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到神奇「片馬」來

蕭榮華 

在我國版圖上,在一個很小很小的地方叫片馬;有一個地方很大很大也叫片馬。說它小,是因為在那高山峽谷密林深處只留下片片馬蹄而得名;說它大,是它的名聲在世界上響得驚人。地理上的片馬和歷史上的片馬,寫就了一個世紀的風雨滄桑。請看……抗英、二戰、回歸、日益興旺的邊貿、反輯毒走私……這一連串的歷史記載,足以令世人自豪驚魂。

片馬小鎮,位於雲南省「怒江東方大峽谷」的瀘水縣西部中緬邊境地區。全鎮轄片馬、古很、崗房、片四河四個自然村,總面積一五三平方公里,居住有傈僳、茶山、漢、白等十二個民族,到六十年代總人口不足二○○○人。該鎮距憑水縣城六四公里,距州府六庫九七公里。其肉、西、北與緬甸、老撾毗鄰,國界線長六四‧四公里,與緬甸的重要城市密支那相距僅二四○公里。由於國界線長,又地處中、緬、老三國交匯地帶,成了世界有名的「金三角」地區。

峽谷才一日,世上已千年。僅管外面的世界多精彩,時間老人伴著片馬人一睡就是幾萬年全然無知。直到戰爭前後的五、六十年代,中國的電影探險家們在怒江峽谷的高黎頁山萬丈絕璧羊腸小道攝出影片《山間鈴響馬幫來》,片馬人才開始揭開他那神秘面紗。據有關資料記載:片馬方圓百里是莽莽原始森林,交通與外隔絕。這裡的傈僳、獨龍族長期處於燧石取火,結繩記事落後時代。他們的住房是在破地上揮入木椿,用藤篾綁扎屋架,房頂用茅草竹葉覆蓋,四壁用竹片和棕葉遮圍,樓板用大龍竹壓平鋪墊,距地面二公尺左右防潮濕。衣著方面,男女均身披自織的粗麻布,從左肩斜抄腰間繫於臀部,白天當衣,夜間當被,下雨時則拉上頭頂遮雨,若遇敵人和猛獸追趕,他們就用麻布長條猛甩似鋼鞭飛舞令敵、獸膽寒,真可謂一布多用。

歷史進入三、四十年代,閉塞的原始峽谷開始出現土司、頭人,片馬地區的傈僳、獨龍族受盡欺壓。他們吃不飽,穿不暖,世代從沒吃過一粒鹽巴,缺醫少藥沒醫生看病,命運全操縱在土司、頭人和巫婆神漢手中。多少人弄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由於環境生存條件艱苦惡劣,乃至進入六十年代人口仍發展緩慢。但片馬人很團結,他們曾無數次團結起來,與土司、頭人和外國侵略者進行英勇頑強斗爭,用生命和熱血捍衛了領土。

「金三角」這片土地的美麗神奇,英國老早已對它唾涎三尺。一九一○年十二月三日,英軍從當年的殖民地緬北重鎮密支那,派出二○○○多名全副武裝的英軍,趁片馬大雪封山交通阻塞通訊不靈之機,以突然襲擊的方式強占了片馬寨子。當時,邊民無法及時把邊防緊急情況通知內地官府。面對這些藍眼精、高鼻梁、大嘴巴「魔鬼」的入侵,邊民們被激怒了,他們誓死:「我以我血軒中轅」。他們雖手無寸鐵,勢單力薄,但各族邊民團結一心,在各寨頭人的帶領下奮起反抗,為捍衛祖國西南邊陲神聖疆域領土,為保住自己賴以生存的家園進行頑強斗爭。面對洋槍洋炮壓境,他們唯有拿起手中僅有的原始落後武器││弩弓毒箭、大刀長矛和獵槍,將入侵的魔鬼打得鬼哭狼嚎,用鮮血和生命譜寫了可歌可泣的歷史篇章。後來,雲南督府得知此息深知軍情重大,派人飛騎進京稟奏朝廷,哪知清政府早被洋人嚇得尿撒褲襠昏庸無能不予面奏,片馬被英軍強占長達三○多年。

後來,緬甸在國際社會支持和本國人民奮起反抗,終於趕走入侵者宣告獨立。中、緬兩國簽訂《中國和緬甸聯邦邊界條約》,條約的第一條規定:「緬聯邦同意把屬於中國的片馬、古浪、崗房等地區歸還中國」。一九六一年六月四日中緬兩國完成了對片馬、古浪、崗房等地區的交、接手續。一九八五年二月十五日,原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視察怒江,親筆題寫了「片馬人民抗英勝利紀念碑」。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片馬人民抗英勝利紀念碑」和「片馬人民抗英紀念館」落成開館。一九八九年五月二日公佈為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文物保護單位。片馬人民抗英奮爭的勝利,片馬人民不畏強暴英勇抗戰,給後人留下了光輝的典範,具有重要的歷史、教育意義。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本相繼佔領香港、菲律賓,一九四二年一月又以重兵入侵緬甸。緬甸淪陷後,怒江以西的德宏、騰沖、龍陵相繼淪陷。而怒江東岸則成為抗日的最前沿。滇西重鎮保山重兵屯集與日軍隔江對峙。一九四二年五月四日日軍空襲保山,炸死本地居民及難僑萬餘人。後又投擲細菌彈,同時在臨滄片馬一帶投放鼠疫病原。提起日本鬼子的殘暴,片馬八十多歲的岩松考人記憶猶新。日本鬼子進村時,提前得到消息的村民已躲進深山密林。村裡有個三十多歲的壯年名岩弄,大家都躲他說不當怕死鬼,於是手握一把大砍刀等在屋內。聽到氣勢洶洶的日本人砸門便去將門打開,手起刀落將兩兩個日本鬼子的頭砍落地。日本鬼子氣得嗷嗥叫,一槍打在他的肚腹上,他強忍巨痛又衝過去砍死那個開槍的鬼子。最後,終於被日本人用麻集的子彈射成「馬蜂窩」。接著,日本人從古崗到片四河,又強拉村中的啞巴弄巴帶路。日本人還奪下弄巴的包頭巾做背包帶。過江時,弄巴划船追鬼子要包頭巾,被鬼子一排子彈打翻江中。日本鬼子走後,村子被翻得一塌糊塗。鬼子還在村民的床上、鍋裡到處拉屎撒尿,能吃、能用的東西全部搶走。岩松老人說:「看到日本鬼子的滔天罪行,不覺令人想起『駝峰航線』飛行員的可敬」。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一九四二年五月,日軍從緬甸切斷了滇緬公路,阻斷了同盟國運輸抗戰物資的交通。為了繼續支援中國運送抗戰物資,中美聯合共同開闢了從印度汀江至中國昆明巫家壩機場的空中運輸線,被稱為「駝峰」航線。當年這條航線是穿越世界屋脊喜馬拉雅山脈最危險的航空線。

片馬地區上空即是「駝峰」航線飛行的主要通道之一。日軍侵佔片馬時修築了大量軍事設施,企圖阻止「駝峰」飛行,但機智勇敢的「駝峰」飛行員們巧妙地運用空中戰術,無數次勝利飛越了該地區的上空。因此,飛行員們都把片馬風雪ㄚ口稱為「勝利ㄚ口」。一九四三年三月十一日,一架中國航空公司的C│53型第53號運輸機從昆明巫家壩機場起飛返回印度汀江,在飛越片馬地區上空時因氣候惡劣和低氣壓的影響,不幸墜入海拔三三二五米的片馬茫茫原始森林之中。

三個星期後,其他「駝峰」飛行員在空中發現了53號機在片馬風雪ㄚ口以南三英里的山峰森林中。當時,由於日軍侵略該地區,無法取得聯繫和支援。失事飛機機長是美國得克薩斯州達爾哈特鎮的福克斯,副駕駛員是中國廣東省的譚宣,報務員是中國香港的王國梁,這三名反法西斯戰士全部失蹤。因此,風雪ㄚ口又有「福克斯ㄚ口」之稱。

一九四四年十月,當中國軍隊收復片馬地區後,曾在「駝峰」航線來回飛越九百多次的美國飛行員福萊茄、漢克斯和另外兩名美國自願人員組成探查隊,乘C│47鳥型飛機從昆明飛到滇西重鎮保山機場,再轉機飛往怒江大峽谷,在大江東岸的芒允降落,然後想法橫渡到西岸。經過九天艱難的徒步拔涉,到達瀘水縣古岸河地段的高黎貢山上,距53號機墜落不到二公里。因當時險峻的莽莽的原始森林無路可走,必須以刀斧開路才能前進,再加上斷水、斷炊和疾病,尋找福克斯的探查行動只好半途中止。

五四年後的一九九七年,沉睡在片馬地區高黎貢山之顛莽莽原始森林的第53號飛機殘骸重新被片馬地區一進山採約的傈僳族漢子發現。消息傳到美國,年已八十多歲的漢克斯再次踏上這塊土地,到達了當年未能達到的目地,見到了福克斯駕駛的C│53型第53號運輸機殘骸,圓了半個多世紀以來夢寐以求的夙願。如今,53號運輸機殘骸已被運回放置在片馬抗英紀念館室外展出,成為二戰時期中美兩國人民並肩抗擊法西斯的歷史見証的珍貴文物。而那些反法西斯勇士們的屍骨早已蕩然無存,給人們留下永久的敬仰和懷念。

片馬地處邊陲人煙稀少,交通閉塞道路崎嶇,各族人民生產、生活條件困苦不堪。近年來,在政府無微不至關懷下,派來了民族工作隊和醫生,世代紋面與鬼為伴的傈僳人開始相信科學,一律接受免費醫療,免費看電影和文藝演出。政府還從內地遠程組織馬幫,源源不斷把大米、鹽巴、布匹、醫滿、農具等生產、生活物資運到片馬,極大改善了傈僳人那種原始落後的生存條件和生活環境。特別是十一屆三中全會後,州委、州政府不斷為傈僳人描繪著美好藍圖,打通了從州府六庫翻越高黎貢山風雪ㄚ口到片馬的八五公里公路,片馬各族人民從此告別了人背馬駝的歷史。

隨後,在交通部和雲南省交通廳對口扶貧的幫助下,州府六庫是片馬公路改建工程被列入「八五」交通扶貧骨幹工程項目。該路段以瀘水縣城魯掌為起點,東向州府六庫延伸三二公里,改建加寬並鋪成柏油路面,西向片馬延伸六五公里加寬改建彈石路面。接著,又修通了從片馬經古浪到崗房全長三六公里的片古崗公路和從片馬到片四河全長八公里的鄉村公路。從此,片馬鎮終於村村通了公路,為片馬各族人民脫貧致富奔小康鋪平了道路。同時,由於與境外緬甸、老撾公路銜接,更方便了三國邊民的經濟貿易友好往來。

昔日只有幾十戶人家不足千人的片馬鎮,如今已是街道寬闊、高樓林立、各色霓紅燈交熾閃爍,引來客商雲集、遊人如潮,很快發展成數萬人口的繁華集鎮,人稱中國「小香港」。早在一九九一年,這裡就被闖為中國的省級口岸,邊境貿易日趨紅火。可就在繁華的喧囂和發家致富「沒有消煙的戰斗」中,片馬人百年之後,又創下了驚世壯舉。

有人說;「片馬人地處金三角佔盡天時、地利、人和,是一個理想的發財之地」。此話一點不假。近年來,隨著改革開放浪潮的衝擊,各種黃、賭、毒不斷席卷而來,有的冒險跨一步瞬間可成百萬富翁,有的失足轉眼下地嶽成魔鬼。但片馬人始終沒忘記「洋人」入侵鴉片毒害之恥,世代遵循:「窮要窮得乾淨,富要富得清白」和「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的人生準則,同一切形形色色的黃、賭、毒犯罪份子作殊死斗爭,用生命和熱血捍衛了國門潔淨,展現了令世人震驚的民族尊嚴。

一次,有兩個緬甸男、女來到片馬鎮上租了間房子,聲稱要在鎮上搞鑽石、珠寶生意。對於正當的經商,中國政府自然表示熱烈歡迎。可一段時間來鎮上的人們發現,這對男女神神秘秘,白天幾乎不做生意睡大覺,晚上租房熱鬧燈火通明。鎮上的民兵小分隊對此產生懷疑,於是連續幾個晚上派人盯哨。終於發現這對男女正在屋內播放那不堪觀看的黃色下流錄像,屋內坐滿了前來洽談生意的省內、外客商。幾個民兵小分隊員迅速破門而入,這對狗男女見事已敗露,抽出身邊暗藏腰刀、鋼鞭等凶器,妄圖殺開一條血路奪命而逃。幾名民兵小分隊員並沒被罪犯的凶殘嚇倒,冒死奮起反擊,終將這對販黃狗男女擒獲。從他們租房處,搜出淫穢光碟十箱計五千多張,什麼「藏春閣」、「龍虎鬥」、「床上戲」等裸體淫穢書和裸體朴克牌三十多箱。原來,這對狗男女想用片馬做販黃轉移點。於是白天睡大覺,晚上召集客商看樣訂貨,大量的黃色毒品又從這裡流向全國。可他們萬萬沒想到片馬人這麼厲害,生意還未做成就落入法網。

又一次,有五個身穿土布衣、腳穿破爛鞋、頭戴爛草帽的農民來到古崗。他們每人身邊除攜一個裝水的軍用水壺和一支大竹煙筒,看上去什麼也沒有。這伙農民自稱家境貧窮去昆明打工,沒錢乘車唯有靠步行,他們只要求在村子裡住一晚找點吃的天亮就走。村裡的人處於同情心將他們留了下來。可這伙人還真有點奇怪,吃飯、上廁所、睡覺要把那支大竹煙筒抱在身邊,擔心被誰搶走似的。有個傈僳族婦女出於好心,總是將幾支煙筒放進內屋去,省得在外攔腳絆手。這伙人卻異口同聲阻攔說:「謝謝鄉親們的美意,這竹煙筒還是放在身邊好,一來用起來方便,二來免得竹筒倒地髒水潑出找麻煩」。

可是,再狡滑的狐狸也逃不過獵人的眼睛。傈僳老大爹阿龍一看便知竹筒內有鬼,但這幫錘而走險的家伙身邊一定帶有匕首、手槍等殺人凶器,倘若與他們硬拼只有自己的人吃虧。於是讓村裡的人盛情款待,一面派人到片馬報告邊防檢查站。深夜,當這伙人還在做著黃泉路上發財夢,邊防公安戰士突然出現在眼前。經搜查,從五支大竹筒內倒出精密封海洛英二千五百多克,身邊搜出匕首五把,軍用「五‧四」手槍三支,子彈三十餘發,手榴彈二枚。正當邊防公安戰士準備押著罪犯回片馬鎮。突然,一個罪犯死死拖住邊防公安戰士小張的衣角,揚言死也要找一個年輕的墊底。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六十多歲的阿龍大爹一個箭步衝上去,死死抱住毒販,並大聲命令周圍的人快閃開,當邊防公安戰士剛押著另外幾名毒販衝出門外,只聽一聲轟隆巨響滿屋濃煙滾滾。公安戰士小張和其餘人得救了,阿龍大爹的鮮血卻染紅了片馬大地。實現了他生前:「關鍵時刻為抓捕毒犯死一個夠本,死兩個賺一個」的誓言。

後來經審訊,這幾個毒販均係河南人,在雲南的臨滄、片馬一帶當過邊防軍。復員回鄉後,幾人邀約著潛回片馬,利用對邊境地形的熟悉,喬裝農民打扮去緬甸走私海洛英。為避開沿途檢查站,他們乾脆將毒品放入大竹煙筒內輕裝步行,有人盤問就說去昆明打工,只要將毒品帶到昆明上了火車,到河南轉眼可發大財。誰知美夢未成就栽在片馬人手裡,還真有點想不通,於是就上演了褲襠藏炸藥引爆身亡凶狠一幕。

近二十多年來,片馬各族人民協助公安、邊檢站查獲走私案上百件,搜繳海洛英13000克,黃色光盤錄像帶數百箱,更令人難以想像的是,居住數萬人的片馬鎮,沒有一人參與吸毒、販毒、販黃看黃。片馬人高尚的國格、人格一讓世人震驚。在世界第二十一屆禁毒大會上,聯合國秘書長安南稱:「片馬是世界唯一讓黃、賭、毒無法生存的一方淨土」。

來吧,遠方的朋友,請到神奇片馬來,片馬的名山大川、原始森林自然風光、日漸繁華的「金三角」地帶;昔日驅逐洋人的弩弓、大刀、長茅,二戰「駝峰航線」的飛機殘骸是歷史見証,片馬人英勇保衛鄉土,掃黃輯毒的民族尊嚴,將會令你見識不淺,觀瞻一新。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2期,民國91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