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孝傳家

作者/段榮昌 

我國歷史悠久,早已聞名世界。在歷代被異族侵略中,初期,多數失敗,甚至亡國,國民以忠、孝為務,不願地區及家園殘破,經過幾度奮鬥,終將強敵擊敗,又將失土光復,至此反而增加許多領土,甚至比以前增至一倍,逐次例舉,因非本文內容,故略而不述。

前談何以如此,因家是國之一份子,國亡家破,家破則國趨於勢弱,有傾覆之兆,故保家衛國,全是一體。如千古名將岳飛,其生時正逢國家垂危,金兵入侵,北方多少田園被毀,國民死傷累累,京師失陷,二帝被俘,金軍以為奴隸,羞辱中華,岳飛幼受優良母教,以忠、孝為職志,飛見此情,傷之於心,乃勤習文武,均有所成,文如滿江紅,詞、書法還我河山,至今猶存;武則百戰百勝,統為我後人標幟。當時群豪並起,數創強敵,雖未把強敵摧毀,但國人同仇敵愾之心,歷世不變,朝代兩易,即完全光復,中華河山,又放光明於世。

我省地居邊季,交通梗阻,北方、西方禍患,以至沿海受掠奪,未受波及,但全省敵愾同仇,永遠堅強,有的志士,竟間關萬里,慷慨赴義,報效國家。

我省民何以如此,早在戰國晚期,即有愛國思想,忠孝之志,深入肺腑,且甚堅強,因當時秦、楚爭霸,同向西南發展,楚軍西來,佔牂河,乘勝而西,據益州全部而止;即得了今貴州全省廣西之北及西,雲南、楚雄以東由此北上有迤東大半,南下至越南等廣大地盤,秦則南下佔四川全省、西康東半,再南而至大姚,又南連至思、普自此入緬泰。又再往西據大理及其相鄰各縣,再西越三大峽谷,得永昌及其附近諸多肥美平原,又往西至伊江,過伊江而越西部高原,至海又往西北到阿薩母,接身毒國而止,擁有數千里肥美之地。

秦軍是陝、甘高原之民,登山本嶺,強遇楚軍,盡得肥美之地,其遠至最西者自稱秦(Chin)人至今,先越三大峽谷而來的秦軍,在其西北至正西各山之巔,見此地山高水高,林木蔥鬱,既可農耕,又可畜牧,比其故鄉強多了,於是就定居焉;官方即以彼等屯居此涼爽高山,所得官名,世襲其職,至今尚在維持,他們居此,永稱秦人,此地秦人,見面招呼則呼KA,故又稱KACHIN;當地漢人,則以「山頭」呼之。他們也喜歡如此稱謂,至今千年,近年彼等認為喀欽是英人稱呼,不願沿用,乃自稱景頗。中共收買其心,即以景頗呼之,景頗原名是JINPAW,此名第一音節,仍是秦(JIN),故怎樣更改,不離秦字,這是報根本,他們秦人,永不變節也。

再言秦、楚向西南發展,均大有所獲,各得大片領土及數十萬戶居民,但楚得者肥美之地少,除昆明平原有所獲外,貴陽及雲南東南平地不多,牂阿境內多得不償失,而秦僅成都平地即富甲一方。入滇而西,盡有迤西與緬伊江流域、秦河流域,皆天下肥美之區。得此又恰控制整條南絲道,資財滾滾而入。此刻之秦,不僅兵強,財富甲天下,促成統一六國盛舉。

始皇成長,不韋遷蜀,雜家學說中心,隨其宗師南移成都,又入滇再西而以永昌為核心,雜家兼各家之長,儒家提倡忠、孝,雜家亦以忠孝為本。不韋南來,將忠孝二德,植根於民心。孝則家庭鞏固,忠則萬古不移。漢族及他族奉為經典,千古不變。緬西北之秦(CHIN)舊稱欽,潞江西以至江心坡之景頗(JINPAW),至今二千餘年,永遠不變,世人為感念不韋功勛德澤,特於永昌郡首鎮旁,請皇室特設不韋縣以紀念之。

漢承秦後,繼用秦法。漢武雖獨尊儒術,以忠孝為本,雜家忠孝,名異而實存也,我省忠孝傳家,歷來久矣。曹丕篡漢,漢室已亡。而永昌郡民,仍奉漢正朔。諸葛南征,永昌郡功曹呂凱、府丞王伉率全部軍民,拖垮首惡雍闓,從犯盂獲,使諸葛兵力,輕而獲勝,斬首惡,降從犯,南中大定。呂、王立此大功,諸葛頒予重酬,因永昌郡太大,治理不易,又加孟獲所控滇中地區,成一大國。漢主將之一分為二,東為雲南郡,治所雲南,特任呂凱為郡守,西仍永昌郡,治所永昌,特任王伉為郡守。諸葛得此,人財倍增,國勢驟強,不惟拒孫吳於千里外,且率師北伐,數次致勝,惜天不佑漢,丞相剛過中年駕薨,後繼雖是賢者,保住江山二十餘年,然雄武終次丞相,大業不繼。

嗣後國土分裂,初則五胡亂華,繼則南、北分治,約四百年,而後出一英明天子大唐太宗皇帝,削平群雄,統一中華。永昌亦出一青年聖傑南詔開國名王習農樂,習公本是哀牢(應譯安樂)富裕鄉紳之子,他在家是孝子,在國是忠臣,其翁因主持正義不為強仇所容,攜眷東逃至永昌,至此距故鄉已遠,仇家無法追來,乃安心落業於此,習公遵其父嚴格家教,每日隨翁至田園工作外,勤讀詩書,苦練劍擊,年十四五,略有所成;又敬老尊賢,睦處鄉鄰;年紀輕輕,博得好名,即受當地大紳張樂進球引為己用,習公忠勤於事,張公指使,均圓滿達成,以其自修,學業長進,文可為張公代筆,武練到超群出眾,故連受提升,由衛士而隊長而大隊長而領全軍,派兵剿匪,恩威並施,故步步成功。年只弱冠,已將永昌鄰近百里匪寇剿清,遠者亦不敢作祟,此時已是卓著盛名之青年將領。

習公此時,自知聲望能力已夠,向張公報准,回哀牢一遊,率二千兵丁,西渡潞江去哀牢,在正規隊伍行前,先派能言善道素有訓練者先行百人,分二十組,以二組先後說服仇家及其部曲有關之人,其他分往各地遊說,均各成功。其仇家聞習農樂來,先調五千以上兵卒將其盡殲,不意習公先有一著,徵調困難,只有千人奉命。千人中大半三心二意,習軍至時,至兩軍相交,習軍先喊話莫戰,和談為高。不意仇家親自督戰,揮軍進攻!於是習軍還擊,習軍久經戰陣,弓弩與長短兵器配合得法,逐步前進,仇軍乘戰爭時,半數逃亡,仇家勢孤力弱,當場陣亡。其餘投降者予以錄用,不降者准其歸家,習公向仇家說明,死者已死,好好安葬,彼此宿仇,從此化解。其他各鄉鎮,均奉表請降,習公並言,此次歸來,是久別思念,特來拜訪,現大家願為張公子民,是一家人。而後若鄉中有何建設,能力不夠,呈一報告,張公即派人攜錢而來,玉成善舉,眾聞聲即高呼張公千歲。一呆牢各鄉鎮,全部歸順;北方、西方、南方遠處鄉鎮,全部趕來求降,習公一一安撫收容之,造冊上報,又多得數十萬戶居民,南、北、西約二千里領土,以前永昌郡屬全已收歸旗下,習公率軍巡視各鄉鎮一週,各地投軍者,均予量材錄用,習公歸來時,所率軍伍,已五千餘眾,張公率衙中官員,郊迎五里,凱旋盛況,前所未見,永昌首鎮民眾及鄰近來參觀者,人馬幅湊熱鬧非凡。

年方廿餘的習農樂將軍,統一了縱橫三千餘里的永昌全郡,軍政大權全在他手中,他仍忠貞不移,承遵張樂進球為領袖,不像眼前一些政治野心人士,在一個小地方,抓到一點勢力,妄想啖先賢成果,就要畫地為國,而習農樂擁有龐大領土,數十萬戶居民,仍矢忠大唐,乃向張公報准,派其子及其忠臣京兆人段忠義為代表,不遠四五千里,至長安朝覲唐皇,此時為永昌郡官員素仰的太宗皇帝不幸中年駕崩,皇位由高宗繼承,所幸開國重臣長孫無忌、李勣等多人尚在,眾臣向皇帝稟呈:「領土得之不易,如北方、西方,犧牲萬千兵力,才有地一塊,又要重兵把守,才不致又失。國家資財,全耗於其上,現永昌代表來,奉上歸順之表,我大唐不費一兵一卒,而得偌大領土,數十萬戶人民,自古明君,未嘗有此幸也,萬歲宜以禮接待之。」

皇上得報,即刻御准,並以重金酬代表外,特任張樂進球為巍州刺史,武職為首領大將軍,至其府中各官員,稟報上來,一一委任,段忠義及其幼主姊命歸來,張樂進球及衙中官員跪接聖旨,至此張樂進球與習農樂將軍共相研討,其衙中官員,依其能力、資歷、功績應委何職,表呈皇上,統蒙照准。

張公以信任得人,而得居文武一品高位,真是福自大申也,位己高矣,上行下達公文亦多,因年事太高,精力較弱,雖只畫諾,難以支持。他深自思想,所屬領土擴大,官居一品大員,全是習農樂做成,近兩年軍政事務,全靠他處理,他忠厚純貞,實值欽愛,現將此二職決讓他做,乃表呈皇上,薦才德兼備,年富力強的習農樂,是我大唐難得的軍政賢才,現以此二職讓他,謹請御准,表文呈上,皇帝御准,並賜冠袍玉帶欽派員送達,自此習農樂以卅一歲之年,為皇朝敕封南方領袖,萬民騰歡,各地做會慶祝,相鄰各郡守或親來或派代表遠來恭賀,一場盛事,圓滿達成。

習公身居高位,對皇室命令,忠誠執行,成績卓著,數受勳獎。他以忠孝為治國之本,民間教育,惟忠惟孝,特應從嚴,稍有所失,體罰為戒。此式由王室兒孫做起,萬民遵行。民間士、農、工、商,交往應彬彬有禮,經工商者,顧客為尊,即使貧人入店,富貴老闆,應禮遇之。如此美德,至今千餘年來,永昌城鄉,仍遵行焉。另可貴者,值得再提,因王室家教嚴格,公子王孫,切不准擺少爺身駕,稍有錯誤,應予體罰,故代出名王,十世兒孫,均是聖主,此為我國及世界各國帝王,所不及也。

筆者身為其國遺民,歷世先人得享數千年盛世之民,田園不受損,永得安全生活,此大恩惠,應永銘於心也。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9期;民國88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