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日抗戰勝利前之雲南

譚家祿 

一、資源豐富 四季如春

雲南省位於我國西南部,雲嶺之南,故稱「雲南」,古稱「滇」,全省面積四十餘萬方公里,民初人口七百餘萬人,抗戰後一千七百餘萬人,現在三千八百餘萬人,是一個高原山區省份。「海拔」一千五百至二千公尺,「河流」:金沙江、瀾滄江、怒江、南盤江、元江、依洛瓦底江等六大水系。省境「資源豐富」、「地勢」位於雲貴高原和滇西縱谷。氣候:「四季如春」,地扼西南國防要衝,南鄰越、遼約九百公里,西接印、緬七一九公里,也是我國居住民族最多的一省,有彝、白、哈尼、壯、傣、苗、回、拉祜、佤、納西、蒙古等二十四種,夷漢雜居,以滇池盆地省會「昆明市」為中心。全省一○二個縣市,有滇越、成昆、貴昆等鐵路,各縣市間均有公路交通便利、高山多壩子、氣候溫和。

雲南山川壯麗,風物菁華,省區滇海、龍潭、石林、麗水、點蒼、洱海、雞足等景緻,均是觀光勝地,出產豐富:東川紅銅、箇蕉烏錫、大理花岡、普洱春茶,史記為證。

二、入同盟會 提倡武學

一九○五年八月二十日,國父孫中山先生在日本東京,號召在日各派人仕組織「同盟會」,呂志伊(雲南微江縣人),任同盟會雲南支部長,由其介紹加入會者,先後百餘人,當時唐繼堯與雲南旅日、陸軍士官學校第六期同學李根源、羅佩金、李鴻祥、趙復祥、劉存厚、劉祖武、顧品珍、謝汝翼、廋恩錫及江西李烈鈞等加入同盟會,並在東京成立「雲南同鄉會」,推舉孚根源任會長,創辦「雲南雜誌」、唐繼堯創辦「武學雜誌」,在東京發行,鼓吹革命,研究兵紙、提倡武學,培養雲南建軍的中堅幹部。

宣統元年正月,李經羲(李鴻章侄)由廣西巡撫調任雲南總督,第二年升任李根源「雲南講武堂」總辦,唐繼堯晉升監督,在校從事革命活動、培養中堅幹部、充實革命戰力,雲南「講武堂」與滇軍的成長是分不開的。

三、雲南光復 穩定西南

宣統二年冬,雲貴總督李經羲,奏調蔡鍔由廣西入滇,任滇軍第三十七協統,張維翰任協統部秘書,唐繼堯任第一營管帶、第二營管帶胡忠亮、第三營管帶劉存厚,自此蔡公常與李根源、唐繼堯、羅佩金等在協部長談,或在唐繼堯寓中密謀起義。

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武昌起義」,同月二十九日「重陽節」,雲貴總督李經羲、總參議靳雲鵬,第十九鎮統制鍾麟同、兵備處總辦王振基,正在秘謀辛亥後的雲南局勢,突然來人報說:李鴻祥管帶在「北校場」攻擊標署奪取槍械彈藥,李根源率講武堂總隊攻擊北門、鍾麟同、靳雲鵬率領衛隊直攻五華山,蔡鍔率兵由巫家壩向南門進攻,分道合擊,攻入總督署「雲南光復」,結束了滿清王朝在雲南二百五十多年的專制統治。

蔡鍔將軍因學資歷較高(日本士官四期)州,一致推舉蔡鍔為「雲南省政府都督」,李根源任軍政部長兼參議院議長,唐繼堯任講武堂總辦,羅佩金任民政長,周鍾嶽任秘書長,李鴻祥升任七十三標統帶。

在當時雲南以陸軍第十九標(軍)為精銳和新軍巡防部隊,鐵路巡防部隊等約可編為三個軍,在西南個省中,雲南最有實力,士兵都為本省農家子弟,勇敢善戰,忠勇樸實,高級軍官多為留日生、中下級幹部是「講武堂」學生,學術水準較高,蔡鍔有此實力,為促成鄰省光復,派唐繼堯以北伐軍司令率軍進而北伐,並派李鴻祥、謝汝翼援川,唐公假道貴州,代平黔亂,四月一日,唐公宣誓就任貴州都督。

民國元年元月一日,「中華民國」成立織國父孫中山先生就任臨時大總統,奠定國家「民治基礎」、「廢除滿清」、「統一中國」,為了避免國家分裂,「讓位」給袁世凱,四月臨時政府遷都北京後,宋教仁主張「責任內閣制」,被袁世凱派刺客刺死,宋案發生,二年七月在江西湖口成立七省市討袁,發動「二次革命」失敗,袁世凱總統提名熊希齡四度組閣,梁啓超出任司法總長,為了聯袁,推荐蔡鍔調京,袁對蔡之軍事才能,早有所忌,即表滿心歡喜,立即給蔡密電離滇來京,又派教育總長范源滽胞弟范希績到滇,當面勸誘蔡鍔到京任職,蔡公不再多疑自請調京,即得袁氏批准。

蔡鍔離滇前為了安定雲南民心士氣,袁要蔡推荐雲南都督人選,經省參政會議決:由唐繼堯繼任滇督。

四、建設雲南 整編新軍

同年九月唐繼堯調任雲南省都督,兼任民政長,整軍經武,建設雲南,不久袁世凱派任可澄為雲南巡按使,唐專任督理軍務,受開武將軍爵,因袁氏欲自為帝制,遭全國人民反對,雲南高級將領,出身日本陸軍士官學校者二十八人,均係「同盟會」員,曾先後召開三次秘密會議,均決定武裝反對袁世凱稱帝。

滇軍的特色,因生於高原地帶,體格健壯、耐勞耐苦、勇敢善戰、服從性好、忠實簡樸,訓練新軍,始於清末,新式武器,德國購入,在昆明設有兵工廠、彈藥廠,能自製武器彈藥,供應無缺,高山多平原,滇稱「壩子」,資源豐富,糧彈充足,全國軍隊中軍械充足,無出雲南之右。

當時二次革命失敗,袁氏解散國民黨,三年二月復解散國會、省、縣議會,停止地方自治,五月更蓄意毀法,並與英、法、德、俄、日五國借鉅款私用,視帝位如囊中之物,四年五月簽訂「日本二十一條」的賣國條約。

三年八月「籌安會」成立,雲南巡按使任可澄,也依照北京怯制局密電在昆明籌辦歡進大會祝「早日即位登基,以慰民望」,唐公經多方思考「偽裝順從」,才與蔡鍔密電聯絡說:「袁欲稱帝,變更國體,事在必行,滇省人民,萬難服從,滇有計劃,反對帝制,公意如何,請公南來」。

蔡鍔接密電、不僅回電,還派黃實、楊汝盛由北京專程送密電到昆親交唐公,唐公接此密電,專派王華英去北京密電聯絡,並表示歡迎蔡公南行。

五、袁氏稱帝 護國起義

民國四年十二月十一日,由「國民代表大會」投票結果:總票數一九九三票中全會推戴袁世凱為「中華民國」皇帝。並將「太和殿」改名「承運殿」,又把「中華民國」國旗,改為「五色旗」加印紅日,表示「五族共戴一君」,更有以袁世凱肖像為圖案鑄造「一元大銀幣」,令自「中華民國五年」,改為「洪憲元年」。

十二月十七日,二次革命軍總司令李烈鈞及李根源、龔振鵬、熊克武、周世英等到昆,十九日蔡鍔到昆,晚九時唐都督與蔡鍔、李烈鈞一起到會議室簡短會談,第二天在光復樓舉行歡迎盛大酒宴,唐公致詞:「袁世凱準備登基帝位」,老前輩由北京脫險抵昆,烈鈞學長遵孫先生敦促到達,是國家是幸,大家同心同德,打倒袁世凱,挽救「中華民國」,並決定由唐都督和任巡按使致電袁世凱,責令他取銷帝制,限期二十四小時答覆,沒有答覆,二十二日夜十時,召集外來諸同志及本省上校以上軍官和各機關首長會議後「歃血簽名」,齊聲三呼「中華民國萬歲」。

十二月二十五日,雲南通電全國,宣告:「雲南獨立、討袁起義」,討袁滇軍稱為「雲南護國」軍,眾推唐繼堯為都督,先編兩個軍出征,蔡鍔任護國第一軍總司令,出兵貴州、四川,李烈鈞為護國軍第二軍總司令,率兵出廣西、廣東,眾推唐繼堯都督兼第三軍總司令,運補支援,保衛雲南。

袁世凱聞護國軍初起,成立:「征滇臨時軍務處」,一月五日令派第三師長曹錕、第七師長張敬堯和第八師長李長泰,率兵入川,第六師長馬繼增,第二十師長范國璋和第七混成旅長唐天喜率兵入湘西,並調第一師長龍覲光由桂入滇,對雲南採取包圍形勢。

六、大軍討伐 帝制取銷

護國第一軍總司令蔡鍔,總參謀長羅佩金,率第一梯團長劉雲峰、第二梯團長趙又新、第三梯團長顧品珍、第四梯團長戴戡及砲、機槍二大隊兵分兩路,左翼劉雲峰由宣威進入川南,右翼戴戡,以董鴻勛部為前衛進入貴州畢節,川軍第二師長劉存厚率部響應,貴州軍使劉顯世宣佈:「貴州獨立」,二十一三日蔡總司令率軍到達永寧,黔軍與護國軍入川,守敘府敵軍旅長伍祥禎見兵臨城下率兵逃走,敘府大捷,瀘納血戰,袁令曹錕為四川戰場總司令,率北洋軍及川軍四倍兵力,欲殲滅護國軍,血戰經月,護國軍越戰越勇,各個擊破敵軍穩定戰局,為此促進了政局變化,四川宣佈獨立。

護國軍第二軍總司令李烈鈞、參謀長何國華、秘書長鍾勤,第一梯團司令張開儒,第二梯團司令方聲濤,一月中旬兵分二路出兵廣西,張司令率部向富州前進,方司令向廣西,李總司令率混成旅和警衛部隊策應支援。

龍覲光部假道桂境,進入百色,密派員持函與其侄龍體乾(蒙自逢春嶺士司)召集夷族佃農約萬人,向箇舊城進攻,箇舊縣長張維翰率警衛團隊數百人抵禦,箇舊失守,密報唐公派軍支援,依計抄襲敵後殲滅龍部收復箇舊,佈告安民,奠定滇境之戰第一功,促使滇黔桂川聯成一氣。

三月二十日,江蘇將軍馮國璋,張勳州江西李純、浙江朱瑞、山東靳雲鵬五將軍聯名密電袁世凱,請速取銷帝制,以息雲貴之怒,五將軍的離心,袁氏心情沉重,二十二日袁氏下令:「取銷帝制」,翌日廢除「洪憲年號」,六月六日「氣死世凱」,護國軍任務完成,翌日黎元洪繼任大總統。

七、組軍政府 唐氏出走

民國六年八月十八日,孫中山先生在廣州召開:「國會會議」組軍政府,九月一日,孫先生當選海陸軍大元帥,翌日以護法號令唐繼堯、陸榮廷膺選元帥,號召國人,共同護法,北伐統一中國。

唐繼堯以滇川黔三省靖國聯軍總司令:推荐川軍熊克武任四川督軍兼靖國川軍總司令,黔軍司令王文華,兼任靖國黔軍總司令,駐川滇軍六、七兩師擴編為靖國第一、二兩車,每軍三個旅、每旅兩團,第一軍長顧品珍、第二軍長趙又新,局勢的發展邁入「護法戰爭」。

民國八年九月中旬,唐公出巡貴州到重慶,以滇川黔鄂豫五省靖國聯軍總司令召開「重慶會議」,因唐公全權委託「川人治川」為主張,護法失敗,駐川滇軍回滇,志在倒唐。

十一年二月七日「時屆春節」,顧品珍軍長率軍,以回昆省親為由,跟在楊蓁縱隊之後,逼近昆明,唐公被迫於除夕之夜,倉惶出走,光復樓人去樓空,顧率部正月初一入城,上了五華山,以雲南總司令名義維持秩序,當日傳說一副對聯:「一個洋竽辭舊歲,兩棵白菜賀新年」,(唐是東川人,東川出大洋竽,顧與楊是昆明人,昆明白菜出名),別有春意。

唐繼堯出走香港,是有計劃的,先派聯帥府少校副官盧漢,星夜乘車趕往箇舊,通知龍雲率部到芷街待命,唐公親率佽飛軍兩個營在芷街與龍雲見面,把兩個營改編為第十二團,任孟有文為團長,盧漢任第三營長,第十一、十二兩團合編為第二梯團,任龍雲為梯團長,胡若愚任第二梯團長,由龍雲親送唐公乘火車出河口,出走香港。

八、二六政變 龍雲主滇

龍雲送走唐公,即返蒙自與鎮守使友勛密商後,龍李率部到柳州待命,唐公「定滇復辟」心切回滇重主滇政,不久擴編滇軍為五個軍,任胡若愚、龍雲、張汝驥、唐繼虞、胡瑛分任軍長,六月唐公在昆明市貢院街,以號為名,創建「東陸」大學校,以董澤任第一任校長,即現「雲南大學」。

十三年一月二十日,國父在廣州召開:「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唐公派駐粵滇軍第二軍參謀長李宗黃為代表,出席大會,當選為中國國民黨第一屆中央委員。

同年冬唐公指派四個軍出桂,進佔兩廣,師出無名,建國滇軍完全失敗,十五年冬,四鎮守使倒唐,二月六日「二六政變」,正是農曆春節,唐公接受四鎮守使條件,「改組省政府,廢除省長制」,確立合議制,成立「省政委員會」,唐公任總裁無實權,公推胡若愚任主席,龍雲稱病缺席,滇政無主,唐公憂憤成疾,不幸五月二十三日去世,享年四十六歲,滇變成功,報中央核示。

民國十八年一月一日、全國統一,蔣中正先生膺任國民政府主席,八月一日,南京國民政府任命:龍雲、胡瑛、金漢鼎、張維翰、張邦翰、周鍾嶽、盧漢、朱旭、張鳳春、唐繼麟、孫渡、繆嘉銘、襲自知等十三人為雲南省政府委員,龍雲任主席。

九、編練部隊 培植幹才

龍雲主滇後,部隊整編為六個師,任孟有文、盧漢、朱旭、張鳳春、張沖、唐繼麟為師長,編餘團長以上軍官視成績派任縣長,編餘團長以下軍官,分送到後補生隊,盧濬泉任隊長,仿效黃埔軍校組織,於十九年將「雲南講武堂」十九期後,改為「雲南教導團」,龍雲任團長,唐繼麟中將任副團長,招收高中以上學生嚴訓三年,培養四千餘尉級軍官為幹部。

二十年三月,雲南廢師改旅,九旅十八團,二十二年六月十六日為黃埔成立九週年紀念,中央為全國軍事統一教育,結束「雲南教導團」(三期)報准中央成立:「中央陸軍官校第五(昆明)分校,龍雲任校務委員,唐繼麟任分校主任,張與仁任副主任,自第十一期起招收高中畢業生,編為學生大隊受訓三年,選送軍中幹部入學員大隊。

十、共軍流竄 二次入滇

民國二十年「九一八事變」,國軍北調增援抗日,十一月中共趁機在「贛南端金」建立根據地,召開:「第一次全國蘇維埃大會」,選舉毛澤東為主席及「人民委員會」委員長,朱德為紅軍總司令,秦邦憲為書記。

二十三年十一月十日,中央任命何健上將為剿罪總司令,進擊中共軍根據地,一部由朱德、徐向前率領侵入貴州遵義,欲進佔雲南邊地建立根據地,十二月中央指派龍雲任剿罪軍第二路軍總司令,出兵防堵截擊,共軍叫出口號:「拖死中央軍,血戰滇黔軍」。

二十四年一月,共軍二次入滇,約二萬餘人,由蕭克、賀龍率領,兵分二路,賀部入侵滇東威寧,蕭部向鎮雄進犯,滇軍第三縱隊司令孫渡跟縱追擊,共軍經鶴麗劍退入川康,又作不實宣傳「停止內戰,一致抗日」口號。

十一、支援抗戰 日本投降

二十六年「七七」盧溝橋事變,抗戰軍興,八月中旬,龍主席出席南京「國防會議」,堅決難護中央抗日主張,全力支援長期抗戰,即編組陸軍第六十軍,任盧漢為軍長,九月九日出征抗戰,經過五個多月長途步行軍上二十七年三月到達漢口,由軍部副官長邱開基將軍陪同盧軍長晉謁 蔣委員長,受到嘉獎,進駐隴海路,四月七日「台兒莊」會戰大捷,轉戰「徐州會戰」粉碎了日本軍閥「速戰速決」的戰略計劃。

六十軍因戰功奉令整編為第三十兵團,晉升盧漢為總司令、龍主席又編第五十八軍,任孫渡為軍長,新編第三軍任張沖為軍長,四月一日筆者十四期學員畢業。

十二月七日深夜,日本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本提出「南進政策」:「不攻重慶,先取滇越」,集中兵力,攻佔越緬,斷我「滇越鐵路」及「滇緬公路」運輸補給線,迫我政府求和。

當此時我北方及東部沿海各大城市,多為日軍攻佔,在淪陷區的難胞逃抵雲南,淪陷區的大專院校,有北京、南開、清華三大學到滇後,在昆明市大西門外組成「西南聯大」,北平中法大學及中正醫學院、唐山工學院、上海醫學院、國立體專等校,龍主席對入滇難胞除糧食全部補給外,在經濟生活上都有照顧,各移滇大中院校,得正常上課,學生發給公費,雲南健兒在雙手萬能的努力下,修建滇緬公路、中印公路、運輸軍品物資供應前線作戰,源源不絕,對抗日戰爭,影響甚鉅。

二十九年夏日軍先攻佔香港,九月登陸越南、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我軍為增強滇南防務,在中秋節深夜由昆明乘坐火車趕到蒙自,我第三旅第五團進駐屏邊,第六團進駐金平、(筆者任迫擊砲連中尉排長),第一旅長盧濬泉部進駐開化文山,下令破壞滇越鐵路河口至大樹塘站,滇黔綏靖公署主任龍雲,奉派兼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昆明行營主任,龍主席報請調六十軍回滇加強南防。

三十二年元旦,聯合國共同宣言:中、美、英、蘇列為四強蔣委員長任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越、泰、印、緬列入中國戰區,美國史迪威將軍任參謀長,成立遠征軍長官部由陳誠任長官,第五集團軍杜聿明,第九集團軍關麟徵,第十一集團軍宋希濂,第二十集團軍霍揆章等部三十多萬大軍入滇,糧食服裝補給取之於滇,是艱苦也是榮譽,我浴血抗戰,充實戰力,威震盟邦,同年八月成立「駐滇幹訓團」選送連長主官接受美式訓練(筆者二期)。

三十三年元月,中國戰區陸軍總司令部在昆明成立,何應欽上將任總司令,龍雲任副總司令,仍兼委員長昆明行營主任,李先庚將軍任後勤部經理處長,補給無缺,十月十四日,國軍攻克騰衝,十一月三日收復龍陵、畹町,三十四年春,我遠征軍會師芒市,打通一五六六公里的「中印公路」,促使滿載物資軍火的五百輛大卡車,由緬北入滇境,駛向昆明,所經過滇西各縣市鎮、公路的兩傍站滿了歡迎人群,一個個臉上表情快樂,手持國旗,在歡欣鼓舞的鑼鼓聲、高歌聲、爆竹聲和歡笑聲中,人人預祝抗日戰爭勝利日子早日來臨,「中印公路通車大典」和「中印油管通油大典」在昆明市公路西站舉行,由中國戰區陸軍副總司令龍雲親自主持,我政府為紀念史迪威將軍功勛,並將「中印公路」更名「史迪威公路」,八月十四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八年抗戰終於獲得勝利。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8期;民國8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