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茶趣事

李成渼 

先生的同學M女士給我電話:「明天喝茶,老地方。」每次接到她的電話,我都十分開心,接到約喝茶的電話,說明又可以見三倆知心朋友談天說地了。去年秋末,第一次接受邀請,心裡很不當回事:喝茶?哪兒不好喝,還偏去翠湖去水月軒正對翠湖賓館的小島上,去柳樹下的第x張桌子。可人家約了,我也答應了,還是去吧。

深秋的翠湖,從東門進去,路邊彤紅的楓葉,在陽光照射下的是透亮的鮮紅,陰影下的則是深深的暗紅,觀魚樓前的幾棵高高的銀杏,則是泛著金邊的黃色。在藍天白雲的襯托下,黃的銀杏、紅的楓葉,確實讓人有秋高氣爽的感覺。

找到約定地點。咳,M端坐中間,其他四五位老同學頭碰頭擠在一堆,嘰嘰喳喳像一夥女中學生似的熱鬧非凡。走近才知,她們頭幾天去植物園拍秋景照片,相約喝茶是為了分發照片,并約我去看看這一夥「過期佳麗」的「美人」照。幾位同學很興奮,埋怨我沒跟她們去植物園的同時,又搶嘴接舌的講她們在植物園照相的歡愉,在大草地上打滾、跳舞的返老還童。由照片引起的樂趣,始終是談話的中心內容。早有「三個婆姨一台戲」之說,何況那天有七個婆姨,熱鬧程度可想而知。幾杯「蓋碗茶」靜靜的放在桌子上,我認定了「喝茶」就是這麼個熱熱鬧鬧亂亂哄哄的。

誰知,分手時M對我說:「我沒料到她們在喝茶的地方會這麼大叫大嚷,沒有半點喝茶的情趣。」從她幽幽的目光中,好像她做了件對不起我的事一樣。幾秒鐘後,她開朗的笑起來,說:「其實,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喝茶也各人有各人的喝法,像今天這樣亂哄哄的,不也挺開心,是嗎!」只可惜,幾杯茶仍靜靜的放在桌上

今年春節前,我和M女士又「喝茶老地方」。

坐在翠湖,水月軒,陽光島面對翠湖賓館的水邊,柳樹下,我們顯得是那樣閑散。冬天的太陽暖暖的照著我們,桔黃色的柔軟的陽光透過枯柳枝撒下一片金色的斑點在水面,在木頭桌子上,也灑在我們的頭上身上,讓人心裡也透進了暖意。一時間只覺得空氣更加清新,天空更加碧藍,這就預示了好心情的開始。

M為我要的是茉莉花茶,她自己則要清山磨鍋茶。她說,女士一般愛喝菊花茶,茉莉花茶和糯米香茶,菊花茶清涼潤喉,菊花性微寒,甘草味甘甜,喝來生津止渴。中醫認為,茉莉花性溫味甘,有清涼解表,利濕明目,理氣開郁的功效。而茉莉花茶和糯米香茶則各有特殊的香味,愛美的女士多愛喝茉莉花茶。我平時也愛翻看一些雜文,其中講茶文化的文章也有幾篇,所以,在冬日的陽光下,為「茶」喝茶,倒也別有情趣。

我們講到了福建的烏龍茶,浙江的龍井茶和雲南的普洱茶,講到了普洱茶屬大葉種茶,而烏龍茶屬小葉種茶。兩個中年婦女,慢慢品著茶,悠悠講著茶。講到浙江龍井時還小聲唱了幾句「兩只茶簍兩邊挂,兩手採茶要分家……」並調皮地翹起纖纖細指做採茶的動作。講到大葉種茶,聯想到少數民族火塘邊的烤茶。講到烏龍茶也就扯到功夫茶,茶具及聞茶,品茶,喝茶。話一投機,兩個「老佳麗」的話匣子就打開了。M告訴我,她從前喜歡喝糯米香,可有位同事惡作劇,說這種茶有一股臭尼龍襪的味道,一噁心,改喝蒸酶。蒸酶香味濃郁,回味甘甜,滋味醇厚。但「800ML的瓶子沖上滾滾的蒸酶抬在手上,太像個老男人了」。一次偶然,發現磨鍋茶碧碧綠綠,色澤誘人,喝上一口,味雖不及蒸酶醇厚,但沁心適度,是最佳女士茶。談到這裡,M悄悄告訴我,最近她的同學請她喝茶,是蒸酶與另一種茶二合一泡成的,一種清香,一種醇,混在一起真是沁人心脾,只是那「另一種」她還沒有打聽出來,待弄到手,一定請我喝。

女人的話匣子一打開是較難關上的。由喝茶扯到《紅樓夢》,仕女們怎樣喝茶,和茶間怎樣做遊戲及喝茶人之間的品頭論足:·:著實感嘆,我等雖為女士,也時常為解渴而抬起瓶子「牛飲」一番,不知不覺,感到些許涼意,才發現陽光不再燦爛,灑在身上的斑斑亮亮已不再暖和,有情有趣的「喝茶」已近尾聲。分手前,M一再提醒我:記住,喝茶時避免「牛飲」,盡量保持「老淑女」形象。誰知走出三步,一向說話斯文的M竟說出令我乍舌但又有同感的話:廁所太遠、喝茶舒服、膀胱受罪!

為了尋找涼爽愉悅的感覺,消除酷熱帶來的煩躁,我們又在老地方見面了。仍是翠湖、水月軒、面對翠湖賓館的小島上的柳樹下。那天是昆明少有的熱天,柳樹下一片綠蔭。

桌子上、茶杯裡,一杯是香香的茉莉花茶,一杯是碧綠的磨鍋茶。我和M靜靜的坐著,誰也沒有多說話,只是滿面暇意。柳樹下的桌子旁都坐滿了人,有看書的、打牌的、織毛衣的、吹牛的,也有靜靜坐著的,都是和茶的乘涼者。湖面上漾過一只只小船,船上坐著年輕的媽媽帶著小寶寶。看著活潑可愛的寶寶,媽媽臉上流露出愛意。長長的柳枝直垂水面,搖搖點點似蜻蜓點水輕輕蘸起圈圈水波。遠處的樹下或亭子內,不時傳來一兩聲歌聲,讓人真正覺得是乘涼的好去處。看著湖水,我感覺,如一潭水太平靜,就如死水一般,缺乏生氣;而太洶湧,我們則已屬無法承受大風大浪的年齡。望著微風蕩起的層層漣漪,彷彿體味人生平靜而有生氣的生活。炎炎夏日,能有朋友相約在綠蔭下喝茶談心,真好!

為生活奔波的我們,有時會感到身心疲憊,也不時會遇到一些煩惱。能對好友傾訴心中的不快和煩惱,並得到好友來自心靈的援助和慰藉,以此來解除精神上的壓力和思想上的苦惱,真是一種從殘缺走向完美的昇華。人到中年,往往無端的牽掛起一些人。有久未聯繫的舊日同學,也有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好朋友。特別坐在翠湖喝茶乘涼時,更是有一搭、無一搭的牽掛起來:誰的兒子快辦喜事了;誰快要當外婆了,一定忙著做準備迎接小生命的工作;誰的父親住院,不知好點沒有;誰退休了忙家務比上班還辛苦……牽著掛著,不管對誰的牽掛,內容都沒有離開一個「家」。我一時脫口而出,問M:家是什麼?沒有回答。M靜靜的看我一眼,微微一笑,我當然清楚那眼神和微笑明明白白的表明:不同的人對家有不同的理解。我忍不住說:家是一塊土地,一塊讓你不計報酬、任勞任怨地去耕作的土地。M接口說:家是一幕劇,是一幕由家庭中各成員共同演出的人間悲歡、世事滄桑的劇。人逢知己,又有了話題,我倆就「什麼是家」到說出:家是一首歌,一首來源於鍋、碗、瓢、盆的,喝不完、聽不夠的贊歌。家是一個地方,一個讓你走出三步就牽牽掛掛的、無法割捨的地方。家是一個港灣,一個讓身心疲憊的我和他棲息的安全的港灣。家是一份責任,一份對自己、對配偶、對父母、對子女、對社會的責任,一份擱在肩頭不容推卸的責任……說說,我們又靜下來,從內心感悟「家」的含意,一直微笑著看看我的M對我說:「毛妹,怎麼今天我們竟會文謅謅的講出這些妙語,你把我們今天這些奇談怪論寫下來,和其他朋友交流交流,準是篇好文章」。

是啊,感謝湖水奏出如此美妙的旋律,撥動我的心弦,賦予我靈感,我寫下了「喝茶趣事」。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1期,民國90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