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驤烈士革命事略

馬卿雲 

馬驤字幼伯,一八七六年(清光緒二年)出生在雲南下關的一個書香世家。他的祖父馬璈曾參加雲南杜文秀的反清起義,是杜文秀麾下十八大臣之一,靖西將軍。起義失敗後,馬璈一家七、八十口死的死、逃的逃,最後活下來的只有幼伯的父親和他的三位叔公。幼伯自幼家教甚嚴,刻苦攻讀,為清光緒糜生。一九○五年,時年二十九歲的他,目睹義和團失敗,清政府腐敗鈕一能,主權喪失,民不聊生,中華民族已處於存亡之際。他正苦於報國無門,適逢孫中山在日本創立同盟會,舉起反清革命大旗,提出以「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十六字綱領,在各省及海外建立革命組織,並派會員楊秋帆、王九齡等回雲南活動。一九○六年,幼伯加入了同盟會。從此,他走上了一條追隨孫中山推翻滿清的革命道路。

他加入同盟會後,在雲南下關積極活動,成立同盟會小組,會員逐漸增至二十餘人。他先後在下關蒼山、將軍廟和江峰寺等地召集群眾,宣傳革命。後被清政府發覺,指為亂黨領袖,密報拿辦。幸得有人暗中相告,才只身出逃,取道緬甸擬再轉赴日本。行至仰光,敵遇居正、黃子和等革命同志。相聚議論歷次起義均遭失敗的原因,大家一致認為應從擴充組織及加強宣傳入手,決定辦《光華日報》,作為宣傳的工具。

一九○八年底,幼伯先生與黃子和等回滇,籌劃在滇西保山起義。回滇前,幼伯專程去泰國向僑胞借得巨款,購置槍枝彈藥,暗中運入了滇西。幼伯等在滇西深入軍隊,聯絡會員,擴大革命力量。後因敗露,起義未成,但他仍繼續在緬甸及滇西騰沖、保山、順寧、雲龍一帶從事革命活動。後得密報,清軍正在搜捕他,再度和同志輾轉至滇南叢林地帶,後潛入昆明,與何克夫等同盟會同志,設立雲南革命機關,密謀待機起義。一九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廣州黃花崗起義失敗,清政府在全國大肆搜捕革命黨人,幼伯再次轉入地下。同年十月十日,武昌起義。

經過幼伯先生等同盟會諸同志的多年努力,在武昌起義成功的影響下,十月廿七日及十月三十日(重九),雲南的騰沖和昆明相繼光復。

昆明光復,全省響應。十一月一日,雲南宣佈獨立,成立軍政府,舉蔡鍔為都督。但因邊陲地區消息滯後,騰沖和大理的軍隊之間發生誤會,引起衝突。蔡鍔一方面派李根源率師西行,同時派幼伯為迤西安撫使先行,一路說服。幼伯在滇西活動多年,頗有群眾基礎。他先在下關的西門文昌宮內召集同志,告以清廷未覆靈,不能相互殘殺,應以洪楊覆轍為鑒等等。一路西行,所到之處,對各軍曉以實情,以至誠感召說服,各軍深受感悟,願受李根源指揮。至此,省軍未發一彈,即解滇西之危。

滇西之危既解,幼伯先生即取道緬甸轉赴南京,追隨孫中山徹底推翻滿清政府。抵滬後,得悉清政府已解體,中華民國臨時政府成立,中山先生任臨時大總統,清帝被迫宣告退位。幼伯遂改初衷,東渡日本攻讀法政,以備他日報效國家。一九一三年宋教仁案發,袁世凱的陰謀顯露。孫中山力主興師討袁,積極發動「二次革命」,密令幼伯回國,主持長江一帶宣傳工作。後又派他返滇,推動宣傳倒袁事宜。抵昆明後,首先創辦《滇聲報》、《覺報》,宣傳反對帝制。後被袁發覺,指為亂黨。幸得蔡鍔密告,及時出省暫避。一九一五年十二月蔡抵滇,興護國軍北伐討袁,幼伯才得復出。當時蔡鍔兵出川東,為免蔡軍腹背受敵,川西軍不可不防。幼伯與川軍有舊,先婉拒蔡鍔委其執掌軍法之職,後主動請纓赴川西軍作說客。他雖入險境,但以其堅定的信念,說服川西軍助蔡。故蔡軍激戰瀘州、納溪之際,川西軍按兵不動,此乃幼伯不就官而就險之功也。

幼伯先生從日本回國後,看到革命者沒有自己的武裝,處境非常被動。曾多次函電孫中山先生,提出「借重他人固有之兵力,適為他人所利用,恐於我終屬空洞耳!」建議各省編練民軍,直隸軍府,以謀長遠之計。中山先生很重視他的建議,並委以「雲南民軍總司令」之職。一九一八年,他應第七軍軍長郭義欽之約,任軍參謀長。從抵會川時,孫中山又委他兼任川南寧遠各所屬軍部慰問使。

一九二一年,中國共產黨成立,孫中山逐漸傾向於聯俄聯共,準備改組國民黨。幼伯先生擁戴之餘,上書建議「請總會研究選舉書」。指出選舉應剔除流弊,完善選舉制度至關重要。一九二二年,唐繼堯重新統治雲南。他別有用心地提出「聯省自治」以反對孫中山的北伐。幼伯當時在國民黨雲南省黨部工作,孫中山密令他「相機圖滇」。他當即召集同志,秘密組織「雲南自治討賊軍」,並正式制定「雲南自治討賊同開軍草約」。但因組織不慎,被混入的奸細楊有堂等密報唐氏。幼伯先生不幸於一九二二年八月二十八日(農曆七月初六日)遭唐氏捕殺於昆明,時年僅四十六歲。後人譽幼伯為辛亥革命雲南三杰之一。同時遇難的有鄢任周、劉古愚、崔文英、李梧、李成武等六君子。此案涉及面較廣,在唐繼堯的血腥鎮壓下,先後有二十餘人被殺害,其餘同志和親友,或囚或逃。尤其是這些同志的家人,慘苦之狀,催人淚下。

其實唐繼堯反對孫中山先生早在一九一五年就已有所顯露。當時蔡鍔的護國討袁,唐繼堯繼蔡鍔任雲南都督兼護國軍第三軍總司令,坐守雲南。他對討袁並不積極。一九一七年他雖參加護法運動,反對段祺瑞獨裁,但又排擠孫中山,暗通北洋軍閥。此後屢次出兵四川、貴州,企圖稱霸西南。一九二一年被顧品珍驅逐出滇。次年又回滇,鼓吹「聯省自治」以掣肘孫中山的北伐大業。

一九二七年被胡若愚、龍雲威逼去職不久病死。

幼伯先生自從參加同盟會之後,能如此堅定的追隨孫中山先生從事革命工作,至死不渝,他有一個為國為民的堅定信念。他一直以孫中山的「做大事,不做大官」的教導鞭策自己。在關鍵時刻,他「不就官而就險」。一九八二年在他老家屋檐下發現的遺稿中有這樣一段:「世俗之人總將生死看不破,故逐於富貴權利,以至於墮道德、喪廉恥……。夫富貴權利,人所欲也。取之不得其道,雖榮亦辱,雖安亦危,雖甘亦苦。……試問臨死之時,有誰將富貴權利攜之而去乎?」從他一生所作所為,從他給孫中山、黃興、李根源先生的信中可知,他處處都在為「大事」著相。

幼伯先生遺體草葬於昆明歸化寺。抗日戰爭時遷葬於昆明犬羊山大理墓地。墓碑書「烈士馬公幼伯之墓」。筆者於一九四一年秋辛亥革命三十周年時,曾隨家人前往祭拜。

族伯父馬幼伯先烈

人物春秋幼伯公,反清革命迠勛功。

雲南三杰同殉難,滇都六君繼墜虹。

榮辱安危梁苑識,生死甘苦易江風。

丰城龍劍峴山淚,歸化寺前貫日忠。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2期,民國91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