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廷壁女士行述

作者/李達人 

先室胡廷璧女士,字冰華,民國六年五月二十七日,生於雲南省鄧川縣右所街。其父胡子謙先生,曾任護國討袁軍少校營長,後調升中校參謀,軍駐昆明。廷璧年四歲,隨母嚴氏慧如赴昆依之;得以按齡入學,循序受教。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七日,日軍侵華事件擴大,政府決定全面抵抗,號召各階層各族群共赴國難;青年男女,響應更熱烈。廷璧與徐漢君學姐發起組團抗敵運動,各校女生紛請加入,經考選百人,集中昆明西郊筇竹寺接受初步軍事及戰地救護等技術訓練,然以未能正名難遂所願。時值雲南編組六十軍出師抗敵,省黨部洽商以第六十軍戰地服務團為名,再精選意堅體健不慮生死者六十名,由廷璧、漢君率領出發,至湖北孝感,再訓練後,趕赴徐州東北台兒莊戰地,展開救護工作。

徐州會戰結束,部隊南撤,服務團亦撤至湖南。斯時部份團員,懾於戰場慘景,時思家庭溫馨,多人情緒不寧,返家心切,意志動搖;廷璧感於掌握不易,洽請上級准許將之解散,並協助彼等返鄉,一切處理就緒,乃赴重慶接受三民主義青年團訓練,後派回滇服務於雲南支團。余與廷璧訂交,即由此始,民國三十年,在昆締結連理,時余任第一集團軍第一路軍第十八師二團二營營長,駐防蒙自芷村、新現;廷璧辭去職務,到防地協助部隊,教育士兵識字、歌詠、課外活動等工作。三十四年八月,抗日勝利,部隊入越受降,余因代十八師三團團長,無法攜眷隨行;廷璧乃攜子經遠、女溪燕,北返昆明定居。

日本投降後,蘇俄強據東北,阻礙我國接收。政府迫於情勢,派軍出關,接收戡亂。四平戰後,廷璧隻身由昆赴東北,與余共同奮鬥。民國三十七年九月初旬,東北最後一戰之錦州戰起,廷璧即返昆明照顧子女。東北戰事結束,三十八年局勢逆轉,余輾轉返昆,受命率部至楚雄設指揮所,清剿所屬十縣叛亂事宜,廷璧攜小女溪燕得至姚安清河鄉三壩溝,跪祀先嚴先慈及李氏祖墓。十二月十日,奉命結束楚雄地區清剿事宜,率部乘專車百輛返昆,後即獲准辭職。

民國三十九年五月十日,與廷璧率子女離昆,七月七日至畹町,旋入緬甸臘戍,組成雲南反共救國軍第十縱隊,進至卡瓦山區蠻盾、永樂、干綠;惟後續為緬甸臘戍駐軍藉端攔 阻,廷璧請僑領楊茂亭先生出面緩頰,急函余返臘戍處理。民國四十年率所屬隨總部進攻浪滄、滄源、耿馬等地,回軍迎護青年志士數千,至猛撒成立反共抗俄大學,分期訓練,余奉兼第三期學生大隊長。廷璧在臘戍發動緬僑婦女,組婦女聯合會,募製寒衣支援前線。大學第三期訓練結束,規模縮小,移駐蚌八菁,余得解除兼職,抽空接眷至清邁。旋率部參加薩江大戰,復轉戰緬南各地。此時經遠、溪燕、溪鴒均屬稚齡,廷璧育雛艱辛,勞瘁可知。四十三年奉命撤退,廷璧攜子女至泰緬邊境南部奎香,與部隊會合同撤。

廷璧十六歲入黨,接受訓練後即為黨工,數度任區部委員及小組長。近十餘年因體一辰多病,未再參與組織活動。育有一子現任交通大學教授;二女居美,均各有所成。刻述其行,傷感益增矣,輓一聯悼之:

六十載結褵情深,備嘗甘苦艱辛,憂勞慘瘁,不求席豐履厚,

共冀子女有成,幸能勤樸互勵,心念聊慰桑榆景;

大半生相伴軍旅,遍歷白山黑水,瘴雨煙雲,惟望復土還鄉,

同掃廬墓丘墳,豈料歸途各赴,寸衷難補遺恨天。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9期;民國88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