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李根源在蘇州

李成寧 

我的祖父李根源曾在蘇州生活過十四年(一九二三年│一九三七年冬)。其間盡自己力量之所及,為蘇州做了很多有益的事情,至今蘇州人民仍記憶猶新。

問 學

一九二三年,祖父反對曹錕賄選,憤而辭職,舉家由上海搬到山青水秀的蘇州。祖父博學,對史地尤為鑽研,即使於軍事勞務,政事繁忙之際,仍「留心鄉邦文獻」。祖父定居蘇州後,首先詳細閱讀大量的蘇州史志記載,著名文人金天翮贊揚他:「胸中掌故比吳郡諸宿尤為翔實」。一九一九年《吳縣志》開始編纂,一九三一年因經費不足和總纂吳蔭培先生病逝而停頓,於是祖父應張一麐、孔昭晉之邀一起領導了《吳縣志》的編纂工作。經過不懈的努力,《吳縣志》歷時十四載,終告出版。該志共八十卷,分訂四十冊,體例之完備、內容劃分之精,為三十年代所修地方志中較高水平的一種。孔昭晉在《吳縣志》序中寫道:「及其終也斟酌損益務求完備,合群策群力而衷于至當則張紳仲仁(張一麐字仲仁)、李紳印泉(祖父字印泉)之力為多」。祖父為《吳縣志》所付出的心血可見一斑。

蘇州曾是我國經學(後稱『國學』)吳派的中心,祖父到蘇州後與金天翮共謀推動國學研究。因祖父與國學大師章太炎先生有金蘭之誼,一九三二年章太炎先生應祖父邀請來蘇州講學。講壇設在皇廢基蘇州律師會事務所的小禮堂內,年近古稀的老人,年輕的的中學生競相前來聽課,後成立蘇州國學會,張一麐任會長,祖父及金天翮任副會長,入會者近千人。國學會對活躍蘇州學術研究、團結南方的知識份子發揮了很好的作用。

一九三二年,祖父受陶行知先生在曉座辦新農村的影響,倡議在善人橋成立實驗農村,他的倡議很快得到吳縣人士支持。為辦好實驗農村,祖父在小王山建公共浴池、辦成年人夜校等。祖父倡辦實驗農村,正值日本侵略我國,由於他力主抗日,引起了當時主政者的注意,他們百般刁難,善人橋實驗農村辦了不到一年,終於天折。祖父的心願雖然未能實現,但他思國為民的真情永遠留在吳縣父老鄉親的心中。

訪 古

祖父熱愛名勝古跡文物,他無論在哪裡,都宣傳文物,保護文物,並身體力行。在西安重修了碑林,在廣東重修了南華寺、唐代名相張九齡祠墓,在海南整修了明代海瑞、邱浚等人祠墓和儋縣蘇東坡故居等。蘇州是中國傳統文化積澱深厚的城市,有東方威尼斯之稱。為進一步發掘蘇州的文化遺產,祖父到蘇州後,便組織「吳中保墓會」對蘇州古文物與古墓葬進行了翔實調查,並將前後三個月的調查結果撰寫成《吳郡西山訪古記》。

「吳郡西山」係指蘇州市以西諸山,當時祖父足跡遍及靈岩、天平、鄧尉、支硎、穹窿、天池、堯峰、陽山、甑山等,並深入到洞庭東西山。祖父訪古的交通工具,主要是一葉扁舟,白天舍舟登岸,晚間返回小舟,局促艙內,憑借一盞油燈,將白天所見所聞一一記錄下來,返回蘇州後經系統整理編成《吳郡西山訪古記》。

祖父的訪古歷盡千辛萬苦,他翻山越嶺,四處「搜貞石,尋廢寺,瞻拜先賢冢墓」,有時為了考察一名人古墓,要冒著被湖匪綁架的危險;祖父的訪古從始至終嚴謹、認真,他每見有碑刻,必「刻苔剔蘚認殘碑」,每見一字辨不清,必「或為表樹或加封或訪其後」;祖父的訪古不避揣測,在去西山的一段時間中,有人說他不甘寂寞,到北京去搞政治活動了,他們哪裡知道祖父正在為蘇州的古墓葬與文物進行實際調查呢。古語云:「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祖父對蘇州優秀歷史文化的熱愛,可謂真正的「樂之者」。

開山納名流

小王山又名琴台山,在蘇州西南穹窿山之東南,其位置背靠穹窿山,面對岳峙、爛柯兩山,峰嵐缺處,可見太湖。祖父歸隱蘇州看中此地,欲辟小王山為名勝之地。他引道開山、疏泉鑿石,營造聽松亭、萬松亭、湖山堂、小隆中、臥獅窩、吹綠峰、聽泉石、梨云洞、靈池、孝經台十景,他種梅、桃、杏、李、枇杷、柿等數百株,遍山植松樹千株,題名曰「松海」。祖父前後經營六七年,使小王山萬松如海,翠綠上衣,頗擅勝致。

小王山的聲名不陘而走,從此雅客嘉賓雲集,成為國內名流聚會憑吊之所。一九二七年到一九三六年,國內知名人士來遊小王山並留下題字的有:章太炎、于右任、蔡鍔、黎元洪、李烈鈞、沈鈞儒、章士釗、馮玉祥、吳昌碩、譚延闓、張繼、張大千、陳石遺等。祖父雇用刻字工人,用幾年時間,把題字陸續刻在小王山和岳峙山的岩石上。從書法藝術來說,匯行、楷、篆、隸乃至英文,真是不勝枚舉,實為近代摩崖的寶庫。

悲鴻名作的素材

祖父雖息隱吳下,但他始終不忘國家民族的利益。「九一八」事變前,于右任先生來蘇州小王山看望他,兩人詩作唱和,抒懷他們「江南苦念家山破」的愛國之思。「九一八」事變起,蔣介石採取不抵抗主義,拱手讓出東三省。為此祖父悲憤寫道:「十八日日本兵襲瀋陽,陷之,並陷吉林、黑龍江,十二月再陷錦州。……執政者連年內爭,陷國家於絕境,其罪尤不可逭」。一九三二年駐淞滬我十九路軍英勇抵抗突襲日軍,祖父與蘇州各界人士募款進行慰問,並將抗日陣亡的將士忠骸七十八具埋葬於善人橋馬崗山。墓地落成時,祖父親自執紼,送葬者萬餘人,祖父賦詩志感云:「霜冷靈岩路,披麻送國殤。萬人爭負土,烈骨滿山香。」著名畫家徐悲鴻先生看到這一情景,深受感動,一九四三年他補繪成國殤圖畫卷。可惜的是這個畫卷後來散失了,現徐悲鴻紀念館中僅展存國殤圖中祖父一人畫像。一九三七年十一月日軍侵占吳江,去小王山僅三十里,一水可達。為了祖父的安全,工兵總指揮馬崇六先生親自駕車來接他,祖父揮淚登車,離開生活了十四年的蘇州。

「第二故鄉」

祖父把蘇州看作是自己的第二故鄉。一九五○年,他參加完全國政協一屆二次會議後,不顧年邁多病,重返闊別已久的蘇州。一九五九年,他將畢生收藏的漢磚、魏碑、古籍、書畫文物及唐墓志九十三方、蘇州地方碑刻拓片等,無保留地捐贈給蘇州文管會,成為蘇州當地所擁有的珍貴文物。一九六五年七月,祖父在北京病逝,以朱德為首的治喪委員會按照他的遺愿,於同年九月將祖父隆重安葬於蘇州小王山。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2期,民國91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