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鄉對國家之貢獻

段榮昌 

我鄉歷來對國家貢獻,實在太多又太大。現舉一例簡述之。永昌郡功曹呂凱、府丞王伉盡忠漢室,曹丕篡漢,漢室算亡。他們遠在數千里外,且擁有東西三千里、南北四千餘里的肥美領土,數萬戶居民,很可獨立,自成一國,但他們不這樣做,一顆心傾向故國,仍奉漢正朔,盼其復興。

挨過一年,聞皇叔劉備,受全民擁戴,正位為帝,暫以成都為陪都,俟平賊後,遷回中原,還至故都,俯治全國。諸葛丞相宣揚國策:『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深得萬民敬仰。呂凱、王伉即擬奉表稱臣,以路為益州、越雋二郡所阻,無法得通,因二郡已入孫吳勢力也。

益州豪強雍闓財多勢大,在全郡為所欲為,郡守、郡尉封疆大吏都得聽命於他,否則就不能居於其位,他在全郡等於無冕之王,但他心還不足,又歸順孫權,希望其他、並約同越雋夷王高定、牂牁太守朱褒舉郡靠攏孫吳。

孫權時來運轉,伐越得勝,乘勝連下閩越、南粵,交趾太守士燮率其郡來降,接著又白得西南益州等三郡,如此空前便宜,心該足矣!但他痴心妄想,還效守株待兔,再取漢第二大郡肥美的永昌,於是委雍闓為永昌太守,孫權此舉,無異使獵犬入深山捕拿非之物再貢獻于己也,視國家大事如此,未免太狂妄了。

雍闓財多勢大了!應該知足,可是他不這樣,他認為財雖多終是平民,不得過個官癮,現在得做官了,於是統率黨羽並二萬兵丁,向千里外之永昌進發。雍闓對盤剝資財,殘害異己,是其專長;對行軍作戰並無經驗,而今統率隊伍,千里行軍,沿途給養糧草以至宿營等等問題,把他弄得頭昏腦脹。

自古行軍,日行一舍只三十里,是不使兵士疲勞,以備戰況也。若戰時遇追擊與逃亡當不在此限。雍闓此次赴任,旨在快快到達,依商站日行六七十里,七八日後,其軍已疲,接踵而來是給養一項,由家攜米糧秣已將食盡,不得不沿途徵派。一路之民,不是其民,他來征派,逼於勢力,不得不給,但此恨之於心,行七八日,即出此問題,繼續前進,問題更多,尤其自下關西去,進入三大峽谷,居民稀少;道旁原始森林,密密麻麻;道路狹窄,其車只能魚貫而行,綿延百里,首尾不能相顧,若遇伏擊,敗亡無日矣!幸而無敵,尚可直行,前隊越過高山,至第二峽谷谷底,滄江東岸。此江江水湍急,不是渡口,無法過渡。事已至此,非過不可,乃紮多筏,設法過渡。

呂凱、王伉早已探知,預為準備,已派軍來守住渡口,雍軍之筏,未至江中,弩箭射去,只中數人,眾人慌張,筏不能進,紛紛順江下流,頃刻之間,急流衝撞,不散即翻覆,筏上之人,全部死之。以後數次設法強渡,終是無法,如是相持一月,雍軍仍困東岸,正當困厄之中,極其苦悶之時,益州捷足信來,謂諸葛率三路大軍,指向益州,將抵州城,雍闓只得放棄上任之念,回保家鄉,命後隊為前隊,前隊為後隊,急刻回撤。

呂凱、王伉率軍,趁機尾追,擊其後隊,多得俘虜。沿途居民,人人雪恨,協助呂、王,襲擊雍軍,雍軍沿途,損傷慘重,歸至益州,人數不及去時之半。歸至之軍,疲勞不堪,不得休息,又奉命協助留守軍守城。諸葛率來之軍,再會合呂、王追來隊伍,包圍城池,四路進攻,一戰而勝,雍闓被擒,丞相宣佈其叛逆及殺害長官之罪斬之。其他被脅從者,一概不問,投降者原官原職任用。至此三郡,全部平定,三郡之民,同慶昇平。

至於孟獲,誤聽雍闓之言,只是從犯,應予攏羅,誅雍闓後,前往討伐,俗謂七擒七縱,至其投降,概予錄用。而後服役國家,有功者均得陞獎,孟獲為官中央陞至領軍將軍,終其天年。

平益州後,呂、王就此將合併之表親呈丞相,轉呈建興皇帝,帝即下詔,賜予重獎。坊間小說,誤傳諸葛南征,平定四郡,把永昌當做平定對象,這種顛倒善惡,把忠貞且立有大功之臣民說成叛逆,絕對不可,應予更正。

永昌郡合併後,因其太大,諸葛丞相將其東數百里地劃出,又將益州郡西劃出一大部,合併為雲南郡,特任南征最大功臣呂凱為雲南郡守,王伉為永昌郡守,李恢為益州郡守,馬忠為詳柯郡守,其餘有功者,均有其獎,凱旋而歸,普天同慶,萬載謳歌。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2期,民國91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