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雲南國際大通道的啓示與思考

施毅 

在歷史進入二十一世紀的時刻,作為新經濟的本質特徵,經濟全球化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潮流。地區性的經濟合作、流域性的開發、國與國之間的經濟互補、資源的共享和綜合利用、環境保護的責任共擔、貿易的交往與流通、跨國旅遊的興起和發展,等等,這一切,都必須要有通暢便捷的交通為保證。雲南要快速發展,首先要解決交通這個制約「瓶頸」,這已經成為所有滇人的共識。

這幾年來,具有前瞻性的令狐安、李嘉廷等雲南省領導層高瞻遠矚,大力發展交通事業,特別是公路建設突飛猛進,幾年之間用於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投資,相當於前幾十年的數十倍。一條條高速公路、汽車一、二級專用公路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在雲嶺高原上。有力地促進了雲南經濟的發展和旅遊業的蓬勃興起;促進了雲南經濟結構的調整和高新技術的開發;促進了雲南的對外開放和外資引進;促進了雲南城市化的進程。更為重要的是,對於千百年來長期處於封閉狀態的各族人民的觀念更新、視野拓寬和向市場經濟轉化起到了積極促進作用,並且將深遠而廣闊地影響著雲南這個多民族高原大省的經濟、文化和觀念的深刻變革,從而邁入先進發達省區的行列。

㈠雲南歷史上的國際通道

自西漢開始,雲南高原這塊長期封閉的土地,逐漸接受了中原地區先進的文化和生產方式。隋、唐以後,以物易物的交換方式逐漸進入貨幣交換的商品流通領域;宋、元開始,與中原地區及周邊國家的商品交易集散地開始形成;至明、清進入鼎盛時期。始於西漢後期的「西南古絲綢之路」,一是從迪慶進入西藏再入印度;二是從滇西進入緬甸、印度後,南入印度洋,西入中亞、中東、北非乃至地中海地區。這條「西南古絲綢之路」的山間驛道,異常艱險,棧道高築在懸崖峭壁上,那湍急的江河和深不見底的峽谷,折射出當年商隊馬幫充滿血淚與悲壯的漫漫旅程。然而,正是這條充滿凶險的「西南古絲綢之路」,對於中國大西南以外之世界的經貿交往與文化交流,起到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在雲南歷史上,有兩個重要的商埠口岸。一是位於滇西的「金騰越」(騰衝),它是通向緬甸及南亞的門戶,是滇西、滇西北地區的物資集散地。來自昆明、四川、湖南乃至中原地區的物資與來自緬甸、印度和中亞地區的物資在這裡進行交易,商賈雲集,茶肆酒樓客棧遍布全城,一片繁華景象;二是位於滇西南的「銀思茅」(盛產磨黑鹽和普洱茶),與緬甸、老撾、越南接壤,是大西南通向東南亞和中南半島的門戶。來自迪慶高原和西藏的馬幫,來自緬甸、老撾、越南的商人到這裡與內地商賈進行交易,很多國內外大商號均在思茅設有分號或代辦處。「金騰越」、「銀思茅」,是雲南歷史上的兩條重要的國際通道。

孫中山先生在其建國大綱中,把公路、鐵路建設擺在了重要位置。鐵路呈扇形分布,以廣州為中心,連接沿海港口。擬建設廣州│肇慶│梧州│興義│羅平│陸良│昆明│楚雄│大理│保山│騰衝的「廣雲鐵路」和廣州│高明│南寧│百色│開遠│石屏│元江│思茅的「廣思鐵路」;公路建設擬東西、南北橫貫雲南全省。這些設想,因當時歷史原因,無法實現。歷史走過了近一個世紀,孫中山先生當年擬把雲南物資從廣州出海的設想已經過時。隨著瀾滄江│湄公河國際航道的開通和雲南鐵路、公路建設的方興未艾,雲南這個中國歷史上的「西南屏障」和交通線上的「死角」,正在建設成為大西南的門戶和國際大通道。撫今追昔,無限感概。

歷史滄桑,歲月如歌。在中國的近代史上,「滇越鐵路」和「滇緬公路」譜寫了雲南歷史的篇章。一九一五年,為粉碎袁世凱妄圖復辟帝制的陰謀,雲南督軍唐繼堯將軍策劃雲南首義,各路愛國英傑雲集滇中,蔡鍔將軍歷盡風險,經日本到達越南後乘「滇越鐵路」火車北上昆明。一九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唐繼堯、蔡鍔、李烈鈞聯名通電全國,宣佈護國宣言及討袁檄文,成立護國軍,北上討袁。海外同胞捐助護國軍的大批物資到達越南後,經「滇越鐵路」運到昆明。在民族危難之際,雲南護國運動力挽狂瀾。

抗日戰爭時期,日本侵占華北及上海後,盟軍供應中國的軍用物資相當一部份是靠「滇越鐵路」運輸。一九四一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本「南進」占領越南,「滇越鐵路」中斷。此後,軍用物資的運輸完全靠「滇緬公路」,少量由盟軍飛機從印度飛越喜瑪拉雅山運輸。可以說,在抗日戰爭最艱苦的時期,「滇湎公路」實際上是中國軍用物資運輸的「生命線」;同樣,也是中國遠征軍入緬、印作戰的「生命線」。

數千年歷史風雲轉瞬過去。站在新世紀的門口,萬千思緒涌注心頭。歷史給予我們的啓示與思考是:一個民族的振興,首先是思想的解放和經濟的振興,而經濟的振興與繁榮,必須要有現代化的交通基礎設施為保證。交通現代化,是一個國家現代化的基礎和重要標誌。

經濟學家李師程在一九九一年其著作中曾這樣論述:「雲南由於歷史形成的封閉,多年來發展緩慢,與沿海地區比較相對落後貧窮,豐富的資源得不到充份開發,根本問題是交通(特別是公路)滯後。一旦交通『瓶頸』問題解決,雲南經濟將高速發展,雲南將走出大山、走向世界,並躋身於發達省區的行列」。經濟要發展,交通須先行,這一點,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

㈡建設雲南通向東南亞、南亞國際大通道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一個規模宏大的雲南交通基礎設施建設開始實施。至二○○○年中,雲南省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成績顯著:

⑴航空建設

一九九八年,經過大規模改擴建,昆明機場已建成現代化國際航空港,在全國排列第四位;景洪機場屬國際機場,與省外及東南亞等地開辟了航線;保山、思茅、麗江、臨滄等機場直達昆明。在西部開發中今後幾年雲南將改建和興建一批機場。雲南航空建設的飛速發展,大大改善了雲南的交通條件。

⑵水運建設

瀾滄江│湄公河是雲南通向東南亞的主要航道,它擁有的巨大資源和地處亞太中心地帶的區位以及在經濟上的潛力,一直被中外專家所注目,瀾滄江是臨滄小灣以下均可航運。目前,已經建成國家級口岸「思茅港」和「景洪港」,直達萬象和清邁等地,一九九七年思茅港已建成超淺水船投入航運。瀾滄江│湄公河國際航道的開通,經濟效益十分顯著,比經華南沿海繞道中南半島各國省運時百分之八十;運費降低百分之六十左右。

地區中越交界的李仙江,具有水電、航運、旅遊等條件,開通李仙江國際航道,於於促進中越經貿交往極有價值。

另外,連接中緬的瑞麗江(下游為緬甸伊洛瓦底江)、貫通中越的元江│紅河、金沙江至水富段等江河,只要適當投入,疏通航道,均可發展航運。

二○○○年四月,中國、緬甸、老撾、泰國簽署瀾滄江│湄公河航運協定,從中國思茅港至老撾琅勃拉邦的瀾滄江│湄公河水域共十三個港口為免稅自由航運區。一個新的國際開發環境正在形成,雲南水運建設前景廣闊。

⑶鐵路建設

雲南鐵路建設以昆明為中樞,目前已建出境鐵路有昆明│開遠│河口│越南的「滇越鐵路」;昆明│羅平│進貴州│廣西百色│南寧的「南昆鐵路」;昆明│四川攀枝花│成都的「成昆鐵路」;昆明│曲靖│貴州六盤水│安順│貴陽的「貴昆鐵路」;昆明│四川宜賓│內江的「內昆鐵路」;省內鐵路有昆明│楚雄│大理的「昆大鐵路」;昆明│湯丹、昆明│玉溪、開遠│石屏的幾條鐵路。

但作為面向東南亞、南亞的滇西南沒有鐵路。所以,修建「泛亞鐵路」,是建設雲南通向東亞、南亞國際大通道的重點工程。鐵路走向應有兩條:一、昆明│楚雄│祥雲│景東│思茅│猛臘磨憨│老撾南塔│過湄公河進泰國到曼谷或昆明│玉溪│元江│思茅│猛臘磨憨│老撾南塔│過湄公河進泰國到曼谷連接東南亞、中南半島的「昆曼鐵路」;二、昆明│楚雄│大理│保山│潞西│畹町│進入緬甸臘戍與緬甸鐵路接軌從而連接南亞。這兩條鐵路建成後,加上「滇越鐵路」改為國際標準鐵路,以昆明為中樞,雲南通向東南亞、南亞的鐵路大動脈就已形成。

⑷公路建設

至一九九五年,雲南公路建設已實現鄉鄉通公路。但是,由於多年來在公路建設中,受資金、技術因素制約,國道、省道均為三級路;縣、鄉公路多為三至四級路。且公路修建盤山路,彎道多、路面窄、車速慢,公路建設亟待提升等級、上檔次。修建雲南高速公路,是解決交通「瓶頸」的根本措施。

近幾年來,是雲南高速公路建設的輝煌時期。至二○○○年中,雲南已建成昆明│玉溪│元江高速公路(其艱險程度堪稱『華夏第一路』的元江│磨黑高速公路正在建設中,預計二○○三年通車);昆明│楚雄│大理高速公路(大理│保山高速公路正在建設中);昆明│曲靖高速公路;昆明│開遠│個舊高速公路。二○○○年四月,中國、老撾、泰國簽署協議,昆明│曼谷跨國高速公路(昆曼公路)於二○○四年通車。一旦昆曼公路通車,標誌著雲南建設通向東南亞、南亞國際大通道將進入一個新的里程碑,意義十分重大。

雲南高速公路建設,經濟效益十分顯著。以昆明至景洪為例:原路線七百公里(空中直線四百公里),車速每小時三十五公里左右,旅途時間十八至二十小時;高速公路修通後,新路線五百三十公里,車速每小時七十公里,旅途時間八小時,大大縮短旅程、降低運費。

在西部開發中將建八條大通道,其中有三條經過雲南。第一條;蘭州│成都│雲南水富│昭通│昆明│景洪│猛臘磨憨出境;第二條:成都│攀枝花│雲南永仁│武定│昆明;第三條:青海│西藏│雲南德欽│中甸│大理│臨滄│猛海打洛出境。展望雲南公路建設,充滿勃勃生機、日新月異。

㈢建設雲南國際大通道的重大意義

社會學家孫榮祖在一九九一年其著作中論述:「加速雲南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建構雲南水、陸、空國際交通大網路,雲嶺變通途,開放促發展,這是加快雲南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關鍵所在」。建設雲南國際大通道,是造福桑梓、功德無量的大事,它將產生的深遠影響無法估量。其重大意義主要有四點:

⑴促進雲南經濟快速發展

中國西部十四個省區廣袤無垠的疆土,是中國經濟縱深發展的廣闊空間,雲南是其中資源最富饒的省區,是中國西部開發前景最有希望的地方之一。西部突出的水資源、生態環境、植被、荒漠化等問題,雲南不突出。雲南缺乏的是像新疆那樣平坦遼闊的地形地貌,所以,雲南交通建設的造價非常昂貴。

雲南是水資源十分富足的省區。擁有三江之富:瀾滄江(下游為流經東南亞五國的湄公河)金沙江(下游為長江)、怒江(下游為緬甸薩爾溫江);扼三江源頭:珠江(發源於于曲靖)元江(發源於巍山,下游為越南紅河)、李仙江(發源於南澗,下游為越南沱江),這些江河,均為跨省、跨國大江大河。在世界性水資源日愈枯竭的今天,其政治、經濟意義,不言而喻。加快各江河上游的電站建設,雲南強大的電力將源源不斷地輸送到華南、華中和東南亞、南亞等地,由此而產生巨大的經濟效益。同時,加快完善瀾滄江│湄公河國際航道建設,打通李仙江國際航道、怒江│薩爾溫江國際航道等,建設雲南水運交通新藍圖。不論其國際效應和經濟效益來講,意義重大。

被譽為「有色金屬王國」的雲南省,礦產資源十分富集,世界上可以利用的礦物共有一百四十多種,雲南已發現一百三十多種,已查明儲量的有八十多種,其中貴重金屬占明顯優勢;並且雲南省具有先進的採選、冶煉技術。但多年來,受其交通等因素制約,開採成本和運輸成本太高,未能建成支柱產業。一旦交通「瓶頸」問題決解,成本將會大幅下降,擁有巨大潛力的礦產業將會成為雲南又一支柱產業。

雲南是外商投資的潛在市場。水電、旅遊、綠色經濟、礦產、勞動密集型的加工業等具有西部其他省區無法相比的優勢。隨著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突飛猛進的發展和城市建設步伐的加快,雲南投資環境顯著改善,越來越多的外商看好雲南的環境、資源和市場。雲南外資引進的前景令人樂觀。

⑵促進雲南對外開放和經貿繁榮

「泛亞鐵路」建成通車和昆曼公路、昆畹(畹町)公路、昆河(河口)公路等主要出境公路全線高速路貫通後,雲南與東南亞、南亞的鐵路、公路將全面聯網,南北運輸大動脈將全面運作。東到越南、柬埔寨;南至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西與緬甸、印度、孟加拉國、巴基斯坦相連;北部與蒙古、俄羅斯、朝鮮、韓國鐵路接軌;中部與新亞歐大陸橋聯接。對於處於國際大通道口的雲南經濟、社會的發展將會產生積極而深遠的影響:一、促進雲南對外開放;二、拓展雲南經濟發展的空間;三、加速雲南與國際經濟接軌;四、促進雲南市場流通和擴大內需;五、加快雲南城市化進程;六、鐵路、公路沿線各族群眾將會長期受益。簡而言之,必將促進雲南對外開放和經貿繁榮。

⑶促進雲南綠色經濟建設

被譽為「動植物王國」的雲南省,雨量充沛,氣候獨特,生態良好,生物資源十分富集。鬱鬱蔥蔥的森林植被和豐富的南藥資源,稱為「生物基因寶庫」一點不過份。近幾年來,高新技術產業已經逐漸成為雲南經濟的一個新的增長點,在西部省區中處於領先地位。高密度、專業化、大規模地開發雲南生物資源,建設中國面向世界的國際性生物高科技研究開發基地和產業基地。雲南綠色經濟的興起,順應了世界消費的潮流,前景廣闊。

長期以來,由於受交通等因素制約,天然產品、綠色食品及南藥的開發難以形成規模化而大量供應市場和出口。隨著雲南國際大通道的建設和交通網路的形成,抓住西部大開發歷史機遇,綠色經濟將會建成雲南又一個重要支柱產業並帶動雲南經濟的發展。雲南綠色經濟建設方興未艾、生機勃勃。

⑷促進雲南旅遊業和民族文化建設

把具有雲南特色的旅遊業和多姿多彩的雲南民族文化有機結合,把昆明建設成為中國西部第一流的國際性旅遊大都市,從而幅射全省,雲南旅遊業和民族文化建設將會邁上一個新臺階。

雲南是中國最且一有旅遊發展前景的省區之一,處於幾種文化蒼萃交流的地區,民族文化、民族風情異彩紛呈、絢麗多姿。那常年白雪皚皚的玉龍雪山;麗江城中的納西民居;大理的三塔映月和小橋流水;雞足山的小乘佛教勝地;迪慶高原的生態旅遊與西雙版納的熱帶雨林;滇中、滇南的歷史文化名城昆明、石屏和建水,無不映襯出雲南獨特的自然景觀與人文景觀,無不映襯出雲南悠久的歷史文化內涵。由於受交通制約,加上景點分散,旅程時間長,雲南旅遊業有待進一步完善交通設施。「任何一個產業都必須面向大眾消費,才會形成市場,也才會成其為一個真正而持久發展的產業,雲南旅遊業的發展關鍵在於改善交通條件」,迤南學者周世平如是評價。

雲南滇西北香格里拉生態、民族風情之旅,已列為中國向世界推出的十一條國家級精品旅遊線之一。雲南已建成五條精品旅遊線:一、昆明及滇中(歷史文化名城、民族村、世博園、石林、猿人遺址、恐龍、獅山、撫仙湖);二、滇西北(高原湖泊、雪山、峽谷、草甸);三、滇西(中緬邊境跨國民族風情遊);四、滇西南(熱帶雨林、瀾滄江│湄公河跨國民族風情遊);五、滇東南(喀斯特地貌奇觀及中越邊境民族風情遊)。隨著雲南國際大通道的建設和雲南交通網路的形成,旅遊費用將大幅下降,旅途時間將大大縮短,旅遊人數將大幅上升而經久不衰。不久的將來,乘坐「泛亞鐵路」火車及「昆曼公路」汽車漫遊東南亞、中南半島及南亞,將會成為現實。雲南旅遊業的蓬勃興起將會進一步促進雲南民族文化建設,雲南民族文化必然會更加多姿多彩、絢麗燦爛。

時代列車,風馳電掣。抓住西部開發歷史機遇建設雲南國際大通道;

雲嶺大地,生機盎然。發展綠色經濟宏揚民族文化三迤山川繪彩圖。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0期;民國8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