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悼念馬晉三先生

李希泌 

馬晉三先生是近代著名的軍事家和書法家。改制前赴香港,後僑居日本。晉三先生的父親是先父李根源所辦雲南講武堂甲班學員;我的侄女是晉三先生的侄媳婦,因此,我和晉三先生有通家之誼、葭莩之親。頃聞他於二月三日在東京仙逝,享年九十六歲。噩耗傳來,悲痛難禁,敬撰此文,以寄哀思!

晉三先生早年留學日本,畢業於日本士官學校,歸國後曾參加北伐戰爭,任工兵團長。一九三七年抗戰爆發,擔任全國工兵總指揮。一九四二年日軍從緬甸侵入我國滇西,沖、龍陵相繼淪陷,雲南震驚。晉三先生親臨前線指揮,炸毀惠通橋,阻止了日本侵略軍前進,功不可沒。

抗戰勝利後,晉三先生棄武就文,被選為立紙委員,繼被任命為交通部次長。一九四八年,國民政府遷到廣州,晉三先生棄官去港,後東渡口本定居。

晉三先生擅長書法。他在日本東京設立靜安學舍,招收學生,以教授中國書法為主,一時就學者眾多。他曾出版《靜安學舍書法作品集》及《靜安學舍書法作品續集》,刊登學生作品,包括真、草、隸、篆各種書體,蔚為大觀。一九八六年,他率領該學舍學生來到大陸參觀訪問,到過北京、西安等處。在北京時,民革中央還為該學舍的來訪,舉行了一次筆會,著名書畫家扈功、周懷民等數十人應邀出席。此次筆會對中日文化交流起到了很好的作用。當晚,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民革中央副主席朱學範,民革中央副主席賈亦斌等設宴歡迎靜安學舍訪華全體成員。

晉三先生雖僑居異國,但對中國的文化和經濟建設十分關心,盡力向日本朝野宣傳中國的發展和成就。一九七五年,晉三先生應周恩來總理的邀請首次回國。那次總理重病纏身,委托鄧小平副總理代表他接見了晉三先生。朱德委員長也接見了他(朱德委員長與晉三先生之父是雲南講武堂同學)。自此以後,每逢國家有重大節日,如一九八四年的建國三十五周年,一九八一年、一九九一年辛亥革命七十周年與八十周年等紀念盛會,晉三先生不顧年高、心臟有病,均欣然應邀回國參加。他目睹國家的飛速發展和繁榮昌盛,興奮激動,喜形於色。

晉三先生為人重然諾,尚信義,他的高尚品德使我常常憶起抗戰期他冒死營救我父親的一段歷史│一九三七年八月,淞滬戰起,兩月餘後,國軍潰敗,撤退至南京一帶。那時,我父親與蘇州士紳在蘇州小王山籌辦大軍給養及疏散難民等事宜,因軍隊撤退太快,我父親被困於小王山。晉三先生聞訊後,冒著生命危險,驅車至小王山營救,我父親才幸免於被日寇所俘。我父親到武漢後,寫了兩首詩表示對他的感謝,我們全家也永誌不忘。今先生仙去,遠隔重洋,謹以先父當年所寫的《寄謝馬晉三(崇六)世兄》詩兩首,遙祭於先生靈前:

寇自松江入太湖,吳江陷後陷姑蘇;

又看木瀆烽煙起,不識有人援我無。

車行一夜到南都,回首前塵淚滿褕;

不是扶風風義厚,老夫那得免囚俘。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8期;民國8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