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日抗戰中滇緬公路的運補任務

譚家祿 

抗戰軍興滇軍出征

中華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七日,蘆溝橋事變,日本帝國主義,侵略我國,二十七日,日寇增調二十萬大軍和空軍戰鬥機二百架兵艦數十艘,大舉向我平津兩大城市進犯,二十八日,平津失守。

八月十三日,日本又調集大軍對上海大規模進攻,並揚言三個月滅亡中國,十四日我政府宣佈「對日抗戰」,當日我空軍健兒在上海上空首建戰功,炸傷日寇海軍兵艦「出雲號」,擊落日機二十七架,在杭州上空擊落日機六架。我政府訂:「八一四」為空軍節,以資紀念,十九日,雲南省政府主席龍雲,出席中央南京「國防會議」,堅決擁護中央政策的「抗日主張」,全力支持長期抗戰。

九月九日「重九」,編組陸軍第六十軍,任盧漢為軍長,出征抗日,六十軍經過了五個多月的徒步行軍到達漢口,由軍部副官長邱開基將軍陪同盧軍長,晉謁 蔣委員長,受到嘉勉,六十軍進駐魯南待命。

投筆從戎 駐守滇南

在抗戰期中,雲南健兒,凡年在二十歲之役男,均被征入新兵訓練營,接受三個月入伍期訓練後,撥編補充團隊整訓支援前方作戰,筆者當時在雲南財政廳清文處任三等二級測量技士,蒙財政廳長陸崇仁,於二十七年五月一日,保送:「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五(昆明)分校,第十四期學員大隊第三隊受訓,報到時剪髮照黨像入營:黨證:(28)「國登字四○六四號」,分發滇黔綏靖公署第三獨立大隊,任少尉附員,後奉派機槍連少尉排長,大隊長安純三,當時擔護滇緬公路「下關至惠通橋」護路工作,我奉任機槍排少尉排長,帶機槍二挺,駐守功果橋防務。

大隊奉整編為步兵第六團,我奉派任軍士隊少尉分隊長,第六團奉調「昆明北校場」整訓,軍士隊進駐蓮花池訓練三月完成,蒙龍主席親校,我奉調團部迫擊砲排長,全力研究兵器操作和性能。

二十九年二月十日,日本台灣混成旅團與海軍陸戰隊,在其第三縱隊及日空軍的支援下,突然登陸越南海防,佔領河內,第六團即時乘坐滇越鐵路火車到蒙自,整裝後星夜進駐金平邊界守防,第五團進駐屏邊,第五、六兩團奉令編為:「步兵第三旅」,旅長閻旭。

雙十國慶,團長安純三,召集全縣軍民約萬人,擴大慶祝「雙十國慶」,命我以迫擊砲射擊給民眾參觀,我先測定距離設定目標和砲位,兩門迫砲一門「直接射擊」,另一「間接射擊」每砲六發,十二發砲彈發發「命中目標」,全體群眾個個均舉起右手「大姆指」叫:「好」。軍民聯觀結束,我蒙團長召見晉升中尉排長,戍守金平防務兩年。第三旅奉調蒙自整訓,三十二年一月,我晉升上尉連長,蒙保送中央駐滇幹訓團第二期連長集訓班受訓三個月,營團長集訓班在印度,受美式教育,我畢業回到蒙自,又保送入「第一兵團巡迥教育處」任迫擊砲和機槍教官,第三旅整編暫二十師,我奉調師部參謀處上尉參謀,依據滇黔綏靖公署教育實施大綱,擬定教育實施進度表,經常陪同安師長到各團營督訓視察。

滇緬公路 完成通車

滇緬公路由昆明至畹町,全長九五九‧二公里,分為東西兩段,東段由昆明至下關。民國二十五年已通車,長四三四‧六公里,西段由下關至畹町長五二四‧六公里。二十七年八月,完成通車,沿途翻山越水,經滇西橫斷山脈越過漾濞江、怒江、瀾滄江,幾條江流,建有漾濞橋、功果橋、惠通橋三座大橋。

滇緬公路的修築,全是征用沿線兩旁的民眾修建,公路沿線的漢、彝、白、傣、回、景頗、阿昌、德昂、苗、傈等兄弟民族,為了「抗戰救國」而築路,組成勞動大軍,全線每天工人高達二十萬眾。

二十九年九月十七日,英國首相邱吉爾,不顧日本的執拗要求,滇緬公路被封鎖三個月後,又開始通車運補,三十年十二月八日午前四時,日機偷襲珍珠港,致使美國太平洋艦隊主力艦八艘被炸沉三艘,炸傷三艘,英駐新加坡主力艦「威斯親王」及「劫敵」號二艘同日被日機炸沉,太平洋英、美海軍主力消耗十分之八。

第二天九日,下午七時,中華民國政府主席林森,正式宣佈對德、義、日三國宣戰,也就是對日宣戰,實乃是自「九一八」中日開戰以來忍耐了十年之久,才終於對日宣戰,自此開始形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即二十六個聯合國,對德、義、日為首的軸心國戰爭。

三十一年元旦,聯合國發表共同宣言:蔣委員長任中國戰區最高統帥,美國推荐史迪威為中國戰區參謀長,兼任美國駐印緬司令,九日,日本發動十萬大軍進犯長沙,第三十兵團南下參與長沙會議,英勇奮戰三次「長沙會議」大捷。這是 蔣委員長擔任中國戰區最高統帥的勝利,受到了各盟國輿論讚揚和電賀,揚名於世路更名「史迪威公路」。

緬甸作戰 臘戍失守

蔣委員長任中國戰區最高統帥之後,二月四日,訪問印度受到甘地總理的熱烈接待,三月一日,視察緬甸戰線,在此時期「滇緬公路」上每月有兩萬噸以上軍火物資運入國內,滇緬公路是我國抗戰時期的最大運補線。

三十二年元月二十日,日本軍開始越過泰境,侵入緬甸,在國軍方面是以第五軍、第六軍、第六十一軍編成遠征軍,由羅卓英將軍擔任司令官,急速由滇西入緬增援。

三十二年元月二十日,日軍開始越過泰境,侵入緬甸,二月下旬,日軍越過仰光東北一百公里的西湯河防線,進窺仰光,蔣委員長令史迪威將軍指揮入緬的中國遠征軍戴安瀾部隊增援,才趕到同古,距離仰光尚有二百五十公里,三月七日,仰光英軍不支,八日,放棄仰光。

蔣委員長第二度緬甸之行,被日軍謀報的偵悉,在臘戍受到日機追襲,又自臘戍飛返昆明的途中,復又有十八架日機追襲,幸得中國空軍的增援,致使專機平安抵昆。遠征軍第二百師奉令防守滇緬公路同古至平滿一帶,新三十八師孫立人部,奉派救援緬甸石油產地的仁安羌救出日軍所包圍之英緬軍七千多人,車輛百餘輛,結果日軍機械化部隊自同古迂迴平滿納東側北上,四月二十九日臘戍失守。

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委員長即指示史迪威速調中國主力軍集結密支那及八莫。

七月四日,美國飛虎隊在昆明成立,陳納德任「第十四航空隊」少將司令,握有五百架飛機,支援緬甸國軍作戰,在此時期滇緬公路上每月源源不斷的軍火物資繼續運入國內,是我國支援前方抗戰的最大補給線,七月二十日起開始向日空軍挑戰。

八月一日,國民政府主席林森逝世,九月六日,經中國國民黨第五屆中央委員會,第十一次全體會議中,修改國民政府組織法,於九月十三日,選舉 蔣委員長為國民政府主席兼行政院長,肩負政、軍方面的最高責任。

中印公路 提前完成

抗戰初期,緬甸的首都「仰光」是我國際交通「滇緬公路」的大門,從各國進口軍火物資,全從仰光沿滇緬公路的運輸供應全線作戰,滇緬公路被阻斷後,我政府又趕修「中印公路」,自印度加爾各答經蘇卡到昆明的航空運輸線,必須要飛越過「喜馬拉雅山」運輸到昆明。

三十三年是我國在長期抗日戰爭中最艱苦的一年,是年春季日軍在中國戰場發動了「一號作戰」,又稱「打通大陸作戰」,從保留在東北的「關東軍」及華北的「北支那方面軍」,十餘個師團約二十餘萬,四月十四日,攻陷鄭州、洛陽後,更謀打通平漢路,六月十八日,長沙淪陷。

在滇緬方面,中美混合突擊隊向密支那機場,突擊成功,八月二日,奪回密支那,八月六日清晨四時,由泰里安島起飛的美國第二十航空隊B29飛機,在日本廣島上空投下第一顆原子彈。

杜魯門總統對日本發出警告,如果日本不立即投降,則將會投下第二顆原子彈,日本沒有回答,於是九日,又在長崎投下第二顆原子彈,蘇聯看日本就要崩潰,八日晚間「對日宣戰」,參加了聯合國宣言的行列,蘇軍蜂湧進入東北。十日,日本對國際廣播表明附有條件維持「天皇體制」接受「波茨坦宣言」。十四日,決定無條件投降,十五日,天皇向其全體廣播,接受波茨坦宣言,正式投降。在十分鐘前蔣公在重慶親臨中央廣播電台,對全國軍民及全世界人士廣播演說:「不念舊惡」及「與人為善」的「以德報怨」宣言,希望日本作為一個「獨立自由的弟兄之國」,擔負世界安定和平的一份任務。

綜上各節,雲南在八年抗戰中,先後出兵五個軍,約三十餘萬人,發動民工,如期完成「滇緬公路」及「中印公路」,以及長時期的維護修復工作,使補給線暢通,安定大後方,全力擁護中央,支持長期抗戰,日軍南進攻佔越南後,侵入泰緬,駐滇南第一方面軍的兵力達二十萬人,駐滇西遠征軍達四十萬人,糧食補給,全取之於滇,雲南人民,可說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為抗日戰爭貢獻了無限心力,我們生在這戰爭的第一代,應為雲南的歷史作見證,認清共產主義是經濟現代化的最大障礙,完成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歷史任務。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0期;民國8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