的財力而言,無力大量增加這些地方的投入,使貧窮地區經濟發展直接影響到全省經濟增長。女性就業難以得到充份發展,因而在缺資金缺技術的情況下,過多的農 業人口仍將廝守在有限的耕地上,難以實現規模經營。

一九九二年全省全民所有制工業企業在職工人共七八‧八二萬人,比一九八五年增七‧九九萬人,年平均增長百分之一‧五二,集體所有制企業職工增加三‧○九萬人,年平均增長百分之一‧五一;中方與港、澳、台和外商合資企業職工增八八三人,但基數和起點都太低,不足以滿足社會就業需要。非獨立核算工業企業和農村鄉以下小型企業在職人數增一一‧○四萬人,年平均增長百分之五‧七六,盡管如此,工業資本的成長仍遠跟不上社會勞動力增長,以致迄今工業勞動者仍只佔全社會勞動者的百分之七‧一五,而少數民族自治地區(包括全部民族自治州縣)工業勞動者僅佔全社會勞動者的百分之四‧一四。

㈡勞動用工制度發展,女性就業面臨新桃戰

一九八四年城市經濟體制改革啓動以來、雲南省城鎮勞動人口的就業再就業,和全國一樣已逐步由過去計劃經濟統包統配的就業制度下,轉變反面向勞動市場的雙向選擇,過去在高就業、底工資、低效益的就業格局下,我國城鎮女性就業一直沒有成為社會經濟問題,但隨著企業改革後承包制、租賃制、股份制的出現,以及勞動制度的改革實行合同制、招聘制等新的用工制度或加之體制轉換中所出現的國有與集體企業不景氣,以及農村勞動人大量向城市轉移,致使城鎮女性的就業問題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危機與挑戰,近年以來,城鎮女性就業問題日趨嚴重,從一九八○年以來全省城鎮每年失業人口總數維持六萬人左右,失業率在百分之一‧七到百分之三‧一之間,平均為百分之二‧二七。一九九六年末全省只有三十二萬城鎮失業人員需要安置,通過各種渠道組織安置就業九‧六六萬人年末城鎮失業率為百分之四‧四,女性則高達百分之六十。

全省農村常年和季節性剩餘勞動約在四○○萬人左右,其中女性佔有百分之七十,雲南的勞動力資源豐富,但素質不高,且供過於求就業壓力大。如何安置是個很辣手的問題。

㈢中小型工業企業總量過小,發展較慢分佈不合理制的女性就業

首先應當充分肯定改革開放以來,中小型工業企業進入了較快成長期,但是和其他省份比較差距極大,發達的省市是中型企業發展速度快於小型企業,而雲南的小型企業發展戶數卻遠遠快於中型企業的發展。根據工業成長理論,這一情況証明發達省區的企業已從資源啓動型向資金和技術啓動型轉變,而雲南仍處於資源啓動型階段,因而吸納女性就業的速度也較緩慢。

其次工業化的地域分佈尚停留在「據點式」的開放階段。目前雲南省將近四分之三的工業產值和一半的農業勞動者聚集在約佔十分之一的土地面積的城市經濟圈範圍,而且這種集中趨勢還在日愈加劇。由於基礎設施普遍簡陋和城市的外部不經濟,產業結構層次低,市場半徑小,生產要素配置分散,大區域內重要建設與小區域內「小而全」同時並存的現象較為突出,缺乏資金,勞動力由外向內,由面到點聚集的前提條件,發揮不了「鄉之頭,需對尾」的紉帶作用,在全省一二八個縣市區中,尚有九十三個縣城工業總產值低於或遠低於農業總產值。城鎮化水平低本是產業結構落後的孿生現象,在此也足以說明雲南在由傳統農業經濟,向工業經濟和服務轉化方面,步伐是相對遲緩的,同時還有城鎮設置分佈不均,小城鎮的佈點過於稀疏,這些問題造成了在某些經濟發展緩慢城鎮「無業可就」與某些新興城鎮「有業不就」,地區與行業之間存在的結構性失業現象。

㈣產業結構不合理

第三產業增加值在國民生產總值中所佔比重的高底,往往是衡量一個國家或地區經濟發達與否的標準,西方國家第三產業增加值所佔比重均在百分之六十以上,如英國為百分之六十二(一九九八年)美國為百分之六十九等,我國即使到一九九二年第三產業增加值所佔比重只達百分之二十七‧七,第三產從業人員佔社會勞動者比率只在百分之十九‧八,女性佔百分之八‧二,而發達國家第三從業人員,佔社會勞動者比重都在百分之六十以上。雲南省第三產增加值所佔比重只有百分之二○‧四三,第三產業從業人員佔社會勞動者比重只在百分之一○‧七三,均低於全國同期水平。上述情況不僅表現為雲南第三產業在國民經濟中比重偏低,而且勞動力就業結構也不合理,難以吸收大量女性就業,造成勞動力資源浪費。

除上述問題外,仍存在交通「瓶頸」制約的嚴重,經濟外向度低,城鎮經濟發展與先進省區差距大等諸多突出問題。其次也不可避免地還存在著性別歧視,生育保險社會化程度低,女性文化基礎差技能低,在科技時代的勞務市場上競爭處於劣勢等問題,這些問題成為影響雲南經濟運行和女性就業難的嚴重羈絆,是雲南省建立市場經濟體制急待解決的問題。

三、女性就業問題的發展趨勢及對策

解決經濟欠發達地區的女性就業問題,根本出路在於要抓住本地區區域經濟資源優勢,實行市場經濟的就業機制,並在此基礎上保障女性就業權益。

在向市場經濟過度中,由於體制將換所引起的經濟結構和勞動關係的變化,使就業問題不可避免地突出來。就其發展趨勢來看,今後幾年雲南女性失業人數仍是一個繼續增長的勢頭。因此對雲南女性就業問題,必須有更大的關注應提出相應的對策。

㈠完善勞動力市場,搞好再就業工程

解決女性就業問題,必須要採取新的就業機制,就業門路和就業形式。由於女性文化素質低,在激烈的勞務市場上,競爭處於劣勢,下崗職工中女性首當其沖,要保証就業,首先要經濟發展和企業發展,要使女性能適應就業需要和工作需要,加強就業前的培訓和實行雙向選擇的培訓轉崗,盡快提高自身素質顯及非常重要。

作為用人單位的一方,要完善和規範勞動關係,根本的要求是勞動關係法制化。在女性就業方面,必須切實執行「勞動法關於」婦女享有與男子平等的就業權利,並在勞動合同最低工資、社會保障和福利等方面,切實按照「勞動法」的有關規定,保障女性的合法權益,對企業的剩餘女職工、不能隨便把她們放假回家或推向社會,而是要辦各種職業培訓班轉崗進行培訓,使剩餘女職工在企業內或社會自行選擇工作實現再就業,這種通過培訓轉崗提高女職工技能素質和再就業能力競爭的作怯有利於完善勞動力市場,有益促進市場經濟下勞動就業的良性循環。

㈡加強就業指導

⑴抓住有利契機興辦優勢加工業

長期以來,在計劃經濟體制下,國家以指令性計劃平價從雲南調出大量農附土特產品和原料初級產品,如雲南的烤煙大部份以煙葉形式調到全國加工,天然橡膠幾乎全部平價調出,有色金屬初級原料近百分之八十調省外加工,磷礦石的大部分也以原礦遠運省外。由於國家調撥物資價與市場價格的差距,加上初級產品與加工產品的交換差價,兩個漏斗使雲南失去大量潛在價值,又失去加工價值的機會,狙略框算,雲南每年價值將移疏失的四十到五十億元左右。隨著我國市場經濟體制的遂年建立,國家將遂發取銷平價調撥。雲南應不失時機地抓住這個有利機會,按市場需要,優化資源配置,在原材料產區大力興辦具有參與國內國際市場競爭優勢的高效益的加工業,開闢女性就業場所。

⑵大力發展鄉鎮企業

鄉鎮企業是我國農村改革中的創舉,全國鄉鎮企業女性,在鄉鎮企業中發展看同男性一樣的重要作用。同全國相比,鄉鎮企業是雲南農村經濟的薄弱環節,同時也是一個突破口。雲南省委、省政府要求我省年平均驟增鄉鎮企業達到百分之三十以上,第三產業達到百分之二十以上,是必要也是可行的。

要按省委、省府發展鄉鎮企業以市場為導向,充足本地資源優勢,多輪驅動,加快發展的要求,進一步轉換鄉鎮企業經營機制,優化結構。要尊照「積極扶持,正確引導,總結經驗,逐步規範」的方針,加快股份合作制改革步伐。新辦鄉鎮企業要盡可能辦成股份制,原有企業可採用各種辦法改為股份合作制。發展鄉鎮企業還要注意依托小城鎮,與小城鎮建設緊密結合起來,逐步實現相對集中,以促進小城鎮的發展。鄉鎮企業在發揮當地優勢資源中,形成養、種、加、銷、供、產一條龍,貿、工、農耕一體化。另一方面省委省府應該從資金、技術、人才、就業等方面採取具體政策措施,使之落實。從而促進更多的鄉鎮女性積極投入鄉鎮企業生產,並鼓勵城市女性到鄉鎮企業就業,尤其要鼓勵和支持女性到鄉鎮企業發揮才智,對那些放下「鐵飯碗」的女性科技人員到鄉鎮企業工作的,在用人制度和社會保障制度尚未作大的改革時,應幫助解決後顧之憂。

⑶大力發展以旅遊為重點的第三產業

雲南發展旅遊業有廣闊的市場前景和很有利資源條件,雲南以獨特秀麗的高原風光,倚麗迷人的觀賞花卉和多姿多彩的民旅文化風情,成為聞名於國內外的旅遊聖地。一九九一年國家旅遊局公佈雲南旅遊國線及專線就有十五個景點,有價值的旅遊資源二百餘起。雲南二十五個少數民族都有自己獨特的民風、民俗生活服飾、音樂舞蹈、民族體育和神話傳說。獨樹一幟的民族風情旅遊是雲南旅遊業的一大優勢。集自然景觀與人文景觀為一體,觀賞、考察、探險,類型完整,功能齊全的綜合型旅遊,具有較高的娛樂價值及歷史文化價值、科學價值,則是雲南旅遊資源的最大特色。

雲南地緣人口與緬、老、越接壤,加之靠近國際旅遊熱區新、馬、泰開展邊境和跨國旅遊十分便捷。目前景非常看好,有大量的國內外客源。一九九二年到雲南旅遊的海外遊客已達三十一萬多人次,比一九八○年增加十四、五倍。同年來雲南的國內遊客已突破一千二百萬人次,雲南旅遊已步入發展的盛期。預計到二千年雲南海外旅遊者將突破一百萬人。昆明有飛往全國各大城市的三十多條航線,並架起飛往仰光、曼谷、清邁、新加坡、萬象及香港等國家和地區的空中走廊。台灣與大陸通航為期也不遠了,昆明至著名風景區石林的高級公路已建成,以昆明為中心覆蓋主要旅遊城市的現代通訊網已建通。旅遊基礎設施已初步改善。但是由於資金的缺乏,雲南還有許多景點尚未開發,與之相比整套的基礎設施工作還需加大,新建旅遊渡假區、機場改建、五星級賓館、涉外賓館、飯店、旅行社等服務行業發展的潛力很大,民族旅遊商品生產旅遊人才的培養、商業飲食服務、導遊、翻譯、出租車司機、管理人員等種類人才需求量大,政府可根據雲南財政情況!遂年再投入一定的資金,讓大批女性投入到適合自身特點的旅遊行業中顯身手。

⑷發揮地緣優勢開展邊貿

雲南是通往東南亞、南亞及中東地區的交通要道,地理條件優越,自北向南的幾條國際河流(湄公河、依洛瓦底江、紅河)把雲南與中南半島緊緊相連,在幾千里的邊境地帶,既沒有巨川大河相隔,也沒有戈壁黃沙阻攔,加之氣候溫和,運距短而便捷,雲南且備了其他省區所無法替代的對外貿易的區位優勢,同時居住雲南邊境地區有十多個民族都是跨境而居,大多數語言相通,生活習慣相近、可以把這裡的大批女性組織起來,進行一定規模的邊貿或做翻譯工作,充分挖掘這片巨大的市場潛力和資源開發潛力,使雲南從原來的邊僻內陸省變為走向世界的窗口,變為中國與東南亞兩大潛在市場的重要樞紐和橋樑。

⑸以市場為龍頭大力發展個體私營經濟

個體私營經濟的發展,適應中國國情,對於促進社會生產力發展,繁榮市場滿足人民群眾多方面生活需要,擴大就業門路,稅足社會增進國家財政收入等方面有著積極作用,已成為市場經濟的一支重要力量。

個體私營經濟發展和經濟體制改革的需要,憲法及有關法律、法規都賦予了個體私營經濟合法地位。目前我國生產力水平需要有多樣化生產關係與之相適應,個體私營經濟且有較強的靈活性、適應性,可以容納多層次的生產要素私適合多層次生產力發展的要求。另一面個體私營經濟在市場競爭中表現出靈活的經營機制和較強的競爭能力,它們的發展,有利於培育多元化市場主體,為以市場經濟為取向的經濟體制改革進行有益的探索和賞試。

由於過去國家統包就業政策,許多人認為個體不是職業不能算就業,認為只有在國有或集體企業上班才算就業,這種關念必須轉變過來。我們知道,職業是指人們對社會所承擔的一定職責和從事的專門業務,那麼看一個人是否就業,不是他所在單位的所有制和生產規模及從事什麼工作,也不是看它用什麼方式走向工作崗位,而是看他是否真正獨立地承擔起一份社會職責,是否從事社會的正當勞動,對社會作出貢獻,並以此取及社會報酬。因此要提倡和鼓勵失業女性和下崗女工從事個體經營和合資企業就職。

綜上所述,中國市場經濟體制的確立及全方位開放戰略的推進,使雲南從封閉型自然經濟向開放型市場經濟轉變提供了極為重要的內部條件。中南半島局勢的變化和東南亞區域合作的增強,為雲南社會發展創造了良好的外部環境。宏偉的藍圖給雲南女性就業也帶來了有利的契機。然而由於雲南底子廣,人口多,貧困面大要在短期內實現這一個重大戰略轉變步履難度高,因而女性的就業機會還存在著不確定性。同時另一方面也說明,女性就業是一項牽涉多方面的龐大的系統工程,理應得到全社會的關心和支持。各級黨政特別是勞動人事部門,應立足於國家的全面發展,將女性就業納入社會發展的總體規劃,進一步提高對婦女就業問題的重視程度,確保憲法、婦女權益保障法規定的男女平等就業權利在社會生活中深入實施,終於達到婦女就業的全盤落實的目的。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8期;民國8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