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崖土司刀安仁傳略

石炳銘 

本會(台北市雲南同鄉會)第十一屆理事刀國威先生之曾祖刀安仁,是雲南省早期追隨國父孫中山先生革命之重要人物。他致力國民革命的熱忱及貢獻,儘管史有記載,但實際了解的人並不多;不要說滇人以外的人少有了解,即連身為滇人的我們,也多是一知半解。大陸陝西省人民教育出版社為慶祝中共建政五十週年,出了一部名為《中國各民族英傑》的叢書,共六冊,以全國五十六個主要民族為對象,就各族之傑出人物資料,加以蒐集整理,編印成書,其中第五冊計刊出二二九人之傳略,全為雲南境內的各少數民族。其中又以納西族人最多,計共八十五人,其次為傣族,共五十三人。

全書收錄的所謂傑出人物,除了古代人物外,近代人物之收錄標準,顯然含有濃厚的意識形態。那些合乎共產黨意識形態者,自然列為優先,如果你是站在反向的立場,則不論你如何「傑出」,當然也不會被考慮。在台灣出生的雲南拉祜族姑娘石安妮,可能是唯一的例外;因為石安妮還年輕,意識形態並不明顯,加上她享有高知名度,在特定的領域上,也確實俱有較出色的才華,所以也被列入。

此外在這二二九人中,有些人是否是真正的少數民族,頗值懷疑。據了解,中共因執行優惠少數民族政策,很多人只要和少數民族扯上一絲半縷關係;諸如自幼生長於少數民族社區,會說少數民族語言,家族中有人和少數民族通婚……等等,都變成了少數民族。這種現象十分普遍,以致少數民族人口暴增,此一現象早已引起大陸社會的爭議。這種不實的現象,到頭來將會傷害到各少數民族自身的利益,中共當局似應重視。

在文化閉塞的雲南邊疆少數民族地區,出現了像刀安仁這樣革命性的人物,實在十分不平凡。這必然與傣族的文化發展有關。我們可以斷言,傣族是雲南境內除漢族外,文化水準最高的民族。雖然雲南的納西族也是人才輩出,文化水準很高,但納西族幾乎已完全漢化,與該族人士相處,你無法分辨他和漢族之間的不同。傣族則不然,不論語言、風俗、習慣及宗教信仰,他們和漢族就完全不一樣;更重要的是傣族有自己的文字,這種文字是高度發展了的文字。語言文字是維繫一個民族生存進步的重要因素,雲南省的傣族,擁有這樣高水準的文字傳統,難怪該族的文化影響力遠及於中南半島的泰、緬、寮各國了。(以下轉錄《中國各民族英傑》一書中的「刀安仁傳」)

刀安仁傳

刀安仁(一八七二│一九一三)又名郗安仁,字沛生,是干崖(今雲南盈江)第二十四任宣撫使和反清的滇西起義的主要領導人及愛國實業家。

一八七二年(清同治十一年),刀安仁出生於雲南干崖宣撫使司署(今雲南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盈江縣),是干崖第二十三任宣撫使刀盈廷的嫡長子。按當時的封建宗法規定,一八九○年(清光緒十六年)應襲為干崖第二十四任宣撫使。一九○○年(清光緒二十六年),二十八歲的刀安仁開始主持干崖宣撫使司署。

刀安仁少年時就喜歡唱傣戲。在一八八三年他十一歲的時候,他偷偷組織了一個十多人的傣戲班,放學後就背著家人去唱戲。此事被他父親發現後,其父不但不懲罰,反而買給刀安仁一套小鑼鼓,把傣戲班公開。在唱傣戲的過程中,刀安仁曾把從老人那聽到的「阿鑾相猛」的故事改編為傣戲排演,並把自己的姐姐請來充當劇中女主角朗盞輔。此戲演得很成功。但刀安仁父親得知大小姐演戲的消息後,要重罰刀安仁。刀安仁聽說父親要懲罰他,於是就約了十多個朋友逃到家背後的鳳凰山上,他們白天在山上唱戲、打鳥,晚上就躲到城邊的百姓家睡。衙門裡動員了許多人去叫都叫不回來。最後還是刀安仁的生母掌印夫人親自爬上鳳凰山苦苦哀求,才把他們叫了回來。後來,在刀安仁成年時期,他還對傣戲進行了進一步的改革,匯編了一部傣族詩集,書名叫《罕千庄》;創作移植了《阿巒相猛》 等十多部傣劇劇本;並組織人把許多漢文小說戲劇譯成傣文如《三國演義》、《西遊記》、《水滸傳》、《白蛇傳》、《包公案》、《楊門女將》、《聊齋》、《秦始皇傳》、《西廂記》等。這些工作,對傣族文化的發展,起到了很好的促進作用。

一八八六年的年底,刀安仁的父親刀盈廷在新城大佛寺開工興建一座佛塔。刀安仁隨其父親來到工地。他偷偷到民工中間,唱起了諷刺信佛的山歌:「鄉親們,塑佛造塔建房你說是功德無量,死後上天堂;可是有誰得見死人的天堂,到底是什麼模樣?」刀安仁還作過「和尚與尼姑對唱」的詩,諷刺佛教的虛偽。其父親為此大發雷霆。

一八九一年冬初,英帝國主義突然入侵干崖的鐵壁關地區,刀安仁一面立即向上司報告,一面迅速組織軍隊,到鐵壁關阻擊敵人的入侵。刀安仁動員了幾十個勇士,調集了四、五百士兵,來到鐵壁關地區的大青樹安營札寨。他的隊伍中有傣、景頗、傈僳、漢等民族。刀安仁的軍隊使用的武器是刀、弩、弓為主,而敵人使用的是洋槍。為此,刀安仁決定採用叢林戰術伏擊敵人,把敵人打得倉惶逃跑。在後來八年的抗英鬥爭中,刀安仁都採用了叢林戰術,並且發明了「天光報信」法來進行信號傳遞,這一方法在抗英鬥爭中發揮了積極作用。在一八九九年時,刀安仁寫完了《抗英記》長詩,傾訴了對帝國主義的仇恨,對昏庸的清政府的不滿,是一首歌頌正義、反對侵略的愛國主義詩篇。此詩感情奔放,詞句膾灸人口,在傣族人民中廣泛傳播,在傣族近代文學史上佔有重要地位。它是十九世紀末雲南邊疆各族人民抗擊英帝國主義侵略、保衛祖國的現實鬥爭的藝術概括和形象反映;是譴責侵略罪行、歌頌英雄事跡的詩篇。《抗英記》用傣文創作,原作為七百餘行。從總體結構來看,它包括五方面內容:一是歌頌祖國邊境的美好山河,如詩中寫到:「我們的祖國,像一棵古老的長青樹;我們的家鄉,像片片樹葉郁郁蒼蒼。江河相同,水流不盡,枝干一體,蓬勃向上」。二是追述邊疆久遠的歷史,如:「聖明的君主登上先帝的寶座,都賜給邊疆頭領閃光的烏沙紫蟒,還授予象徵權力的金印,下令世世代代都要守住要塞邊防」。三是揭露帝國主義列強侵略我邊境的野心,如:「凶惡的豺狼心黑嘴讒,凶惡的敵人虎視耽耽,罪惡的魔爪已伸向我疆土,恐怖的陰影已掠過我河山」。四是歌頌正義的反侵略鬥爭,這部分是詩的核心內容,也最感人。如:「我們整裝赴戎機,翻越崇山峻嶺,穿過叢林洼地,勇士駐扎在邊境,同仇敵愾心不移」。五是讚美邊疆人民的愛國英雄事跡,如:「瑮僳族勇敢的弓弩手,在洋人面前勝過猛虎下山,一支支帶仇恨的利箭,飛向洋人胸脯和嘴臉。弄璋寨子的英雄波保秀,就像拖石拉磚的巨象;遮冒寨子的勇士晃六,拳術過人,英武颯爽;弄轟寨的波保旺堪稱好漢,他所向無敵,機智頑強。英勇的戰士布滿各寨,英雄的血汗築壘了邊防」。此外,刀安仁還創作了《遊歷記》和《漢光武》等長詩。

一九○六年(清光緒三十二年),刀安仁抵達新加坡,看到此地既有橡膠又有榕樹,決定在此認真考察橡膠的種植與加工情況。經過邊看邊問邊對比,他發現干崖的氣候土壤很具有種植橡膠的條件,從而有了回到干崖發展橡膠、栽桑養蠶、紡織絲綢、製造火柴等實業計劃。並隨即購買八千棵橡膠樹苗和少量桑苗、銀華、皂果籽種,請了兩個技術人員派專人負責運送回干崖,把這些樹苗種植在干崖新城背後的鳳凰山山坡上。這是我國第一次超越北緯二十四度種植橡膠的開始,也是我國的第一批橡膠樹。

一九○八年(清光緒三十四年)春天,刀安仁回到干崖,率領著干崖來的留學生、日本的農藝專家、輕工業專家、教員和十多個技工。回到干崖後計劃首先興建火柴廠、印刷廠、絲綢工廠、養蠶工廠、銀器工廠、機械修理工廠;其次,等到橡膠開割前,再分別建立發電工廠和橡膠制品工廠。為配合實業公司籌集資金,刀安仁開辦了「新成銀庄」,發行通用銀票。

一九一一年(清宣統三年)七月,刀安仁在干崖新城的新衙門召開會議,制定滇西起義的具體計劃。會議決定起義時間定於農曆九月初,由刀安仁負責組織干崖起義軍和發動各土司,按時到達騰越;其他各路由張文光、劉國輔等人組織發動並集中在騰越,協同作戰,共同進攻並奪取騰越的鎮台和撫台衙門。會後還派人到仰光分會報告情況,並籌集資金。八月,仰光分會同意滇西起義的具體計劃,決定農曆九月初七日,刀安仁等率領的三路軍集中騰越起義,並派專人把《革命方略》和「滇西國民軍都督府」的印章送交刀安仁收管掌握。騰越起義勝利後,各界代表一致公推刀安仁和張文光為滇西國民軍都督。刀安仁等擬定的軍政府宣言,對外宣言,安民布告,招降清朝將士布告,組織都督府,編制國民軍,委任有關官員,並籌劃出師永昌等。農曆十一月二日,攻克永昌城。至此,滇西起義取得了完全勝利。推翻了清朝在滇西騰越和保山的封建統治。與此同時,昆明的重九起義和大理起義都成功了。

一九一二年(民國元年)二月初,滇西起義成功後,刀安仁被公推為滇西國民軍軍政府的代表,自仰光抵達上海,轉赴南京晉見孫中山大總統。刀安仁向孫中山報告了騰越起義的情況和一九一○年以來的工作及遭遇,要求回干崖發展工農實業,開發祖國邊疆。孫中山先生很高興,鼓勵他不要泄氣,要繼續為革命工作。然而,當孫中山於一九一二年二月十三日辭去臨時大總統職務後,三月,雲南軍政府中一些人與南京臨時政府內務部中的一些人密謀策劃並秘密逮捕關押了刀安仁等,刀安仁在獄中寫完了《獄中記事》兩卷(此兩卷書現在還未找到)。九月,經孫中山、黃興、宋教仁的交涉營救,刀安仁等才獲得了自由。一九一三年(民國二年),一生為反帝反封建奮鬥的時年四十一歲的刀安仁在北京的德國醫院與世長辭。孫中山先生等送了輓聯。北京政府追贈刀安仁以上將軍頭銜。

一九○六年,刀安仁到達日本,在日本期間,他與孫中山、黃興、宋教仁、居正、李根源等都有密切的交往。刀安仁弟媳錢朗伴,也是雲南干崖的傣族,她於一九○六年跟隨刀安仁兄弟到日本,朗伴生於一八九○年,去世於一九八一年。她回憶說,孫中山在東京時常常到刀安仁家玩,因為孫中山住的地方離刀安仁家不遠。刀安仁一家都尊稱孫中山為「波哏」,傣語的意思是家長或家父。刀安仁有什麼事都要去找他。從干崖匯來的錢都交給他,需要時再找他領取。刀安仁家的人生病都找他開處方,然後照著單子買葯吃。朗伴生病也是找孫中山先生看。孫中山一見到刀安仁他們就讀:「冷、雙、三、昔、哈……」(傣語一、二、三、四、五),把大家都逗樂了。當朗伴鬧著要回干崖時,孫中山還給朗伴講了許多道理,說人人都有父母,都會想家,但大家到日本不是來玩,而是來讀書學知識。正因刀安仁與孫中山先生的親密關係,以及刀安仁在反帝反清中作出的突出貢獻,因此,刀安仁逝世後,孫中山先生的輓聯寫道;「邊塞偉男,辛亥舉義冠遇春;中華精英,癸丑同慟悲屈子」。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0期;民國8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