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守其與新茶路

李拂一 

守其先生(一八九一│一九五六),雲南麗江納西族人,十九歲時,在家鄉由父母為之完娶,彌月後不久,其父即打發他跟隨商隊,前往拉薩一家納西族人楊姓開設的聚興祥商號,學做生意。

民國六年(一九一七),駐紮在類烏齊的藏軍,越界割草,與川軍發生衝突,川軍俘獲藏軍兩名,押解昌都,川邊統領彭日昇處置不善,(註一)於是英國政府,乘機挑動西藏脫離中國,並供給藏軍洋槍五千枝,子彈五百萬發,指使藏軍向川邊進犯。藏軍於獲得英方大批武器彈藥支援後,遂於九月間,攻佔昌都北路的貢覺、同普、德格、白玉、鄧柯、石渠、瞻化;南路的武城、寧靜各縣。七年(一九一八)四月,藏軍又進陷昌都,川軍奮力阻擊,才擋住藏軍之繼續東犯。

英政府見藏軍大獲勝利,大體上已經佔領了非法的「西姆拉條約」所劃的外藏地區,目的已達。乃令其駐華使館中的漢事副參贊台克滿(Sir Eric Teichman)(註二)出作調人,提出十三條停戰協議:川軍退至甘孜,藏軍退至德格,雙方停戰一年。後又脅迫中國劃定外藏界限,儼然把西藏當做它的附屬國,以保護者自居。我國外交部將英國之要求通告全國,引起國人之強烈反應,北洋政府攝於民眾的反對,決定暫停談判,西藏問題,於是暫時被擱置起來。在拉薩的川滇籍商人,大都被迫經由亞東關離開藏境,不能東返。守其先生乃由拉薩西去亞東而流寓噶侖堡。

在阿薩密經營生意的黃老先生,見守其為人精明幹練、誠樸可靠,乃於民國十年(一九二一)、將其十九歲的孫女,許配予守其為室,隨又帶守其經加爾各答,航海至仰光,由緬北回鄉,參加古宗馬幫,由麗江至思茅,採購藏銷緊茶,運回麗江,準備轉銷西藏。

由麗江往返思茅一轉,為時二月有餘,每年冬春兩盤各往返一次。清明雨水下地,途程艱辛,思茅一帶,人馬多病,便停止往來。冬春兩盤由思茅運存麗江的緊茶,尚須待藏地天候合適,再轉運入藏。緊茶由思茅運經麗江、維西、德欽、西康入藏而至拉薩的舊茶路,馬程約百日,(附表一)且不能長年通行,非常不便,又極艱苦。

守其先生隨其太岳丈,經加爾各答、仰光,由緬北返鄉,又由家鄉參加馬幫到思茅採購緊茶,運回麗江之後,對滇茶輸藏路線,認為有另闢新茶路之必要(附表二)。思茅製茶原料,來自普思沿邊,(註三)而普思沿邊第三行政區的猛海,又為沿邊茶產中心,同時與孟艮土邦首府景棟最為接近。由猛海運茶到景棟,馬程僅六日,利用緬印陸海交通,猛梅所生產的藏庄緊茶,大約一個多月,即可運達拉薩,較舊茶路約可節省兩個月轉輸之時間。守其先生由麗江經緬回到印度之後,移家至加爾各答,致函在景棟經商之騰衝人張仲德,建議在猛海設立恒春茶莊的東家張棠階,將預備運銷思茅的緊茶,分出七八十馱運至景棟,由張仲德負責轉運至印度加加爾各答,交由守其先生經銷,獲利至豐。但張棠階資金短缺,人手不足,運至印度銷售,延時過久,周轉不便,不願繼續。張仲德乃建議其鄉人董耀庭投資經營。董耀庭為騰衝巨商,洪盛祥商號的號東,昆明、香港、仰光及加爾各答等地,都有分號。適值香港生意失敗,正思失之東隅,如何收之桑榆之道,得張仲德建議,立即通知其夥友葉安年,將攜往緬北償欠之二三十萬款項,改運猛海,建廠製茶,運印銷售,再逐年提取盈餘,償還雷木山張姓之貨款。於是葉安年乃將該款運到猛海,於十三年春,在猛海成立洪記茶莊,不用洪盛祥招牌,避免經營中受到張姓債主索欠官司之打擊。成立以來,發展迅速,因係獨家經營,獲利優厚。十六年,玉溪周文卿亦成立可以興茶莊,製造數百馱運印銷售。十七年春,鶴慶巨商值盛公號東張靜波獲悉,亦派員攜帶巨款到猛海設立恒盛公茶莊,與洪記茶莊,一較短長。未及設廠,即以十二元一馱的高價,向恒春茶莊搶購一千馱,運印銷售,當時市價不過八、九元。如此高價,於是猛海茶業,大受鼓舞,蓬勃發展,製茶工廠,如雨後春筍,先先後後成立了二三十家,每年由猛海出口,經緬、印度運銷入藏的緊茶高達三萬擔。每屆冬晴季節,祥雲、鎮南、蒙化、景東等縣的馬幫,千數百匹,都趕到猛海,代各茶莊駝茶出口。由猛海至景棟一道,三百餘里,滿山遍野,連帳如雲,炊煙四起,人喊馬騰,熱鬧無比,把一個闐寂無聞的邊荒地區,頓時渲染得有聲有色,生氣蓬勃。由景棟載茶西行至瑞仰海和火車站的卡車,數十百輛,日夜風馳電掣,絡繹不絕。沿途千數百里,賴以生活者眾,守其先生倡導之新茶路,對十二版納茶業之發展,與滇西南邊內外之繁榮,貢獻珠鉅,功不可沒。

附新舊茶路途程表

㈠舊茶路

猛海至車里一○○里,馬程二日。

車里至思茅三二○里,馬程六日。

思茅至普洱一二○里,馬程二日。

(以上據十二版納志)

普洱至鎮沅二七○里,馬程四日。

鎮沅至景東三五○里,馬程六日。

景東至蒙化二六○里,馬程四日。

蒙化至大理一三○里,馬程二日。

(以上據新纂雲南通志)

大理至麗江四○○里,馬程五日。

麗江至維西四五○里,馬程六日。

維西至葉枝二五○里,馬程四日。

葉枝至阿墩子三九○里,馬程五日。

阿墩子至江卡(寧靜)五○○里,馬程七日。

江卡至察雅六○○里,馬程八日。

察雅至昌都四五○里,馬程六日。

(以上據中印國界研究)

昌都至恩達一八○里,馬程三日。

恩達至洛隆宗二五五里,馬程四日。

洛隆宗至碩督一四○里,馬程二日。

碩督至邊壩二五○里,馬程四日。

邊壩至阿藍多二二○里,馬程三日。

阿藍多至拉里二五○里,馬程四日。

拉里至江達三○○里,馬程五日。

江達至鹿馬嶺一四○里,馬程二日。

鹿馬嶺至烏蘇江一三○里,馬程二日。

烏蘇江至拉薩二五○里,馬程四日。

(以上據吳忠信入藏報告書)

右舊茶路共六千七百零五華里,馬程一百日。

㈡新茶路

猛海至猛混三五里,馬程一日。

猛混至猛板六四里,馬程一日。

猛板至打洛五六里,馬程一日。

(以上途程據十二版納志)

打洛至曼西里猛五二里,馬程一日。

曼西猛至打丙八里,馬程一日。

打丙至景棟七五里,馬程一日。

景棟至打各三六一里,汽車一日。(一一二英哩折合)

打各至海和五八九里,汽車一日。(一八三英哩折合)

海和至仰光一三○○里,火車三日。(四○四英哩折合)

仰光至加爾各答二九一二里,輪船三日。(七八七海里折合)

加爾各答至西里古里九九八里,火車二日。(三一○英里折合)

西里古里至噶侖堡九七里,纜車一日。(三○英哩折合)

噶侖堡至北洞六○里,馬程一日。(至此以下至拉薩途程數字據中印國界研究二七頁)

北洞至春邳四○里,馬程一日。

春邳至則路四○里,馬程一日。

則路至客若四五里,馬程一日。

客若至竹莫六○里,馬程一日。

竹莫至帕熱四五里,馬程一日。

帕熱至奪竟八○里,馬程一日。

奪竟至司馬達五○里,馬程一日。

司馬達至江孜五○里,馬程一日。

江孜至谷喜六○里,馬程一日。

谷喜至春堆五○里,馬程一日。

春堆至雜拉六○里,馬程一日。

雜拉至噶納則七五里,馬程一日。

噶納則至北地六○里,馬程一日。

北地至扎馬絨六○里,馬程一日。

扎馬絨至曲水五○里,馬程一日。

曲水至宜黨九○里,馬程一日。

宜黨至拉薩八○里,馬程一日。

右新茶路共合七千六百四十二華里,為程三十五日。

註一:川邊統領彭日昇,將俘獲之藏軍二人斬首。

註二:亦譯竇錫孟。

註三:馳名天下之普洱茶,即產自普思沿邊,今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之六大茶山。嘉慶海虞衡志:「普茶名重於天下,出普洱所屬六茶山:一曰攸樂、二曰革登、三曰倚邦、四曰莽技、五曰蠻耑、六曰漫撒。周八百里,入山作茶者數十萬人。」道光普洱府志以攸樂、易武、倚邦、莽芝、蠻磚、漫撒為六大茶山。阮福普洱茶考及思茅廳採訪以倚邦、架布、習崆、蠻磚、革、登、易武為六茶山。蓋時代不同,互有銷長也。民國以來,新興茶山以猛海、猛宋及南糯山為最著。

按新茶路之路線,長凡七千六百四十二華里,較舊茶路之六千七百零五華里,多了九百三十七華里,但其中之六千二百五十七華里之路程,係利用現代的交通工具車和船,費時僅十一日,輸運快捷,全程僅三十五日即達,西藏首府拉薩,可以節省運輸時間六十五日之艱苦跋涉,且費用遠較騾馬之駝運費為低。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8期;民國8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