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溪崛起的景觀

作者/潘廷棟 

歲月不居,歷史在前進,社會在發展,人們的生活也急待改善,這是要求生存的自然規律。玉溪在地處滇中的土地上,筆者生活了八十個春秋,深諳它的漸變,直到近二十年來的突變。二十年來翻天覆地的變化,使人驚喜萬千!

它由縣發展成市,再由市改為省轄市,轄一區八縣,容貌日新月異,如潮水般地一浪高過一浪,不斷翻騰增長,在縣屬面積的基礎上,擴大了幾近百倍的領域。數十層的嶄新高樓不斷拔地林立而起,千姿百態,各領風騷。筆直而寬敞的街道,栽培著各類蒼萃的樹木和美麗的花草,給人予爽快舒心的感受。公交車和豪華的出租車,在紅綠燈的指揮下,有秩序地在各條街道奔馳。交警在每個交通要口嚴肅而有禮貌地維持著規則,交通秩序井井有條。穿著各種時裝的男女老少,出入於琳琅滿目的商場,在選購所需。賓至如歸的豪華賓館和大酒店裡的住著外國商人和企業經理先生們,在生意上的交口商談。省內外的參訪團,絡繹不絕地前來交流學術心得和施政經驗。商品安排歸類,市場有條不紊。街道路燈排列整齊,照輝如晝,水車經常噴灑著街道,清道員來回清掃維護衛生,公廁清潔,行人有序,商品充沛,應有盡有。這一切,融成了一片安寧、祥和、輝煌、繡灑的景象。

一大清早,聶耳公園的廣場上,中老年人舉行晨練,刀光劍影騰空飛舞,打太極拳的,悠柔有力,很有一番功底。荷花池一帶的公園裡,更是日夜熱鬧非凡。樹枝上的籠子裡,百鳥聲喧。打羽毛球、跳交際舞及迪斯科的,一對對翩翩起舞,熟練的舞姿,不斷翻新著花樣,給人予心曠神怡的感受。人們發揮著專長各投所好,唱山歌、花燈、滇戲、跳樂等。盡情演唱,一片歡騰之聲,響徹了花園的領空,令人興奮不已。直至深夜十二時才盡歡而散,圍觀的男女老少,無不留連忘返,依依不捨,這個公園己成為居民們的終日自我娛樂的場所,給人在精神上產生了怡然自得,老有所樂的寄託。

玉溪古來「男耕女織」手工業極為發達。現在更是如此,國有、鄉鎮、私營等企業,如雨後春筍,拔地而起,從市區到農村,到處可見大小不同林立的煙囪,冒著滾滾的濃煙,但最突出的莫過玉溪煙廠了。玉溪煙廠以現代化的經營管理,生產迅速發展,經濟效益顯著,不但是中國也是亞洲最大的一流卷煙企業,具有國際先進水平。八十五年由英美引進的最新設備,每分鐘生產卷煙一一○○○支,關索壩第二條生產線,於九五年建成開始投產,年產量為二百萬箱,實現稅利達二百多億元。它生產的《紅塔山》產品,質量優良,色味俱佳,譽滿全國,並向外出口。與此同時,它對玉溪的企業和經濟發展,起了有力的帶動和促進作用,從而提高了整體效益,在烤菸種植方面也給農民帶來實惠,發展了農村的經濟。

水利是農業的命脈,玉溪在五十年代,截斷州大河流,在燕子窩建立了東風水庫,歷年來各鄉鎮的農田水利基本建設業已就緒,能準時按節令栽插,給糧食作物和烤菸生產,排除了旱撈災害的威脅。在精耕細作的耕耘條件下,糧食和經濟作物都能保証豐產增收。農民們除搞好農業生產外,還擠出時間在建築、運輸、飲食及大量飼養豬、雞,栽培果樹等等的副業方面抓一些收入,增加家庭積累,普遍建蓋了新房。從而使缺吃、少穿、無住的問題,迎刃而解,無憂無慮的過著豐衣足食、安居樂業的生活。孩子們都能上學讀書,接受良好的教育,這種現象已是史無前例,所有這此充分反映了時代的變化與痛快人心的翻騰。

玉溪是滇南的交通樞紐,昆洛國防公路,由北向南貫穿而過,高速公路直達元江,玉溪至通海,徵江的二級公路業已修通,昆玉鐵路已開始營運。公路如蛛網四通八達,運輸極為方便,包括山區在內的村村寨寨都有公路暢通,一些婦女駕著自己的汽車、維型車、麵包車、皮鞋車等奔馳於村寨之間,來回營運,出門辦事有車代步,行動非常方便。由於交通暢通,物資交流充沛市場,城鄉需求交易極為旺盛,不受任何干擾。村寨都有公用和私人電話,訊息敏捷,毫無閉塞現象。

近二十年來玉溪為何這樣發展,主要有個安定團結的局面。全民安下心來,轟轟烈烈的搞經濟建設,可見,良好的和平環境,會給人們帶來無窮盡的幸福,「和為貴」實在令人可歌!可頌!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9期;民國88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