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西族的東巴文化

李忠 

納西族源於秦代時西北河湟地帶南遷的氐羌人中一支。漢代這支氐羌人後裔先在大渡河一帶生息,稱為「毛牛夷」。其後遷至雅礱江下游,四川鹽源一帶。公元三至七世紀,一部份氐羌人後裔,再遷至金沙江岸的玉龍雪山麓周邊,這時稱為「麼些」。經過各個歷史階段不斷發展,而形成現今的納西族。全國共有三十餘萬人,其中主要聚居在麗江納西族自治縣的約有二十七萬餘人。

在當今世界文化史上,納西族的東巴文化,獨樹一幟。它那原始的象形文字,充滿神話傳說的文字和繪畫作品,以及東巴音樂和東巴舞,把人們帶回遙遠的過去;歷史悠久的納西族先民,創造了豐富多彩的東巴文化。

東巴文化之秘,全部記錄在它那古老的象形文字之中;早在一千多年以前,納西族的先民就創造了這種文字。納西語的發音是「森究魯究」,意為木石之痕跡,也就是寫或刻畫在木石上的文字符號,計有一千三百四十字,另有二百二十個派生字詞;這種文字產生後,東巴教徒用它寫經書,所以也就稱為東巴文。而把那些經書稱為東巴經。經書用土製厚棉紙訂冊,長八九寸,寬二三寸。經書從左至右橫寫,每頁三行,每行有兩三個直線分段。多用竹筆墨寫,也有用彩色的。東巴經卷帙浩繁多,僅留存至今就多達一千四百多種,據查分別收藏於麗江、昆明、南京、北京、台北和英、美、德、法、日本、加拿大等國的圖書館和博物館。現雲南社科院麗江東巴文化研究所是專門將其收集東巴經卷已有一千二百多種,共分為四十類,包含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初期的內容,涉及文字、語言、歷史、地理、宗教、哲學、民俗、文學、藝術、天文、歷法等多種學科。二十世紀初以來,我國著名學者先後有章太炎、傅懋勛、方國瑜、費孝通以及台北故宮博物院原副院長李霖燦教授在抗日戰爭期間,曾偕同畫友李晨嵐來到麗江畫玉龍雪山時,也被東巴文化迷倒,棄畫轉學東巴文,在麗江一住四五年,寫出了研究東巴文化的著作。一批又一批西方學者接踵來麗江,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學習東巴文化,進行研究;他們稱譽東巴文為「東方活著的象形文字」。而美籍奧地利學者約‧弗‧洛克(一八八四│一九六三)自一九二二年五月來到麗江,直到一九四九年七月返美;從三十八歲至六十五歲旅居麗江玉龍雪山麓的雪嵩村二十七個春秋。(據說每兩年返美一次)他終身不娶,以畢生精力,有系統地研究東巴文化的第一個西方學者。他在雪嵩村曾有一大幫納西族助手和朋友,是納西人成就了洛克的事業。他回美後在夏威夷渡過了生命的最後時光,他仍念念不忘東巴文化的研究,直至生命彌留之際,他還對友人傾訴:「與其孤單地死在這冷清的病床上,我更情願回到麗江那美麗的群山之中長眠」。這是美國專家S│B薩頓及美國地理雜誌副總編愛德華茲‧斯諾顧彼德等人其著作回憶中,都對洛克加深了認識。在一九三六年由羅馬東方藝術研究所出版了洛克博士所著的《中國西南古納西王國》及《納西語│英語百科詞典》,把東巴文化向西方介紹,讓世界震驚。還有近二十年來又有美國學者孟切里先生選修「東巴文化」,作為攻讀博士學位的內容,一家人住在麗江進行過研究工作。

以神奇爛熳的古典神話為主的東巴文學,是納西族最早的書面文學、詩體文學。納西族三大古典長詩:即創世神話長詩《崇搬圖》(人類遷徙記),反映古代戰爭的英雄史詩《東埃術埃》(黑白戰爭),和愛情敘事長詩《魯班魯饒》。自從東巴經中發掘出來發表後,受到國際學術界的青睞。

東巴畫分竹筆畫和卷軸畫,前者是經書的封面畫、插圖、題圖、牌畫等,信手勾勒,造型簡煉。卷軸畫是吸收漢、藏族畫法之後才產生的。最著名的是巨型布卷畫《恆丁》(神路圖),畫卷長十多公尺,寬三十公分,內容從地嶽十八層起到人間,直到三十三天,包容了幾百個人物和眾多的珍禽異獸。這件東巴繪畫藝術珍品,更顯示一種原始藝術的自然美。

納西族的傳統古典樂舞│東巴舞,它有一部著名的舞蹈教程,納西語叫「蹉模」,是舞譜的意思。這部舞譜記錄了六十多個古式樂舞的類別和跳法,對舞的姿勢、動律、場位、路線、造型、技巧及配舞樂器用法等,都作了描述。它不僅是國內迄今僅見的古文字舞譜的專著,而在全世界也可算是形成早、而淵源長的一部舞譜,具有較高的學術價值。

說到「東巴」一詞,它屬於宗教範疇。按納西語直譯為國語是占卜者或唸經者。因保存東巴教而得名。東巴教是納西族的原始宗教,強調人與自然的和諧等是東巴教的主要特徵。他們集巫、醫、學、藝、匠於一身,均屬男性,一般世代祖傳,而不脫離生產;沒有統一的教義和組織,沒有寺廟,更沒有什麼特權。他們實際上是納西族古代傳統文化的傳播者或繼承者,是本民族的文化人。

雲南作為民族文化大省,雲南眾多少數民族文化,其中之一的東巴文化,是中華民族文化寶庫中一個閃光奪目的組成部份。東巴文化保護工作,已經雲南省政府列為建設民族文化大省的根基之一;不僅旨在保護整理俱體形式和積淀下來的優秀傳統文化,還要把傳統與現代化聯繫起來。在中國百多年來的近代化、現代化進程中,各傳統文化雖然不斷受到現代文明的猛烈衝擊;而經濟全球化,文化多元共處就是前進中所給我們的一個客觀局面。而要建立不同文化的人之間相互平等相待的態度之後,還要保証不同文化的人,都有發展自己文化傳統的權利,共同繁榮,這是人類文化能繼續發展的基礎。

早在一九八一年雲南社會科學院,就撥專款在麗江成立了東巴文化研究所,近二十多年來,一批還健在老東巴學者及一批青年學者,共收集整理東巴經卷四千餘卷冊,迄今已完成對音翻譯一千三百多冊。東巴文化的研究,已經成為世界性的「納西學」。一九九九年十月「九九中國麗江國際東巴藝術節和國際東巴文化學術會議」曾在世界文化遺產│麗江古城舉行,曾有十一個國家地區的一百七十多位專家學者出席了會議,滇川兩省一百多位東巴學者蒞臨大會,會議交流了學術論文一百二十三篇。這次東巴學術交流會議,全面展示了東巴文化研究的最新成果,廣泛開展學術交流,為納西族東巴文化的新世紀又創輝煌。

二○○○年初,中國大陸出版界大喜事之一是被國內外學術界稱為「礦古一絕,稀世奇寶」的《納西族東巴古籍譯註全集》,計一百卷,已經由雲南人民出版社隆重出版,向全世界公開發行。這套全集的出版發行,將意味著神秘的東巴文化系統公諸於世。而同年由納西學者郭大烈教授建辦的「東巴文化傳襲學院」,已在麗江納西族自治縣的黃山鄉正式開學了。東巴文化研究所的幾位老東巴學者親自給四十三位學生授課,把原汁原味,舉世無雙的東巴文化,不斷發掘整理,使東巴文化的傳承開始了新的篇章。

為了使得我們雲南各種文化,在適應全球一體化的同時,能發揮其選擇上的自主性;在如今文化多元的世界,才有條件在相互接觸中,自主地相互融合中,出現一個具有共同認可前提的基本秩序,形成一套各種文化和平共處,各抒所長,聯手發展的共同守則,為新世紀的文化發展,相互吸收,相互影響,共同形成大中華民族「和而不同」的傳統文化。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1期,民國90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