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姿多彩的雲南民族文化

作者/施毅 

在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創造出光輝燦爛的中華文化。雲南民族文化一枝奇葩,尤如浩瀚銀河中的一顆璀璨明星,散發出奪目的光芒。

㈠源遠流長的雲南民族文化

兩千多年前(公元前)在滇池地區存在的古滇國,曾經有過繁榮而輝煌的時期,創造出燦爛的青銅文化和具有特色的古滇民族文化。《史記》中記載:『漢武帝元封二年(公元前一○九年),滇王嘗羌降于漢,漢賜滇王金印。』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晉寧等地滇王墓群的出土,將一段被湮沒的在雲南歷史上高度發達並具有特色的古滇民族文化歷史重新展現出來。

秦漢開始,中原文化(主要是華夏文化)開始傳入雲南。特別是諸葛亮南征後,中原文化對雲南的影響力是持久而深遠的。西晉以後,中原地區長期處於動蕩割據的局面,無力顧及雲南,爨氏世襲統治雲南數百年並創造了獨特的爨文化。隋文帝統一中原後,楊堅對爨氏進行了一系列的軍事討伐,其結果是爨氏的一辰弱並造成雲南各部落群雄角逐的局面,直至唐王朝扶持南詔統一雲南。南詔統治雲南三百年,其間與吐蕃、唐王朝征戰不休,段氏崛起滅南詔建大理國統治雲南三百餘年。這段時期,是南詔文化、東巴文化和大理文化的發展時期。

自西晉後期至公元一二五三年元世祖忽必烈征伐雲南,在這段漫長的歷史歲月中,中央王朝實際上沒有對雲南實現完全意義上的有效統治。元朝平定雲南後,賽典赤‧贍思丁出任雲南平章事,在他的有力治理下,雲南的經濟、文化進入了一個繁榮發展的時期。

明洪武十四年(公元一三八一年)明朝大將傅友德、藍玉、沐英揮師進入昆明到一六五九年吳三桂率領三十萬軍隊進入雲南以及隨後的歷史進程中,因屯田、戍邊、移民諸多因素,明清時期,數百萬軍民入滇。客觀上,對於中原文化在雲南的傳播,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

由於歷史、地理以及多民族的原因,雲南民族文化絢麗多彩、百花競放,形成了華夏文化、古滇文化、東巴文化、大理文化、藏文化、百越文化以及各種地方民族文化五彩繽紛、互相融匯又各具特色的百花園。從而奠定了雲南民族文化在中華文化領域裡的獨特地位,並以其獨特的風貌和艷麗的格調,在世界文化的歷史畫卷中增添了凝重而輝煌的色彩。

縱觀雲南民族文化的歷史淵源,各民族文化的起源、發展與大自然密切相關,與雲南特殊的山川地貌、民族的遷徒、繁衍、興衰、戰爭、生產活動、生活習俗息息相關。囊括了雲南各民族數千年歷史滄桑和經濟、社會發展進程。

㈡絢麗多姿的雲南民族文化

由於歷史、地理及多民族的原因,雲南民族文化異彩紛呈、絢麗多姿:

滇中地區(昆明、玉溪一帶)是華夏文化、佛家文化的融匯地。其城市格局、建築風貌、廟宇亭塔、裝飾藝術、庭院房屋等,處處體現出中原文化的影響力。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昆明西山的華亭寺、太華寺和笻竹寺等古建築群,氣勢恢宏、莊嚴肅穆,寺中古人楹聯碑刻,蘊含深邃。撫今追昔,無限感慨。曲徑通幽,禪房花木,古柏疏竹,梵鐘聲聲,置身此景,頓覺佛家文化之博大精深,一種對華夏文化的崇敬感和對佛家文化的神秘感油然而生。給建於清康熙二十九年(公元一六九○年)的昆明大觀樓,登樓四顧,四周萬頃稻浪翻滾;極目遠眺,煙波浩渺的五百里滇池盡收眼底。聞名遐邇的清代孫髯翁撰寫的大觀樓長聯,更是將景緻與文化融為一體,幾百年來膾炙人口經久不衰。

源於唐代的昆明洞經音樂,堪稱雲南民族文化之一絕。屬道家思想與儒家思想結合的文化產物,蒼萃了華夏古代傳統音樂之大成和各種傳統樂器的演奏藝術,時如高山流水、幽谷泉聲,鶯啼燕宛;時如鐵馬金戈、大江澎湃,驚天動地。一曲奏終,餘音繞梁。

玉溪是雲南省經濟文化較為發達的地區,流傳久遠而深入城鄉的玉溪花燈,堪稱雲南民族文化的一枝奇葩,源於安徽鳳陽花鼓,艷麗多彩,雅俗共賞,在滇池地區廣為流傳。

滇南重鎮、建於西漢元封二年(公元前一○九年)的省級歷史文化名城石屏,蘊秀藏靈,人才輩出。清光緒年間《雲南第一狀元》袁嘉谷便是從這裡走出來的。

滇西地區(麗江、大理一帶)民族文化、民族風情絢麗多姿。麗江是一塊神奇而美麗的土地,創造出燦爛的純西東巴文化,在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麗江縣,有一座建於元朝的麗江木氏土司衙門『木府』的古建築群,融納西、白、漢、藏族建築風格為一體,集幾種文化為一身。在滇西地區流傳久遠的納西古樂,是納西東巴文化的精品,清音委婉,古樸典雅,發人幽思,叩人心弦。使人彷彿看到納西族的久遠歷史和所走過的坎坷旅程,彷彿在聆聽一個古老民族從遠古的洪荒緩緩走來的歷史足音。『晚間賞古樂,唐曲訴幽情。曲終人不散,猶聞繞梁聲。』這是詩人張寶三長詩《麗江行》中四句,其長詩飄逸雋秀,意境悠遠,如詩如畫的麗江山水盡在其中。

大理是中國歷史文化名城,白族文化的發祥地,有許多著名的名勝古跡,居住著能歌善舞的民族。《下關風、上關花、蒼山雪、洱海月》這些有著濃郁詩情畫意的獨特景觀,大理城中的古建築群,小巷幽深,楊柳拂面,家家流水,戶戶養花,處處散發著大理文化的氣息。位於大理洱源縣境內的雞足山,是中國及東南亞著名的佛教勝地。風光秀麗,廟宇古樸,有『三十六寺和七十二庵』之稱。代表著雲南佛家文化的精粹。

位於滇西北三江並流帶的迪慶,歷史上屬吐蕃王朝領地,是雲南藏文化(青藏高原文化)地區。其獨特的自然景觀、高度封閉的社會;宗教、民俗、民風;峽谷幽深、雪山高聳、高原湖泊、原始森林;一望無際的高山草甸、百花盛開的山嶺、一塵不染的環境,充滿著藏文化的神秘色彩。世界聞名的『香格里拉』是一個神秘而幽靜的地方,以其雄峻的冰川、壯麗的山脈和長壽的居民聞名於世。遊人到此彷彿置身仙境天國之中,一種出世脫塵的情感油然生起,使人真正領略到大自然的神工鬼斧和生花妙筆,領略到青藏高原文化的神秘與深邃。

珠江源頭的滇東地區曲靖一帶,是雲南彝族的主要聚居區,是爨文化的發祥地,是雲南通往中原地區的主要通道。曾一度是雲南政治、經濟中心,是各種文化的匯集地。今天,仍然隨處可以見到爨文化的歷史痕跡。

在滇西南(思茅、西雙版納)一帶,是百越文化及各種民族文化的交匯地。傣族(百越民族)是一個古老的土著民族,信奉小乘佛教,與東南亞民族淵源極深,歷史上曾經有過輝煌的時期並創造出燦爛的文化。在傣族地區,村村有『佛樹』(菩提樹),寨寨有寺廟,青少年男子都必須當和尚。千姿百態的佛塔,是自佛教傳入中國後,與中國文化結合而綻放出的最艷麗的花朵,體現著佛家文化對百越文化的深遠影響力,形成了傣族地區的獨特景觀。不論是建築風格還是民風民俗都洋溢著佛家文化和百越文化的濃厚氣息。『滄江南去悠悠水,湄河濤涌雲飛揚。南亞各族同一脈,百越文化淵源長。』滇中人士孫榮祖的這首古風,表述了傣族人民與東南亞各族人民一脈相承、血濃於水的淵源關係。

思茅地區是一個神奇而美麗的地方,多民族聚居的地區,民族文化、民族風情充滿著異國情調。生活在這裡的佤族(百濮民族)、拉祜族(從青藏高原遷徙來的氐羌民族)屬於沒有文字的民族。其本民族的起源、繁衍、宗教、戰爭、祭祀、狩獵、飲宴、民風、民俗、生產、生活活動等,用唱歌、敘事詩代代相傳。如佤族記事長詩《司崗里》、拉祐族敘事長歌《葫蘆調》等,記載著一個古老民族的漫長經歷和歷史痕跡。

生活在滇西南的傣、佤等民族房屋建築風格獨特,稱為『孔明帽』,傳說是依據諸葛亮的帽子造型而來。其實,當年武候南征並未到達這裡,但它表達了滇西南各族人民對傳播中原文化的一代名相的深深緬懷。

絢麗多彩的雲南民族文化,是中華文化的瑰寶。千百年來,無數文人雅士為之謳歌,留下了許多錦繡文章、千古絕唱!其中,明代旅行家、文學家徐霞客,明代才子楊升庵,明末清初詩人擔當和尚等名家作品,飽含著民族的氣息和泥土的芬香,在中國文壇上獨樹一幟。

『背靠大山的雲南民族文化,是一幅雲南各民族的歷史素描。』三迤人士鄭綿盛如是評價。

文化是一種積累。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多姿多彩的雲南民族文化,也正是生生不息從數千年歷史長河跋涉到今天的雲南各民族的一幅多姿多彩的歷史畫卷。

㈢建設雲南民族文化大省的重大意義

弘揚雲南民族文化、建設雲南民族文化大省,將會對雲南經濟、社會和文化的發展產生深遠的影響,確實是高瞻遠矚。其重大意義在於:

一、促進雲南旅遊業的發展。雲南是旅遊資源最為豐富和集中的地區之一,省內有六個國家級風景區、十四個自然保護區,生態旅遊資源尤為豐富。民族文化和旅遊文化渾然一體,構成了雲南旅遊業的特色。從滇西北的世界生態旅遊圈到滇東南的萬畝菜花奇觀;從滇中的歷史名勝古蹟到滇西南的自然保護區;從滇西的南詔大理古蹟到邊境一線的跨國旅遊,雲南旅遊業得天獨厚、別具一格。建設雲南民族文化大省,將會使多姿多彩的雲南民族文化更加絢麗燦爛,從而更加豐富雲南旅遊業的文化內涵,使雲南自然景觀與人文景觀更加協調,三迤山川更富有詩情畫意,進而促進雲南旅遊業蓬勃發展。

二、進一步促進雲南對外開放。由於雲南正處於中亞、南亞、東南亞和東亞地區的交匯地,處於中國大陸對外開放的重要位置,而這些地區正是儒家文化、佛家文化、伊斯蘭文化和基督文化蒼萃交流的地區。沒有哪一個地區的文化像雲南文化這樣異彩紛呈、長久不衰。文化的因素是歷史長河中沉澱下來的比較穩定的因素,在推動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歷史進程中,起到凝聚和催化的作用。由於雲南各民族與周邊國家民族的文化聯繫和血緣聯繫,跨境民族遍布雲南邊境地區,文化交流得天獨厚,經貿交往極為便利。近些年,雲南民族文化團體到世界各地交流演出,把絢麗多姿的雲南民族文化展現在世界各地,同時也介紹了雲南的錦繡山川和豐富資源,對於促進雲南對外開放和經貿交往起到積極作用。東南亞和日本學者到雲南的『尋根熱』,展示了雲南的悠久歷史和與外部世界的文化聯繫。隨著建設雲南民族文化大省的實施,雲南對外開放將會取得長足發展,將會進一步促進對外交往和經貿活動。

三、促進雲南民族地區經濟發展。建設雲南民族文化大省,必將促進雲南旅遊業的發展和對外開放,也必然會給雲南民族地區的經濟發展注入生機與活力。

民族文化建設、發展旅遊業和對外開放,都需要投入,特別是基礎設施建設的投入。機場、公路、航運、鐵路的建設、城市建設、名勝古蹟的保護維修、生態環境的保護等等,都需要大量的投入,當地人民都將會從中得到實惠。同時,基礎設施建設又會促進當地民族經濟的發展,促進當地民族地區產業結構的調整。引進外資、搞活經濟可以帶動經濟發展並增加當地財源;而飲食、住宿、導遊、民族工藝等則可增加當地群眾收入。對於祖祖輩輩生於斯長於斯的各族人民來說,將會拓寬視野、更新觀念,從自然經濟向商品經濟、市場經濟轉化。這種放革開放的格局,將長遠地影響著這些民族地區經濟、文化和觀念的深刻變革,從而步入現代文明的行列。

滄海桑田永不休,歷史長河無盡頭。

在進入二十一世紀的時候,一枝獨秀的雲南民族文化將以其更加絢麗多彩的風貌,展現於世人面前!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9期;民國88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