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夷族代表高玉柱女史

郭琨 

高女史乃永勝土司世家:其先祖高智昇是僰人(白族)為宋朝時大理國相國;以其第三子泰慧治理北方賬善巨郡(即今永勝一帶),世襲土司,世領其地,在其屬地範圍內統治其人民;明清時其地東至四川馬喇長官司地三百里,西接麗江木土司及順州子土司七十里,南至賓川鐵索箐二百七十里,北至老鴉箐與章土司相鄰。明清皇朝為達封建統一目的實行改土歸流,設有流官;但土司仍然存在。至清光緒二十五年傳至高常欽字仰堯承襲土司職│即土知州;常欽生一子名至宇,生女名擎宇│即玉柱,排行第二故人稱二小姐。明萬曆時雲南鎮守官沐英等奏准明廷從江西南京等地漢人以屯民實邊遷居雲南;我們祖先遷住永勝程海邊,屬高土司領地,要向其繳租;民國時期土司雖已廢除,但高氏每隔數年仍來催租,不過閒逛一下,未見有人繳租!

青少年時期的傳奇人物:高女史生於一九○六(民國五年),其父母視為掌上明珠。住永勝縣城東門外靈源村,土司雖已歿落,但家庭經濟仍富裕;聘請名師楊鋁字精品等任教師,教以國學經史子集詩詞書畫等課程,由於她聽明伶俐、才思敏捷、反應迅速,所學課目均能領悟、融匯貫通;且能言善道,興趣廣泛,行事了無拘束;讀書則詩詞歌賦無所不通,繪畫則山水花鳥無所不能。臨摹名家碑帖;能彈琵琶、善吹洞簫,亦喜騎馬打獵,被譽為滇西才女。許多新貴各界名流都慕名與他交往,真是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民國十九年初,雲南省長龍雲在永勝一帶擊潰張汝驥後,得知玉柱女史為才貌雙全倩女,且係大理國相國之後,傳說有意娶她為兒媳;越年龍繩武率兵一營以軍政事務至永勝到高府相親;高女史邀龍公子往靈源箐(又名觀音箐)遊覽,高欲試公子才學乃出聯要龍對:「龍王廟、妙龍王、龍子龍孫龍父王;」公子一時無以為對;女史為免場面尷尬,乃自對道:「觀音箐、慶觀音、觀山觀水觀世音。」並問公子此對可否?這件親事終於無成!有次她到佛教勝地雞足山朝山,題了一首「紅霞白日兩悠悠」的七言詩章,連修建楞嚴塔的委員和高僧們,都讚賞她的豪情壯志!

任西南夷族駐南京代表

民國二十一年三月永北(二十三年改名永勝)縣長宋朝選卸任回昆明,高女史父母托請宋縣長將愛女帶至昆明求學。她在昆明曾習法文準備深造;時見政治腐敗,民生艱困,難展才華,乃遠走首都南京,被國民政府聘為西南夷族駐京代表;其間承蔣夫人宋美齡女士約見,相談甚歡,蔣夫人對她頗為賞識愛護,曾當面送她一枚戒子作為紀念。當時全國最大的「良友」畫報曾專訪她,以文字及大幅照片報導,照片上丰姿綽約、美麗大方、儀態萬千,一時成為社會美談;因她曾習法文,被誤傳為留法學生,頻添一段插曲。

隨國府遷移重慶

中日戰爭爆發後高代表隨國民政府遷駐戰時陪都重慶。民國二十九年夏天,筆者由貴州經重慶去成都投考黃埔軍校時,族兄佩德由太行山前線函囑過重慶時去拜候高女史,原由於理堂伯父與高長欽土司係世交,德兄在讀永勝小學時曾寄宿高家寬大宅院,放學後請楊精品老師傳授國學詩詞;後高女史任駐京代表時,德兄亦在南京軍校教導總隊任職,常相過從之故。

她住在重慶市夫子池一棟三合院的二層樓房,正房是她的起居間和會客廳、左廂房是辦公兼會議室、右邊是貴州苗族代表楊砥中先生所住;楊代表對就讀邊疆學校學生很照顧,也樂於助人。我曾住高女史家等車去成都。稱呼她為高大姐。日機常來重慶轟炸,我們同去兵工署防空洞躲空襲,時署長為俞大維博士。她的秘書是喻杰才先生,鶴慶白族人,其家眷為避空襲暫安住在貴州畢節;在先我曾去拜訪過他們。女史和喻秘書均在教育部兼任編審,無事時每月到部一次。中央對西南邊疆事務,似未設專責機構,故推展邊務工作協調聯繫均極困難!女史極重視邊彊建設,協調各方發起創辦邊疆建設月刊雜誌,以文章促起政府及相關人士重視邊疆建設。月刊社成立時余亦協助佈置會場及接待,分發資料等事務。黨國元老、政府相關要員及文化新聞界名流均多與會;監察院長于右任、元老張繼暨新聞界耆宿程滄波等均在會中慷慨陳詞,一致強調邊疆建設之重要性及建設要項,交通與經濟建設之配合,文化與教育之推展,農業與工業並進,電力和水利並興,充分開發資源,以支持長期抗戰,並為戰後全國復建之基石等。「邊疆建設月刊」六字是于右老親書墨寶。隨後我去成都考取黃埔軍校十八期第一總隊,由於操課繁忙,後續狀況不甚明瞭。

擔任邊疆宣慰團長病逝滇南

民國三十一年緬甸及滇西戰況激烈,政府為鞏固大西南,特任高女史為西南邊疆宣慰團長,安撫雲南、貴州、廣西、西康等省的土司和少數民族首領,宣傳民族團結,鞏固邊疆安全,共同抗擊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她在安寧溫泉時曾寫了四首七言詩,其中有云:「潺潺流泉水芳冽,國難當頭心欲折,不是泉溫是火焚,誓擲頭顏灑熱血;鐵血三千灑桃花。英雄半屬女兒家,平邊彌亂秦良玉,持節直追漢軍車,同胞同胞齊奮起,長槍大纛東北指,不是當年舊溫柔,不復民族心不止。」表達了為國犧牲的堅強意識和大無畏的精神,後到西南邊疆作宣慰及激勵士氣加強團結等工作;經長途跋跡於山林濕熱蒸鬱瘴癘地區而染重病,在生活醫療條件均差交通不便狀況下病逝於滇南箇舊!時年才三十六歲,終身未婚。逝世後政府命喻杰才先生護送其靈柩回永勝老家,先停靈於蕭公祠後安葬於壺山下,一代傳奇女傑長眠斯土!

高女史遺作詩詞文章

高女史所作詩詞文章繪畫甚多,但筆者深居台灣蒐羅不易,謹檢錄其詩兩首、文宇一篇聊供參閱:

吟紅梅寄冷著堂(字冰心)

明歲陽春今歲回,今年先放隔年梅,

日中顏色米為面,雪里精神粉作胎;

佳種何坊來遠道,仙姿誰識產瑤台?

名花自古歸名士,願待冰翁話醅緣。

步韻同學楊庚子詩

一片冰心不染塵,明珠仙露堪為鄰,

慈雲籠住千秋月,活水飄來一葉身,

無樹菩提空色相,飛台明鏡悟天真,

三生石上證同道,素手拈花微笑親;

青山綠樹絕紅塵,更有壺峰作比鄰,

萬道靈光映碧水,一輪明月証前身,

燃犀方見世多假,面壁猶疑我未真,

玉骨金筋何足恃,同歸淨土有誰親?

感詞寄詩友馮君子召

遙吟俯唱,逸興這飛,天籟嗚時,好音妙發,李白斗酒成百篇,詩人公去,雪案沉埋吟一卷。雅士其誰?當是時,翩翩欠子,卻是無腸;赫赫將軍半屬負腹,遙矚濁氣飛騰,惟有掩鼻而避。欲求良友鈴閨閫閔間,而林下風過蹤跡渺。辨琴去,知音無;脂粉隊、鵲鴉群,見之噁心!自謂此生無同志,惟有枝頭作良朋;乃蜂窗蟻檻,邂逅偶生意外,繭絲蠅跡,學士暢吐心肝;深閨弱翰,漫夸詠絮之才;閬苑仙方,竊有立雪之志;高談未已,俗慮施生;文字朋友,敢云道義之交;詩詞唱和,本屬清雅之舉;樂而不淫,自問固屬無愧;而凡夫俗子難免妄造黑白,有鑒於此,能無懼乎!雖然,夜行人自信不為盜,不能使犬不吠。既屬同志,玉石攻研,切磋獲益,他日登龍,親承庭訓,則柴也雖愚,先生其許之否?至於塵戀,早已決絕,簫疏冷漠,自甘寂寞終生;有如百尺喬松,亭亭獨立,一觴一詠,尚能別尋生趣;何肯以汶汶之白,而蒙世之塵埃,拖泥帶水,受一切苦厄。倘不知音,誚也罵也,慨不與較。山海經曰:「山膏如豚,厥性善罵」;管仲曰:「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子也。」蓋知己重朴感恩,道義深朴臭味;知希之貴賢豪,所謂得一而無憾者,不是知音不與彈,其非之也何足怪。同志者,祕不以預官為迂焉!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2期,民國91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