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省護國建功唐繼堯青史垂名

沈徑瞻 

前言

雲南在二十世紀初葉曾發生兩件驚天動地震撼人心的大事:第一件是為響應武昌起義推翻滿清,率先各省宣佈獨立的重九起義;第二件是袁世凱僭號稱帝,動搖國本,賴雲南省起義擁護共和並出師討袁,逼袁敗亡而國脈得以延續,共和賴以再造。然因歲月推移世局多變,往昔義舉已成陳跡,歷年以來,部份地區雖仍有紀念儀式,但只紀念事而非紀念人,以致躬與各役將士的豐功偉績,犧牲奉獻,行將散漫而不可考。為免青史成灰,後之來者,亟宜根據史實將前人對各役的苦心焦思,經營擘劃以及摧滅強暴,伸張大義的情節加以發揚,俾藉楮墨繼續留傳。語云:「前事不忘,後世之師」,歷史如鏡,可考鑑得失,惕勵傳承,對伸張正義,淨化人心,應有正面作用。

重九起義

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武昌起義,聲震全國,消息傳至滇中,人心振奮,雲南同盟會革命黨人唐繼堯、劉存厚、殷承獻、張子貞、黃毓成等人積極謀劃準備響應,在十三天內舉行五次秘密會議,商討起義事宜,列席者有蔡鍔、羅佩金、謝汝翼、李根源、李曰垓、庚恩暘、鄧泰中、韓鳳樓等人,會中決定:

第一、起義兵力安排:陸軍步兵七十三、七十四兩標,炮兵第十九標。

第二、攻擊計劃:軍械局及五華山,由七十三標佔領。巡防第二營及第四營,南門城樓、督署、藩庫、鹽庫由七十四標佔領。由講武堂學員負責開啓北門、小東門、小西門。

第三、推蔡鍔為臨時革命軍總司令。唐繼堯為步兵七十四標第一營臨時管帶,劉存厚為第二營臨時管帶。李根源為步兵七十三標第一營臨時管帶,劉祖武為第二營臨時管帶。

第四、起義時間訂在一九一一年十月三十日深夜。

一切部署完畢後,不意在預訂起義前數小時,因革命軍派兵搬運子彈被北洋軍發現而發生嚴重衝突,不得不提前發難,由蔡鍔下令整隊出發攻城,第二營劉存厚率部首先開拔到達南門,守門官兵不戰投誠。第一營唐繼堯部附大炮六門,與李根源、庾恩暘、劉祖武等部配合由南門直樸雲貴總督署,署內有衛隊數百名,機槍八挺,負隅頑抗,唐即指揮炮兵向督署猛轟,斃傷敵百餘人。此時進攻軍械局部隊已成功佔領,消息傳來,士氣大振,往取大批槍彈補充後,向督署發動總攻,衛隊大部投降,總督李經羲棄職逃走,唐遂率部佔領督署。另清兵第十九鎮統制鍾麟同率部據守五華山頑抗,經起義軍炮轟潰散,鍾自殺身亡。昆明城內戰鬥全部結束。史家評論:「雲南省城起義,除首義的湖北武昌以外,是其他獨立各省中起義戰鬥最激烈,代價也最大的一次,唐繼堯在是役中智勇雙全,指揮若定,堪稱驍將」。綜觀唐公自加入新軍宣傳革命運動到策劃起義,率部奮戰攻入總督署以及起義成功後效力軍政府,維持地方治安等等,都留下不可磨滅的功績。

首義護國

袁世凱帝制遺孽包藏禍心

袁世凱於攫得大總統特權後,為欲遂其盜國的野心,迫不及待地將其勢力擴至西南各省,首先調走雲南都督蔡鍔,以削弱雲南軍力。唐繼堯繼任雲南都督後,袁加緊實施威逼利誘,同時在雲南各級政府機構內安插親信,嚴密監視唐的一舉一動,從此雲南局勢錯綜複雜,險象環生,稍有不慎,必遭殺身之禍,唐深知袁陰謀,表面虛與委蛇,暗與革命志士緊密聯繫,一旦時機成熟,即挺身而出,為國家作一番轟轟烈烈的大事。

袁為排除異己,指使刺殺革命元老宋教仁,暴力鎮壓贛、寧等省的反袁運動,授意楊度等十三人公然在北京成立籌安會,鼓吹帝制,大倡君憲救國的謬論。日本政府亦於此時支持袁逆稱帝,提出二十一條件,旨在滅亡中國,袁為達到稱帝目的,不惜犧牲國家主權,準備接受。唐公則致電粵、桂、湘、鄂、川、黔六省將軍巡按使,建議諸省互相提挈,整理軍備,一旦中日交涉破裂,即勵兵秣馬以抗日本侵略;一面密囑參謀長孫永安擬訂新軍組織計劃,以備不時之需。唐公所以如此謹慎從事,除一二心腹將領外,絕不外露反袁意圖,足見所慮深遠,非一般糾糾武夫可比。

唐繼堯矢志護國伸張正義

籌安會對復辟帝制的活動加緊進行,不少省份召開勸進大會,懇請袁大總統儘快就皇帝位,僅唐公置之不理。是時適接蔡鍔北京來電:「變更國體勢在必行,國內必生動搖,望公預為準備」。唐公當即復電熱情邀請:「業經有所準備,請公前來共圖大計」。鑒於當時帝制輿論洶洶,民國國體阽危的事實,唐公抱著誓與民國共存亡的決心,連續召集秘密會議五次,為求深切瞭解北洋軍系現況,特由從北洋軍馮國璋處借來擔任雲南督理公署上校李宗黃在會議上將北京、南京和長江下游的政治傾向與軍事佈防,及北洋軍系內部不合情況詳作報告,增強了與會眾軍官對起義成功的信心和決心。會議並具體商定討袁起義時機,對內積極整頓武裝,增強軍力,將正規軍兵力由原來兩師一混成旅近十團擴充到二十六團,成為護國軍的主力,並向日本購買軍火,籌備軍實,對外密派幹員聯絡各方策動一致討袁,或籌集軍餉。並將三個梯團以剿匪為名分三路開進四川敘府瀘州及重慶附近,出其不意將三大城市一舉佔領,然後宣佈獨立反對帝制。另再派一師兵力開往貴州助黔獨立,再出師湘西直指武漢。會後有關將領依據決定的用兵計劃進行準備,為日後護國起義奠定良好基礎。唐公對未來討袁大計爭取支持,特重託李宗黃三事:一、囑李秘密由滇入桂,轉交唐致廣西督軍陸榮廷的親筆函,望陸共同舉義。二、轉交唐公致時在上海的陳英士及在日本的孫中山先生的親筆函,望登高一呼,共鋤巨奸。三、轉交唐公致江蘇督軍北洋軍馮國璋的親筆函,希望馮在雲南宣佈首義時保持中立或暗中相助,至此,唐的反袁準備工作初告就緒。

蔡李入滇反袁陣營士氣大振

有護國三傑之一的李烈鈞先生偕同陳澤霈、曹浩森等人由南洋至越南老街,欲進入雲南,唐公聞訊,即派鄧泰中專程迎接至昆明。此時蔡鍔亦已逃離京城虎口,不日將經越入滇,同時據報袁密電暗探跟蹤追殺,並聞蒙自道尹周沅阿迷縣知事張一鯤係袁逆心腹,得袁密電後亦準備相機暗殺蔡鍔,情況十分危急,唐公一面電請越南梅總督於蔡到越南時加意保護,一面密派唐繼虞帶丘(保護滇越鐵路安全,並於敉平暗探殺手後護送蔡至昆明。蔡李二人相繼至滇,對雲南反袁力量是一大鼓勵,而蔡李目睹唐公反袁外主穩靜,內則積極準備,更是興奮異常,喜出望外。唐公在歡迎會上致詞略謂:「袁逆不安於總統者久矣,今假民意之製造,已成立大典籌備處,叛跡昭然,非但置我四萬萬同胞於不顧,且何以慰革命諸先烈的英靈,天理何在,人格何存,亡國亡種,將萬劫而不可復。幸天佑中國,今四方豪傑翩然來助,使民國不致墜於地下,皆在我等群策群力之一舉」。

歃血為盟出師討袁

會議決定應速設立討袁機構,統籌一切,有人提議雲南起義應設元帥府,希望唐公出任元帥,與袁對抗,唐公意不謂然,申言:「吾輩此舉,在實力討袁,不在以空名嚇袁,對於各省在以大義激發,不在以崇稱號召,且曾一再聲明為爭回國民人格,無一毫權利思想,今遽設立臨時元帥名號,無論袁賊老猾不為所搖,其他各省視吾輩此舉為爭權奪利,恐欲同情於我者皆以疑忌而灰其向義之心,聽我孤軍與袁賊戰,而大事敗矣」。這一番入情入理大義凜然的分析,深得儕輩讚同,故仍以都督之稱謂為討袁的機關。當決定誰任都督,唐公與蔡公互相推讓,卒以多數主張不變現狀,仍由唐公為都督領銜雲南護國首義。至於軍事組織及行動方向,以雲南貧瘠之地對抗袁賊全局,自應格外謹慎,唐公統盤考量結果,作出上策與中策的選擇。起義發動之後,護國軍發展階段擬分為三期,一、護國軍勢力完全到達黔桂蜀三省。二、由黔桂蜀以進於武漢秦隴閩浙。三、向閩浙之兵與取守勢進秦隴之兵相機威迫袁軍右側,然後以武漢主力大舉北向,儘早撼動袁賊政府。上項謀略確定後,唐公於十二月二十二日夜召集各省到滇人士及本省上校以上軍官暨各機關首長舉行討袁宣誓典禮,歃血為盟共飲血酒,詞曰:

擁護共和 我輩之責 興師起義 誓滅國賊

成敗利鈍 與同休戚 萬苦千難 捨命不渝

凡我同仁 堅持定力 有渝此盟 神明必殛

詞畢,全體三呼萬歲,焚化血誓,以祭神明。至此,雲南護國首義的種種準備工作,均已定妥。

十二月二十三日依會議所定,由唐公任可澄以雲南將軍與巡按使名義致電袁要求取消帝制,懲辦楊度等擾亂國體的首惡份子,以謝天下,並限袁於二十四小時前答復,否則將以武力解決,袁逾期不復,反通電謂唐係被脅迫,繼續威逼利誘,唐公等即聯名通電全國宣佈雲南獨立,武裝討袁。同時袁在京正加緊稱帝步伐,於十二月三十一日公然廢除中華民國國號,改明年(一九一六)一月一日為中華帝國洪憲元年元旦,登極醜劇終於出籠。是時,護國軍在昆明誓師,發佈討袁檄文,歷數袁十九項罪狀,通告全國誓除國賊。護國戰役,就此展開。

護國軍陣容分為三個軍,第一軍由蔡鍔任總司令,羅珮金任參謀總長,李曰垓任秘書長,劉雲峰、趙又新、顧品珍分任一、二、三梯團長,分三路入川,第一、二兩路攻取瀘州及敘府。第三路由蔡親率趙、顧兩梯團為中路,合力攻擊川南袁軍。第二軍由李烈鈞任總司令,何國鈞任參謀總長兼第三梯團長,張開儒、方聲濤、馬文仲分任一、二、四梯團長。原計劃進入廣西攻取粵贛,適袁封廣東督軍龍濟光為郡王,復派龍的胞兄龍覲光為雲南查辦使,率兵假道廣西分兩路進犯滇南,李烈鈞即命方聲濤、張開儒分別迎戰,將敵擊潰退據廣西。唐公即命第三軍黃毓成率挺進軍繞道至廣西百色截段敵軍後路,龍覲光聞訊大驚,繳械投降,並促其弟龍濟光宣佈廣東獨立。於是,第二軍順利入粵,成為日後北伐軍的重要組成部份。第三軍由唐公自兼總司令,庾恩暘任參謀總長兼第五梯團長,趙鍾奇、韓鳳樓、黃毓成、劉祖武分任一、二、三、四梯團長。原計劃分兩路經黔湘出師武漢,後因形勢變化,除一部份往援在川桂作戰的第一、二兩軍外;其餘兵力則集中平定滇南叛亂,以穩固護國後方基地。唐公坐鎮滇中,肩負籌餉徵兵支援前線,殫心竭慮,悉力謀劃,終於達成任務。其功勞遠勝於置身戰場者。

護國軍泰山壓頂袁世凱末路途窮

一九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袁迫於形勢,任命段祺瑞為國務卿組織內閣,以示緩衝,唐公對此不能接受,決定打倒袁扶正黎元洪,並得宣佈獨立西南各省的支持,依民國約法的規定,商議成立軍務院,遙隸於黎元洪。軍務院設在廣東肇慶,公推唐公為撫軍長,岑春煊為副撫軍長代行撫軍長職權,梁啓超為政務委員長,蔡鍔、李烈鈞及西南各省督軍為撫軍,以合議制處理軍國要務,在黎大總統未能躬親職務時,一切國際交涉由代撫軍長暫行主持。與此同時,唐公繼續擴充軍力,除先編護國三個軍外;復編五個軍共計八個軍,命黃毓成、葉荃、張子貞、劉祖武、庾恩暘分任四、五、六、七、八軍總司令,計劃分令各軍出川、出黔、出粵,唐公自率第三軍出湘與各路軍會師武漢,與袁作最後之決戰,不達倒袁目的決不中止。至此,護國軍的聲勢臻於極盛。五月十七日北洋軍馮國璋在南京召開各省代表會議,多數省份代表主張袁應順應民意退位,北洋軍公開分裂,袁窮途末路,憂憤成疾,其心腹四川將軍陳宦,湖南將軍湯薌銘相繼宣佈獨立,對袁打擊如雪上加霜,六月六日袁被宣告死亡,結束了罪惡的一生。

袁亡故後,黎元洪依法繼任大總統,唐公致電中央表示祝賀。護國軍的目的已完全達到,為恢復南北統一,遂領銜致電中央及各省宣告撤銷軍務院,表示今後國家一切政務,悉聽元首政府國會主持。至此,護國戰事正式結束,護國運動獲得巨大成功。雲南首義日期十二月二十五日正式定為中華民國國慶紀念日,通令全國每歲屆期舉行慶祝活動,永載史冊。

護國建功與青史垂名

護國運動在中國近代史上佔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孫中山先生早已充分肯定:「雲南護國起義,其目標之正確,信心之堅強,士氣之昂揚,作戰之勇敢,以及民心之振奮,響應之迅速,與黃花崗之役,辛亥武昌之役,可謂先後輝映,毫無軒輊,充分表露了中華民族之正氣」。此一運動,乃係雲南唐繼堯等為首的革命人士所組織發動,各省紛紛響應,終於創立了不朽的功勛。其中雲南軍民出力最多,唐繼堯貢獻最大,唐受到政府最高榮譽獎賞,受勳一位及一等寶光大綬嘉禾章並晉升陸軍上將。護國第二軍總司令李烈鈞亦云:「護國首功,當然屬於唐公」。誠然,唐公在帝制議興,國勢陷危千鈞一髮之際,敢於奮身挺出,力扶大義,表現非凡的氣魄,創立不朽的功勛,不僅是傑出的軍事家,也是愛國者、革命者,後世青年永遠的楷模。


本文參考資料:

一、雲南首義擁護共和始末記作者:庾恩暘

二、唐繼堯傳 作者:鄭學溥等

三、台北市雲南同鄉會發行的雲南文獻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2期,民國91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