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與辛亥騰越起義

盧彩文、張兆興 

海外華僑的命運與中國命運是緊緊連在一起的,它們「一榮俱榮、一枯俱損」。在近代歷史長河中,滿清帝國由強盛走向衰落,海外僑胞亦隨之備受岐視和欺凌,生命、財產毫無安全保障。他們希望中國早日擺脫貧困積弱狀況,迅速成為民主、自由、獨立、富強的國家。當孫中山先生在海外倡導革命,以武裝起義推翻清王朝統治的主張在僑胞中傳播時,即得到僑胞的擁護與支持,廣大愛國僑胞積極投身到這場偉大的革命洪流中,作出了巨大貢獻,立下了不朽功勛。所以孫中山先生說:「華僑有功革命」。董必武在辛亥革命五十周年大會上亦指出:「海外華僑是辛亥革命的強有力的支持者,……」。

一九○五年八月,中國同盟會成立,會員們很快分頭回國赴各地組織革命團體,聯合愛國人士,準備起義。一九○六年同盟會員即進入緬甸開展革命活動。一九○七年秦力山、胡漢民至仰光、騰越和順旅緬僑胞,僑領張成清自密支那赴仰光相會,志向相同,成清偕力山,游錫赴臘戍。一九○八年三月,王群帶同盟會東京總部委任証書到仰光開展建立同盟會分會工作[2]。四月雲南河口革命軍起事,楊振鴻邀同志數人欲赴河口支援,嗣因河口事敗未果。五月楊振鴻與黃毓英、杜韓甫、居正等從香港至新加坡謁見孫中山先生,提出:「滇西革命從騰永入手」策略,孫先生極為贊同,頒給《革命方略》,並委派楊振鴻、居正、呂志伊到緬甸仰光加強同盟會組建工作。揚振鴻抵緬與張成清會於阿瓦,介紹張成清加入同盟會,同時入會者尚有李德賢、寸尊福、李瑞伯。不久,張成清於阿瓦創立「雲南死絕會」,入會者逾千人,其勢甚張,仰光總督知其與緬人有異謀,下令捕之,張成清走卑謬,竟為所獲,槍死[4]。張成清是旅緬僑胞中為革命獻身的第一人。十一月同盟會仰光分會成立,主要任務是運動滇西革命,僅一周時間,仰光就有五○○餘名僑胞加入了同盟會[5]。

楊振鴻與居正又擬在仰光創辦同盟會機關報│《光華日報》,以報導革命消息,聯絡同志,建立滇西革命據點,在僑胞庄銀安、陳仲赫幫助下,一九○八年底《光華日報》創立,推舉居正、呂天民、楊振鴻任主筆,由李德賢、庄銀安、徐纘周、張永福出面向英政府立案。該報對宣傳民主思想及辛亥革命方針,任務都發揮了重要作用[5]。

一九○八年末,呂志伊從日本回國,他先赴新加坡向孫總理請示機宜,然後赴仰光就任《光華日報》主筆,同時與活動於滇緬邊境一帶的黃毓英聯繫,積極準備發動滇西起義,後又創立《覺民書報社》,聯絡緬甸和南洋華僑,革命黨人影響,勢力不斷擴大。經過兩年的宣傳、活動,革命黨人的革命主張在緬甸和南洋華僑中日益深入人心[7],為滇緬邊境革命奠定了堅實基礎。

李德賢、楊麗三返瓦城後,成立緬京(瓦城)同盟會支部,李德賢任支部長,會員三百餘人。又成立「振漢社」,李德賢兼任總幹事,與同盟會緬京支部併在一處辦公。李德賢等經常往返仰光、瓦城、臘戍、八募等地聯絡宣傳,使辛亥革命種子逐漸遍及緬甸各埠[8]。

騰越(轄區包括南甸、干崖、盞達、隴川等七土司地)與緬甸接壤,是南方絲路樞紐,中緬邊境商貿重鎮,又是漢、回、傣、景頗、傈僳等民族雜居地區,清政府設騰越廳和迤西道於此,並是騰越鎮總兵署駐地,所以它是滇西政治、經濟中心和邊防重鎮。

由於騰越地處邊陲,遠離清王朝統治中心,清廷鞭長莫及,又地位特殊,是進可攻;退可保的地區。故「當辛亥革命醞釀之際,騰沖沿邊每有黨人奔臨」。

一九○六年革命先鋒,同盟會員秦力山應干崖第二十四代印襲宣撫使司刀安仁邀請至干崖,名為辦學,實則進行革命,介紹劉輔國加入同盟會。一九○六年底至一九○七年雲南革命先驅同盟會員楊振鴻調任騰永巡防隊第四營管帶,駐騰越。楊等藉機宣傳革命,發展同盟會員,介紹「欲發憤為雄,趁時報國」的張文光等加入同盟會,並使革命力量伸展至滇緬邊境及緬甸八募一帶。

一九○八年春,在日本加入同盟會的刀安仁回國,經劉輔國介紹,張文光與刀安仁相識,志趣相投,又是革命同志,共同擔負起發動滇西起義的任務,刀、張、劉商定並在騰越創立「自治同志會」,刀任組長,張副之,劉為聯絡員。騰越成為了雲南省策動革命的中心地之一。

騰越毗鄰緬甸,進入滇西,騰越的革命黨人多取道緬甸,騰越革命黨人避官方追捕,亦避入緬甸,相互宣傳、聯繫,共同的革命目標,使緬甸僑胞的革命活動與滇西、騰越的起義緊緊聯為一體,緬甸成了組織,發動滇西、騰越起義的大後方、大本營。

一九一○年六月,刀安仁至南洋晉見孫中山先生,孫先生勉勵刀全力籌辦滇西起義,刀抵仰光後,向仰光分會呂志伊等傳達了總理面諭,籌劃年底舉行滇西起義[9]。一九一一年四月第二次廣州起義失敗,仰光分會致力於滇西起義,計劃奪取騰越,攻下永昌,再分兵東西兩路向省城進發,七月刀安仁在干崖土司衙門主持召開了仰光分會代表,張文光、劉輔國等參加的會議。會議制定了滇西起義俱體計劃,進行了分工。八月仰光分會批准滇西起義計劃,確定農曆九月初六日發難,初七日軍齊集騰城,互相策應,共成大業,並將《革命方略》印信送交刀安仁處[10]) 八月張文光返騰,秘密運動各界進展順利,函劉輔國,敦促刀,劉作好準備,要求將《革命方略》速帶騰越,以便按方略行事[11]。八月二十三日,張文光又函黃毓英,重申「滇騰互應」秘約,切望革命黨人於省垣策應[12],九月初一日,張文光集合在騰眾同志陳天煋、錢泰豐、彭蓂、方涵、周纘、薛朗、李光斗、宋學詩、革勛言、蔣恩洲等於臥牛崗宅歃血誓眾,開議訂策,初二日再函劉輔國:「准於本月六日起義,先由騰越起點。務必火速轉達蠻允、干崖各同志,安撫保衛該地方漢夷,若佈署就緒,請即兼程返騰,共商維持秩序」。初三日張文光率二人赴干崖取印信、方略,初六日午後二時半返騰,直奔南城外五皇殿,集陳天煌等諸同志,宣誓起義,準九時進城舉事,起義準時按佈署進行,至十二時,各署局先後攻克,騰越光復。七日經軍、紳、商學各界代表會議,公推張文光為滇西軍都督,張文光就職,滇西軍政府成立。

騰越起義骨幹是同盟會員,嚴遵《革命方略》,領導核心又多出身布衣,具堅定的立場和較強的革命性、民主性,深得滇南、滇西廣大人民的擁護與支持,他們踴躍參加起義軍隊伍,起義軍迅速壯大,軍餉籌措出現很大困難,騰越光復後,張文光即派專人送《公報》到緬甸瓦城,請求援助,瓦城《振漢社》及同盟會召開緊急會議,一面派李漢興送騰越安民告示曉喻華僑,一面公推李德賢、寸海亭、楊麗三趕赴仰光,與同盟會總會共商救援辦法。仰光同盟會會長座銀安立即召開大會,決定以盧比三萬盾、白銀二萬兩送騰越支援,並告知滇西軍政府:「海外僑胞捐款很多,即將源源接濟」。李德賢等三人星夜返回瓦城,公推寸海亭、李瑞伯、劉玉海將捐款解赴騰越。寸等抵騰後,張文光委寸海亭任滇西軍政府財政監督[13],並與寸等合影留念。

捐款援助騰越起義的騰駐緬商號尚有敬昌記、春延記、瑞興祥、恒順祥、福盛和、廣勛祥、壽記、貴興祥、洪興祥等十五家商號,共捐英洋七千五百盾,銀二四○七九.三六兩,寸尊福個人又捐銀二二六七.九八兩。

張文光還主動與仰光、瓦城、八募之同盟會及其領導下的革命團體如仰光同盟會總機關、瓦城同盟會支部、鼎新公司(仰光同盟會支部長徐纘周之商棧,同盟會秘密機關),八募參謀部,仰光演說社、仰光覺民報社、振漢社等以電文、信函通報軍政、財政大事,請求指導、支援與幫助。

瓦城同盟會先後派遣李耀堂、楊春霆、曹羨、周作霖、尹子珍、吳鎮福等人赴騰越,參加起義軍工作[15]。

騰越起義從醞釀、舉事、勝利……都是在旅緬僑胞指導、支持、幫助下進行的。他們傾囊捐助,為「首義滇池(省),厥功甚偉」的騰越起義建立了不朽功勛。騰越起義是海外僑胞與國內各階層、各人民團結一致,共同反對清王朝專制統治的大起義,是僑胞愛國主義精神的光輝典範,華僑於辛亥革命中的勛績永垂不朽。


參考資料:

[1][3][5][6][8]李鏡天,一九八一《緬甸華僑參加辛亥革命片段》、《雲南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五集,第九七、九八、九九頁。

[2][9][10]刀安祿等,《刀安仁年譜》 第四二、五二、五五頁。

[4]李根源,一九二八,《張成清事狀》、《新編曲石文錄》卷三,第二四○-二四一頁。

[7]葉祖蔭,一九八一,《同盟會雲南支部創始人呂志伊先生》 、《雲南文史資料選輯》 第十五輯,第四五頁。

[11]尹文和,一九九○,《張文光致劉弼臣密函注釋》、《騰沖文史資料選輯》第二輯,第一七七頁。

[12]張文光致黃子和函,《雲南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七輯,第四頁。

[12][15]高鎮仁,一九八七,《辛亥騰越起義》,《保山地區志稿》,第四○-四一頁。

[14]寸尊福等,一九一二,《滇西軍都督府經費收支策》,《雲南文史資料選輯》第一七輯,第一九五頁。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1期,民國90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