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悼一代書畫金石大師──普文治先生

周爾新 

普文治江川人氏,為吾滇德藝兼備傑出的金石書畫大家。早期創作曾在國內各地及世界各國巡迴展出,譽為中國當代十大名家之一,惜英年時備受各種影響及多番折磨停筆已廿餘年。復出後,正擬為中國藝壇再創奇葩,殊不幸突遭車禍而永別藝術生涯,實為悲慟!也是中國藝壇及吾鄉精英的一大損失。今值「普文治書畫作品集」刊行問世,特託馬乾世兄帶台俾供在台同鄉觀摩。至於作者的生平事蹟及作品的藝文評價在紀念集的序言中維文先生已有詳實的敘述,故不再訴。文治在畫事上幼年時期即已打下深厚的基礎,後來成為一代大師實非偶然,僅從數則事故中當可見其人也。

筆者與文治是青少年時的同窗好友,三年之間同寢共食,同樂共修,相處洽宜,親若手足。

他每日黎明之前即到自修室溫習當日功課,課餘之暇不書即畫,亦好音樂體育,興之所至竟廢寢忘食,每個假期則是遊覽名川大山,星期假日必到附近風景名勝區寫生,晨鍊是不計晴雨寒暑跑步到大觀樓並入池游泳,數年如一日,有恆勤奮如此者實屬罕見。

我們是廿五年秋季始業,開學後不久即逢西安事變,全校海報都是由他個人書寫繪製。十二月廿五日蔣委員長脫險歸來舉國騰歡,訂於是日為復興節,為熱烈慶祝特舉辦了一個提燈大會,我們共同製作了一個大型的燈展,取名為「穿錢孔」,由我倆前後抬著參加遊行隊伍,觀眾極為注目。大會評為最佳燈式,除富意義外,並有藝術價值。名雖係二人共同製作,實際上是由他一手完成,但他向校長報告:「穿錢孔」的構思是出自我的腦袋,他只不過是動動手而已。其謙遜而不居功的優良德性,令人感佩。

一九八八年筆者與大陸家人在香港會報,文治原擬一同前往相晤。殊於行前數月突遭不測,未能闊別重逢,四十年的闊別竟成了永別,實為遺恨之至!今睹物思情更是令人愴懷不已。文治之死實由於他重義守信而造禍。是年除夕前他到昆明與在昆杭州藝專校友聚會,全體與會者均懇留他在昆共渡春節,因他許諾了新正初二參加一位鄉親的九秩大慶而婉謝。殊於宴畢回家途中卻遭此飛來橫禍。我現已返鄉定居,總覺得是缺少了一點什麼?我與文治是至親好友,他若仍健在,我的暮年精神生活當會更充實。所幸其後人甚為賢能,克盡孝道,經五年的努力終於完成此巨冊,當可告慰文治在天之靈矣。

附註:普文治先生書畫集,除在本會第十二屆第二次會員大會展示外,並保存本會會所,以供鄉友欣賞瀏覽。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1期,民國90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