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鐵路系統的背景與前瞻
──國父實業計畫研究之一

申慶璧 

中國大陸的南昆鐵路全線通車,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日,在貴州省興義市舉行慶祝大會,雲南經濟日報報導這一消息,大題目是「南昆鐵路全線開通運營」,而副題是「打通大西南出海通道,加速大西南扶貧開發」。

在報導前,刊載了一篇該報評論員的一篇短文,正題「大西南樹起一座巍巍豐碑」,副題是「祝賀南昆鐵路勝利通車」。一開始就說:「九十年代第一個寒冷而沸騰的冬天,炸山開路的一聲炮響,喚醒了八十年前孫中山先生『建國方略』中關於『建設中國西南鐵路系統』沉睡的計畫。六萬建設大軍二千五百多個日夜的奮戰,滇、桂、黔三省區各級政府和人民的支援,黨中央,國務院的關切,全長八百九十九點七公里的南昆鐵路於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一日全線通車。從而圓了西南各族人民百年的美夢。雲南日報提前於十二月一日報導此消息後,還刊載了一篇新華社記者陳志強與社奎的一篇「南昆壯歌」,文中也提到「晚清郵傳工書徐世昌,曾設想『敷軌昆明、百色、南寧、千數百里間,變曠野為繁鎮』,孫中山先生在「建國方略」提出興建一與今天南昆走向大體一致的鐵路幹線」。三月二十八日又刊載了一篇謝本書的「孫中山與南昆鐵路」,文中曾說「孫中山在其『建國方略』中描繪了中國近代建設的美好藍圖,其中關於交通運輸,鐵路建設的計畫,不僅是計畫的重點,而且考慮得比較宏大細緻」。經仔細讀後,感慨之餘,又興起重讀實業計畫之思。

「建設中國西南鐵路系統」,在實業計畫中,屬於第三計畫的第三部,計畫的範圍,包括四川、雲南、貴州三省和湖南、廣東的一部分。其重要性,照 國父的說法是:「四川、中國本部最大且最富之省份也;雲南次大省也;廣西、貴州,皆礦產最豐地也!而又有廣東、湖南之一部。此區面積有六十萬英里,人口一萬萬…」。「在此地建設鐵路者,非特為發展廣州所必要,抑亦於西南各省全部之繁榮為最有用也」。先總統 蔣公中正在國父遺教概要中,對這一計畫也曾說到:「由廣州起向西南各重要城市及礦產地,引鐵路線,成為扇形的鐵路網,使與南方世界相聯結,於西南各省的繁榮與富源的開發所關甚大」。各省中雲南最重要。這一鐵路系統,共有七路,在雲南境內有二路:一、「廣州、雲南府、大理、騰越線,至緬甸邊界為止」。二、「廣州、思茅線」。在第四計畫的第五部分高原鐵路系統,共有十六線,而雲南有四,即「拉薩、大理、車里線」;「成都、元江線」;「敘府大理線」;「敘府、孟定線」。

就西南鐵路系統的兩線言「廣州雲南府大理騰越線」,是「起自廣州,迄於雲南、緬甸邊界之騰越」。而路線是自廣州至大湟,「自大湟江口分枝至武宣,循紅水江常道,經遷江及東蘭,於是經興義縣,橫貫貴州省之西南隅,入雲南省至羅平,從陸涼一路以至雲南省城;自省城經過楚雄,以至大理,於是折而西南,至永昌,遂至騰越,終於緬甸邊界。」依照南昆鐵路只是這條鐵路線的一段。國父的計畫,尚有一枝線:「在廣西之東南,近貴州邊界處,此路應引一枝線,約長四百英里。此線應循北盤江流域,上至可渡河與威寧,於昭通入雲南。在河口過揚子,即於此處入四川,橫越大涼山至於寧遠」。

這一線的重要性, 國父曾說:「此路本線,自東至西,貫通桂、滇兩省,將來在國際上必見重要。因在此線緬甸界上,當與緬甸鐵路系統之仰光、八莫一帶相接,將來此即自印度至中國最捷之路也。以此路故,此兩人口稠密之大邦,必比現在更為接近。今日由海路,此兩地交通,須數禮拜者,異日由此新路則數日而足矣」。而支線的重要性,則是「此路所以開昭通,寧遠有名銅礦地之障礙。此項銅礦,為中國全國最豐富之礦區也」。

廣州思茅線,依計畫是「此線至緬甸界止,約長一千一百英里,起自廣州西南隅,經佛山、宜山,由太平墟渡過西江,至對岸之三洲墟,於是進入高明、新興、羅定。既過羅定入廣西界,至平河進至容縣,於是西向度左江,至於貴縣,即循江西之北岸以達南寧。在南寧應設一枝線,約長一百二十英里,循上左江水路以至龍州。折而南至鎮南關、安南東京界上止,與法國鐵路相接。其本線由南寧循右江而上,至於百色。於是過省界,入雲南至剝隘,經巴門、高甘、東都、普子塘一路,至阿迷州,截老街雲南鐵路而過,自阿迷州進至寧安府、石屏、元江。於是渡過元江,通過他郎、普洱及思茅,至緬甸邊界近瀾滄江處為止」。此線除了在交通上,溝通緬甸與越南外,在經濟上,則為「穿入雲南、廣西之南部,錫、銀、銻三種礦產最富之地,同時沿線又有煤、錫、礦田至多,復有多地出產金、銅、水銀、鉛。論其農產,則米與花生均極豐饒,加以樟腦、桂油、蔗糖、煙葉,各種果類」。

西南鐵路系統,在經濟上的重要性, 國父在計畫中指出:

一、「法國經營之老街,雲南府已成線,及雲南府重慶線計畫線。」此線與廣州、思茅線,交於阿迷州,與廣州、雲南府、大理騰越線,交於威寧;與「廣州、成都線經由梧州、敘府」線交於敘府,與「廣州、成都線,經由桂林、瀘州」線交於瀘州。而與「廣州、重慶線,經由湖南、貴州」和「廣州、重慶線,經由湖南、貴州」兩線會於重慶。

二、「英國經營之沙市、興義計畫線」。此線與「廣州、重慶線,經由湖南」線,交於長州,與「廣州、重慶線,經由湖南、貴州」線,交於鎮遠;與「廣州、成都線,經由桂林、瀘州」線,交於平越;與「廣州、成都線」經由「梧州敘府」線,交於貴陽,而與「廣州、雲南府、大理、騰越線,至緬甸邊界為止」線,「交於永定西方之一點」。

三、「美國經營之株州、欽州計畫線」與「廣州、重慶線,經由湖南」線,安於永州;與「廣州、重慶線,經由湖南、貴州」線,交於全州;與「廣州、成都線,經由梧州、敘府」線,交於柳州;與「廣州、雲南府、大理、騰越線,至緬甸邊界為止」線,交於遷江;與「廣州、思茅線」交於南寧;與「廣州、鎮州線至安南東興為止」線,會於欽州。

基於上面的析述,在西南鐵路系統中,經過雲南者,雖然只占七分之二,卻居樞扭的地位,且是我國通達東南亞、南亞的捷徑。主要原因,是雲南在地勢上佔了很重要地位。

就我國的地勢言:我國地理上的西南邊疆,包括青康藏高原、雲貴台地、南嶺山脈三個區域,這也是一民族文化區,而雲南在三區之中。近年中共把雲南、貴州、四川、西藏、廣西、成都、重慶,劃為一經濟區,簡稱「五省區七方」,高舉振興西南絲路的旗幟,向東南亞發展,而以昆明為中心,建一規模很大的商品交易中心,每年八月間,廣邀各國商家與會。也是運用我西南邊疆形勢的措施。

進一步從雲南的地勢看;在國際間西方和西南方,和印度、緬甸為鄰,南方和寮國與越南為鄰。在自然形勢上,山脈與河流,一部連接西藏,大部分與西康(現屬四川)有關。先言山脈:西藏的喜馬拉雅山脈在藏印邊界迤邐而東,在東經九十七度之西,折而南行,為龍岡多山,是滇印緬間的界山,更折而西南行,稱巴特開山仍是滇、印的界山,是胡康河谷與布拉馬普得拉河的分水嶺。其由龍岡多山直接向東南延長的,叫庫門山,為胡康河谷與邁立開水的分水嶺。由西康的色隆拉嶺延入滇西的叫做野人山,由伯舒拉嶺延入的為高黎貢山,怒山延入的仍稱怒山。寧靜山延入的為雲嶺。怒山、高黎貢山等直向西行,延入中南半島,仍然保持縱谷的形勢。雲嶺在滇境折而向東,既又折向東北,成一大弧形,延入貴州境內,稱為烏蒙山,為瀾滄江與金沙江之分水嶺。而雲嶺的餘勢,仍向東南,稱為無量山與哀牢山,分別延入寮國與越南境內,為瀾滄江與紅河之分水嶺。

雲南境內的河流,則有六個系統︰㈠胡康河谷與邁立開江都是伊洛瓦底江的上源,其下流在緬境會入伊江後,入孟加拉灣。㈡怒江在滇境,河身狹而深,南入緬甸為薩爾溫江,下流注入馬達班灣。㈢瀾滄江也是狹而深,自康入滇,南入寮緬邊界稱為湄公河,折而東南為寮泰界河,經柬埔寨(高棉),入越南境,而入南海。㈣元江是北越大河或稱富良江的上游。㈤滇東的西洋江,是西江上源之一的右江上源;南盤江與北盤江為西江上源之一的紅河上源。㈥金沙江為滇北主要的大河,順雲嶺之勢曲折東北,納雅礱江、普渡河,東北流入川境,為長江上源,普渡河的上源為滇池,是雲南最重要的湖,其四圍為滇池盆地,洱海為滇西湖泊,其周圍為大理盆地。雲南的地勢,在西南邊疆,有高屋建瓴之勢,堪稱西南邊疆的河流總分水嶺。

雲南大川、高山,在古代經濟上,為用不大;現代科技進步,建電廠、則大川成為光明之源,興航運,則大川也可成交通之捷徑。瀾滄江通航,現滇西南,可以由思茅經寮、緬、泰,直接出海,就是一顯著的例子。高山雖是交通的障礙,卻有無盡的寶藏,國父在西南鐵路系統計畫之後,昭示「以西南鐵路系統開發西南山地之礦產利源,正與此西北鐵路系統開發蒙古、新疆大本原之農產利源,同其重要」。在這段文字以前,對西南地區的豐富礦產,有概括詳細的說明。中共執政後,從事調查的結果,把雲南東北與四川、貴州接壤的十餘縣稱為「西南金三角」,全大陸已開發的礦產,有一百三十四種,這一區佔了七十二種,稀有金屬的產量,如鉛、鈦的儲量,竟然高居世界的前幾位,水力資源,佔百分之十六,年發電量,則佔百分之十八,其他地區,也可類推。再加研究,雲南之重要,還有比經濟更大的。

先總統 蔣公中正曾說:「實業計畫一書,如從軍事的意識言,就是 總理所訂的一部最精密的國防計畫。」(五大建設之要義)從國防的觀點看,更是重要。清姚文棟在籌邊勘界記知中說;「夫雲南之得失關乎天下,野人山之得失,關乎雲南,能保野人山則雲南安,能保雲南則天下安。」這一段話,並非憑空的立論,而是針對歷史的演變的定論。按雲南邊疆,受強鄰的壓迫,始於法併越南,英吞湎甸。緣英國併印度後,以緬印接壤,屢向緬興兵,均獲割地求和。法併越南後,英藉口利益均沾,夷緬為屬地,初卜為英領印度之一省,猶以為未足,力求擴大,當清季覬覦我雲南時,曾遣澶維斯等,實地考察,步行五千里,歸著一書,名為雲南。而書面有標題云「雲南者,印度揚子江之連鎖」。地理學者張其昀氏的注腳云:「以此說明滇緬邊務之地理背景,可謂一針見血之語也。」繼云「揚子江上游與印度之直接交通,為中華民族二千年來,有志未逮之一大事業」。益上溯至漢武帝遣使求身毒國也。清光緒二十八年(一九○二)中國公使薛福成與英訂界約,本以野人山為界,後英人踰野人山而佔片馬,欲強指高黎貢山為界,並武裝佔領盜採班洪金曠,民國二十一年,為李希哲所組織的抗英義勇所擊潰。這兩山的形勢,據張其昀氏云:「野人山高度在萬尺左右,猶雲南之長淮,高黎貢山高度達萬四千尺,猶雲南之大江。倘使高黎貢山為英人所得,則大理將不能一日安居;猶江北既失,金陵即不能建都。」(滇緬邊務與西南大局)

雲南的形勢如此優越,但根據歷史的記載,國內攻伐古以雲南為優先,顯著者有三:首為諸葛亮的平南後,再北征;次為唐貞元間伐吐蕃,從雲南以南詔兵先鋒:而蒙古滅宋,由忽必烈先攻大理,最為顯著。其所以較少的原因,顧祖禹在讀史方輿記要中說:「雲南古蠻夷之鄉,去中原最遠,有事天下者,勢不先及於此。然而雲南之於天下,非無與於利害之數者也。其地曠遠可耕可牧,漁鹽之利,甲於南服,石桑之弓,黑水之矢。玀獠爨僰之人,率之以爭衡天下,無不可以理也。然累世而不一見者!何哉?或曰:雲南東出思黔已數十驛,山川間阻,倉卒不能以自達故也。」想來這就是先總統 蔣公中正,把「實業計畫」,當作「總理所訂的一部最精密的國防計畫」,原因所在。

在近代,雲南對國家最大貢獻,人人知道的是「雲南起義」,摧毀了袁世凱的「洪憲」帝制,建立「再造共和」之功。更大的貢獻,則是抗戰末期,摧毀日本侵略中國的企圖,也擊破日本建立「大東亞共榮圈」的幻夢。在抗戰期間,我政府播遷重慶,以西南為根據地。民國三十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中國抗日戰爭,與世界第二次大戰,合而為一,香港越南等地,都屬於中國戰區,我蔣委員長被推為盟軍中國戰區最高級統帥。我沿海港口,全被日軍佔領後,以雲南為基地,用人工開闢三條國際通路:一由滇越公路經河口至越南海防出海;一由滇緬公路,經畹町,至緬甸仰光出海;一由中印公路,經密支那至雷多轉加爾各答出海。航空亦由昆明,飛越陀峰,從事運輸。

在這一時段,日軍轉向,攻佔中南半島。敵佔越南後,泰國受制於日,而以十五軍登陸仰光,積極北進,企圖截斷我全部對外交通。時我配合盟軍的需求,編組遠征軍,初轄三軍:三十一年二月下旬,以第五軍由滇西進入緬甸之司古及其以南地區。第六軍由昆明經保山,分向緬甸邊境前進,二月中旬,到達毛奇、孟畔、猛東地區;第六十六軍進駐臘戍、曼德勒,協助英軍作戰。自茲以後即配合盟軍,轉戰於印緬間。初期與英軍配合不當,曾遭遇很大失敗。民國三十一年三月中旬,日軍於攻陷臘戍、畹町後,轉兵北進,長驅進入雲南,佔領了我騰衝、龍陵一帶,並佔據了怒江西岸、惠通橋西北六公里的松山,此地高拔怒江九百五十公尺,山勢奇峻,地形複雜,易守難攻。

盟軍反攻緬甸計畫,肇端於民國三十二年一月的薩布隆會議,嗣經五月華盛頓、八月魁北克、十一月開羅的三次國際會議,始告確定。我國自民國三十二年春,即積極準備,加強我駐印軍與遠征軍的兵力,運用美援械彈的全部,兵員補充亦列為優先。

當時日佔松山的一一三聯隊統率官兵四千七百二十三人。我負圍攻責任的是第八軍,軍長原為何紹周,時為李彌。我圍攻松山,始於三十三年七月五日,經過九次的攻略,乃於九月七日結束,日軍非死即俘。無一生還。此役我軍也犧牲官一百零七員、兵三千零三十八名;官傷一百八十八員,兵傷二千七百四十一名,下落不明的十八名。自茲以後,即勢如破竹,同月十四日克復騰衝,十一月三日克服龍陵,中印公路北段即行開始修築。二十日克芒市,三十四年一月二十日克畹町。緬北方面,我軍於十月十五日由密支那冒雨進攻,十二月十五日克八莫,三十四年一月十五日克芒友,一月二十七日我緬西緬北兩路大軍在芒友會師,三月三十日與英印軍會師於喬克細。中印公路於此完全打通。在三十二年十月下旬至三十四年三月下旬轉戰十八月間,斃日軍四萬八千八百五十人,俘六百四十七人。這一段戰史何應欽將軍,在所著「八年抗戰經過」書中說:「我軍冒困難地形,及惡劣氣候,艱苦奮鬥,打通中印公路,蜚聲中外」。關於松山戰役部分,李彌將軍曾借閱油印的「陸軍第八軍怒江西岸松山攻圍戰鬥經過概要報告書」,我曾據以撰文在雲南文獻上發表,原書朱心一將軍,捐贈三軍大學圖書館。松山戰役,可說是抗日戰爭,總反攻的開始。

在滇西緬北反攻戰役中,不僅看出了雲南在國防上的重要性,也表現了對世界和平的貢獻。研究戰略的學者有「陸權」與「海權」不同的說法,主張「陸權」者,認為「誰掌握了大陸中心即可控制世界島」。主張海權的人,則注重海洋阻塞點(咽喉)的掌握。在地形上雲南屬於青康藏高原的一部分,而在大陸心臟的邊緣,南與中南半島上的緬甸、高棉、寮國、越南等國,犬牙交錯,屬於海權區域諸國之後盾;在戰略上的地位是屬於陸權的範圍。在未來的世界卻有很大的變化。簡言之:其形勢是青康藏高原大陸中心的矛,中南半島的盾,也可說是海陸權交接處的矛與盾。

依照美國馬漢將軍的說法,二十一世紀,是印度洋世紀,「印度洋將在二十一世紀的初期變成七海之鎖鑰」。印度洋是第三大洋,包括內海和港灣,面積約有七千五百萬平方公里,佔海洋面積,約百分之二十。其重要性之一是,連接歐洲與亞洲,美洲與亞洲,非洲與亞洲的海洋十字路口。瀕臨印度洋的國家有三十七個,人口佔全世界的三分之一。這一地區,是世界石油及許多戰略金屬的主要產地,一年通過印度洋的船隻,除軍艦外,在九千艘以上。印度洋有六大海灣,其中孟加拉灣、濱中半島;有五個阻塞點,其中麻六甲海峽,在馬來西亞與印度尼西亞之間。從前海上的阻塞點,是在海上設防,未來的世界,海上設防已非萬應靈,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的遠東海軍總部駐在新加坡,而以在麻六甲建有堅強堡壘恃,詎料日軍攻佔越南後,泰國屈伏,陸軍經馬來西亞前往,僅兩天功夫,英遠東海軍即宣告投降。預料未求控制海上的力量,’將來自空軍與飛彈,繽海軍力反而不易發揮,高山深谷,隱藏較易。兩年前中共以飛彈對台灣示警,其中一彈,來自雲南楚雄,就是顯明的例子。就此看來,為了維持印度洋的和平,世界的和平,中南半島各國,要是挺身而起,掌握這把「七海之鑰」,還得與雲南和作,依為後盾。而我雲南,若要不因自身具有優越條件,再受抗日戰爭期間,被侵略之苦,也應一致奮起,以興建更便捷的交通作目標。

在西南地區建築鐵路的困難,國父曾經說過:「此諸地者,非山即谷,其問處處留有多少之隙地,在此區東部,山嶽三千英尺,至其西部與西藏交界之處,平均高至一萬英尺以上,故建此諸鐵路之工程上困難,比之西北平原鐵路系統,乃至數倍。多數之隧道與鑿山路須行開鑿,故建築之費,此鐵路當為中國各路之冠」。

南昆鐵路可說是西南鐵路系統的示範路。在中共言,是「八五」「九五」中間的重點建設項目,在艱險山區修建的大鐵路,東起廣西的南寧,西至雲南的昆明,北接貴州的紅果,全長八百九十九點七公里,經過滇黔桂三省區二十九縣,幅射十二萬四十平方公里,沿縣有二千多萬人民。南昆鐵路所經地區,被稱為「地質博覽,地下迷宮」。全線共修建隧道二百六十三座,總長一百九十五點四公里;共修橋樑四百六十一座,總長七十點五公里;橋隧總長佔線路總長百分之三十。其中,清水河大橋,板其二號橋、八演南盤江大橋,米花嶺隧道、家竹箐隧道等一批重點工程,創下全國和鐵路施工史的新紀錄。南昆鐵路約為京九鐵路的三分之一,但隧道長度卻是京九的三倍。

南昆鐵路的成功,雖始於一九九○年五月中共中央的決定,實際上地方也出錢出力,人民也有犧牲奉獻。前舉陳志強與杜奎合寫的「南壯歌」一文,分別以萬眾同心奏凱歌、戰天鬥地志氣歌、捨己為國英雄歌、無私無畏奉獻歌、精細嚴格科學歌、共產黨員先鋒歌,作為各段的標題,也頗能引人注意。

到目前為止,國父手訂的「廣州、雲南府、騰沖線,到緬甸邊界為止」線,尚有廣大(廣通、大理)一段正在趕工,這一線須經橫斷山脈,山峰險峻,工程也很困難,但有南昆的先例,距成功的時間常不會遠。

西南邊疆,地域遼闊,習慣上分為三部分,南昆鐵路的修築,已將雲貴台地與嶺南山脈連為一氣。當茲「地球村」時代,要想這一地區負起戰略上矛與盾的任務,有進一步連為一氣的必要。如何連? 國父早在實業計畫第四計畫高原鐵路系統中,設計了一條「拉薩大理車里線」。

照計畫這一線「起在拉薩,與拉薩成都線同軌,直行至江達,於是由江邊循其本路路軌南向,沿藏布江支流至油魯,即其河支流與正流會合之點也。過油魯後,即沿藏布江左岸,經公布什噶城至底穆昭。由底穆昭離藏布江向東前行,至底穆宗城,遺貢、谷巴、刷宗城。過刷宗城後,此線轉東南行至力馬,再東行至潞江之門公。於是由門公轉南向前行,沿潞江右岸,經莒蒲桶至丹塢,然後渡江,由崖氏村谷地通分水界,至瀾滄江(又名美江),乃渡江至小維西。過小維西後,即沿河邊至誠心銅廠,然後離河前行,經河西、洱源、鄧州、上關,至大理。由大理南行至下關、鳳儀、蒙化,再行至保甸,與瀾滄再會。於是南行沿江之左岸至車里,為此線之終點」。此線照國父的估計約九百英里(五百六十公里),約為南昆鐵路的三分之二。

國父在高原鐵路系統中,一開端就說:「此吾鐵路計畫之最後部分,其工程極為繁難,其費用亦極巨大,而以之比較其他在中國之一切鐵路事業,其報酬至微,故此鐵路之工程,當他部分鐵路未完全成立後不能建築。」但為國家前途,人民生活,世界和平著眼,似應於廣大段完成後,從大理逆向開始建築,將東南地區擁擠的人口,繁榮的經濟帶進地廣人稀的西藏高原,向「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財,有財此有用」的大道前進,使國防與民生合一,增進鞏固國防和維護世界和平的力量!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8期;民國8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