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先父崇周先生

馬乾 

父親馬崇周於清光緒三十四年三月(一九○八年四月)出生於雲南省大理下關。祖父馬梁在雲南講武堂就讀時與龍雲、朱德等均係同窗學友,辛亥革命後,因參加推翻清政府駐雲南總督的鬥爭,遷居昆明。父親中學畢業後,又隨家遷居上海、蘇州等地。一九二八年,其長兄馬崇六將軍囑其陪友人去日本進修,在日本就讀一年。回到上海後考入上海交通大學土木工程系。一九三四年赴美國密西根大學深造,獲碩士學位。在美期間,對美國的種族歧視感觸極深,抱著「科學救國、實業救國」的熱忱,於一九三六年回國。

學成歸來的父親以自己的一腔熱血和學識報效國家,在京贛鐵路任幫工程師。一九三七年七月抗日戰爭爆發,他由安徽回到昆明,在雲南省公路總局任工務科長多年,除籌劃全省公路建設外並參加滇緬、滇越公路的修築,以應抗日軍事的需要,厥功甚偉。後又任雲南省開文墾殖局局長。一九四六年「滇越鐵路河口碧色寨段修復工程委員會」成立,復任委員兼任第二總段副總段長。一九四九年六月任昆明鐵路管理局昆明工務段工程師。繼續在鐵路工作。

時局變遷後,一九五○年初,昆明鐵路管理局召集技術人員,對遭破壞的狗街大橋進行修復。父親參加了此項修復工程,夜以繼日加班加點,不辭勞苦忘我工作,使狗街大橋在短期內得以修復通車。一九五○年父親被借調到省軍管會碧「碧色寨」河(河口)公路工程處任副處長,搶修國防公路,與工人同甘共苦,僅用五個月時間,就高質量的完成百餘公里的修築任務,受到雲南省領導的表揚和接見。

一九五一年父親任小新工務段長,一九五三年調昆明鐵路局工務科,先後任線路股長、主任工程師。一九五六年負責編製局內工務規章《工務工作年冊》使工務工作有了規範的技規。一九五六年兼任工務部門科學技術研究組組長,主持十三個長期有待解決的技術課題研究。並經常幫助局外廠礦企業審核鐵路專用線路圖。於當年被評為全局先進工作者,一九五七年評為雲南省先進工作者。

父親在一九五六年「肅反」運動中,因海外關係問題被隔離審查,身心受到極大摧殘。

一九五七年共產黨整風運動時,被劃為「右派分子」受到降職降薪處理,調到工作最艱苦的鐵道兵新營處(貴昆線)任技術員,在新線上夙餐露宿,默默地工作,在此期間,為了解決水泥來源,還設計築起幾座小水泥廠,為工程節約了大量資金。

一九六一年又調到安寧工務段大修隊任技術員,解決了祿豐至一平浪區間路基邊坡坍方滑坡等重大危害。一九六一年四月我母親心腫瘤病危時父親還在工地工作,直到母親逝世第三天才得以回家處理母親後事。

一九六二年父親調任工務處大修設計橋隧設計組長,負責全局大修設計工作,他親手製定《橋隧大修設計規則及預標編制辦法》。

父親用他一片忠心及畢生經歷,為雲南鐵路奉獻了自己的一生,雖受種種迫害及壓制,仍初衷不改。由於長年野外現場工作,風餐露宿,居食無定,生活工作環境極端惡劣,終至積勞成疾,身患多種疾病。文化大革命中,再次受到衝擊,遭受抄家、封家、隔離、批鬥等種種折磨,直到病情加重住院時,仍在病房中寫交待材料,在如此環境中,病情急劇加重,於一九六九年三月十八日上午八時不幸病逝,享年六一歲。父親去世九年後於一九七八年終得以平反昭雪,摘去「右派」帽子,恢復原主任工程師職稱,還他赤膽忠心、愛國報國的高級知識份子本色。

謹以此文,悼念,告慰我的敬愛好父親。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2期,民國91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