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聖孫髯翁墓今昔

蕭管 

有關髯翁先生的生平及其名作大觀樓長聯的評介文章時有見聞,但晚年到彌勒定居及逝世後的情況尚未見報導,而猶想知曉他這段史實的人卻也不少,現就本人查閱彌勒有關先生的史料和流傳民間的口碑略作介紹。

近讀《雲南南學》總第三十四、三十五集,續登連載鄒碩孺前輩《以聯讚聯懷髯翁》一文,對髯翁所作大觀樓長聯作了精辟論讚,譽之為空前絕後之佳作,稱髯翁為「聯聖」。本人對此稱道十分贊同,故步其稱之。

先生名髯字頤安,號髯翁,祖籍陝西三原,父親到昆明供職因而移居昆明,至晚年投靠女兒入籍彌勒及至作古葬於彌勒。

清乾隆十餘年先生約四十歲左右,適遇彌勒人苗漪中舉後任昆明育才山長一職,二人交往甚密,結為至交,先生之女兒嫁到彌勒州(今彌勒縣)三道橋村可能與二人之交有關。年青攻讀時按當時學制須入學考試,為了避免作弊對考生入考場時要搜身,他不甘受搜身之辱而罷考出走,並永不從官道,愛與錢南園、李因培等名士酬唱韻懷,常喜登西山遊滇池,所以寫下千古絕唱譽滿神州的大觀樓長聯。在昆明之後期多棲息圓通寺咒蛟台洞穴,靠醫卜為生,後隨老伴(人稱孫二奶奶)到彌勒三道橋村投靠女兒。

先生到彌勒後,開初是設館施教,繼後到城西新瓦房村教私塾,貧病交加而抱病終天,享年約七十歲左右,遺體幸得苖姓相助收殮,土葬於縣城西郊苖姓祖瑩。民間感歎其孺雅清寒唱出至今傳聞的歌謠:「山中若有侯王地,難得揀來葬髯翁」。

先生生前安貧樂道,常寫詩文自娛,死後他的老伴清理遺物有案上殘篇一大堆,而鹽米卻難以為繼,氣急之下一把火煙飛灰滅。

清末,彌勒知州胡國瑞重修髯墓,並撰寫墓誌銘。民國三年彌勒又為髯墓公立墓碑,可惜後來石碑又被盜去,仍舊荒涼一時。由於先生的代表作大觀樓長聯譽滿國中,萬民景仰的聯聖髯翁墓受到社會各界的關注,公元一九八二年彌勒文化界倡議修茸,社會各界響應支持,民眾群團共同郊力,在原髯墓基礎上建成佔地面積三百畝的髯翁公園。

髯翁公園位於彌勒原來老城區西郊,因城市建設擴展現在已形成縣城中心地段,公園南面臨街,街道東西走向全長一公里的大街稱髯翁路,是縣城商業區,園外西北角僅一路之隔是先生在世時授教的新瓦房村,和相連的新近建成的「慶來公園」僅一路之隔。慶來公園是為紀念大數學家熊慶來博士於二○○一年建成的,彌勒人以出此公為榮,特建此園作紀念。

髯翁墓墓高兩公尺,立仿古典式之大八字石碑,左右撰寫髯翁生平,正碑面直書:「滇南名士孫髯公之墓」。左右撰兩聯,外聯書:「古塚城西留傲骨;名士滇南有布衣」。內聯書:「這回來得忙名心利心畢竟糊塗到底;此番去甚好詩債酒債何曾虧負著誰」。墓前不遠立髯翁塑像,墓像東側相近有烈士紀念塔並立,園內綠樹成蔭,花團錦簇,亭榭台閣,池魚爭游,是縣城的一道亮麗景觀,陰晴均遊人不絕。

先生生前授教的新瓦房村已改昔日冷清舊貌,現有昆明至河口的二級公路擦村西而過,村東隔路接慶來公園,南端是彌勒的西客運站。從原來彌勒老城至西一鎮的西山公路直穿村中心而過,原來離老城五華里的新瓦村現已變成鬧市。

先生喜愛梅花傲霜的品格,自喻「萬樹梅花一布衣」,歸宿彌勒可謂天緣,先生授教的新瓦房村西鄰就是梅花著名的梅花寨村,兩村雞大相聞,可以想見當年往復賞梅吟詠的情景。而今梅花寨依然在他的塑像視線所及,梅花寨村腳之溫泉現在擴建佔地一千多畝的水上公園,目前正按圖施工,待明年梅花盛開時,公園將以綺麗迷人的風光和宜人的溫泉,迎接高人韻士選勝登臨。若先生在天之靈有知,當再賦長聯。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2期,民國91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