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抗戰暨赴緬對日作戰六十週年紀念大會」講詞

簡漢生 

各位貴賓、女士們、先生們

今天我懷著誠摯、崇敬的心情,代表在台灣的雲南同鄉參加「滇西抗戰暨赴緬對日作戰六十週年紀念大會」,並且要對當年參加對日抗戰的英勇將士及鄉親父老們,表達最崇高的敬意。同時對這次紀念大會的主辦單位,表達衷誠的謝意。

從抗日戰爭中追求國家統一

日本自明治維新(一八六七)以來,其政府領導階層即以侵略中國為獲取其國家利益的主流思想,日本帝國的「大陸政策」,不論其內容「西進」或「南進」,目標都是侵略中國,進而稱霸東亞。到了民國十七年的田中揍摺,文中竟有:「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滿蒙;如欲征服滿蒙,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我國征服,其他如小中亞細亞及印度南洋等異服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於我。使世界知東亞為我國之東亞,永不敢向我侵犯,此乃明治大帝之遺策,是亦我日本帝國之存立上必要之事也」。這段話赤裸裸地暴露了日本侵略者的真面目。

從歷史的脈絡中清楚的可以看到日本對中國的處心積慮,其侵華的步驟是步步進逼,遂引燃了二十世紀初中華民族為生存而展開的全面抗戰,對日抗戰是中國近代史上最驚心動魄的一幕,也是中國人受盡屈辱、苦難的一幕,但也是中國人找回自尊、自信及光榮的史篇,因為抗戰勝利,洗雪了自鴉片戰爭以來,百年不平等條約的桎梏,使帝國主義魚肉中國的暴行,從此成為歷史名詞,更有意義的是光復了甲午戰敗後,被日本侵佔了的台灣,解除了日本人在台灣半世紀的統治,讓台灣回到了中華民族的大家庭,中國的統一初步完成,也促使中國國際地位由次殖民地變成世界五強之一。

日軍侵華到中國全面抗戰

侵略中國既是明治維新以來的日本既定價值,當然不會因為中國政府的更替而會改變,因此,日本在一八九四年發動侵佔台灣等地區的甲午戰爭、一九○五年一月十八日向袁世凱提出併吞中國的「二十一條」、一九二八年發動阻撓國民革命軍北伐統一的「濟南五三慘案」,一九三○年發動佔領東北的「九一八事變」、一九三二年發動一二八松滬戰役、日本軍閥的步步進逼,使中華民族面臨了生死存亡的最後關頭,終於一九三七年盧溝橋七七事變後,暴發了全面對日抗戰,直到一九四五年日本無條件投降,歷經「盧溝烽火」、「松滬會戰」、「台兒莊會戰」、「湘鄂會戰」、「長衡會戰」、「印緬遠征」等無數次重大戰役。一九四一年日軍為突破在中國戰場上的泥淖,發動了太平洋戰爭,初期甚為順利,太平洋的重要戰略據點多為其攻略,在中南半島方面,除不戰而入越南及迫泰國為附庸外,並攻佔了新加坡、馬來亞、一九四二年侵入緬甸各重要地區,日軍對緬甸作戰之目的在於擴大「南方作戰」之成果,當時滇緬公路為中國唯一重要的國際補給線。日軍入侵中國之一般作戰方向,大致自東向西,但若緬甸為日軍攻陷,中國的物資補給將陷入絕境,且日軍可由此經雲南入侵,收夾擊之效,陷國軍於腹背受敵絕境,就亞洲地區聯軍之全般戰略而言,日軍攻陷緬甸,則印度將受到威脅,聯軍西翼將極危殆。

緬北滇西作戰的意義

為因應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抗戰的新戰略形勢,國民政府展開了「緬北滇西作戰」,一九四二年二月下旬中國遠征軍應英國政府的請求入緬協助英軍作戰,因受英軍作戰不力之牽扯,中英聯軍於六月中旬失利,日軍進迫緬北,遠征軍主力退回滇西,在轉進滇西的途中,遠征軍第五軍二○○師師長戴安瀾將軍於五月中旬在西(保)摩(谷)公路向孟密、騰衝轉進時遇伏而身受重傷,並於五月二十六日殉國、九十六師副師長胡義賓將軍於六月下旬在從緬北匍匐向滇西劍川轉進途中,於埋通附近遇伏,在督戰中陣亡;另一部遠征軍則歷經千辛萬苦進入印度藍姆加整訓。入緬初期作戰之失利,在於國軍倉促入緬作戰,準備不足,即連作戰必須的地圖,亦是舊圖,與地理不符,且國軍又無暇偵察、認識地形,兵力配置僅依英方建議而部署,不合戰略機宜,以致造成損兵折將之痛;在日軍方面,則是長期規劃、有充分且周全之準備,所以敵長我消。但在這逆勢的戰情中,遠征軍亦曾創出輝煌的戰果,一九四二年四月十九日由新三十八師孫立人將軍解救在緬甸仁安羌被日軍包圍的英軍,使其脫離險境,救出英軍七千餘人及被俘英軍、美籍傳教士及記者等五百餘人,威震國際。一九四四年二月中旬,遠征軍展關印緬反攻,同年三月五日攻克緬北門戶孟關,大敗日軍第十八師團主力部隊、五月八日攻克緬北重鎮密支那,殲滅日軍兩個聯隊、十一月下旬攻站八莫,擊潰日軍第二師團一個加強聯隊、一九四五年元月二十七日攻佔芒友,中印公路打通、三月八日攻克臘戍等地,肅清自滇西及緬北退回的日軍殘部,並會師喬梅,至此緬北作戰大竟全功;而在滇西作戰方面,一九四四年九月八日國軍收復經圍攻三月餘的松山,盡殲日寇、九月十四日第二十集團軍收復騰衝,消滅日軍第一四八聯隊、十一月六日第七十一軍攻克龍陵,大敗日軍、乃至於一九四五年一月攻克畹町,同年一月二十八日中美兩軍在畹町舉行會師,滇西作戰,至此高奏凱歌。值得一提的是遠征軍將士極多是我們雲南子弟,而指揮第八軍作戰的軍長是鄉先輩李彌將軍;另外,守住怒江天塹,炸毀惠通橋,確保西南大後方安全的是另一位鄉先輩馬崇六將軍,另有其他多位雲南將校都在各戰役中居功厥偉。緬北滇西作戰的勝利,是國軍在世界反侵略的大戰略中,為穩住盟軍的戰略西翼而作出的傑出貢獻,可謂青史留名,萬古流芳,也使中國的軍威獲得世界性的肯定。

前事不忘 後世之師

對日抗戰勝利了,這是中國三千餘萬軍民傷亡、全國同胞顛沛流離、流血流淚、億萬財產損失所換得的代價!這樣悲壯的大時代史詩,中國或許可以用「以德報怨」的態度原諒日本,但這些歷史的屈辱、苦難,我們絕對不能淡忘,我們必須永遠記取歷史的教訓,讓中華兒女,永遠警惕│要自強、要進步、要發展!

為了悼念在抗戰中死難的三千餘萬軍民同胞,為了紀念參與對日抗戰,尤其是滇西緬北戰役中所有的勇士們,漢生除了要代表在台灣的全體雲南同鄉對這些偉大鄉親表達永恆的崇敬、永遠的懷念外,還要呼籲海內外所有的中國人,發揚團結、愛國、奮鬥的抗戰精神,促成海峽兩岸早日重啓對話機制,完成和平統一大業,讓中國成為快樂、繁榮而又受到世界各國敬重的國家,來真正告慰在抗日戰爭大時代中,所有參與保土衛國的軍民同胞們。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2期,民國91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