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關張純公詩中生涯

申慶璧 

從行徑窺詩徑

我雲南地區詩人中,被尊為泰斗,享譽國際者,當以大關張維翰純漚先生為最。先生之詩,特點在重社會寫實而境界高,是時代風貌而性情真,聲律嚴整而富自然之趣。尤可貴者,雖至大毫之年,尚存青春之氣。鼓吹中興,闢斥邪說,情殷性耿,浩氣干雲,傚子美望京之詠,而末減放翁愛國之志,老而彌堅。

先生有此廣闊之詩境,固由於其紹承家學,動研古詩,上溯明清,綜貫唐宋,得於顧亭林詩文尤多。但進一步分析,先生對我雲南辛亥光復、雲南起義、護法、靖國諸役,無役不與。並出任過靈興、個舊縣長,昆明市政督辦,雲南省奴府委員兼外交部駐滇特派交涉員、民政廳長、東陸大學教授。在中央曾任立法委員和立法院秘書長、內政部政務次長,對軍事、外交、民政、教育、法制均有卓越之貢獻,特殊之心得,力行之結果,表現於詩,當然與眾不同。

至先生在到台灣之前,於民國三十五年出任雲貴監察使,三十六年行憲當選第-屆監察委員被推任雲貴行署委員會委員,政府播遷台灣後,當選為監察院副院長並依法代理院長,至民國六十三年辭任,而以監察委員行使其法定職權終其生,今即以此為線索,略窺先生之詩徑。

文露才華鹽興從政

根據先生乙卯(民國六十四年)「八九生日詠懷詩」前六句:

陽曆今年兩生日,一在年初一除夕。

相距三百五五天,同一年度歲未隔。

歲尾便臻九十齡,暮齒駒陰當倍惜。

先生應是出生於前清光緒十二年丙戍(一八八八),這一年是西太后歸政之前一年。

先生出生將門,自幼趨庭,喜讀古名將之傳,於畢業法政學堂後,為陸軍第十九鎮隨營學堂代撰開學詞,其文典重警策,才華首露。為親赴主持典禮之護督沈秉堃所識拔,徵為文案兼隨營學堂教官,旋遷三十七協秘書,歷張毅、王振畿、蔡鍔三統領皆倚重之。辛亥重九贊蔡公及滇中革命先進,光復滇垣,傳檄而定全省。

在此期間,先生靜觀默察,當國政者惟集權是務,而邊防告急先生有推行鄉治以堅民主之心,癸丑(民二)曾有「元旦書懷」二首,以表其念,第一首(刊於詩稿之冠)云:

共和肇建一周年,當國惟知務集權。

西啓鷹瞵窺藏衛,北來熊蹠踐蒙邊。

離心漸有分崩勢,背誓難期內向堅。

民主要須民自覺,欲從鄉治證真詮。

在這一年,先生如願出任鹽興縣知事,兼掌黑井區鹽務,曾撰「出權鹽興縣事兼黑井區鹽務」詩二首:

其一

學未能優任版新,親民初組宰官身。

此來豈羨鹽區利,廉吏兒孫不諱貧。

其二

庶政殷繁接應頻,職兼聽誦祕身親。

龍師一語心長記,結案須勤少押人。

據先生自註:第一首「末句為幼時蒙先祖贊卿公書貽聯語」。第二首末「赴任時請益於清郡守榮縣龍沛然先生」、「多結案,少押人」六字同勗。

箇舊受困巴蜀解危

雲南護國起義期間,先生已改任箇舊縣知事,丙辰(民五)年之三月六日偽郡王廣東督軍龍濟光之子體乾受偽帝(足世凱命,自富良江外土司糾眾萬餘湧入箇舊縣治,以豪商馬榮、朱朝玟等為旅長,擾亂義軍後方,箇舊首當其衝。先生率警察三百餘人,及駐軍一連拼命抵衛,至九日黎明,於突圍前口占一五言詩,令記室錄寄其兄仲武為訣,原詩云:

大盜終移國,天南舉義旗。

興師分道出,備少後方危。

豎子受偽命,江外糾群夷。

乘虛忽內犯,志在窺滇池。

吾適當其衝,率眾與相持。

我有驍勇士,彼多蠻夷兒。

我無城與壘,彼有好槍枝。

眾寡既難敵,勝負已可知。

顧有守土責,安能擅自離。

曾屢乞援兵,文電日交馳。

翻蒙戒躁急,知為妄者欺。

敵似排山來,我以獨木支。

拼此文弱身,與之苦交綏。

血戰三日夜,殫盡力亦疲。

計惟突圍出,茍免非所期。

冀能抄敵後,冒死纖其魁。

倘竟先賊死,於義亦何辭。

所恨寸草心,未能報母慈。

仗兄善奉養,勿告亦無悲。

但祝前軍勝,正氣扶綱維。

民國以重光,共和萬古垂。

此役雖突圍受傷,仍以殲敵密計,馳報唐督,分兵抄襲敵後,予以蕩平,滇局危而復安,使前方無後顧之憂。

先生負傷回省後,調養數月始愈,後應召入蜀,佐羅佩金,後蔡鍔,曾順道回大關故里省親,記之以詩云:

日思險狀每心驚,夢裡猶聞彈雨聲。

已分鴿原以散骨,卻從虎口脫餘生。

業隨國命危還續,愧被人稱敗亦榮。

劍外羽書徵召急,東歸覲母趁征程。

丁已(民六)長川省政之劉存厚,誤遭北軍詭謀圍攻督軍公署,先生當機立斷,急電瀘州趙師長又新,派旅長金漢鼎馳援解圍,同僚皆稱為有膽識。先生有「圍城」詩三首,記其事,其第二首云:

召援曾草詔,請諾戒張皇。

勁旅遭途阻,名駒罹砲傷。

城危難固守,事急已非常。

幸及傳飛電,須臾線被斨。

戊午(民七)應靖國聯軍總司令唐繼堯在貴州電召,隨節赴渝,召開七省聯軍軍事會議。先生有「去秋自蜀旋至遭先妣之喪屢奉冥帥自畢節電召,逾年始馳至遵義隨節赴渝」一詩以記其事:

蜀道還鄉慰倚關,方欣定省得安居。

那堪竟抱終天恨,風木蕭蕭守墓虛。

甫奠松楸屆小祥,徵書又至趣整裝。

簪毫勉赴塗山會,星夜兼程抵夜郎。

日本考察昆明建市

回滇後奉派至廣東、日本考察,途中曾有「鎮南謁伏波祠」、「廣東東郊謁黃花崗烈士墓並至二望崗弔滇軍陣亡將士墓園」詩。

已末(民八)經台灣到日本,其「渡台灣有感」一詩云:

風景依然淚暗潛,主權非復舊江山。

傷心廿五年前事,奇恥難忘是馬關。

海疆變色忍吞聲,到處新花絢紫纓。

寄語中原諸節鎮,地盤休自閉門爭。

而紀日考察之第一首詩,是「箱根蘆之湖見富士山」:

富士初逢霽色開,湖光如鏡影飛來。

碧鬢每自白頭揍,追老還童歲一回。

歷庚申(民九)、辛酉(民十)、至壬戍(民十一)召還,曾有詩多首,其中「奉召將歸國留別村田主人」一詩:

幽棲地接古根津,兩載相依意倍親。

寄寓渾怠身是客,一庭和氣藹於春。

密樹陰濃綠燒籬,清閒情趣白鷗知。

扶桑倘有重來日,鷯借還期訪故技。

並有一詩紀回國觀感,題為「應召回滇後深有所感」:

回鄉殊不樂,聞見每驚心。

城部看猶是,閭閻創已深。

酬庸嗟虎翼,感舊愴人琴。

果與民更始,應先翦綠林。

先生留日,其實是研究市政,從事於市町村地方自治事務之實習,應召回滇時再籌設昆明市當時市制係甲子(民十三)年內務司制定暫行市制,明定昆明市位,直屬省政府,市首為督辦係簡任職,先生出任督辦。市公所於壬戍(民十一)年八月一日成立。而以普及義務教育為急務,接辦省會小學四校,增至二十四校,均為完全小學,全市及齡兒童就學率達百分之九十六,設備充實,教師皆完全師範畢業。癸亥(民十二)年雙十節全國教育會聯合會第九屆會議舉行於昆明,出席十六省代表,皆教育界名流,分組前往參觀,均予好評。時旅昆、越僑子女百餘人,申請入校,立予批准;而法國領事提出抗議,指為強迫教育及於法屬人民。先生告以彼等皆自行申請,何謂強迫,吾本有教無類之旨,何忍拒絕。法領語塞,欲自行設校,先生不允許,於是知難而退。其中有畢業回越,學醫返滇服務,對先生感念不置者。當時為紀念此事曾建義務教育紀念堂,堂前有先生所撰一聯云:

欲求群眾能安業,勿使一人不讀書。

昆明設市民國八年,原由李宗黃先生首任督辦,因政局變遷中輟,至先生又再起爐灶。時正籌辦東陸大學,先生為籌備委員之一,被派兼圖書館長,並任教授講授文史。在此期間,曾購築螺峰山莊,癸亥(民十二)年,曾著「螺峰疊翠,為昆明勝景之一,數年前余於螺峰翠湖間,購得北倉坡楊氏舊園,松柏參天,景殊高爽,年來小事構籌,顏曰螺峰山莊,九日邀友燕集,黃君天實,及席以詩見贈,率次其韻」,詩云:

煙波浩渺是吾鄉,鱸膾純羹念未忘。

小築於斯欣得地,且將螺翠號山莊。

瘦石疏篁一徑閉,邀朋共醉菊花杯。

落成正屆登高日,喜有詩人萬里來。

風散輕煙雨乍晴,豆棚瓜架不勝清。

塵囂都市田園化,種菜蒔花野趣生。

臨窗碧水壁依山,因樹為楹草不刪。

貧士造園殊省事,天然亭榭兩三間。

丙寅(民十五)年,又再至日本考察,在訪日詩中,有「元月三日抵東京已昭和二年」云:

大正忽賓天,昭和御詔宣。

客來方十日,帝曆已三年。

都市瞻新象,溪山證舊緣。

濱京瞬息到,廣廈萬間連。

丙寅(民十六)年春雲南發生二六政變,各將領逼唐繼堯下台,先生以昆明市政督辦親率市警及講武學堂學生維持治安,時經數月,秩序井然,使廾餘萬市民,數千外僑皆賴以保全而稱頌不已。時余正肄業雲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身蒞其境。先生督辦昆明市先後七年,有「七載」一詩云:

七載聞新市,絃歌聽滿城。

經營殊慘澹,生聚漸繁榮。

世變遭多難,民安幸免兵。

事半辭重負,頓覺兩肩輕。

參與外交爭得平等

英法兩國侵佔緬越,而以雲南為其勢力範圍,法修滇越鐵路,直達昆明,車站形同租界,以東方匯理銀行壟斷經濟,老街海關控制商品出入,惡例苛求,超過不平等條約倍徙。先生耳目所及常加紀錄。戊辰(民十七)年冬,先生以雲南省政府委員兼外交部駐滇特派交涉員身份,為實踐 國父廢除不平等條約遺訓,親擬訂中法商約及改善中法關係意見書帶往南京,面謁國民政府蔣主席中正,呼籲廢除不平等條約,請以最不平等之滇越關係約章為始,備蒙嘉納,曾有「以參訂中法越南專約入京書感」云:

孤懸非瘠土,偏處有強鄰。

封豕貪無厭,長蛇勢正伸。

懋遷遭壟斷,苛歛扼關津。

自救謀敷軌,遙通粵海濱。

約章不平等,變本害叢生。

設領非相互,越權更可驚。

華僑失保障,歐賈檀奇贏。

惡例書難罄,端須據理爭。

改訂新約會議,遂於是年十二月舉行於南京。外交部長王正廷為首席代表,先生與徐謨為代表。先生在會中慷慨痛陳法方之苛求惡例,法方首席代表,為駐華瑪泰爾及越南外交局長加嘉綠,經濟局長魯斯均相顧失色,消息外傳輿論激昂。當時會外活動情形,已已(民十八)年先生曾有「春雪初霽王儒堂外長邀王亮疇院長,法使瑪泰爾及中法雙方參與修約會議同人敘於雞嗚寺豁蒙樓率紀以詩」云:

一樓高會大江東,環眺無遮信豁蒙。

樽俎雍容春漸近,湖山雅麗雪初融。

愁看梅抑桔榮異,漫覺芝蘭氣味同。

溯自南京條約始,不平事例繫深衷。

是時法駐滇領事黎畢西,妄圖利用其私人關係,要挾滇省府,召先生回滇,反為先生請外交部向法政府提出嚴重抗議,將該法領事撤換離滇。法使復籍調對新約要點有待向法政府請示請暫延會。先生知為詭計,亦得赴港。偵知越督所派兩代表將返,亦即專程回京,及至外交部官邸,法使瑪泰爾已先在座,相顧驚奇,咸知先生之機警確不可欺也。茲後談判遂漸順利,經廾四次會議,為時一年有半,而徹底廢除過境稅及其他苛例,改善旅越僑商待遇,我於河內、西貢設總領事館,海防設領事館,收回滇越鐵路旁土地,並由滇越鐵路公司提供保管經費,路警得充分行使職權,並將鐵路收回期間縮短等重要條款,皆得以完滿達成。直到庚午(十九)年始正式簽字,先生有「中法越南專約經年餘談判始正式簽定」云:

談判經年據理爭,堅持到底幸觀成。

條文固已臻平等,效果還須視實行。

功成還省,甚受歡迎,先生曾有一首「還抵昆明酬諸父老」說:

時經十八月,詞費萬千言。

公義情難怯,鄰交誼轉敦。

初曾遭齮齕,終竟釋糾紛。

歸日勞空巷,歡迎入省門。

先生關於滇緬劃界之建議,已巳年(民十八)著有「以勘劃滇緬界務意見陳請當局交涉定期會勘並建議實行屯墾」詩:

一片江山改舊顏,八關只賸漢龍關。

委隨誤在咸同後,控制疏從靖曆間。

疆里無方殊憒憒,簡編可考尚斑斑。

線圖五色皆吾圍,墾牧希收故壤還。

倡導自治進身立法

庚午(民十九)年,任雲南省民政廳長,先建立縣以下自治機構,調訓區長,於縣長之選訓尤為嚴格。先生對縣長之要求甚高,辛未(民廾)年有「檄王生行雲署路南縣事以詩勗之」云:

主義服膺任理清,才長百里慰群情。

論年獨比同僚少,言志曾教舉座驚。

天下為候明古訓,路南施政試新聲。

送君深入民間去,勿尚空談要力行。

先生主持民政期間政風丕變,自治工作次第辦理完成可期,惟軍方強欲以縣長缺為調劑將校之具,先生堅持不可,遂堅辭。入京改任立法委員。著有「辭民政廳長離滇赴京」一詩:

剔扶爬梳士路清,良規初具拒紛更。

豈堪武健增民困,伴食吾寧接浙行。

先生在任立法委員期間,兼秘書長二年,曾參與五五憲章及各種法律之制訂,凡各國民刑怯典之立法原則,適合國情者,皆立採用,其與世界潮流相違,可為外人擴展領事裁判權之藉口者,力主排除,故能適合領事裁判權取消後,外人受我制裁而無怨。乙亥(民廾四)年,著有「立法院成立六周年分韻得綜字」一首,對當時立院人才,立法旨趣,均略提及:

國旗飄揚晴光湧,國樂悠揚歌且頌。

議誼創立六周年,法典釐然千百種。

制廣考文萃時賢,昌言爭擅仲長統。

豈惟刑名博申韓,況多才華追屈宋。

經濟謀猷繼管商,均田制祿嫻覈綜。

講信修睦蔪和平,不尚連衡與合縱。

兵戒佳兵非好戰,刑以止刑斯無訟。

自治精神溯周官,禮運大同常唯誦。

采風亦出詢芻蕘,廣益集思及菲葑。

驚座不欲炫空談,合轍還期俾實用。

有時智仁見或殊,天下憂樂原相共。

議席三度並蟬聯,舉杯相祝共珍重。

抗日軍興西遷重慶

丁丑(民廾六)年抗戰軍興,先生之詩,多有描述日軍惡狀者,其最先者,為「偕內子孝餘重遊北平書感」,紀蘆溝橋事件前情形云:

不到幽燕廿五年,巍巍城闕故依然。

眼前事物多殊異,佩劍倭奴滿市塵。

日覽瓖奇走故宮,遊痕只在內城中。

西山勝境無從到,倀鬼猖狂踞冀東。

耗卻樓船建造資,經營池館一人嬉。

阿房幸未成焦土,留俾千秋鑑侈糜。

鐵騎縱橫肆狡謀,銅駝荊棘不勝憂。

契丹大欲方無厭,奚止燕雲十六州。

淞滬戰爭時,曾參與勞軍活動,「抗戰軍興敵機空襲正烈。與醇士、懋華諸君被立法院推派夜行赴滬前線勞軍」詩云:

鐵蹄橫空彈雨飛,長途處處有危機。

輕車夜駛京杭道,為掩光芒結草衣。

慰勞聊申犒士心,深宵戴月出槍林。

後塵幸免遭鋒謫,險似前車許閣森。(註)

英使許閣森亦乘車赴滬,在途被敵機以機槍轟射。

國府遷重慶,先生亦隨往,有「隨國府西遷重慶」詩云:

虜號突兀到蘆溝,鐵翼縱橫瞰石頭。

悉銳東來成席捲,避鋒西上溯江流。

少康一旅終興夏,句踐十年竟復仇。

莫謂益梁天地窄,建瓴高屋俯神州。

國府西遷後,先生曾一度返昆小住,有「川江冬季水落改由粵漢鐵道至香港、越南飛抵昆明故居」紀其事云:

冬江水落斷舟航,遵陸車行發武昌。

千里馳程趨嶺表,滿天雁陣過衡陽。

珠崖遠眺南儋耳,銅寺重進古越裳。

喜及一年將盡夜,全家團聚彩雲鄉。

先生對顧亭林詩,頗有研究,常集句述事,戊寅(民廾七)年有「讀亭林詩其句有似於近事者集為七絕四章」云:

萬里江天木葉稀,舊京秋色轉霏微。

愁看京日三軍饋,目送毗陵一雁飛。

石城烽火照秦淮,滿地關河一望哀。

碧血未銷新戰壘,冶山天遠溯風迴。

當年開立是中山,天府神州百二關,

舉目陵京猶舊國,幾時重得被愁顏。

爾來牧騎方深入,左次猶虛授鉞才。

感慨河山追失計,一軍守嶺竟空回。

先生重慶期間,住觀音崖,名所居為疊蒼

樓,有「寄寓渝市觀音崖題其樓曰疊蒼紀以小詩」云:

窗臨疊疊山,門繞蒼蒼水。

撫景更懷人,樓欄時徒倚。

先生對重慶之映象,照「舟抵重慶」詩是:

行都壯麗古渝州,城址盤安一石頭。

虎踞龍蟠今在此,建瓴定可複金甌。

出佐內政南北采風

巳卯(民廾八)年先生出任內政部政務次長之職,時中央為完成地方自治,以利憲政之亟待實施,召集全國內政會議,由先生協助運籌討論議題均有圓滿之決議,為健全內部組織,曾特增設戶政、營建、方域三司,使戶籍、營建國疆及行政區劃部門,皆各有專司,從此內務行政,有完全而良好之體制。是時內政部長是雲南籍之周鍾嶽惺庵先生,先生對周老之尊敬,曾有「次惺庵九日漫興元韻」一詩云:

時難寧容守故邱,陸沉要共挽神州。

閒雲出岫終成雨,佳節登高幸有秋。

忠武集思兼廣益,希文後樂獨先憂。

夙知許國心勞瘁,憶在中年已白頭。

先生在職期間,為督導新縣制之實施壬午(民卅一)、巳酉(民卅四)年間三度巡視各省歷百五十餘縣市,故訓政工作之完成,憲政得以實施,先生實與有力焉!

此度巡視,分為兩次,首次是壬午(民卅一)年七月十四日航空先抵蘭洲易車沿甘新公路,巡河西,出嘉峪關,至於敦煌,仍循原路回蘭洲,赴青海轉隴南、隴東出蕭關至寧夏,折平涼入陝西,歷關中,東至潼關。復返西安,至寶雞,沿川陝公路,過大散關,歷陝西,入劍門、川北、川西,乃至西康之雅安、天全,復回成都,沿成渝公路按縣視察,十一月廾九歸抵任所,視察八十六縣市,課政之餘,將觀察所及,紀之以詩,得百六十首,以西北紀行雜詠為名刊行,篇首之詩是:

觀政先從塞上行,臬蘭山色望中生。

飛槎頓入清涼界,趁得長空萬里行。

而最末一首則是:

一編蕪雜口占成,寫景兼為紀旅程。

經過名山都入卷,別來舊雨倍關情。

第二次則是癸末(民卅二)年十一月九日,航空先至桂林,由湘桂鐵路東段入湘,轉粵漢路入粵,自韶關沿公路入贛而閩而浙,仍循原路回桂,由湘桂鐵路西段至柳州,轉黔桂公路入黔,自獨山沿公路至貴陽,於甲申(民州三)年二月九日歸抵陪都,再於四月十六日航空入滇,於五月二十日回渝復命,歷八省六十餘縣市,成詩百四十首,以東南紀行雜詠為名刊行。篇首是;

歸從西北又東南,郡國民風取次探。

敢謂周咨明利病,輕車過處無停驂。

此行紀雲南詩有廾首,其第一首是:

留得滇南最後來,蔚藍天色五雲開。

葱葱鬱鬱多佳氣,湖上青山翠作堆。

最後一首是:

故園重到詩偏少,減卻民情為病纏。

收拾零牋歸一卷,紀行聊以殿初篇。

在西北紀行雜詠刊行,有周鍾嶽先生序,內云「純漚次長於今夏巡視西北經時四月有半,於各地文物聲名,山川風土車塵所及,發為詩歌,其勤政恤民之思,時時流露於楮墨,詩小雅皇華篇云:載馳載驅,周爰諮誠,蓋於此可窺作者之襟期,而非第流連風景而已」。在台灣於丁酉(民四十六)年重刊,易名為采風錄分上下卷,于右任先生為之序,並贈以句云:「三戴觀風周郡國,一篇得氣自山川」。

監巡雲貴回到昭通

丙戍(民卅五)年,抗戰勝利前,先生於是年四月就任雲貴監察使,政風亟待整肅,乃以勤奮廉能,相激勸,對吏民多所啓迪。先生曾有「奉任雲貴監察使,飛抵昆明,適逢錢南園先生誕辰,鄉耆循例祭公於翠湖祠堂,推余主祭,禮成敬賦一詩紀之」云:

首夏歸來值誕辰,年年俎豆祭湖濱。

直聲不為書名掩,峻節都緣德探真。

嫉惡率先彈顯貴,崇廉到底耐清貧。

柏台重任吞安仰,式此天南第一人。

先生主持監察使署,約束所屬甚廉,在國父紀念周,總是嚴格相勗,其第一次「五月六日」講詞題為「監署同仁應率先奉公守法謹言慎行」,丁亥(民卅六)春親自出巡,並有詩紀,丁亥《民卅六)其首度出巡詩是「東巡次威寧有感」云:

輕車徐駛近郊坰,邑眾遮迎話野亭。

四境荒寒難布穀,八年戰伐苦抽丁。

強梁鬥狠猶多訟,伏莽潛滋訖未寧。

興利先從除害始,懲貪禁暴在明刑。

行經昭通,曾以詩與當時父老唱酬,有「行抵昭通之夕忽大雨,繼之以雪,次辰一望皚然,率賦柬郡城都諸父老」云:

荏苒風塵卅載餘,按行方抵郡城初。

可堪歷劫觀滄海,豈不懷歸思簡書。

撥霧端逢雪洗眼,作雲敢謂雨隨車。

班荊道故情殊樂,祇悵閭閻困未好。

並有「雪後與王照滄遊清官亭(已改稱衛泉公園)」詩:

翼然猶見舊時亭,雪後山光照眼青。

留得清名人宛在,營成官圃我重經。

堤邊補柳初垂蔭,石上流泉自可聽。

仙令王喬餘韻遠,亢宗今克紹前型。

更專程還大關故鄉甚受歡迎,三月二十三日開歡迎會,先生在會上「以恒勉誠拙」四字讀書立業為題勉大關青年。撰有「還鄉雜感」十二首,其前三首云:

卅年行役喜初還,憂患餘生鬢髮斑。

後起英多同輩少,萬人空巷迓鄉關。

峰迴路轉水潺潺,柳暗花明入故山。

三徑未荒松菊茂,庭柯得眄自怡顏。

含飴承笑憶趨庭,老圃黃花祖德馨。

簷際牓書看尚在,敢將先訓負西銘。

另有「還鄉十日,親友排日招宴,而羅羨青、胡仲鳴諸宅及家園牡丹,適於此時盛開,感賦長句,藉志惜別之情,時閏二月十四日也」詩云:

卅年行役甫歸來,載得清風兩袖回。

庭樹喜留先世蔭,園花爭向遠人開。

鴻泥起處題新壁,雞黍家家款舊醅。

渾似武陵園裡客,驪歌一曲又相催。

夏至貴州巡視,入「勝境關」時,曾吟:

戴雨行過勝境關,山重水複路行環。

滇黔於此分星野,民瘼櫻心總一般。

在貴陽住南明堂,著有「南明堂小住」一詩:

南明河上一堂開,碧草如茵繞綠槐。

小霧漸收天朗霽,林端遙送好山來。

近郭依山屋數椽,當門一水碧漪漣。

茂林之外環修竹,朝聽禽聲暮聽蟬。

閒步看花拂槿籬,夕陽欲下雨絲絲。

茅簷幾處輕煙起,隔岸人家正晚炊。

竹窗棐几淨無塵,月影溪光夜色新。

小住頗宜安筆硯,過從時有素心人。

在貴陽期間,先後應邀在貴州全省運動大會,全省行政會議,全省博物展覽會,全省兵役會議致詞,到八月間始回雲南。

在這一年冬,監察委員依憲法改由省議會選舉,先生當選為第一屆監察委,並被推選為雲貴行署委員,仍深入民間勤求民隱,繩愆糾繆,觀感一新。在任滿第一屆任署委員時,曾於巳丑(民卅八)年六月六日向行署工作人員發表「對雲貴監察委員行署同人的臨別贈言」但新任未到,在七月四日行署紀念月會上仍主持講「在任一日負責一日絕不使監察工作停頓」。

播遷台灣躬親查案

巳丑(民卅八)年政府遷台,八月底亦離開昆明隨往。先生前來台時有「自上海航空抵台有感」云:

台嶠孤懸憶昔遊,重來幸睹舊金甌。

棄江越海今南渡,觸景櫻懷是北投。

滾滾逝波看不盡,駸駸來軫歎方逎。

劍潭徙倚橋欄畔,安得忘機似白鷗。

到台後曾遍遊南北成詩多首庚寅(民卅九)年在香港養病,曾有「病滯香港有感」云:

扶病遷流臥海濱,一編玉露僅隨身。

忘機原自同鷗契,安拙真堪與鸞親。

千古敵源由濁富,平生樂境在清貧。

蕭然環堵無長物,曾是辭金卻幣人。

辛卯(民四十)年有「將渡台灣留別在港親友」詩云:

舊好新交聚海隅,經年氣誼倍相孚。

中原北望心同奮,吾輩南來道不孤。

十載治吳須淬礪,一成興夏待匡扶。

太平山下舟行處,風雨難忘折柳圖。

返台後所作第一首詩是「上巳日禊集台北賓館默君代抄得不字」詩云:

香江一病暫淹留,員嶠重來續勝游。

諸老喜晴臨曲水,三春思雨變清秋。

身經多難心猶壯,志切中興氣更道。

會見收京修楔日,鍾山還似舊時不。

對台灣之肯定,有「台灣為自由民主之燈塔」一首:

五十年間往事空,珠還後我舊華風。

祇今赤焰熒天下,賴此明燈照海東。

新野定酬誅莽願,會稽終奏治吳功。

自由景運間中夏,更興盟邦進大同。

先生到台灣之初,雖然只是專任監察委員,但一言一行均從整個國家、全體國民著想,並兼顧國際局勢。這些可從其在監察院委員動員會及國父紀念月會之講詞看出。例如四十一年十六日講題是「三民主義與反共抗俄」,四十二年五月廾一是「研讀總統最近關於國際局勢講稿之闡述」。四十四年七月是「精神動員與社會現象」。只有四十七年七月才專講「風憲與風教」。

巳亥(民四八)年夏又遊日本,有「寄寓田園調布梅田市宅」詩云:

田園調布賃齋居,幽靜無塵客到疏。

棐几雅宜安筆硯,瓶花燈影一窗虛。

曉起輕寒案倚爐,嫩湯淪茗紫砂壺。

友家女侍勸供膳,黍穀為羹勝酪酥。

百物無須向遠求,肆塵近在自由丘。

一程密邇常安步,怕趁車廂讚萬頭。

驛前池水響潺湲,囂市歸來意自閒。

鄰會家家花滿院,綠陰一路看玄關。

此次遊日主要是探訪中國文獻在日情形,兩月歸來曾兩度報告一次是在監察院委員動員月暨國父紀念會月會報告,講題「中國文獻在日本」,一次是在監察院員工動員月會暨國父紀念月會,題目是「旅日兩月之回憶」,時間都同是七月。先生雖年高望重,仍躬親查案,乙巳(民五四)年曾有「以查案步行入彰化鄉區途中偶感」云:

人生七十方開始,八十初過自未衰。

元首憂勤常感召,泥途風雨豈容辭。

從無歎老嗟卑句,儘有憂時許國心。

過去言行原不茍,未來勞怨自能任。

晚年活動擴及環球

乙巳(民五四)年,先生當選監察院副院長,當時之監察院,相當兩院制國家之參議院,時日本國會議員發起組織亞洲國會議員聯合會,第一次會議是十一月卅日至十二月四日在日舉行,我國是谷正綱(代表國民大會)、倪文亞(代表立法院)、先生(代表監察院)前往參加。先生曾有「出席亞洲自由國家國會議員聯合會」詩:

議士嚶鳴篤友聲,友邦碩彥集東瀛。

仁言利溥傾肝膽,休戚相關意坦誠。

岸然信望介然風,迭秉樞衡世論崇。

抗暴敦仁資互助,自由福祉繫深衷。

回國後曾於丙午(民五五)年元月十三日對監察院報告(出席亞洲國會議員聯合會暨中日策進會議經過)。

在這一年,先生更忙,先至東京續至漢城,其「七至東京為出席第二次亞洲議員聯合預備會」詩云:

去年首次會東京,預定今秋集漢城。

千葉老成勤擘畫,又邀洽敘趁春明。

到韓後有漢城、板門店、明月館等詩。而「漢城」詩是:

漢城集會值初秋,議席遙臨半舊儔。

華克山莊風景地,居停佈畫意綢繆。

遠近高低樹燒樓,層層疊翠接江流。

夜來一雨添新漲,沙沒成潭起白鷗。

丁未(民五六)年亞洲聯合會第二屆理事會在韓舉行,先生又往,有「再抵漢城」詩:

韓京三月柳毿毿,客舍同經兩日談。

本屆議程曾略定,今冬集會在湄南。

歸國後曾於四月十六日向監察委報告,題為「出席亞洲國會議員聯合會第二屆理事會議的經過」。

是年的十一月廾九日亞聯第三屆會議在泰國曼谷舉行,先生前往參加,並參加曼谷詩人集會,有「曼谷詩人雅集」詩:

神州北望痛秦坑,薄海咸期克漢京。

文化復興倡領袖,詩風重振仗耆英。

湄南結社群才盛,天下為公大道弘。

不佞年過三萬日,猶來求友賦嚶鳴。

回國後,戊申(民五七)年一月十一日向監察委員報告「出席亞洲自由國家嘓會議員聯合會第三屆會之經過」。同月廾五日向該院員工講「泰國之今昔」。八月十五日再向監委講「泰國憲法簡介」。可見每到一地,不是走馬觀花。

同年十二月一日至菲律賓馬尼拉出席亞洲自由國家聯合會第四屆大會,也順便參加僑社雅集,著有「菲京馬尼拉僑社聯吟雅集」詩二首:

先世僑南樹德滋,百年繁衍蔚英奇。

曾聞各擅當時譽,相見同深故國思。

赤禍滔天人紀絕,華風衱海友情怡。

興群願更宏詩教,連歲星馳老來衰。

菲芳律應海之濱,葭琯灰飛物候新。

茗宛招邀煩佳節,葩經研討愧伏輪。

闡揚大道期同契,鼓吹中興集眾賓。

親愛精誠摧暴力,佇看禹甸慶回春。

回國後,巳酉(民五八)年一月廾一日向監察院員工講「菲律賓近況簡介」。

在這年十一月廾四日亞洲國會議員聯合會在台灣舉行,先生與谷正綱三人負責策劃推動,先組織中華民國議員團,六月十一日先生向監察院委員報告「亞洲國會議員聯合會中華民國議員團的發起經過及亞洲國會議員聯合會第五次籌備的情形」。

庚戍(民五九)年,日開亞東博覽會,先生前往,有「十遊日本雜詠」廾首,其第一、二首云:

博覽空前展亞東,萬邦開物競天工。

相親兩善增忉惕,促進和平向大同。

物質人文萬彙豐,仰望俯察炫雙瞳。

林林總總資科學,顯現聲光化電中。

歸國後又在十月,向監察院委員報告「日本國會圖書館之今昔觀」。

先生在副院長任內鑒於國家處境,最重視國民外交,親身推動之餘,並在辛亥(民六十)年三月十一日對監察委員報告「珍惜時光致力國民外交阻遏國際姑息逆流,爭取外交總體戰之光榮勝利」,在講詞中,主張「無妨把中央機關及地方機關巡察,暫停一年,以其經費,移作組團出國考察之用。若仍不敷,再由我們各人捐獻某一月所得,亦正合動員公約:『我們願盡一切力量』之諾言」。此種捨己為國之精神,實有所罕見。壬子(民六一)院長李嗣聰逝世,先生依法代理院長。成國家最高監察院之首長。

癸丑(民六二)年春先生辭監察院副院長及代院長仍以監察委員行使其法定職權,仍不以年高而自閑,且有周遊世界之舉。在環遊集自序中謂「六十二年春辭長監察院務後,職事較簡,爰有出國考察之行,以五月廾二日由台北搭機啓程,先往大板訪友,旋至東京,飛漢城訪問,復回東京飛美,歷夏威夷、洛杉機、華盛頓、紐約而抵波士頓小住,並訪附近城市,於八月中越大西洋飛歐陸,歷倫敦、巴黎、日內瓦、雅典,經土耳其至伊朗,經巴基斯坦、印度、緬甸、而達曼谷,轉新加坡、西貢考察,最後於九月五日由香港飛回台北,此行為期三月又十七日,旅遊觀感及贈答之作。不限於七絕,歸而輯之,各體綜合百首。」第一首是「京都晤吉川幸次郎以其歸田疊韻集見贈次韻和之」:

佳辰初度早春天,七十從心必永年。

退隱長懷狩野句,耄勤更註杜陵篇。

遠遊快晤經三島,黷武寒盟慨二田。

詩會台瀛將有約,群賢畢至料聯翩。

卷末是詠「香港」八絕,而最後一首是:

過境停留期有限,故人款接誼無窮。

海天一覽抒長嘯,風暴全殊百感中。

愛黨愛鄉一片純情

先生政治生涯中,丙戍(民三五)年當選制憲國民大會代表,參與中華民國憲法之制訂,翌年復當選行憲國民大會代表,戊子(民三七)春參與第一次會議,選舉第一屆總統、副總統,並當選國民大會主席團主席焉。此外壬子(民元)年先生在上海晉謁國父,經陳英士先生介紹入中國國民黨,服膺主義,身體力行,回滇參與黨務,連任第三、四、五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戊寅(民廾七)年三月臨全大會舉行於武昌,出席參與總裁選舉及抗戰建國綱領之制定,有「自昆明飛扺武昌出席臨時代表大會」詩云:

還鄉三月復東來,會議珞咖趁夜開。

綱領釐然申抗建,艱難共濟狹群才。

黃鶴無蹤尚有樓,滔滔江漢此交流。

武昌自古稱形勝,莫讓狂鯨溯上游。

來台後於庚子(民四九)年奉派兼任中央紀律委員會委員。第八、九、十屆全國代表大會,均提名為中央評議委員,六十二年三月復被指定為中央評議委員會主席團主席。巳酉(民五八)年有「祝本黨十全大會成功」一詩:

十全盛會啓南天,四海歸心護黨權。

集議群才誠濟濟,服膺主義蓋拳拳。

齊隨領袖征橫逆,遍展旌旗解倒懸。

重建中華臻郢治,時哉禮運大同篇。

先生愛鄉情切,雖身在台灣,但無時無刻不思念雲南,對雲南光榮之歷史,常藉機宣揚,雲南旅台同鄉會主辨雲南文獻,前二十一年,均由我負責,先生曾先後提供「雲南起義出於自力自動」、「雲南起義基於雲南士習之弘毅」、「明季雲南志士遺民於新亥革命及乙卯起義之影響」、「護國戰役實錄」、「周惺庵先生傳」、「東陸大學創校記」、「雲南護國起義之史實」、「陸軍第十九鎮與辛亥革命丙辰護國之役」、「大關縣志序」等。在其他雜誌發表的,有「回首昆明話劫灰」、「何日天南尋故里」均刊於自由談雜誌。這兩文均極富詩意,其中「何日」一文,更引用自撰之十二首除夕詩。而雲南護國起義,卻是他吟詠最多題材之一,其中有乙亥(民二四)所作「雲南起義護國廾周年紀今日李協和將軍邀宴此役同志於鍾山寓邸即席賦賦詩索和」:

一怒天南振虎賁,神奸奪魄罷稱尊。

至今禹句歸民主,賴此戎衣擊國魂。

百戰餘生欣能在,廾年舊事忍重論。

更將奮發期同志,無限蒼涼對酒爭。

盡力詩教振心倫理

先生勤於詩教,在遊息之處,若有詩人聚會必親自與會,會必有詩,相互切磋。民國五十八年五月五日詩人節在陽明公園雅集,先生應邀致詞,題為「參加歷次詩人節紀感」,講詞中提道:「自我們隨政府遷台以來已是廾個年頭,各縣市多於是日舉行聯吟大會,我亦曾多次參加,而以乙未、丁酉、戊戍三年最為盛大」。講詞引用乙未(民四四)、丁酉(民四六)、戊戍(民四七)、丁未(民五六)、戊申(民五七)等五年所作之詩而戊申所作是:

巳丑遷台迄戊申,每逢佳節會詩人。

廿年教訓兼生聚,一體堅佳歷苦辛。

山號陽明崇踐履,沙懷楚澤感沉淪。

文成有弔靈均賦,悵望千秋展誦頻。

中華學術院張院長曉峰知先生對詩學有特殊見解,聘為詩學研究所所長,研究所之旨趣與任務,先生在戊申(民五七)年三月卅日該所成立典禮致詞時,以「詩教與倫理」為題,引經據典來說明以詩教振興倫理,復興民族之道;同年十一月五日在旅菲律賓詩人邀集之座談會上致詞時,以「中華民國中華學術院詩學研究所之成立及其使命」為題在講詞中說,該所組織規程第一條明定:「中華學術院為聯繫國內外詩人,共同唱賀,積體研究,並鼓勵青年致力詩學,期能倡明詩教,振興文運,以實踐 總統復興中華文化之昭示」。先生在菲律賓發表是項講演時,還提示「振興詩學,宏揚詩教」、「僅憑台灣這一個地區的力量是不夠,所以團結海外詩人,這是我們詩學研究所當前最迫切的工作」。先生用詩來表達是在「巳酉上巳詩學研究所成立周年紀年喜賦」詩中說:

陽明山之陽,崇樓起華岡。

復興文化地,聲名動四方。

吾儕宏詩教,首重振倫常。

次則崇群治,科學並扢揚。

戊申上巳日,集會慈孝堂。

群彥聯翩至,情豪氣俱昂。

觴詠梨洲樓,前賢示周行。

釐然有規學,相期裨濟匡。

新知以培養,舊學互商量。

善盡風人責,不緣塵事坊。

興觀群怨旨,每常見篇章。

亦復籌獎學,英才蔚大庠。

冠者詠舞雲,孺子歌滄浪。

嚶嗚韓菲秦,涵泳漢晉唐。

僑社才濟濟,祖國風泱泱。

嘉言傳慰勉,協力致富弦。

雞嗚感風雨,風曆易星霜。

周年申紀念,重三誌不志。

河山終還我,日月慶重光。

短簫燒歌起,搴旗入建康。

兆民登社席,一統固金湯。

詩學研究所,在先生主持之下,與時俱進,在庚戍(民五九)年四月八日成立二周紀念致詞以「中華研究所的任務」為題,指稱「今後除詩學月刊更求其完美,中華詩選三百首之編纂,應求早日完成出版外,關於詩學講演之舉行,詩詞作家之競賽,在廣播及電視中,關於詩詞倡導之傳播,對海外詩人詩社之聯絡,對各大學有關研究所之聯繫,對各市縣詩社之調查與聯繫輔導,均應規劃遊行」。並加強研究所之組織,分設集會、出版、事務三組,設執行秘書以總其成。務期「於復興中華運動中,有關倫理方面,弘其詩教,於民主與科學,亦以宣揚鼓舞,恪盡風人之貢,於國家社會自更有貢獻」。在辛亥(民六十)年,研究所又成立大專青年詩社,先生曾講「大專青年要宏揚詩教,復興文化」。想達到當時蔣公中正倡導復興中華文化,標鼓相應之目的。

先生有關之詩,亦多著意於茲,庚戍(民五九)年作「中華詩學研究所成立二周年感賦」云:

九十春光半雨中,欣逢上已日初融。

復興文化弘詩教,攸敘彝倫振古風。

友誼難憑嗟首鼠,賦情恣肆憫嗷鴻。

自強不息終戡亂,禮運一篇致大同。

在先生講稿中與中華詩學研究所有關者是癸丑(民六二)年五月在漢城慶熙大學所講之「中韓詩學交流之回顧與展望」,其中曾提到「詩學研究所成立以後,延聘詩界名流百數人研究發展,以宏詩教。」「貴國詩人李家源教授亦受聘為研究委員,迭有佳作。」並提到「鄰近友邦,如泰國、菲律賓詩界,本人亦曾往訪,迭有聯吟集會。此次重來貴國,其主要願望,在向貴國詩人領教,對於今後兩國詩學之交流,有更進一步聯繫。」而以研究所為主旨之詩,則是甲寅(民六三)年之「上已楔集值華岡詩學研究所成立六周年紀念分韻得是字感賦」,其前段是:

今歲庚寅續癸丑,禊事之修仍集此。

分韻蟬聯逸少文,蘭亭一序字依齒。

余以八十有八齡,忝長吟壇慚無似。

自嗟老馬非識途,邁進幸偕諸君子。

本所成立六周年,月刊一卷世珍視。

文詞豈僅富篇章,志節還欣勤砥礪。

詩教宏揚屆遠方,才俊青年爭蔚起。

連年集會並聯吟,清新佳作多可喜。

回憶國運值艱危,萬里間關頻轉徙。

海濱鄒魯成名都,周道如砥直如矢。

蓽路藍縷啓山林,錦繡畫圖遍村市。

經文緯武生聚繁,莊敬自強體深旨。

純漚類稿詩作逾千

先生晚年對詩教盡力很多,對文藝復興的貢獻,也很大。曾將其著述彙集,分為上、下兩純漚類稿,交由正中局發行。分為詩、聯、文、講四類。首為「純漚詩稿」,裒錄古近體詩六百餘首,按作時年代,冠以甲子分卷,本文用甲子標年代,即由於此也。詩稿之後,附采風、環遊及除夕疊韻詩三集,總共一千二百餘首。成惕軒為作序,謂詩稿是「時炳物華,即事吐言,足覘襟抱。上觀龍虎風雲之大,旁逮草本蟲魚之微。遊何將軍山林多存野趣;觀薛少保書畫,特表高風。或招隱碧巒,撫叢生之桂樹;或感懷滄海,弔歷劫之櫻花而語必自然,音無噍殺。」並以「工美望京之興不稍衰;放翁愛國之忱,老而彌篤。昔賢所謂清真雅正,悱惻芬芳」譽之。對采風集則謂:「服政以還,觀風是尚」、「親赴東南各省視導地方自治,並有西北考察之行。遊歷龍荒,未遑燕息。鵰盤故壘,對關塞之蒼茫;雁集中逵,嗟閰閭之疾苦。屯田鑑往,拜井思艱,引楊柳過玉門,挈葡萄歸漢闕。一本溫柔敦厚之旨,務中興觀群怨之情。」環遊集,則是先生辭監察院代院長之後,周遊列國之作,而成氏之評,則謂「近訪日韓,遠臨美歐,萬里紀行,壯於乘槎之博望。一篇贈別,嘉彼問禮之晁衡;持縞紵以代敦槃,假嚶鳴而後信睦。別成吟草,宜比皇華。」

先生有此成就,實由於一生勤於學,勤於事到老不衰所致也。詩稿的最後一首詩,題為「八九生日詠懷」有一大段述晚年勤修云:

歲尾便臻九十齡,暮齒駒陰當倍惜。

案頭尚有未成書,亟待殺青時已過。

黎明即起盥漱餘,焚香淪茗溫經籍。

呼吸松間款步回,飯訖臨窗稽繁賾。

邇來記憶力逾差,典要常書備忘冊。

週曆復常注會期,按時每能趨議席。

謇諤群宕多可欣,尤喜度支精審核。

郤常緘口似金人,不及當年勤建白。

曾忍引退養拙疏,民選無從乞免役。

況懷莊敬自弦箴,仰贊中興同有責。

風節彌堅懈谷筠,霜姿長鬱嵩山柏。

諏詢民隱祕躬親,險遠不曾慵臘屣。

偶逢勝境亦登臨,海天萬里觀澄碧。

青山一髮瞥中原,何日金陵歸舊客?

從這一段詩中,可以看出先生老而彌堅,為國為民,堅守崗位,從不懈怠。不僅是詩人典範,也是當時老一輩中央民意代表的典範。

出版大關志完成鄉人託

先生晚年最值得一提的是,先生身在台灣,心繫鄉土。先生之故鄉大關,自清雍正初設治,訖無縣志,經先生之倡導,至乙酉(民卅四)始由縣長聯張銘琛主持編纂,至巳丑(民卅八)成稿十六卷。請先生審查,因世局變遷,將原稿攜台。至乙卬(民六四)年已九十深念鄉人負託之重,遂自丙辰(民六五)元日一開始逐卷審閱修訂,由其秘書簡明勇手抄,陸續付打字後詳加校對,交由正中書局於巳未(民六八)年印行。余主編之雲南文獻第八期(戊午│民六七出版)曾刊其大關縣志序,其結尾謙言「顧此志稿雖經銘琛華宗澤遠諸世講與臥雲女士之多年辛苦始克完成,究屬草創,余又未能多所潤色,深滋歉疚。維冀後之賢能,參酌清代章學成先生文史通義中關於修志二書之所論列,采輯儲備,進而加以增修,使吾邑志乘,臻於完善。是則余以九二衰齡,播遷海濱,體國懷鄉倦倦不已之企望也」。循迴往誦,欽佩以極。

先生與堂叔祖佑賢公為友,因此余於甲戍(民廾三)年到南京後,常蒙關照,當其八五大壽,我曾就其一生勳業,撰壽聯以獻云:

位尊五更,德具五美,節概風範柏台,

駿業千秋,應鐫銅鏢鐵柱;

言重九鼎,壽兼九如,詩文輝麗萬有,

冰心一片,遙寄金馬碧雞。

至乙卬(民六四)九十大壽,我雲南旅台同鄉會推我作壽序,對先生之功業,曾加研究,深有罄竹難書之感,因是我個人所獻之壽聯,則縮小範圍,僅從鄉情著筆,詩詞著眼,原聯云:

辭賦動江關,鳳藻在錢南園而後,

公稱巨臂;

勳名滿朝野,鶴紀駕楊應寧而上,

壽享期頤。

先生在九十大壽以後,仍著述不斷,雲南文獻每期都有其大作。巳未(民六八)年九月一日謝世,春秋九十有四,成惕軒為作墓誌銘,贊其對詩之貢獻是:「工詩善書,晚歲主持詩學研究所,扢揚風雅,宏宣忠愛,翕然為多士所言,海外諸邦言詩者率以香山放翁相擬」。余除撰文述其一生對國家人民之貢獻,以「高山安仰,徒挹清芬」為題外,並有一聯云:

三迤人龍,位重柏台,詩尊北斗;

九原息影,文修天上,雲暗南天。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0期;民國8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