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麗河山東北遊

王文 

我國東北三省│遼寧、吉林、黑龍江,河山壯麗,物產豐饒,早已名聞中外。筆者於上(十)月偕妻昭惠,前往東北旅遊;親睹我國山海關外廣大無垠的錦繡山河,欣賞其間無數名勝古蹟的美景風光,感到非常愉快!但痛恨帝俄與日寇交相侵略我國東北領土的歷史情結,則不斷自積壓已逾半世紀的心頭湧現,幾至難以遏抑,而益堅誓復中國固有疆域的素志。蓋黑龍江以北之土地(一八五八年訂立璦琿條約被迫喪失),及烏蘇里江以東之疆土(一八六○年被迫訂立中俄北京條約,悉讓與俄),乃至外蒙古一百六十餘萬方公里之大地(為英、美、蘇一九四五年之雅爾達密約所出賣,被迫允予獨立)等,均為我國固有的領土,迄今前二者仍在俄國佔領之中;務望援引香港、澳門回歸我國之例,使之將來儘早重回我中國版圖,務使我國固有疆域金甌無缺,全中國統一富強,我們及後代子孫方不愧為堂堂正正、頂天立地、繼往開來的炎黃子孫。而此次東北之旅,係自大連市往北行進,以達黑龍江省的哈爾濱;沿途所參觀的景點頗多,茲僅擇其要者簡述於下,以饗讀者。

一、大連市:位於遼東半島南端,與其所轄之旅順口,均西臨渤海灣,東臨黃海,南則隔渤海海峽與山東半島遙相對望,係我國國防上的戰略要地;奈因清朝積弱,先為俄帝強租,繼為日寇於一九○四年日俄戰後所侵占,竟從此竊據長達四十年,始隨日寇投降而重回祖國懷抱,思之感慨莫名。當旅行團的飛機,從香港起飛,穿越逾三千公里的長空,經約四小時飛抵大連上空時,集青山、平原及綠(海)水而形成的大連市,猶如遼東半島頂上的金冠,即耀然呈現而盡收眼簾,頓覺非常快慰。迨降落大連機場後,即乘專車自郊外駛往市區中心,住宿於高逾三十層的新大旅社中,並展開市區觀光,專車繞行全市一匝,並停留於各景點觀賞拍照。我們目睹大連街道整潔、規劃完整、大廈林立、公園景美、花木扶疏、綠樹成陰、老虎灘上,風光尤美;而大街道中擴大空間所開闢的「勝利廣場」、「中山廣場」及「人民廣場」,不僅增加市容壯觀,且為市民遊息活動之所在。尤具特色;且一些現代化的建設,仍在積極施工之中,顯現一片欣欣向榮的景況;是以深覺迭經俄帝及日寇侵奪的大連,是一個於我國收復治理後,正邁向發展中的現代化美麗的都市,充分展現我們中國人崇高的愛國理念,與豪邁的施政抱負,而與有榮焉。

我們又參觀大連灣中的大連港,與距大連港約一小時車程的旅順軍港,此二港均水深港闊,終年不凍。大連為我國北方之商業大港、對外貿易及開發漁業,均以此為基地;而旅順則為我國北方的軍事第一大港,均為我國東北重要的門戶,應為國人所珍視。旅順尚有日俄戰爭後的遺跡,如尚有廢砲矗立的「二○三高地」,及保存尚稱完好,用以囚禁、凌虛或殺害反俄抗日的我革命志士或愛國同胞之「旅順監獄」,迄今部分刑具猶在,觀之令人觸目驚心,幾將髮指垂淚等皆是。大連尚建有直達瀋陽的寬軌鐵路(瀋大鐵路),及高速公路(瀋大高速公路),距離約三百公里;我們自大連乘汽車行駛約三小時即達瀋陽。該高速公路相當寬大,一望筆直遼遠,而且美觀,似較日本及歐美各國的高速公路為佳。據告路基非常堅固,幾與機場無異。而大連航空,則更可通達國內外各地;我們從哈爾濱直飛大連,航程一千公里,僅飛行一小時又二十分鐘即達,其便捷不言可喻。是以大連又為東北水、陸、空交通的終點或起點的樞紐,其地位重要,自可概見。

筆者對大連、旅順的觀感已略如上述,甚盼正發展中的大連市,將來能成為我國北方的海上明珠,及國防長城。

二、鞍山市:位於遼寧省中部,瀋大鐵路及高速公路均貫通全市,為我國最大的鋼鐵工業基地,早有「鋼都」的美譽,據說該地人民大部分均在鋼鐵廠工作,並參加其相關的採礦、煉焦等企業營運以維生計,值得詳為參觀;但我們因時間所限,僅能在外圍大致觀看,作一「鳥瞰」而已,固不無遺憾!但我們赴鞍山旅遊的主要目的,則在參觀玉佛宛。

我們隨即轉往玉佛宛,參觀世界上迄今最大的玉佛。緣於一九六○年七月,鞍山岫岩玉石礦的工人,在瓦溝東場子露天採礦場頂部的坡上,發現一塊巨大的玉石,高七‧九五公尺,寬六‧八八公尺,厚四‧一公尺,重二六○‧七六噸,光澤潤潔,色彩優美,乃集深綠、淺綠、黃、白、黑、藍諸色為一體,堪稱稀世珍寶。嗣特製載重三五○噸,共裝配一○四個輪子的大型專車,並配備飛毛腿導彈的牽引車,動員約六百村民搶修道路,費盡九牛二虎之力,至一九九二年十月,始將該巨大玉石運抵一七二公里外的鞍山放置,稱之為「玉石王」。嗣經玉石大師們在該玉石王的正面經十八個月的精心雕刻,迄至一九九五年十月間,始完成現為世界上最大的岫玉大佛雕像,此像即一尊高五‧六公尺的頂天坐地釋迦牟尼佛。「玉石王」的背面,則雕刻渡海觀音的玉圖畫,身穿天衣、手持柳枝淨瓶、腳登鰲魚,展現出菩薩大慈大悲、普渡眾生的絕代風範,觀之令人肅然起敬。岫玉大佛裝座豎立完妥後,始在其上建築大佛寺,名曰:「玉佛宛」,以供世人頂禮膜拜。我們參觀完此尊世界最大的玉佛後,深覺此乃我國的榮光,沿途讚佩不已。

三、千山:我們從玉佛宛乘車往鞍山東部行駛約二十餘公里,即到達千山;相傳此地共計有九十九座山峰,以後再由人工添造一峰,因而得名為「千山」。舉目遠眺,諸多高山,峰峰相接,猶互比高,遍山翠柏參天,青松夾道,花卉吐艷,百鳥爭鳴,石階砌路,曲徑通幽,吾等漫步其閒,幾如置身仙境,不禁心曠神怡。山中建有龍泉寺,為佛教五大禪林之一;又建有無量觀古剎,為道教的名寺,信徒上山膜拜,常絡繹於途;相傳乾隆黃帝亦曾來此遊覽,因而迄今仍在山麓通道上的「千山」大門牌坊旁,豎立碑石,刻上「御覽山景區」數個頗為醒目的綠色大字,並附掛一幅「御覽風光」的山景繪畫,以彰顯之。我與內子昭惠等,在此風景如畫,鳥語花香的群山翠谷中,欣賞此天然美景,幾至樂而忘返,而深覺不虛此行。

四、瀋陽:為遼寧省省會,是東北最大的都市,和政治、經濟、文化與交通等的中心,其繁華重要,自不待言。我們參觀了皇姑屯車站、張學良故居│少帥府、故宮、昭陵及撫順煤礦等處;現況固足飽覽,更觸及歷史情懷,而感慨良深。

㈠皇姑屯車站:我們在瀋陽火車站的高空月台上,聽導遊指著前面不遠處的鐵軌說:那就是日本人炸死張作霖的地方云云,這就是日本軍閥積極侵略我國東三省的前奏陰謀。此事發生於一九二八年六月四日早晨,當張作霖因北伐軍蔣總司令率軍再度北伐,將到達北平時,自知大勢已去,乃自北平中南海前門火車站乘專車返回瀋陽,車抵皇姑屯車站前三洞橋的鐵道上時,可惡的日本軍閥即引爆預先埋置的強力炸彈,轟然巨響,將張作霖所乘的第八節車廂炸碎,他被震拋出路基三丈以外,身受重傷,旋告死亡;東北遂自此進入「少帥」張學良掌權的時代。且日寇圖謀併吞我東北河山,亦就此開始步步進逼,終致釀成「九一八」事變,而使我東北的錦繡河山,暫時淪陷,慘遭日寇佔領長達十五年,迄至抗戰勝利,始告光復。此項血的史實,殊值國人記取,而奮勵圖強以湔雪之。

㈡張作霖故居:俗稱「大帥府」或「少帥府」,位於瀋陽市朝陽街少帥府巷四十八號;當我們乘旅遊專車抵達大門外時,發現該大門兩側,掛著兩塊招牌,分別寫上:「張學良舊居陳列館」,及「遼寧省近代史博物館」的醒目大字,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派人住此照管,旅遊人士須在大門口購票,始能入內參觀。實則該帥府原係張作霖的官邸和私宅,從一九一四年開始興建,陸續建至一九三三年,始逐步形成其中院、東院、西院的建物,及院外四個附屬的建物,總占地面積為三萬六千平方公尺,總建築面積為二萬七千六百平方公尺,多數為四合院房或二樓,僅「冬日大青樓」為三層的西式建築,甚為寬闊,古意盎然。各層屋內,陳列有關文物,以供遊客參觀;乃至張學良與于鳳至新婚的洞房用品,張作霖與其五個太太栩栩如生的臘像!均納入參展之列。而最為特別者,是在大青樓一層的「老虎廳」中,陳列著正要槍斃人的臘像數個,令人看得觸目驚心。據說被槍斃者是總參議兼兵工廠督辦楊宇霆,及黑龍江省省長常蔭槐,因此二人於一九二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反對張學良易幟歸向南京的中央政府於前,復於一九二九年一月十日赴少帥府,提議要成立「東北鐵路督辦公署」,並請即任命常蔭槐為該「公署督辦」於後,且當時楊宇霆不容分說,隨即拿出早就寫好此議的便條,逼著張學良應立即簽字發表,致使張學良忍無可忍,但仍推說等吃晚飯後再談。晚餐後楊、常二人至老虎廳等候,張學良乃命其親信高紀毅,與侍衛副官譚海率領六名衛士,同往「老虎廳」,當即將楊宇霆、常蔭槐槍斃,陳屍該廳;詎後人竟製作臘像以表彰之,實難明其用意,究何所在?此事在我們參觀帥府中,印像及感受,均特別深刻。

㈢故宮:我們在地陪的導引下,赴位於瀋陽舊城中心的關外「故宮」參觀,但見四周高牆聳立,圍牆之內佔地寬廣,宮殿古色古香,此宮係清太祖努爾哈赤於一六二五年開始興建的皇宮,嗣為其子清太宗皇太極繼續建築完成。宮內有崇政殿(金鑾殿)、鳳凰樓、大政殿等殿宇七十多棟,共有房屋三百餘間,均覆蓋著黃色的琉璃瓦頂,在陽光照耀下,益顯得莊嚴壯麗;據說是當前全國除北京故宮外,僅存的一座完整宮殿。我們在此參觀,的確增加了許多見聞,不及於此逐一述之。

㈣昭陵;位於瀋陽市的近郊,係清太宗皇太極和孝端文皇后的陵寢,此陵占地廣闊,前面陵園遍植松柏、花卉,中部挖掘人工湖泊,栽植垂柳;後部為方城寶鼎,乃為陵墓的所在。此陵規模宏大,所費必多,我們無暇全部遊覽,僅參觀其重要部分後,即乘車返回瀋陽。

㈤撫順:位於遼寧省東部,我們從瀋陽乘車前往參觀,半天就已來回,完成渴望半世紀的心願。因為撫順大量產煤,素有「中國煤都;」之稱,筆者於半世紀前即心響往之,迨此次終於實現所願,到達撫順,真是大開眼界、頗感驚奇!原因是筆者以往所見過的煤礦,都是從山邊開洞挖坑,向山裡面深入挖煤,再由礦工從不見天日的山腹坑道中用小推車將煤運出坑外堆放;而撫順的煤礦則完全不同,該礦是一個位於很廣闊的露天山谷之中,工人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挖煤,就如同農人在田野間工作相類似,然後由司機駕駛大卡車到土地載煤,或駕駛小火車拖著許多車廂裝煤,從露天深凹的廣大山谷中將煤大量運出,絡繹不絕,蔚為奇觀!目睹此種新奇實況,始信「中國煤都」之譽,並非虛語,而應係實至名歸。筆者高興之餘,乃花人民幣二百四十元;在該曠商店內購買一個用黑煤精製成的筆筒,攜回台灣,以作珍視撫順的表徵。

㈥長春:長春是吉林省的省會,為全省的政治、文化、經濟,和交通的中心;市區街道寬大整齊,兩旁種植樹木花卉,繁茂成蔭,非常美麗,俗稱「塞外春城」,誠非虛語;而一些早年的舊式建築,頗帶有異國情調,與附近許多現代化的中國建築,自然相映成趣,形成長春市區特色之一。我們在原名「斯大林大街」的長街(長約一公里)上漫步參觀,真是樂而忘返。

在長春市中心內,還有保存相當完好的偽「皇宮」│即日寇侵略東三省後,所製造掩人耳目的傀儡政權偽滿州國原清朝廢帝傅儀沐猴而冠的住所,為二層樓的中西合璧建築,前後二棟,分為內庭和外庭,並不寬大宏偉。導遊引導我們逐樓參觀:前面一棟是傅儀和其「皇后」、及李玉琴王妃三人的臥室,均分別住宿,各擁有房間一個(大約十坪左右),傅儀尚另有書房一間,及圖書室一間│其中搜集很多中醫書籍陳列,據說傅儀恐怕被日人所毒害,所以他自行研究中藥治病,決不服用日本醫生的藥物。後面一棟為傅儀的辦公室及會議室,但據說實際上並無公可辦│因為政務決策者是日本軍閥,實際執行者為另設置的偽總理府大漢奸鄭孝胥等,所以傅儀很少去辦公室,而常在臥室書房研究中醫;偶遇慶典赴辦公樓會議室中與「皇軍」們會餐,亦是自帶便當,從不吃日方食物。以防被毒害。(據說其最寵愛的王妃李玉琴,即為日方軍醫奉命下毒致死,以斬斷當地民間經由李妃傳達日軍暴行及人民疾苦予傅儀的管道)。故傅儀名為「皇帝」,實為日寇的「籠中鳥」,真是可憐極了!值得想賣國求榮的漢奸們所深戒!

我們又參觀了「長春電影製片廠」,這是中國最大的電影藝術搖藍,佔地頗廣,建物很多,實將拍片、娛樂及旅遊集中於一處;所以我們在該廠遊覽一匝,既參觀場景,又欣賞製片及電影,頗感高興!

㈦吉林市:位於吉林省中部,松花江中游之江畔,我們初抵吉林市停車於松花江邊時,正是意外的十月「大雪」紛飛,陰風怒吼,但見長橋臥波,江水滔滔,仍不畏嚴寒飄雪,走出暖車,挺立江畔!不禁高唱半世紀前常唱的「流亡三部曲」:「我的家在東北的松花江上……九一八,從那個悲慘的時候,脫離了我的家鄉……」,稍慰歷史情懷。旋赴龍潭山最大的養鹿場參觀,見該場除飼養很多花鹿,定期割取鹿茸以作藥材外,更大量飼養貂鼠剝貂皮以製作衣帽出售;又大量栽植人參,待長成後收取出售,當地的農民亦然,所以吉林實為東北新三寶│人參、貂皮、鹿茸(烏拉草現在因用途減少,已不受重視矣)的盛產地,我們能有機會前往實地參觀,覺得獲益良多。吉林市的松花江上,還有小豐滿水壩的存在,我們站在「松花江豐滿大橋」上遠見該壩橫豎江中,頗為壯觀;因而當地政府於五十年代興建「豐滿水電站」,與另建的「白山水電站」一併發電,供給東北三省之用,使吉林市成為東北能源之都。而吉林市的博物館中,正舉辦「吉林隕石雨」展覽,展出一九七六年三月八日自天空掉落於吉林地面的隕石三塊,編為三號:一號重一‧七七○公斤;二號重二六○公斤;三號重一二四公斤,色澤青黑,間帶淡白斑紋,幾與地球上的一般石塊無異。此係筆者生平首次所見的天外飛來石塊,頗覺不虛此行。

㈧哈爾濱:位於黑龍江省南部,松嫩平原的南端,有松花江自其西北流貫而過,為該省的省會所在,亦為東北重工業城市之一,而著名的哈爾濱工業大學,及黑龍江大學,均設於該市區內;故哈爾濱實為東北地區北部政治、經濟、文化及交通的中心,地位非常重要。我們於十月杪抵達該市,因寒流壓境,氣溫突降,乃遽下大雪,提前堅冰凍地,樹顯「銀(雪)花」,屋戴「雪帽」,正是北國風光,分外美麗,心情特別舒暢。據導遊說:以往舊曆年前後,氣溫降至攝氏零下三、四十度,松花江上結冰厚達三、四公尺,汽車人馬均可往江冰之上通行;又將河冰砌成整齊厚塊,運往某公園曠地建成宮殿房屋,舉行冰燈展覽,歷久不化,而馳名遐邇云云,更是心響往之,有待來日,再行往遊。

哈爾濱市內,有蘇聯式及日本式的建物,及現代化的高樓建物,頗有異國風貌,故原有「東方莫斯科」之稱;但現在該市漢人最多,外國人已大部分離去,料假以時日,當必中國化而改觀,應可預卜。而該市內的斯太林公園、極樂寺、中俄農貿市場,及大百貨公司等,我們均前往參觀,拍照留念,欣然而返。

東北三省平委實河山壯麗,地大物博,不僅係我國的國防重地,亦為休閒的理想佳境,頗值國人的重視與往遊。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8期;民國8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