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立國

李達人 

一、教育制度,萌芽於夏、商、周

教育為立國根基,我中華民族,自炎黃迄今,垂四千七百餘年,經無數次變革發展,建立地球上歷史最悠久,民族最強固的大一統國家。此乃以教育展佈了歷史文化的綿延不斷所致。

在中華民國教育年鑑中,編有總統 蔣公對教育之指示:

「我國教育制度,以夏、商、周三代最為完備,故史稱『三代之隆』,其教育制度為七、八歲即皆入小學,及至十五、六歲,凡其民之俊秀者,乃得選入大學,教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與格物、致知之學。」

教育先師孔子,以政治富國裕民,不為魯君所樂用,乃捨政從教,將和平治世之道普及人群,規範生活作息,傳佈禮樂射御書數;再視學者之性向氣質,分科施教,使各遂其志,各展所長。更制禮作樂,修詩訂史,啓迪後世。故雖有沐敵侵據中土,均被文化道統所同化,社會由亂而治,國族由小而大而強。道統能一貫以傳,又賴教育以維繫發揚。

二、 蔣公指示教育方針

政府遷臺初期,強敵壓境,經濟枯竭,民生所需,日難繼夜;全國軍民,咸知復國任重,更凜於退無可退!惟有各盡所能,在 蔣公領導之下,勵精圖治,共渡難關。大、中、小學的執教人員,亦任勞任怨,盡其經師人師職責。

蔣公對各階層教育,有明確指示:

「國民小學,應以倫理、生活教育為主,使小學生大則能知孝親、敬長、草師、重道、合群、愛國,小則能培養花木,愛護牲畜。次之亦能知食、衣、住、行,合於禮、義、廉、恥,整齊清潔的現代生活標準;以灑掃進退應對之節,禮樂射御書數之科,涵養其性情,鍛練其體魄,以維護其身心之正常與健康。」

「國民中學,應以思想教育、人格教育、與職業教育為主,啓發其立志向上,愛國自弦之精神,以及自由與法治,責任以義務之發揮。」

「高中、高職,應開始著重科學教育、服務教育、管理教育,使學生之科學與技能教育與實驗教育相結合;學生之工作能力,得表現於社會服務之上。防止其一切欺誘、弦迫、仇恨、鬥毆的邪惡行為。」「大學教育,以科學的提升發展為第一,更以變化氣質,重視民族倫理來發揚民族文化,以民主與科學來建設國家;亦即以三民主義的實踐邁向世界和平。」

三、教育影響社會

我國近十年來經濟快速成長,國教延為九年是重要關鍵。目前受教人數達百分之九十九點餘,文盲幾已絕跡;中學的擴張,大學的推廣,在世界進步國家中亦名列前茅。教育當局,必引以為慰。惜未能恪遵 蔣公指示釐定教育宗旨;重科技而輕人文,捨其本,逐其末;使社會各層面夾雜了低俗、落後、自私、狂妄、玩法、造亂、搶奪、勒索、燒殺……種種醜惡現象。憤世者,呼籲提高生活品質,同步經濟成長;鄙現實者,謀子女出國,避不良污染。愛子之心,人皆有之,望子成龍,亦宜同情。惟應憑其智商高低、能力性向,謀創造發展之正當成就之龍,勿迫其為興雲佈雨,幻象虛浮的龍。得諾貝爾獎者,萬千學人中之一、二而已。

就因教育宗旨失常,多數學生家庭乃遷就現實,以子女升學出國是尚。學校為迎合其企求,亦以學生升學為教育目標,迫學生接受超能力之課程,致有離家逃學現象,又為不良環境引誘而違法犯罪。中山大學吳寧遠教授對國中教育,提出警告:「少年犯罪,較十年前降低了三至四歲,犯罪行為由各人進至集體。」吳先生僅看到目前的國中教育,而不知此乃十年前各級教育種下之因!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觀社會中一般犯罪意識:

認社會善良面、道德觀為落伍。

以詐欺誘騙等手段實現幻想來彰顯聰慧。

認偷竊搶奪為常態,非奇怪可恥。

以吸毒販毒走私為常業。

以違法、犯法、抗拒執法為英雄。

以破壞社會秩序,侵害他人權益,為遂其私慾的正常手段。

歸納右述,犯罪的年齡降低,學歷升高,範圍擴大,心態險惡,技術新穎,手段兇狠,深值社會各階層,尤其教育當局所警惕重視。

四、重本末,杜亂離

教育,應立宗旨,訂政策。

宗旨,即 蔣公對各級教育之指示。政策,則視國家建設發展之需要,製訂適時適宜的劃策。在國家統一前,仍以發展工商,繁榮經濟,作富強的準繩。故製訂教育政策,宜與工商企業協調配合,視其所需人材之類別、數量,設計實施,俾使學以致用,不多偏廢。尤要者,不能捨本逐末,否則社會亂象,難在預定時間消除。不幸教育當局,對此不僅輕忽,且對已生之不良事件,不循根處理,反以不切實際的錯誤辦法謀解決:

數月前,查有國中生吸食安非他命,教育當局認為其毒品來自電玩場所,為使學生與之絕緣,乃訂國中生增習二種以上外國語文,使其無多餘時間到電玩場所購安非他命。豈知學生因不堪升學功課的負擔過重,迫於無奈,相偕避至電玩場所,求一時的寬舒鬆弛。教育當局不究其因,舉措謬誤,豈謂盡職!

我國歷史悠久,土地廣袤,為世界之冠,應為萬世子孫所珍愛,擲頭顱灑熱血以護衛者。因之對歷史、地理兩科之施教,應予重視,俾學子知其錦繡河山之可愛,歷代抵抗侵略壯烈犧牲的事跡之可敬,以激發其愛國精神。今將史地合與公民與道德併為社會科,輕其價值,實與愛國教育背道而馳;若遇外敵侵略,其何能望其流血犧牲,保衛國土!

身負建國重任,掌握民族命運的高級人員,乃高級知識分子。教育當局對是項人材的培育樹造,更不可須臾輕忽。然而不此之圖,竟放任部份別有用心者欲將國父思想廢棄,由專修改為選修,將來可能由選修而不修。須知國父思想乃立國根基,載之憲法,綱領第一條:「中華民國,基於三民主義,為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兩月前,師大和香港大學在港舉行「孫逸仙思想與廿一世紀」研討會時,中國大陸多位學者專家,一致肯定:「要實現中國的統一,必須從孫逸仙先生的遠見卓識中汲取養料。」大陸實行馬列主義,全力灌輸馬列思想四十年後,學者專家肯定國父思想的價值。而中華民國臺灣,日夕在三民主義所創造的自由環境薰陶中所培植的教育主管,竟受少數別有用心者的擺佈而忽視職責,可悲可嘆!

臺灣光復後推行國語運動的成效頗著,百分之九十以上同胞均能聽能講,在年輕一代的交談中,分不出臺灣人與外省人;其對社會的融和力與人際的親近性作用極大。惟近年少數人製造分離不遺餘力,提倡土著文化,雙語教學,台北縣政府率先推行泰雅母語教學,謂係「開創良好先例,其他縣市應作為借鏡。」其目的在彰顯台灣特色之不伺於中國,應走向獨立的道路。觀中國大陸人民代表大會,有五十六個民族的州區代表,全使用一種語言│國語。若如台灣各皆使用母語,必定天下大亂,全國大分裂。

中共竊據大陸後,違反中華民族崇禮尚義,和諧自然的組織型態,強將原已漢化的邊地民族劃分若干自治州、區,使之主動恢復其落後的原始文化習俗,以與中華文化脫節,加深對立、鬥爭的意識,消耗團結抗暴的民族力量。其已撒下國土分裂的種子而不知;最近內蒙自治區醞釀與外蒙聯合,脫離中國。西藏的離心問題,中共政權亦必憂心仲,吾人更應警惕。

五、結論

青年是國家的希望,社會的棟樑;國家的前途,民族的命運,悉在青年掌握中。在學青年,不論其年齡、學級,在未出校門步入社會前,均屬求知求是時代。負教育責任者,對青年學生的樹造培育,有其絕對的無上責任。回顧我中華民族,立國於地球近五千年而發皇不衰,歷代經師人師之竭力盡心,無可否認。在民族的發展途程中,所遭強梁阻撓,所遇拂逆侵擾,均能一一逐退而步入康莊,為人類求真理謀正道的必勝明證。

今日地球上的邪惡思想行為,正在潰退消失之中;我民族國家統一發皇之期,已光耀吾人面前。七十年前總理孫先生即已明確指出我民族應走的道路,總裁蔣公畢生領導奮鬥,亦在踐履篤行總理指示造福人群的寶典方略。甚盼今日執掌教育者,勿為民族敗類所欺騙,勿受分離主義所搖擺,堅定信心,奮鬥前進,是乃國家之幸,全民之福。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8期;民國8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