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大觀樓「彩雲崖」記

陳少樺 

千秋懷抱三杯酒,萬里雲山一水樓。(清同治建水先賢馬如龍大觀樓楹聯舊句)。「彩雲崖」位於大觀樓左側,佔地約二畝,東臨蓮池塘,南接渡船頭、堤岸、草海,遠眺西山、滇池;北倚近華浦與「掩映金碧」門亭對峙輝映。松柏林木參天綠蔭夾道,百花競艷,碧波蕩漾,柳線依依……越顯蒼峻、雄奇、靈隱之姿!

公元一九二○年(民國九年)唐帥繼堯兼省長會澤公聘請譽滿三迤書畫名家趙鶴清先生在大觀樓公園內壘建一座假石山;趙氏接到聘書後,便收拾行李告別家人,僅帶著孫子趙獻鍇赴任進住近華浦,這一住就有半年多。這一段時間裡趙鶴清先生表面上什麼事都不幹,每天帶著孫子遊山玩水,訪古探幽,他時而眺望遠山,時而凝視湖水,時而細觀從雲,有時一望就幾個小時。他的孫子不解其意,有一天大著膽子問道:「爺爺省長要您堆壘假石山,您怎麼老是帶著我瞎跑,到了好玩的地方,又不見您玩一玩,常常站在一個地方發呆……」。趙鶴清哈哈一笑道:「觀其山,以定假山之脈絡氣勢,看行雲,以塑假山之神態形狀,將自然之山勢雲態精選,提煉,描繪成圖,作為下一步選石壘山之藍本」。

假石山的藍圖繪製告一段落後,趙鶴清便在滇池四周親自搜尋石料。中國園林的假山石,對石頭的選擇很講究,一般以瘦、漏、縐、透為最佳,這些選石標準,趙氏早已自然爛熟於胸。但滇池不是太湖,完全按照這一標準選石,簡直難以上青天,氏跋山涉水四處搜尋數月,終於在滇池沿岸尋找到了一些較為理想的石頭。疊壘石山要求石種統一,切忌用不同石種疊壘同一座假山,然而這一原則真正實行起是非常困難的;就連蘇州很有名的:「拙政園」有幾座假山都同時使用了太湖石和黃山石兩種石頭,成為了壘石大師眼中的敗筆。趙氏記取教訓牢記於心,因此他常常忍痛捨去一些形狀很好卻石種不同的石頭,堅持同一種石頭壘山。

清代末年疊壘的一些假石山,往往不太在意石峰的整體輪廊,僅在洞的大小與多寡方面苦下工夫。趙氏認為這是本末倒置,疊壘假石山應注意外部的自然造型。因此趙鶴清設計,督造疊壘的假石山,山體內部結構空、通、透俱備;山體外部造型雄俊,東部主峰陡峭險峻,西邊山峰逶迤蜿蜓,富於動態的均衡美。疊壘假山時,趙鶴清已五十多歲了,但他卻親臨工地,指揮監督每一石頭的俱體堆壘,堆壘假山不但要石頭統一,而且還要求石頭的顏色深淺一致,相鄰石頭的紋理相同;只有這樣才能使人感覺高座假山渾然一體,融合協調,不會使人有雜亂無章支離破碎之感覺。趙氏對石工之要求,一絲不苟,凡幾近苛刻之程度,凡石色不同,紋理迴異的石頭,都細心挑出,留置堆壘其他零散小景。

一九三○年(民國十九年)歷時十一年被命名為「彩雲崖」的大觀樓假山,終於在一片贊嘆聲中竣工了。趙氏完成嘔心泣血不朽之作,躊躇志滿,在「彩雲崖」東側刻嵌了一首自撰:「彩雲崖歌」石碑;其歌曰:「吾家住在彩雲深,彩雲朝暮蕩胸襟。彩雲自來還自去,雲來雲去皆無心。我愛繪彩雲,亦愛壘白石,有時看雲峰認白石之跡,石峰石跡咸所適。石乃雲之根,雲為石所噴。石有紋,雲有痕,雲即可為石,石亦可為雲,雲耶石耶兩無分。我積數片石,幻作雲之態,勿謂彩雲無定形,遮莫彩雲與時在」。

第十六屆荷花展於(本)二○○二年七月十八日至九月十八日在故鄉雲南舉辦,展區分別在昆明翠湖、大觀樓、丘北縣普者黑三地;筆者探親暑之行恭逢盛會,二度攜眷至大觀樓覽勝賞花、探古尋幽……不經意間窺見原被苔蘚雜草塵埃覆蓋,荷展時清理完好之「彩雲崖歌」等碑、文重見世人;經蒐証史料彙整,驚嘆不已!先賢趙鶴清先生獨俱匠心,巧奪天工!讚曰:

孤拔矗立群峰外,獨秀滄海煙雨中;

遠眺西山白雲間,滇池帆影照碧波。

林木蔥郁綠映紅,山歌妙舞近華埔;

景物盡在孫髯題,彩雲崖壯大觀樓!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2期,民國91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