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長江第一橋「金龍橋」佳話

李忠 

長江上游又名金沙江,在流經雲南西北麗江和永勝交界處,古井里江面,東西橫跨一座「鶴慶梓里鐵索橋」,也叫「金龍橋」。此橋寬二公尺八寸,長八十六公尺,用十八根手工鍜造的大鐵鏈懸繫於大江兩岸。而每根鐵鏈約有五百個鐵環相扣而成。上鋪栗木板,旁護長欄,對岸兩頭覆以瓦屋;建橋共耗資白銀一萬四千五百一十七兩。此橋於清光緒元年(公元一八七五年)由鶴慶郡紳前雲貴提督蔣宗漢捐資所建,歷經五年而竣工。用梓里二字命名,取敬恭桑梓的意思。就建橋時間之早而言,無疑是現存萬里長江上游第一橋也。

民間相傳蔣宗漢為建此橋,有一則動人的佳話,而傳頌至今。清道光十八年(公元一八三八年)蔣宗漢出生於鶴慶縣辛屯鄉大福地村,一個彝族家庭。原姓絞,小名阿六。後來改姓蔣,名宗漢,字炳堂。因家貧,十多歲就到辛屯街一施姓富戶家中當長工,放牧馬群。年歲稍長,身強體壯,氣宇軒昂,言談舉止異於常人,施家有女,年紀和她相齡,聰明俊秀。女觀其志趣高尚,深知其非平庸之輩,想異日必能顯露頭角,遂欲以身相許;然而昔時主僕豈能通婚?女兒的心事被其母看透後,便厲聲力阻,不許交談,以免有失施家體面。施老爺也告誡道:「你也不打量自己,別痴心妄想,這是猴子摘月亮。若不聽警告,要按家法處治」。但傾心相愛的一對,那能用三言兩語分開。正當阿六懼怕而忐忑不安之際,施小姐與之暗中相約,急忙收拾點財物,兩人偷偷牽出家中大零騮馬,雙雙星夜私奔出逃,次日趕到金沙江古井里渡邊,波濤翻滾的大江擋住去路,只見江岸傍停靠著一只小渡船,上前請求船家將他倆擺渡過江,艙公見一男一女,行色匆匆,故意刁難的說:「渡男不渡女,渡女不渡男」!蔣宗漢再三懇求,艄公還是那樣回答。估計後面女家必將有人追來,在這緊急關頭,他無可奈何的只好請艄公將姑娘擺渡過江,而白己下狠心往騾馬身上猛抽一鞭,騾馬縱身躍入江中,隨即他跳入江中,雙手緊緊地拉住馬尾,載浮載泅,緊追著船尾,終於安全抵達對岸,船夫見這英勇少年,也不敢欺侮了。

他倆對著滾滾南流金沙江,當即發下誓言:假若日後成名得志,定要在此架上一座飛橋,讓有情男女攜手而過,使這些居心不良的船夫餓死在此。他和姑娘逃到前永順州後,時值清政府為鎮壓回民起義,到處招兵買馬,絞阿六以蔣宗漢為名,報效投軍,入伍之後,屢立戰功,不斷得到提升,青雲直上。

清同治十二年(一八七三年)蔣宗漢授騰越總兵,次年晉升,授順雲協副將;因「馬嘉理事件」為百姓承擔責任而被撤職。光緒五年(一八七九年)恢復被授予副將,同年復提督銜。光緒十一年參加在諒山同法國軍作戰,在馮子材麾下英勇作戰,破敵有功,中法戰爭後,蔣宗漢以軍功賞頭品頂戴。這年九月,授貴州遵義總兵,二十年賞戴雙眼花翎。廿六年署貴州提督,後調署雲南提督。實現了本人鴻鵠之志。

且言;施夫人一直隨蔣軍門過軍營生涯,甘苦患難與共,夫妻恩愛有加,相敬如賓。蔣忙於軍務,把當年發誓建橋事忘卻矣。後施夫人中年忽患心口疼痛,屢醫不見療效,猛然回悟,是否當年許下心願未了?於是就在光緒元年(一八七五年)聘請岳家姻戚施金泰為總辦,主持古井里渡建造梓里橋。竣工落成之日,夫妻雙雙親臨參加典禮儀式,蔣大人揮筆親題「金龍橋」匾額,並在橋頭廊房門傍撰刻一聯:

金沙欣溯源,萬里奔流,利普荊湘吳楚。

龍雲喜際會,一元來復,交孚南北西東。

清末,此橋被雷電擊斷十四根,經由麗江大研鎮賴耀彩、楊子欽等人積極承擔費用,曾於民國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年)修復。現在梓里鐵索橋,仍然飛跨金沙江古井里渡兩岸上空,成為故鄉鶴慶激勵後人,知難而進,奮發向上的歷史紀念物。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0期;民國8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