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和兩次回滇考

萬壽康 

我國明代大航海家鄭和,是雲南昆陽人,回族。關于他的家世,已有許多學者作了考證。在他離開雲南後,又回來過幾次,在什麼時間,回來的使命何在,卻未談及,現根據史料加以考證。

明建文帝(朱允炆)流亡時,有個跟隨他的臣子叫程濟(翰林院編修績溪人)寫了一本《從亡隨筆》上面記載:『乙酉(公元一四零五年)二月師(指建文)至重慶,雪和尚(按即吳成學,翰林院編修浙江人)已結庵于善慶里,遂留居焉。夏六月師將往雲南,命濟筮之,得乾之姤,濟曰,恐有偵我者矣,而胡濙(戶科給事中武進人,先后十五年在各省蹤跡建文)鄭和等果入雲南,遂止不往。』同現存昆陽永樂三年端陽日鄭和回滇所立馬哈只碑時間亦相符。卜筮之說雖屬程濟故弄虛玄,但說明鄭和已先到雲南,所以建文帝不敢來。這是鄭和第一次回滇,而他的使命是偵察建文帝的蹤跡,當無疑問。

鄭和從雲南回北京后,也就第一次奉使出國去了。第二年(一四○六年)三月建文回雲南后離開武定在永昌(今保山)白龍山結庵當和尚,后來庵被地方官所毀,他又到浪穹(今洱源)的平陽定居,並在鶴慶的方丈山中築了靜室。直到永樂十五年(一四一七年)又偕程濟到湖南的衡山去了。而胡濙同鄭和偵知建文在雲南,又第二次入滇,那知不巧,建文已離滇去湘又撲了空。據『從亡隨筆』所載:

『丁酉十一月胡濙鄭和復至滇,蹤跡師。師與濟往衡山,作感慨詩曰。

我行自東,山深海窮,虎跡蛟蹤。

我行至南,地炎河乾,猰狩巢環。

我行至西,陰雨霏霏,戈戟野施。

我行至北,黑霧毒靄,燭龍沉色。

我悽我惶,何道可行。噫!何道可行。』

這就是鄭和第二次回滇的証明。以上可見鄭和兩次回滇都是和胡濙一起來的,目的都是蹤跡建文帝。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8期;民國8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