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瑞同心辦市政──昆明市首任市長馬鉁

作者/馬榮柱 

昆明市是民國十七年(一九二八)八月一日才正式建市的,第一任市長是馬鉁。建市迄今已七十個年頭,但建市前後這段歷史已鮮為人知。

馬鉁出任第一任市長

關於第一任市長馬鉁的生平,一九九三年五月出版的《雲南辭典‧人物》中說;「馬鉁一八八六年──一九六三年),字少坡,滇西洱源人,白族。雲南講武堂宣統三年(一九一一)夏畢業。與同學朱德、范石生、李文漢等,分到新軍任見習排長。以後,馬鉁參加昆明重九起義及護國運動。歷任護國軍第三軍上校團長、第五軍少將參謀長,曾獲文虎勛章。一九二八年昆明設市,任第一任市長;雲南省憲兵司令;雲南省軍管區中將副司令。」

本文特敘述他任昆明市第一任市長前前後後的一些瑣事和昆明市政沿革的一段情況,以供研究昆明市歷史發展的參證。

在清代,昆明屬雲南府管轄,民國八年(一九一九)十月,從昆明縣劃出城區設雲南市政公所,郊區為昆明縣。市政公所正副主管分別稱為督辦、會辦、公所設顧問、參事、秘書及八個課。八課是總務、工程、公用、警務、衛生、勸業、教育、社會。公所的組織比較完善,但公務員很少,總共最多約三十人。市政公所設在翠湖的湖心亭內。那時市區小,無電話,交通不便,辦公以步行為主。

唐繼堯任省長時,曾頒布《雲南昆明市政公所暫行條例》,其中提出:督辦、會辦、秘書、各課課長、技正等,均由督辦呈請省長任命。民國九年(一九二○)八月,靖國聯軍總司令唐繼堯派督軍府的參謀長李宗黃先生到日本國考察市政建設情況。據了解,此舉受到在廣州的孫中山先生的重視,並向日方作了介紹。因而李宗黃先生在日本考察期間,曾受到日本國首相大臣原敬、內務大臣床尹竹次郎的接見。李在日本東京、西京兩市,三重、奈良兩縣考察後回到雲南,專題向唐繼堯匯報日本強盛之道和市政建設經驗。李宗黃著有《日本地方自治》一書,介紹詳盡,唐即派李為督辦。民國十年(一九二一)二月,駐川滇軍總司令顧品珍率部隊從四川打回雲南。唐繼堯考慮自己身邊的兵力不濟,就出走香港。接著,李宗黃任廣東軍政府交通部次長,雲南市政公所併入省會警察廳,公所建制即被撤消。

民國十一年(一九二二)八月,唐繼堯部擊斃顧品珍,唐回滇復掌政權,任雲南省省長。五個月後,再恢複雲南市政公所建制,並改名為昆明政公所,先後派唐紹虞、張維翰為督辦。一九二五年起馬鉁繼任督辦,民國十六年(一九二七),胡若愚、張汝驥、龍雲、李顯廷四位鎮守使聯合倒戈。省長唐繼堯被迫下台。同年七月,龍雲部屬盧漢從滇西反攻得手,逐漸逼近昆明。胡若愚、張汝驥的部隊被迫東撤。八月十三日,龍雲重任雲南省省務委員會主席、掌握雲南大權。民國十七年(一九二八),昆明市政公所改組,正式成立昆明市政府。龍雲派他在第五軍任軍長時,當過他的少將參謀長並已任過三年市政公所督辦的馬鉁繼續任昆明市第一任市長。

新的市府遷至甬道街西側,即現在的省公安廳內。因多年房屋拆建,當年市政府辦公地點已無法指認。但留下了「市府東街」這樣一條街名,可作指証。當時市長上班,是坐轎子去的,因為那時連人力車都還沒有大量出現!

昆明市政府的成立慶祝大會,是一九二八年八月一日上午,在城東的古幢公園舉行的。這個日期因無史料,是筆者採訪了近十位八旬以上老人獲得的。慶祝大會時,省政府主席龍雲、東陸大學校長兼省教育廳廳長董澤等一批官員,以及近千名市民參加。市民代表向馬鉁獻贈了三尺多高的銅質精雕的半身肖像一座,馬鉁在會上發表了施政演說。

建市前的幾件大事

昆明市建市之前,雖處於爭奪政權的戰爭環境,但有關建市的幾件大事,市長特別邀請市民代表作了認真的討論,廣泛征求意見,然後拍板定案。

第一、關於應該成立特別市的問題。有的代表提出,建市應與昆明具有區別。他們提到法國巴黎、英國倫敦及日本東京等市,其市長由國家任免。廣州市直隸於孫中山大本營,京都市直轄國務院。而昆明應當成立特別市,它是人材薈萃,工商集中之區;人民智識,地方財賦,都比縣邑更加優越。本市既為首善之地,在法津地位上,都應比縣級為高《省會交涉文件》中還提到,「本市人稠事繁,百端待理,市政事宜日愈發展,早已具備特別市的規模。」建立雲南省雲南市直隸省政府領導。

第二、關於市名問題。有識之士認為:雲南市與雲南省名雷同·;昆明市與昆明縣重疊。據考證:本市北面,古有苴(ju,音居)蘭城;漢代在市東南置昆池縣,又稱谷昌縣;隋唐稱本市附近地域為昆川;清代為雲南府治所在地。從地理位置看,市居城外的金馬、碧雞兩山之間;城內有金馬、碧雞兩坊……依據上述緣由,本市可稱為苴蘭市、谷昌市、滇池市、金碧市……

經過反復討論,認為仍稱昆明市較為恰當。因為此稱謂有歷史依據,改為其他名稱,多數市民感到陌生和不便。

第三、關於地理位置問題。本市位置康熙初年制定為東經120.4115度,北緯25.347度(筆者了解一九三四年的科學測定為:東經102。41'58.88'',北緯25。03'21.29)。「四至」是:

東至東庄界大波村、大樹營;

南至螺螄灣界豆腐營;

西至三分寺界黃土坡;

北至蓮花池界北校場。

西南至潘家灣、大觀樓;

東南至滇越鐵路總車站。

面積:

東西廣五‧四里,南北袤六‧三里,全面積一七‧九六平方里。

第四、關於市制問題:據省檔案館資料,當時討論決定的市制為:市政府下屬第一區、第二區、第三區、第四區及商埠一區、商埠二區共六個區。市政府由八個局組成(即一九一九年市政公所的「課」),即總務局、財政局、工程局、警察局、教育局、商業局、衛生局、社會局(八局下設37個處股)。

當時,市內管轄的只有一所職業學校、二十所小學、七個宣講所、兩個書報閱覽室,還有六個警察署、一個巡警教練所,一座機械廠、一座自來水公司、屠豬場、檢查所等工商業和社會機構。

第五、關於籌設市議會問題:當時有人提成立市議會,建議一萬多市民中,遴選市議員兩人。當時市人口為十一萬,由廿二位議員組成市議會,作為征求市民意見、決定大事的機構。這個議案是比較了日本東京市、仙台市的情況提出的。如東京市每萬人選議員一人,仙台市每萬人選三人。本市折中為兩人。原計劃市議會於一九二六年前後組成。後因唐繼堯離滇,軍閥征戰,此項選舉未能舉行,市議會也未成立。

建市後的救災工作和市政建設

馬鉁任昆明市政公所會辦、督辦和第一任市長期間,規章草創,建設初興,加上戰爭不停,一九二七年又因革命,內戰之災波及雲南,多種困難是不可以想象的。當時,周圍的農業生產極不穩定,災害頻繁,給市民生活造成困難。有一年春旱夏撈,糧食欠收,「飢餓荐臻」。市長主持發起籌辦廉價粥廠,每天組織專人買米煮粥,低價出售或布施。又在群舞台(現在的雲南藝術劇院)組織京劇、滇劇名角連台會串,開辦義賑游藝會。發售滇幣兩角、三角、五角、一元、二元的五種賑災券,集社會資金開展救濟工作。因得到救濟而渡過難關的市民、郊區農民達數百人。

在市政建設中,他首先注意交通、整理街道。市里曾考慮過拆除部份阻礙交通的舊城城牆,但計算下來所花資金太多,財力有限,未能輕動。當時,商業活動較為興旺活躍的是南城一帶(即今百貨大樓)。決定先拆卸麗正門和月城(南門舊城牆,舊址改修為近日公園,公園內建成的會澤唐公(繼堯)共和紀念標,巍然矗立,頗為壯觀。紀念標呈三角形,後被拆除。經過省政府批准的改造工程,把麗正門改為正義門,東西兩端多辟一口,接連馬路,圍繞近日公園形成環形通道。原計劃把近日樓修葺一新,設立護國紀念博物館,因資金不足,未能實現。

此外,本市街道在三十年代極不平整。建市以後,乃盡力分段改修,並且擬定路幅規則,今後修路俱照原址後退數尺,以廣街道。民國十八年(一九二九)六月十三日,馬鉁呈報省政府第九十五次會議批准,興修東寺街至土橋一帶石馬路。當時計劃需滇幣八七、○○○元。經費由省府撥給,不足部分由附近單位、市民勸捐,在較短時間內即修建完工,改變了雨季道路濘泥帶來的行路難。市政府對部分街道的下水道作了疏浚,拆除部分街道的木柵、照壁。市禮堂、翠湖公園、圓通公園、古幢公園、大觀公園等的建設也陸繼開展。

建市後的教育、文化事業

關於昆明市的教育經費,因財力拮據,民國十二年(一九二三)前後,省級教育經費每年只有三、四十萬元,還達不到民國初年的數額。民國十五年至十七年,因全省農業受災及其他原因,教育經費被銷減二成,使教育界元氣大傷。馬鉁面對困難,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興辦教育。如市政府在書林街羊神廟興辦一所小學,在雲津東街開辦一所小學,使全市小學由二十所增至二十二所,在校生有所增加。另外,有的小學校舍與城區鬧市相連,教學效果不好。如雲津市場(現在的崇善街一帶)是娼妓活動的集園,而這裡的小學校門與集園大門相對,對小學生的思想品德影響不好。有的家長建議遷校,有的主張關閉集園。意見反映到市政府,感到遷校有不少困難,集園又是省政府有令「不得滋擾」的地方,市府無權關閉。經研究,市長決定:堵小學原有大門,另從操場邊開門,保護了小學生的心身健康。

還有一件事,每年春秋兩季,雲南學業成績考試委員會均在省教育會會場(現在的正義路與長春路交叉口處)舉行考試。但附近的四牌坊有個名為天然茶樓的,每天都有演員、戲迷在鑼鼓喧聲中演唱。省教育廳長董澤向市政府行文:「茶樓戲曲聲波頗為喧鬧,考試期間最易擾亂學生思考。」市長馬鉁即批示由警察署通知天然茶樓,考試期間,一律停止或推後演唱。

二十年代的昆明,文化生活單調。馬鉁首倡邀請名人學士「聚集觀賞雲南茶花、吟詩成集、刊行于世」。初春時間,在圓通山、翠湖公園集中色彩艷麗、花形秀美,寒冬時節相繼破蕾的茶花,開辦展覽。花樹上標寫出「紫袍」、「大瑪瑙」、「童子面」、「獅子頭」……共一百來個品種,任人參觀,賞析。正是像擔當和尚的詩句:「樹頭萬朵齊吞火,殘雲曉火半個天」!一片花海,無數遊人,經過征集意見,由市政府通告,定茶花為市花。市民代表寫出「紀瑞同心」的匾額,贈送給馬鉁市長。

那時候,市場上出現不法私商,銷售海淫書刊,也有的在公共場所「陳列畸形兒童」,牟取暴利。市政府立即以六一○九號訓令予以取締。針對文化舞台上上演的鬼怪、荒誕的劇目,市政府請到名伶,一齊整理戲目,明確定出健康的富有民族特色的上演;同時嚴格禁演有傷風化的劇目,有違反者,將以「拘留等辦法懲處之」!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9期;民國88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