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愛昆明

作者/張家豪 

我是一九四五年秋季,由家鄉貴州盤縣,被甫自中央軍官學校畢業的國棟叔去雲南昆明向第五軍報到時,帶去昆明考入省立昆華中學初五十二班插班生的。後因成績優良,直升高中四十八班。到大陸之政治變遷,我才離開了昆明。至海峽兩岸開放後不久,我偕內子首度還鄉探親,便假道昆明,且往返都在此停留。原因是我喜愛昆明。那兒不但有我的許多好同學和我的母校昆中;還有我唯一的近親姑表姐瞿家惠一家人。尤其是昆明的市況,可說所有的街巷,我都記得很清楚。昆明的氣候又四季如春,民族性亦和我們貴州差不多。因之,我已把昆明視為第二故鄉。所以,我差不多每次返貴州家鄉,不是先過昆明,便是最後經昆明返台。算算已三十多次了。且有一次,是專陪台灣花卉界業者和有關人仕去考察投資市場和作農技交流的。為了協助雲南和貴州的農業改革,我曾邀請台灣研究有機農肥和無毒農*有成的專家鄭春能博士和台灣的十大傑出農家私費去到昆明和貴陽,與兩省的農、林業專家充分交換農技之心得和經驗。更多次導引台商至昆明投資。甚且在昆明近郊安寧溫泉附近和友人共同建了八間別墅型住宅,成為安寧市獨特的「宏宇社區」。現尚有餘房兩間待有福之人去安居。

我偕內子首度返鄉探親,過港先到昆明時,昆明不但破爛不堪,死氣沉沉,入晚一片漆黑,說得上是「街上行人絕」了。就以機場來說,簡直簡陋破舊得令人難過。其辦手續之慢,就更不用說了。還好,我們遇到了一位讓我永難忘懷的好人,就是雲南省台辦的接待處副處長楊雲龍先生。在他的本實和熱忱接待下,將我在未到大陸前的滿懷疑慮和顧忌,竟掃掉了一大半,說實在的,我爾後之所以會常去昆明,且將昆明亦視同家鄉貴州樣的盡力去協助,除喜愛昆明外楊雲龍先生之誠懇接待亦有所影響。惜乎在幾年後,上天不憐惜好人,竟將楊君的生命攫奪,令我迄仍掉念不已。其後的雲南省台辦馬成杰、朱旦生、龔躍銘、周越明、范文蓮等先生,女士和也已不幸故世的沈波小姐,亦對我都十分友好,我第一次獲得兩年期多次出入大陸的「台胞証」,便是馬成杰副主任當面送給我的。

大概是一九八九年,我第三度經昆明返鄉,那時由於去大陸探親的人絡繹不絕,而大陸方面對返鄉探親者之接待,更十分熱忱和友善,因而可說已將我對大陸所有的疑慮全部掃除,我開始四處找尋過去的親友和同學,尤其是昆華中學的高、初中同學和老師,但先只找到六、七位,我都迫不及待的分別去拜訪,並邀晤餐敘,也同返母校昆中去訪問,當時的昆中,多少還看得到點過去的硬體設備,睹物思情,同學們便不約而同的一下跌入昔日在校時的生活回憶裡。兩年後,由居雲南的王榮祿和大理的沈永豐兩同學之辛勤聯絡,我們高、初中十餘位同學,自四面八方,來到昆明重逢聚會。有的還攜了老伴,大夥兒同食住在較經濟的省招待所,共遊了三天昆明近郊風景區,也暢談了三天,愉快之至。本年四月下旬,依然由沈、王兩同學聯絡,在昆工和昆師兩大學任教的飛保國、尹承琳同學熱心安排和規劃,近二十位的昆中同學,又再度聚首於昆明。此次食宿是在師大招待所。同樣暢玩了三天。本來應有二十餘位同學參加,後因有數位同學身體不適,無法遠行,臨時終止行程,未來聚會真遺憾之至。由於大家都已年近七旬,重點都在重逢晤敘,所以仍以金殿、圓通寺、翠湖、雲大校園為遊旅點,當然也再度重返母校昆中。不過,此次的返校,不但母親另改嫁了人,另冠了夫姓,且連髮型、衣著和言行舉止都劇變了,變得彼此都不認識,甚至已陌生了。大家在校園裡轉了個圈,除大教室外操場西首那數株洋草果(按)樹,好像老邁臃腫似的光著下半身仍站在那兒外,原昆中的景物,已全都看不見了。在運動場上跑跳的,已非「和尚」群,而是「和尚」與「尼姑」之混合群了。昆中的校園似也縮小了許多,我們大夥兒都下意識的不時駐足於校園的空地上沉思,不是,是搜尋,搜尋著昔日的昆中校園,仔細的覓找著過去曾留在這兒的腳印,打算去拾回以前失落在昆中的笑聲。但,最後所得到的,卻盡是悵望。

此次昆明之同學會,我因受邀參加昆明園藝世博會開幕典禮和由台去昆明投資在安寧經營加油站的好友戴君故世之葬禮,只和同學相聚了兩天,迄仍歉然!憾然!雖又再度約定明年擇時作第三次聚會,原則上仍然以昆明為宜。但世事隨時都在變化,不可預知之事甚多,期能「有志者事竟成」,到時不僅今年曾聚首之同學能又一次重逢,甚至尚未曾見過面的同學亦能有緣一晤。

過去的昆中,是雲南省的名校之一,不僅學風好,校風佳且球類運動亦不賴。球王李惠堂率領香港名足球隊蒞昆作表演賽時,首場友誼賽,即是在昆中足球場與昆中的校友足球隊較技。昆中初中的童子軍教育亦為全省之冠。記得我參加雲南全省第五次童子軍大露營大校閱時,昆中曾奪得了好幾個優勝獎,連昆華女中的內務,都輸給了我們純男生的昆中。我當時是昆中童軍團第一中隊長,亦是壁報股長,曾為我校奪得全省壁報、內務和炊爨冠軍。我校以童軍棍結紮搭成營門口的瞭望台,亦贏得童軍結繩冠軍。昆中童子軍之所以名震滇省,除學校之教育政策重視外,主要的是擁有頗有童子軍學養的王集五(昌錫)楊學元、張堃祥三位熱心又認真教學的名師。說真的,昆中初中畢業的同學,起碼有三分之一可為童子軍教師。

昆中不但童子軍好,球類運動好,學科成績也不差。由於校長優良,自徐繼祖校長時,即養成了極佳的讀書風氣,天尚未亮,校園裡的燈光下,即盡是讀書聲。假日外出,無不服裝整齊,故從無昆中學生在校外惹事生非。今校名已易為「昆明第一中學」,其學風,校風是否依舊?便不得而知了。

往日的昆明,我甚喜愛小西門口「興和園」的牛肉、端市街的小鍋滷餌塊、正義路威遠街口人和園的過橋米線和街邊攤上的烤臭豆腐、燒餅塊以及許多小店賣的破酥包子和華山南路吉慶祥的火腿月餅。還有昆明市周邊的馬車,事隔多年了,還讓我念念未忘。自兩岸開放探親後,我每次去昆明,便在尋找著我曾喜愛過的這些純鄉土美食,總是未盡人意。如今昆明市現隨著時代的翻新而大大的新了,紫了,本年已去過昆明三次,已去幾家很像樣的美食風味城飽餐,且均分別品嚐其味,仍有不足之感。只是在衛生和看相方面進步了不少。而最大的進步,除市街建設-外,交通和名勝風景點之便利與可看度,亦十分值得稱道。尤其是每逢冬季,遠自西伯利亞飛來翠湖公園作客的海鷗群,令我一坐便是數小時,不止忘掉了,塵囂和煩勞,且沉醉於與海鷗為伍之自在生活。另是昆明海埂附近的民俗村和今夏通開幕的園藝世博會,為昆明增添了一個新的旅遊點「世博園」。這兩處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是由而一睹雲南少數民族之風貌和其獨特的生活習俗;一是世界三十餘國及中國大陸三十餘省市的園藝和其特色之焦點盡在眼底,即使由台灣專程去看看,亦覺十分值得。看來,有一天,昆明將會是中國大陸最耀眼的慧星城市。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9期;民國88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