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金馬碧雞──兼談『金馬碧雞』的書法風格

張誠 

『金馬碧雞』在昆明人心中,是吉祥的神靈。

金碧路像一條貫穿東西方向的金線,這線的兩端延伸出去,東邊可達金馬聯,西邊可達碧雞聯。故明末清初雲南書畫家、高僧擔當和尚曾寫道:

一聯在東一聯西,不見金馬見碧雞。

相思面對三十里,碧雞啼時金馬嘶。

金馬碧雞坊的建立,將這相思面對三十里的金馬碧雞移近到僅有五十米的距離。但要相會,仍須每隔六十年中秋逢秋分的日子,這就是昆明歷史上所說的『金碧交輝』。『金碧交輝』是舊時昆明八景之一,相傳清道光年間出現過一次這樣奇異的景緻。

古老的傳說,注入了人民美好的理想和愿望,幾百年來代代相傳,他常使人們有所企盼,希望有朝一日,能親眼看見『金碧交輝』。

兒時每當父親帶我走過『金碧雞』坊時,我總抱著一種僥倖的心理,希望能親眼看到,『金碧交輝』的出現。於是便問父親:「『金馬碧雞』四個大字屬於哪一體?」父親便帶我從『金馬』坊走到『碧雞』坊,又從『碧雞』走到『金馬』坊。他讓我抬頭仔細看領四個大字,並要我在手掌心上默寫。我說:「這四個字筆劃粗壯,筆劃與筆劃之間空隙很小,但字跡非常清楚,不模糊。」父親笑著說:「這是王、趙體大字,寫得有骨有肉,一點也不軟。王趙字寫到這樣的功夫,很不容易。記住:寫大字要緊,寫小字要散。」父親一時高興,便帶我到附近羊市口德鑫園去吃過橋米線。最後他又說:「回去用紙多多寫寫這四個字,寫好了以後,再帶你來看看。」

長大以後,我才知道:『金馬碧雞』這四個大字是清代雲南呈貢書法家孫清彥(一八一三│一八八四)所書。文革初,『金馬』『碧雞』兩坊被拆除,但『金馬碧雞』這四個字始終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及至一九八六年,小西門有個『金馬商場』(現已易主)請我寫此四字招牌(每字約二米見方),我才頓覺難以下筆,怎麼寫都不滿意。於是想起了父親說的『大字要緊』,立即想到『金馬』坊的『金馬』二字。我苦苦搜尋,終於找到了『金馬』坊的老照片,用放大鏡勾描出『金馬』二字的輪廓,『商場』二字盡量摹仿『金馬』二字的筆勢結體。此時,我才體會到名家精品的難於企及。孫清彥『金馬』兩個擘窠大字一氣呵成,絲毫沒有做作的痕跡。他在昆明留下的匾額不多,僅『金馬碧雞』而已。古人歷來有:寫不好一塊碑匾,要被人罵一輩子的說法,故大多惜墨如金。面對前人書跡不勝汗顏,寫好招牌大字後,我竟連名字都不敢落。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8期;民國8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