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烈的(雲南部隊第三軍)中條山血戰

曾世麟 

「中條山血戰」發生在一九四一年的五月,在十多天的與日寇的殊死戰鬥中,有以唐淮源軍長、寸性奇師長為首的一萬多位「滇南健兒」的鮮血染紅了中條山麓,在這裡開展一場日寇傾巢出動力求圍殲剿滅,而守軍浴血奮戰拼死突圍的博鬥,堪稱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典型的壯烈戰役!

中條山長約百餘公里,橫亙在山西省西南部,背靠著黃河,是中原戰略要地,扼守住它,就屏障了華中和西北的重地古都洛陽到西安的一大片地域,因此是日寇侵華必爭之地。擔負中條山防務的中國軍隊有兩個集團軍,即曾萬鐘率領的第五集團軍和劉茂恩率領的第十四集團軍,其中隸屬於第五集團軍的第三軍,守備的陣地為中條山主脈,正面寬度為四十公里。這支由「滇南健兒」組成的部隊,唐淮源任軍長,寸性奇任師長,是從辛亥革命、護國起義、護法之役和北伐戰爭等一系列的革命戰爭中,在經過長期血與火的鍛練和考驗中成長起來的,富有實戰經驗;而更重要的是,該軍的將領,如曾萬鐘、唐淮源和寸性奇等都是雲南講武堂的早期畢業生,都是清末以救國為己任而投筆從戎的熱血青年,考入講武堂後,進一步受到愛國主義思想教育,認清列強瓜分中國的狼子野心,都把「推翻帝制、打倒列強、明恥教戰、富國強兵」的「校訓」和「誓言」,作為獻身軍旅的神聖戰鬥目標,得以長期保持高昂的戰鬥意志!一九三年「七七事變」後,是第一批奉命北上緊急支援抗日英雄的宋哲元二十九軍的部隊,隨即在河北保定陷入敵寇的伏擊圈,那時第三軍軍長曾萬鐘,臨危不懼,沉著應戰,抓住敵方弱點,迅即猛攻,打亂敵方計劃,乘勢突圍,雖然中伏,卻越打越狠,反而重創日軍。隨後奉命參加守衛山西省娘子關的戰役。比及軍到,娘子關舊關已被日軍佔領,曾萬鐘立即動員部下,拿出打硬戰的傳統,限期攻關,曾軍長親自到最前面督戰,以強烈的愛國激情鼓舞全軍拼博,全殲日軍一個聯隊(相當於一個團),連回去報信的都沒有,奪回舊關;以後固守娘子關六十四天,抵御了日軍的猖狂進犯,後又奉命轉移到晉東南。一九三八年七月曾萬鐘升任第三十五軍團的軍團長,編入第八路軍戰鬥系列,受過朱德總司令的指揮,曾和劉伯承、鄧小平率領的一二九師,並肩在太行山區抗擊日寇,學習了八路軍打游擊戰的高明的抗日戰略戰術,開創了國共兩軍合作並肩英勇殺敵的新天地!一九三八年秋奉調守衛中條山,途經臨汾、候馬與絳縣,同日寇三次大戰,每次都短兵相接,剌刀拼殺,予敵以重創,從而獲得「晉南肉博」的威名!

開進中條山後又與雲南講武堂時期的同窗故交,八路軍朱德總司令相逢,朱總司令經常往返於延安和太行山之間,中條山正當中途,所以每次相見都要住上一兩天,曾萬鐘、唐淮源、寸性奇都是講武堂出身,次次相聚都共敘友情,評點抗戰;曾萬鐘常請朱老總為中級以上軍官講話,宣傳抗日,激發鬥志。

曾萬鐘軍民一家優良的愛民作風,在中條山開辦了不少的義務學校和識字班;對因戰事使民眾禾苗受損失的,給予加倍賠償;組織群眾為軍隊運送糧食和彈藥,凡運離家門而禾苗遭野獸吃了的,或路旁玉米被騾馬吃了的,也一律加倍賠償。還要每年向中級以上官佐募捐,用以向貧困農民發放賑濟款一兩次,是教軍隊幹部親自發到受賑濟農民手中,防保甲長侵吞,中飽私囊;又讓軍醫處為民眾免費治病等。這些愛民舉措使軍民團結一致,在每次對日作戰中都得到當地人民的有力後援,使中條山防線形成一座難以摧毀的銅墻鐵壁!

自一九三八年十月第三軍駐防中條山後,在長達兩年零七個月的時間裡,連續十三次用劣勢的武器裝備,英勇頑強抗擊並粉碎了日軍以飛機大炮掩護下的大規模進攻,堅守住這戰略要地,使日寇未能越雷池一步。被當時國際戰地記者大加贊賞,譽為「中國的馬其諾防線」!對中條山的久攻不克,極大阻礙了日軍進佔洛陽及中原,被日軍頭目視為心腹大患,驚呼「皇軍進攻戰略中的盲腸」,並把中國第三軍視為眼中釘,必欲拔之而後快!一九四一年日本首相東條英機奏請裕仁天皇,選派侵略野心極大的後宮淳一繼任日軍總參謀長。一九四一年五月傾其晉冀魯豫及蘇北一帶的兵力,計八個師團,九個旅團與騎兵旅團,共二十餘萬精銳大軍和飛機四○○架,發動代號為「中會會戰」的對中條山的立體進攻;還處心積慮地施出詭計,把大量橡皮艇等渡河工具運抵風陵渡的黃河岸邊,佯作河南犯大舉進攻洛陽的姿態,迷惑中國第一戰區司令長官部。這種聲東擊西的仗倆奏效了,在日軍傾巢大增兵攻打中條山之際,中條山的守軍反而被抽調了一個軍南渡黃河,以增強洛陽的防務,加劇了中條山攻防敵眾我寡雙方兵力懸殊程度。

日軍遂於一九四一年五月七日,集中兵力分四路向中條山鐵壁合圍,攻勢極為猛烈,不僅大炮飛機狂轟爛炸,還施放毒氣,敵寇滿山遍野螞蟻般沖向我軍陣地,形勢一開始就空前險惡。經過兩天激戰後,第五集團軍總司令曾萬鐘於五月九日向第三軍指戰員作了因勢應變的戰鬥指示如下:

一、固守現有陣地,相機抽調兵力尋殲深入之敵。

二、不得已時,則利用山地逐次抵抗,南移至五福澗附近渡河。

三、第二方案不成功時,即分路突圍向敵後轉進。

由於在保衛中條山的歷次戰役中,一直保持不敗紀錄的雲南部隊│第三軍,在這次「中原會戰」中,被日寇列為打擊的重點而以重兵猛烈圍攻。日軍總參謀長後宮淳一在召集各軍、師團長高級指揮官會議時,明確指示:「奪取中條山的關鍵,在於對第三軍的攻擊如能攻破第三軍則能奪取中條山;並強調說:為了確保『中原會戰』的勝利,必須以數倍於彼的主力軍集中攻擊第三軍!」

這樣,敵人先是以零式戰鬥機輪番轟炸和掃射,接著又用重型山炮猛烈轟擊。把我軍沿線陣地掀了個底朝天。三軍不惜一切代價,拼命死守,戰鬥打得十分酷烈;由兩軍對峙到雙方對陣地的爭奪,由互相爭奪到大牙交錯、短兵相接的拼殺,寸土不讓。第三軍將士奮不顧身,浴血抗戰;畢竟械劣人寡又彈盡糧絕。唐淮源軍長乃召集李世龍、公秉潘、寸性奇三位師長開會說:「現在情勢極為險惡,你們在事有可為之時,應竭盡全力,恢復態勢;否則當為國家民族保全人格,我已抱定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想必三位也自有打算,我不多說了!」寸性奇師長當即說道:「請軍長放心,一個人想活下去也許很難,但想死容易得很,我們再傻也不會放著容易的事不幹,而為國家民族丟臉!」唐淮源激動地說:「寸師長的話就是我心裡的話,請三位不要忘記,我們是中國的軍師長,不是別國的軍師長,只有陣亡的軍師長,沒有被俘的軍師長,盡管情況如此險惡,可千萬不能由第三軍開端!」說畢,三位師長各率本部分道突圍。

由於敵人的包圍圈封鎖得像鐵桶似的,第三軍血戰兩天兩夜,付出慘重代價後,僅李世龍的第七師突圍出去,寸、公兩師均被截回,軍直屬隊也只剩下三分之一的活人。日寇大部隊繼續發動全面攻擊,雙方立即展開白刃戰。當時大雨滂沱,電閃雷嗚,雙方抵死拼殺,均無後退,血肉翻飛,極其慘烈!五月十二日唐淮源在山頂環顧戰勢,見處處陣地皆是敵人,越來越少的第三軍指戰員,被圍在十幾個圈子裡,仍在英勇拼殺。唐淮源明白戰事的逆轉已是不可能了,悲憤之餘卻異常鎮定,認為履行中國軍人的神聖義舉的時刻到了,他吩咐身邊衛士下山助戰突圍,自己選擇一片淨土,鋪上軍毯,盤膝而坐,緩緩掏出手槍……遠遠被一副官看見,大呼:「軍長,不可以呀!」正去增援的衛士也一起往回趕,邊喊「軍長,不可呀!」唐淮源睜目厲聲喝道:「喊什麼?你們這樣糊塗,我如何能做俘虜!」你們只管往外衝,不要管我!說完朝自己太陽穴開了一槍,實現了自己的誓言,軍直屬隊衛士們沒有哭,他們為自己的軍長感到光榮。夜裡他們殺向敵陣,予鬼子以重創,一部分戰士終於殺出重圍,而其餘官兵則全部陣亡。

五月十二日,寸性奇的十二師已大部戰死,師陣地左側高地已被鬼子佔領,我方已完全暴露在敵方的炮火下,寸師長親率特務連向高地衝鋒,敵方機槍如狂風暴雨,一粒子彈擊中寸性奇腿部,士兵立即背扶著退回原地,見部隊攻不上去,心中著急忙問唐軍長情況如何?副官不忍再隱瞞,告以實情。寸師長不悲不喜,點了點頭,又說:「抗戰至今,只有第九軍軍長郝夢麟和該軍第五四師師長劉家祺同時陣亡,今天我們第三軍一定能趕上第九軍!」他還吩咐道:「我已兩次負傷,行動艱難,殉國成仁,固我素志,現情況危急,盼勿以我的安危而置部隊於絕境,勉力督率部隊,擇敵後方較為安全之地集中,為抗日多保存一點力量,即為本師增添一份光榮!」語壯詞堅,左右聞之莫不悲戚自奮。即令各團分路向西突圍,途中寸師長中彈陣亡,為祖國流盡了最後一滴鮮血。楊副師長迅速埋葬了師長遺體,率領悲憤得噴火的戰士拼死猛打,所謂哀兵必勝,居然奇跡般地衝出重圍,各團先後到聞喜西北地區,與第七師會合西渡黃河。整休集結時,第三軍官兵勝利突圍的有一一四五八人(第五集團軍總司令部未統計在內)。

第三軍防線被日軍攻破後,日軍迅速重兵包圍了第五集團軍總部,曾萬鐘率領少數警衛部隊趁夜拼死突圍,因帶的子彈少,又都用的輕武器,就採用游擊戰術,利用熟悉中條山地形的有利條件,在當地人民的充分掩護下,白天在山村窯洞中隱蔽,夜晚急行軍闖過敵軍封鎖線,也多次碰到敵軍所設隘口堵卡,迅即猛衝猛打,闖關而過並瞬即甩脫尾追的敵兵,趁夜轉移。就這樣在山中與敵軍周旋,繞經敵後,歷時三十多天才脫險返抵第一戰區司令長官部駐地洛陽。而曾在這段時間裡絕糧,常靠剝食麥田裡生麥粒充飢,嚴重傷胃,患病久治不愈!曾萬鐘自青年時期一直在軍旅中鍛練,體格健壯,一生身經百戰,曾九次負傷,均能傷愈康復,一次在廣東作戰負傷,孫中山先生曾親臨醫院察看、慰問;而最嚴重的一次是在四川作戰中負傷,子彈貫穿胸腔,經從戰地抬送到重慶醫院,三天不省人事,幸得德國醫生精心搶救,傷愈後仍回部隊帶兵。但此次突圍時所患嚴重胃潰瘍,因年近半百,就再未能康復,一九六八年終因胃潰瘍大出血病逝。

中條山血戰結束後,一九四一年九月二十九日重慶國民政府特為褒獎,公開向全國廣播,並在全國各大報頭版頭條作如下報導:「在四年的抗日戰爭中,滇軍在大江南北,都曾建立了光榮的戰勛。而其中最先參加抗戰的,便是由曾萬鐘、唐淮源兩將軍所率領的第三軍。這一群滇南健兒,在中條山的守衛戰中,以少數的部隊,在械劣糧缺的狀況下,苦戰三年,掃蕩了敵寇數十萬眾的精銳部隊,贏得了中外人士一致的敬仰同情,而十足的發揚了我們公忠體國不驕不餒的雲南精神。」繼又召開隆重的追悼大會,紀念唐淮源、寸性奇兩將軍及第三軍抗日英烈,蔣介石、林森、毛澤東、朱德等國共兩黨首腦們均送輓聯,如「百戰功勛著河上,雙忠大節壯中原」;「國土未復失壯士,碧血千載染中條」等。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0期;民國8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