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時代中之勇者──敬悼李先庚鄉長

王文 

李先庚鄉長,係雲南省鄧川縣人,於民國九十一年四月間,在台北溘然逝世,距其生於民國二年冬,適享年九十歲;年高德劭,亮節高風,令人衷心景仰與無限哀悼。

回顧李鄉長九十年之光輝歲月,正值我國翻天覆地變革之偉大時代。諸如:雲南起義,護國討袁;蔣公北伐,統一全國;八年抗戰,日本投降,大陸失守,遷府台北等,皆為關係我國家存亡,民族盛衰之大事,亦即偉大時代之過程。李鄉長在此大時代中成長茁壯,精忠報國,充分展現其總能謀始,明能見機,智足斷事,膽能決之之大勇,此可從其大著:奮戰一生、八五憶往、九死餘生、九十憶往等中,印證見之;故稱李鄉長為大時代中之勇者,應係實至而名歸。且李鄉長之勇,應屬孟子引曾子之說曰:「吾嘗聞大勇於夫子矣:自反而不縮,雖褐寬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之大勇;亦為一代文豪蘇東坡在「留侯論」中所闡釋之:「天下有大勇者,猝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挾持者甚大,而其志甚遠也」之大勇,並貫通於其整個光輝之生命中,此所以李鄉長能成大功、立大業根本原因之所在,吾人只須展誦其前述大著,即可瞭然,而同感光榮也。茲僅擇其犖犖大者,略述李鄉長之事功,以彰潛德,敬悼鄉賢。

一、勇於莊敬自強:李鄉長原屬於大理地區│下關風吹上關花,洱海月照蒼山雪,壯麗山河畔沙坪街之奭族,亦即今日白族自治州之白族,人口約四百萬,自仍為我大中華民族中之少數民族之一,故早年家境並不富裕,常穿草鞋上學。但李鄉長總敏過人,頗能莊敬自強,且於九歲讀小學時,不幸被土匪張結巴將其父子兩人,擄捆至點蒼山中,拘禁五十多天,並十餘次被土匪帶去「陪殺」而未殺,復被強迫吃被殺者之心肝,真是生死間不容髮,最後由家人籌款贖回,得以死裡逃生,亦涵養出其不怕死之壯志。惟其父則因無錢取贖,自此父子即永訣矣。故李鄉長爾後益加奮勵,勇於自強,續讀大理高小,成績優異,復直升師範班(中學);嗣又遠赴昆明,考入土地清丈人員養成所,民國二十年卒業後,任職廣通縣測量組,從事土地測量,猶努力不懈,表現優異,乃獲雲南省主席龍雲於民國二十二年保送至南京,就讀中央軍需學校會統研究班,至翌年卒業。旋又考入中央政治學校計政學院深造,於民國二十五年獲得碩士學位,而奠定其一生事業之基礎,此時其年僅二十三歲,可謂成就非凡,為常人所難及,非莊敬修身,勇於自強,何能臻此。而李鄉長此種莊敬自強之精神,歷其一生而彌新,乃為其成功立業之動力,足可供人取法,垂範後世。

二、勇於精忠報國:李鄉長於完成學業後,翌(二十六)年日軍侵襲盧溝橋,爆發八年抗日戰爭,其即勇敢從軍投身戰場,報效國家,官階自少校(因獲碩士學位,自少校任官)晉升至少將(民國三十一年晉升少將年僅二十九歲),職務則從中央砲兵學校會計及稽核主任,至軍政部第一巡回審核組以中校代理中將編階之主任,負責巡審西北第一、二、八、十各戰區之經費稽核,先後與各戰區高級長官同赴戰場,衝鋒陷陣,痛殲日軍。尤其中條山大會戰,規模甚大,戰況慘烈,李鄉長曾三次突破日軍之封鎖線,強渡黃河,參加此約二十萬以上軍隊之浴血大戰,置生死於度外,且被戰區長官衛立煌尊稱為係蔣委員長派來督戰之代表,以鼓舞官兵士氣,終於打敗日軍,獲得大勝,表現卓越,厥功至偉;此應係李鄉長勇往直前、精忠報國、最艱險之光榮史頁,時為民國二十七年至二十八年之間。筆者身為同鄉晚輩,亦頗感與有榮焉。

李鄉長嗣於民國二十九年至三十四年間,奉調至大西南之重慶及昆明服務,職務則從軍政部設計委員會組長、昆明行營軍需局上校科長,至民國三十一年晉升為少將,旋奉調昆明行營兵站總監部經理處少將處長,主管軍隊後勤補給業務,對作戰之勝敗,影響至為重大。且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又奉調任盟軍中國戰區後勤部經糧及生產管理處少將處長,在美軍後勤部司令戚夫史中將領導下,負責中國戰區(包括中、印、緬、泰)內中、美軍隊之後勤補給,當時受衣、食補給之三軍官兵,多達三百萬人,且尚兼及軍隊車輛及飛機之油料補給,事繁責重,影響殊為重大。爾後我印緬遠征軍之擊敗日軍,西南國軍之收復廣西等失地,而鞏衛大西南之國土,終致日本投降,補給充足,當為其基本要素;故李鄉長對我國之抗戰,實扮演無名英雄之要角,貢獻至為重大,是以嗣獲美國總統頒發甲等自由勳章表揚,應係最客觀公道之評價,証明李鄉長功在國家,已獲國際上之公認。而李鄉長所負後勤補給之下列具體個案,亦值得一述,以見其忠勇愛國,堅毅奮發之一般:

㈠民國三十年十二月八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後,我國蔣委員長應羅斯福及邱吉爾之商請,乃派遣第五軍、第六軍、第六十六軍遠征入緬甸參戰,須十萬套新製軍服,以壯軍威,乃命李鄉長須於三個月內完成;其終於克服萬難,克期蕆事完成使命。其動員人力之廣,協同合作效力之高,恐為歷來所罕見。故時人俗稱李鄉長為「中央通」與「地頭蛇」者,似非過譽之詞。

㈡號稱全世界工程最大由美國支援所興建之中印油管,起自印度之加爾各答,經海拔高達六千六百公尺以上之高黎貢山(野人山)及緬甸之密支那、八莫而進入我中國之雲南昆明,長達一千八百餘公里,為輸送石油料至昆明之大動脈,屬於石油之生產、補給支援之軍需範圍,乃指定由為經理處長之李鄉長主管。故於中、印油管興建之兩年期間,李鄉長會同美方人員,來回於中印之間巡察,露宿餐風,備極艱險,終於如期完工,得以自加爾各答,直接源源輸送石油至昆明,連同中印公路同時通車,我軍如虎添翼,乃揮軍殲滅緬甸日軍,而芷江、桂林、柳州會戰亦告大捷,使日軍終告投降,李鄉長之忠勤職守,自亦為抗戰勝利之功臣。此觀其詩曰:「萬里油龍一線通,跋山涉水傲長空,千軍憶軸齊飛動,橫掃東瀛我亦雄」,即可概見。

㈢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國戰區統帥蔣委員長之參謀長,係美國所派之史迪威上將,史氏約同李鄉長巡視我國境內何應欽將軍所屬之陸軍部隊,見官兵普遍營養不良,很多瘦骨如柴,表示非立即改善,實難以作戰,應按美軍現制,全面補給米糧、花生、肉品、蔬菜、豆類、油、鹽等之食物現品,不能發代金了事,並面報統帥蔣公獲准採納。史氏旋飭其後勤司令戚夫史中將。應即與我政府磋商辦法,早日實施。我政府乃決定在重慶召開軍政聯席會議,由糧食部長徐堪,及後勤部長俞飛鵬主持;盟軍後勤部司令戚夫史,則派李鄉長為代表,按照美國軍隊補給現制,所編三百萬軍人之補給概算到重慶參加,與會之龐松舟等認為該概算已超過我國預算數倍,責以背離國情,太過離譜云云,李鄉長以不能變更美方之概算為由,未能接受指責而退席,致激起與會者誤會「挾美自重」之不滿(爾後抗戰勝利,具有重大貢獻之李鄉長立被免職賦閒,或與此有關)但蔣委員長旋即命交照辦,立即實施。三個月後我軍三百萬官兵,因給養充足,營養良好,身體健康,精神煥發,因而反攻皆捷,終使日本敗降;故李鄉長之堅持前議,非常正確,益見忠勇,而何異現代蕭何。

㈣李鄉長於民國三十八年初,為東南軍政長官公署陳誠長官所邀請,出任該署經理處少將處長,仍主管國軍之後勤補給;此時正是蔣公總統引退尚未復職,台灣地區正處於風雨飄搖之際,而自大陸撤退至金、馬、台、澎之國軍,則多達約七十萬人,李鄉長高瞻遠矚,認為糧食將有匱乏之虞,乃向當局建議,應速向泰、緬購米十萬噸,以備急需,雖不乏重要人士反對,但終獲已坐鎮台北之蔣公,及陳誠長官之採納,乃著手向外洽購食米十萬噸。嗣至該(三十八)年十月二十四日,共軍自福建渡海大舉進犯金門古寧頭,且已大批登陸中央乃急調自汕頭撤退之胡連第十二兵團之高魁元第十八軍,劉雲翰之第十九軍及自福州撤退之鄭果青年軍二○一師馳援;大軍雲集金門,急需糧食供應,但並無「兵馬未動,糧秣先行」之準備,故情勢相當險惡。所幸李鄉長先前所建請向泰、緬外購之白米十萬噸,此時已購妥並自國外裝船運送自太平洋經台灣途中,李鄉長乃立即電告該運米船直接駛往金門料羅灣卸貨,使適到達金門島之高、鄭軍等,有糧米供應,能吃飽應戰,無不驚喜若狂,奮勇殺敵,在二天三夜之慘烈戰鬥中將進襲登陸金門島之數萬共軍悉數殲滅於古寧頭,此即震驚中外之古寧頭大捷。當時若我軍無糧食供應,誠不知戰局如何?歷史又將如何改寫矣!足見李鄉長對軍糧運籌帷幅,勇於負責之功,實奠定古寧頭戰役之勝利基礎。

且李鄉長為未雨綢繆,另又在台中創設糧秣廠,並自兼廠長,為預備軍事不時之需,乃先製作軍用乾糧備用,迨至古寧頭大捷後,已製妥軍用乾糧二十萬份,並已運至基隆港儲存備用。孰料此時共軍約三萬餘人,突大舉進襲舟山門戶之登步島,而我守軍僅一萬餘人而已,陳誠長官乃急電正停留基隆港待援舟山之劉廉一將軍,命其七十六軍立刻起程增援登步島作戰,李鄉長乃將該批乾糧,發給該軍每一官兵各隨身攜帶兩天份以上倉促馳往應戰,劉軍遂將共軍包圍,激戰兩天三夜,因有乾糧自行果腹,而無飢餓及炊餐之憂,終將登陸共軍俘虜七千餘人,其餘全部殲滅,而獲得大勝。故李鄉長之預製乾糧,顯然又是此次登步島戰役勝利之重要因素,其忠勇謀國於此可見,實功不可沒。而共軍經此古寧頭及登步島兩戰役慘敗之後,即未再對我進軍侵犯;金、馬、台、澎安全,遂得以保障迄今。

以上所述之真切事例,僅係李鄉長先庚勇於精忠報國之梗概而已。至如李鄉長陪同美(盟)軍後勤司令戚夫史中將去廣西看第二方面軍司令長官張發奎上將時,戚氏以張上將未來迎接而心生不滿,乃命李鄉長僅補給張上將接受美式裝備之一個軍,其餘部隊則不予補給;李鄉長堅拒不從,仍照常補給張上將之全部軍隊,美方遂以抗命上報蔣委員長議處,中央並派員赴昆明調查,證明李鄉長並無錯誤,而終獲得澄清無事,其不畏強禦,顧全我國軍隊整體利益之剛正大公精神,洵可質諸天日而垂為典範也。又如中央派駐雲南地區之將領升遷佈達與交接,軍事委員會均派李鄉長任監交人,如關麟徵、宋希濂、杜律明分別升任第九、十一、五集團軍總司令,原軍長職務則分別由張曜明、黃杰、邱清泉接掌;鄭洞國升任遠征駐印軍副總司令,其軍長由何紹周接任等,均係分別由李鄉長代表中央前往監交,可謂將星畢集,非常隆重,而李鄉長則係年甫三十歲之少將,即膺此榮譽重任,足見中央信任,軍中歡迎,可謂雄姿英發,叱嚀風雲。但李鄉長則謙躬自牧,嚴守分際,顯見其修養深厚,非常人所能及,能不令人肅然起敬等等,猶其餘事,不及逐一述焉。

三、勇於行仁取義:「博愛謂之仁,行而宜之謂義」,韓愈前賢之此項解釋,恰為李鄉長行仁取義之寫照。但僅就以下兩項述之:

㈠立功異域,救助同胞:此係指滇、緬游擊部隊之義戰而言。此項游擊部隊,本係由李彌將軍負責領導,蓋於民國三十八年杪中共席捲大陸後,原屬李彌將軍第八軍之李國輝團,從雲南轉戰後退抵緬甸大其力地區,先與緬軍激戰,嗣又退抵猛薩地區集結;李彌將軍即以緬甸猛薩為滇緬游擊總部基地,從事整軍、訓練、撫輯流亡義胞,並突擊大陸,震驚世界,緬甸政府遂於民國四十二年三月間向聯合國控訴我中華民國軍隊入侵該國,我政府只得飭李彌將軍返台定居,且聯合國旋決議:「位於中、緬、泰、寮邊區之中華民國所有之李彌游擊所部,必須全部撤返台灣,並責由中、美、泰、緬四國委員會負責執行」云云,導致民國四十二年十一月九日,由柳元麟負責撤退之第一軍、第四軍及眷屬共二萬七千餘人,自泰國南部機場,陸續空運抵達台灣;我政府並宣告:「緬甸邊區撤軍工作,業已完成不能撤退之官兵是叛軍」云云,此滇緬游擊隊之大要也。然而李鄉長先庚獨當一面之重責大任,自此方屬開始。

蓋李鄉長於古寧頭及登步島戰役中補給建功之後,正值三十八歲青壯之年,不論從軍、政發展均可謂前途似錦;然而老總統蔣公突於民國三十九年九月十六日,在台北召見李鄉長,命其脫離軍政現職,隱姓埋名,潛赴泰國,作東南亞及大陸地區之反共復國佈建工作,當即由安全局長鄭介民先生交與備妥化名為「李玉梅」之護照一本,囑即起程。此事對李鄉長言,無異晴天霹靂,但其泰然自若,立刻允命,足徵其忠勇愛國,置生死於度外,遑論小我之前途乎!故其旋即潛赴泰國展開工作;但其與上級及部眾之間交往,則另使用「陳龍」之化名。中央另又公開任命李鄉長為雲南省國民黨省黨部書記長,及雲南省軍政統一委員會常務委員,而與中央公開任命為雲南省政府主席,且為猛薩游擊軍總部領導人之李彌將軍,彼此互相支援、分工合作無間,以迄民國四十二年李彌將軍奉召返台定居,情形均極良好。然而當李彌將軍返台後,猛薩游擊地區之黨、政、軍之重任,即由李鄉長負責承擔矣!(軍事指揮方面則另有代總指揮柳元麟負責)。

此時我駐聯合國首席代表邵毓麟大使,隨即以總特特使身份赴猛薩宣慰軍民,實則乃與李鄉長單獨密談,轉達中央僅撤退一部份游擊軍,以應付聯合國;另一部份游擊軍則須駐留當地,由李鄉長負責領導,賡續發展之意旨,旋即付諸實施。故於前述第一次撤退游擊軍二萬七千餘人返台之同時,李鄉長即率不撤退之游擊軍及眷屬約三萬人,化整為零,自猛薩北上進入卡瓦山及片馬江心坡,橫跨千里之蠻煙瘴雨高原山區堅苦屯居,且另尚有散居在各山區之難胞及義民約十萬人,流離失所,亦須就地安置,均須李鄉長之領導與照顧。但不撤退者已被我政府宣佈為叛軍,補給經費斷絕,又無他國援助,故此數萬眾軍民,生活頓時陷入絕境,惟賴李鄉長之赴泰國求援,與其中央情報局長乃安諾將軍多方奔波,終告初步解決,其艱難困苦,當不難想見。而李鄉長如此「猝然臨之而不驚」之勇毅表現,及為數萬眾生存而奮鬥不懈之仁愛情懷,真可謂驚天地而泣鬼神矣!嗣李鄉長又集軍於泰邊屬緬境之乃拉地區編組(編為三個軍)整訓,旋又與緬軍激戰失利,而退守萊東及猛勇地區,消息傳播,頗受國際共黨及國內主張撤退派之嚴厲指責,中央乃指示李鄉長將「抗命」不撤退游擊軍交柳元麟接管,而將總指揮部遷移至亦屬緬境之江拉地區;但李鄉長則秘密率同段希文軍長之第五軍,及李文煥軍長之第三軍,進入泰國邊境之美斯樂及唐窩地區屯駐發展,此即今日泰北美斯樂聞名於世之所自始。時為民國四十七年。而江拉地區之游擊軍約二萬人,則由柳元麟率領於同年作第二次撤退返台矣。所不幸者當不撤退之游擊軍總部遷抵江拉後,中央似為應付國際及國內之指責,竟將本屬上述立功異域之李鄉長作「代罪羔羊」。命召反台以抗命罪嫌接受審判,此無異又一次「晴天霹靂」;但李鄉長卻仍「無故加之而不怒」,毅然奉召返台受審,此非面對可判死刑之冤獄而何?非有大勇者何能如此處變不驚?蓋其奉命不撤退,有傳達上意之邵毓麟大使可證;且中央於自緬境第一次撤軍返台後,尚有在國內當政之高級將領蔣經國、賴名湯及王昇等人,先後赴不撤退軍所駐緬境之基地訪問(見:九五憶往一二三頁),事証昭然,並非叛軍,係奉命不撤軍保國衛民之大忠大孝行為,茲竟命召以抗命罪受審,豈非強令含冤莫白,公理正義泯滅,能不令人感慨系之。所幸李鄉長自泰國返台後,當局並未完全「假戲真做」,而係以「交由勤治單位看管,終生不得從事公職」之行政處理,並未枉法以抗命罪起訴審判,尚未故入人罪。但李鄉長實際上既未抗命,則當政者以行政權斷然命其「終身不得從事公職」,依法即屬濫權無據,而非法剝奪李鄉長依憲法享有服公職之取利;雖爾後又放寬為李鄉長可以「兼任教授」身份在大學兼課,但仍限制不得任『專任教授』以終其身,自仍非合法,亦非合理對待國家『功臣』之道,應受歷史之公平評價與批判,更值得爾後當政者之鑑戒與警惕。而李鄉長之所以泰然處之,欣然接受,應係其以大智足以洞悉當代全局而定取捨;行大仁業已嘉惠泰緬數萬眾同胞,已求仁得仁;本大勇迭經完成其所負之時代使命,而無虧職守,故寧願犧牲小我,不與計較,乃至置死生於度外│不葬身異域,亦云幸矣,有以致之,遂毅然返國也;李鄉長之平凡偉大,於此可見,能不令人欽佩景仰,同感光榮乎!至於屯駐泰北美斯樂及唐窩地區之段希文與李文煥兩軍,因未及隨同第二批游擊軍返台,蔣經國先生當即命情報局長葉翔之轉達李鄉長略謂:「著由李先庚同志轉知:段希文部可不必撤退來台外,並由李先庚前往重整……」云云,葉翔之局長並交與李鄉長另一本化名為「戴長富」之護照,其旋即潛赴美斯樂,為段、李二軍作萬全部署,並洽由泰國克利安薩少將(嗣任該國國務院長),取得其國防部長他威之同意,統領該二軍消滅泰共,而鞏國泰國之長治久安,並奠定我段軍及十餘萬義胞爾後在美斯樂發展繁榮之基礎。李鄉長之如此卓越貢獻,立功異域等,亦堪資記述;其餘則均不及多述焉。

㈡獻身杏壇、教澤廣被:李鄉長因受行政當局上述「抗命撤退」之不平處分,而無端剝奪其從事公職之權利,故自民國四十八年起,只得受聘於國立政治大學及成功大學會計系所,為兼任教授,講授其最專精之會計學科,前後三十餘年,迄至民國七十八年,始告退休。據初步統計,受業其門下之學生學達萬人以上,其中博士四十餘人、碩士五百餘人,其餘皆取得學士學位,而其高足鄭丁旺博士,並曾任國立政治大學校長多年;且又先後完成國防後勤、工廠管理、管理會計、工業會計、商業會計、財務管理、預算管制、財經管理模式之探討,及閒話古大理國及其民族成長等學術論著,刊行問世。可謂成果輝煌、教澤廣被、蔚為一代宗師,令人欽仰。

李鄉長另又捐款成立政治大學及成功大學之會計文教基金會,以獎勵學行俱優之學生,為國家培植優秀會計人才;復先後捐款在雲南省鄧川縣西湖遊覽區,及其出生地之沙坪村,分別興建「先庚古文圖書館」,以發揚中華文化,嘉惠家鄉學子;並捐款在泰國清邁雲嶺華僑中學內,闢室設立「先庚古文圖書館」,購置四書、五經等學術名著,以供學子進修,亦為其教澤廣被,嘉惠蒼生之一環。哲人典範,將永垂不朽。

四、勇於廉潔奉公:清清白白之辨別,且取或予又合於道義及法令允許之標準者,即謂之「廉」,李鄉長在我國八年抗戰期間,曾擔任前述少將經理處長多年,主管最多達三百萬官兵之後勤補給,其所經手錢財收支之鉅大,自不難想見;但其則勇於廉潔奉公,嚴守公私分際,凡非份內所應得且合於法令道義者,一介不取於人,亦一介不予諸人,涓滴歸公,懺介無私,清清白白,了無可議。是以雖美將領曾上報指李鄉長「抗命不從」限制補給要求,我中央部分主管糧秣副食官員,更疑其「挾美自重」,而大量增加官兵配給費用,但最後中央均以李鄉長堅毅任重,廉潔從公,依法從事,無可替代,而煙消雲散,履險如夷;其每與筆者談及此事,輒引以自豪,更感慨系之。蓋迨抗戰勝利,李鄉長立被免職賦閒,豈非只知善盡職守,不畏權貴之結果乎?且推而論之:李鄉長於賦閒中,曾在家鄉參加我國立法院第一屆立法委員選舉,並已當選;但因中央以政治理由勸其禮讓當選之委員給民社黨之習白強,而退為後補委員,亦莫非其取予清白,謙讓風範之彰顯。尤有甚者,嗣至民國三十八年聞,中央政府因戰局不利而自南京遷抵廣州後,與李鄉長同區競選而當選之立法委員,即抗日名將馬崇六鄉長,奉中央徵召出任交通部政務次長而出缺,故李鄉長乃接獲此立法委員缺,依法由其遞補之中央通知;但正擬赴立法院報到遞補前夕,突奉東南軍政長官公署陳誠長官電召,命其應出任該署經理處處長云云,又斷然臨危受命,放棄已取得遞補資格,可立於廟堂,養尊處優,長達三十餘年之立法委員,旋奔赴密佈戰雲為國效命之台海前方,而踏上其後半生披荊斬棘、立功異域,犧牲奮戰之悲壯人生。李鄉長此種犧牲小我,完成大我之抉擇,更應係勇於廉潔奉公精神之高度昂揚,值得國人之效法。

由上所述事略觀之:足徵李鄉長先庚,乃深懷熱愛中國之民族思想,表現為忠勇奮戰,為國效命之壯志行為;是以犧牲奉獻,百折不回;雖又步入杏壇,猶益顯英豪,使教澤廣披。故李鄉長實為國家之干城,民族之英雄,學者之導師,國民之楷模;救國濟民,厥功至偉。而今這位大時代中之勇者│令人欽仰之李鄉長先庚,形體雖已邈然,精神則長存人間;將永遠活在人們心中,足以垂範千秋。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2期,民國91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