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根懷舊夢還愁

李恒經 

個人前因公職在身關係,致返鄉探親之旅,遲於今(九十一)年四月天始克成行,歲月不居,轉眼已逾半個世紀,真是還鄉萬里夢,少小離家老大回,近鄉情更怯!

故鄉│雲南,簡稱滇或雲,東部與貴州和廣西為鄰,北部和四川接壤,西北隅緊倚西藏,西部和西南部與緬甸毗鄰,南部與越南、寮國接界,土地面積三十八萬餘平方公里,占大陸全國幅原百分之四,居第八位,目前人口四千二百八十八萬,其中少數民族人口占總人口的三分之一,是一個多民族省份,自然資源豐富。因地處低緯高原特殊的地理氣候條件,形成或四季如春、或終年長夏、或亙古冰封的多型多樣的生態環境,極緻的水石山川,而造化了雲南得天獨厚的絕佳風光景色,加以民族多元、風情萬種,更使得秀麗的雲南山河,又加上了一層神秘面紗。這些地緣獨特、形勢天成的條件,其他省份是無法企及與可比的,故而今後無論在經濟建設、文化建設,特別是在光觀事業上,都有無限的推前空間與發展潛力呢!

然則,也無可諱言,我此次回鄉之旅,在經遊省會昆明市,楚雄彝族自治州的楚雄市、大理白族自治州的大理市與彌度縣、及臨滄地區的臨滄縣與雙江拉祐族、佤族自治縣等四縣,一路歇走,一路觀察,雖然感覺到在各種建設上固有相當改觀與進步,但亦未盡如想像中的應有發展,蓋我揆其原因這些進步部分,都是只從一九七八年起改革開放以後的事,換言之,溯在一九五○年至一九七八年之期間,因毛澤東痴響唯物論調及一人獨治天下心理,乃只會專搞三反、五反、勞改、清鬥及文革等有違物、違人性行徑,至在人民物質生活上,國家經濟發展大計上,幾乎可批沒有什麼建樹,而白白浪費了二十七、八年的寶貴時光,是多麼令人可惜與痛心!爾後幸有鄧小平三進三出主政後,才扭轉乾坤,正確倡導改革開放,大陸始才有今天的興盛觸目局面。這點請看本人前在雲南文獻第三十一期所撰「追憶與感懷│父親謝世五周年」一章中,提到有關國家興衰問題,有感而發,曾寫有這麼一段話:「我深深感到一個國家、或一個民族之分裂與不分裂,自由與不自由,民主與不民主,幸福與不幸福,命運總幾乎僅操縱在國家最有權力之一、二領導人的本性是善是惡的層面上,而其他絕對大多數芸芸眾生百姓,那有多少能耐抗力可言,此歷史亦一再重覆驗証不爽……」。今天兩岸政局,大陸何嘗不如是,台灣亦何嘗不如是。

少點理性談滇江、多些感性懷舊鄉

話說回來,就我走過雲南家鄉的那些地方而言,有點是值得特別一提與注意的,那就是城鄉的經建發展,城鄉人民之所得,其差距是相當懸殊的,且幅度愈來愈大,一般先進國家都沒有這麼懸殊,這種現象,我想大陸其他地方亦復如是,應早日因應調整,如處理不好,是會動搖國勢國本的,故今後應如何縮小城鄉差距,是大陸當局最重要的課題,也是我返鄉回台後,在理性一面上的看法。這種大陸的前途發展,茲事體大,我在此無意去深入分析,也無意去進一步探討,事實上我沒有能耐,也於事無補,故不多贅。現就言歸「尋根懷舊夢仍愁」感性一面的正傳吧,這次是我一趟尋根之旅、懷舊之旅、夢仍愁之旅,回想我自一九五○年別離家鄉時,年僅十餘,時光固不居,今雖已時隔半世紀,惟對家鄉的一些人地物,不因時空兩遙,仍有抹不盡的印象與憧憬。而今慨嘆滄海桑田世事多變,物是人非,而感觸萬千,要如何去撫平?所以我在此要特別使用一些各位鄉親都能耳熟能詳的前人詩詞、近代的兩三首老歌及家鄉以往若干山歌、情歌與小調滲入本文思路中,以暢輸懷古幽情、懷故鄉舊夢。

當我抵達雙江猛庫時,看到故鄉山水依舊嬌,山青水秀,鳥語花香,鄉村四月少閒人,來迎近我的只堂哥堂姐及兒時童伴稀稀無幾人,歲月催人,具垂垂老矣,相見難相識,我乃觸景生情作兩賦:

童年亂世離故鄉 花甲鬢霜回雙江

兒時舊知人人老 獨有山河依舊嬌

勞燕分飛五二秋 如今重逢皆白頭

歷盡滄桑人生路 悲歡離合古難全

當我遍遊生長地壩糯村時,昔時長輩皆已作古,經久久細認復細認而再識者,僅有同輩鄉親三數人,其他大夥列隊來迎的青壯兒童輩,已恍如隔代路人,只有小橋流水依舊在,風景如昔似富年,時值此情此景,我又連想起唐代詩人賀知章作「回鄉偶書」一詩及拙作一幅:

少小離開老大回 鄉音難改鬢已衰

兒童相見不相識 笑問客從何處來

離別家鄉歲月多 近來人事半銷磨

唯有門前鏡湖水 春風不改舊時波

望斷雲山年複年 去國離鄉半百秋

今朝歸來尋舊夢 此地曾經是我家

童年嬉戲最難忘 舊人白頭份外親

無限思潮心頭湧 奈何明日又天涯

繼之,當我特別要求童年小學同學唐干蘭、字中興兩人,陪我到當年最常去游水、捉魚、抓泥鰍的大河灣,記得曾是無數流連的地方。現又拉回時光,舊地重遊,一起談起五十年前的種種童年故事,歷歷浮現,如此山水、友情何忍又離,無奈卻只有匆匆重逢,明日又將分別,自無限惆悵,乃作一賦及學哼早年紅遍大江南北的歌星李香蘭所唱成名曲「小時候」一首:

童年同遊大河灣 今朝舊話復綿綿

半紀匆見還別離 堪問重逢又何年

二、「小時候」

提起小時候,啊!樣樣到心頭,啊!就在這桃花樹下,就在這小河邊,你爬山呀、我玩水、你扮那薛平貴、我學做王寶釧。

自從沒見面,啊!一別到今天,啊!又到這桃花樹下、又到這小河邊。

當我進住以前自己家的老房舍時,就很快回想到一間廂房上用油墨寫上的對聯是「上苑風和蜂飛蝶舞,中庭氣爽燕語鶯歌」,正道盡了當年舍園是多優美極緻,是多詩情畫意,它是我哇哇落地的家,它是我兒時的搖籃,現我依稀記得當年多少親情,多少往事,又一幕幕湧上心頭。而今造化弄人,那幅對聯,那些花草樹木,那些庭院情景,雖多已物換星移,但舍園還未盡全蕪。因僅小住一晚,深夜難免不幾度處處徘徊,遂而懷想到南唐李後主所作的「鳥夜啼」: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

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

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此次返鄉前夕,我已率胞弟恒緯、恒綱,先向厝在台灣的父母靈前上香拜祭過,現再回到老家壩糯郊區李氏家族墳園,向先祖父母暨諸伯父母獻墳掃墓,適逢風雨,路又難行,又想到人生輪迴,只數十寒暑,那裡能避一代新人換舊人之事,而深體「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之句景。當日參祭者老小六十餘人,一切祭典程序皆遵照家鄉傳統習俗進行,不敢稍誤,心頭上自是愧感交集,乃勉作一賦:

恒經出鄉半世紀 別時少年花甲歸

此處難忘多少事 兩鬢已霜感慨深

雙眼含淚忍嚎啕 老家墳上仰祖碑

祖先墓前孫跪拜 清明祭靈愧九泉

隨後,我再折回猛庫街時,喜出望外,欣逢很長於寫作、更熱愛詩賦之我西南滇江才子楊國粹兄(別號夢奇),也恰由台灣返鄉休閒,他又非常好客,乃殷邀我在他猛庫所置的家住一晚,款款招待之盛情,真是感人,就請看他當下所寫給我的兩首情文並茂的感賦吧:

久離鄉土又歸來 故園桃李帶笑開

祖國山河放異彩 還鄉遊子盡開懷

親戚故舊重歡聚 歡聲笑語九重階

舉杯同飲家鄉酒 借問何日君再來

那日那夕的盡興,真是酒不醉人,人亦醉。夜深後我獨在他家頂樓花台眺望,眺望遠方小溪,風吹草舞,秀水長流,望景生情,自問今夜是何夜?又以國粹兄楊家與余家是世交,加以當年在緬北異域,更是患難與共,今天在家鄉相聚更是份外親,所以我自書一賦及唱一首三、四十年代風靡海內外歌星白光所唱屬於中性的成名曲「今夕何夕」來回應他:

滇江詩人數夢奇 台雲兩地皆置居

見我回鄉邀小住 款宴贈賦真情露

啊!今夕何夕?雲淡星稀,夜色真美麗

只有我和您、我和您,逃出了黑暗、友情緊緊的跟著您

啊!今夕何夕,溪水流、夜風急,只有我和您,我和你患難相依

再來,我在猛庫時還就近拜訪童年學友夏自信兄,他見到我時熱淚盈眶,相擁許久,殷待之處亦不在話下。我要在此特別一提的是他對早年之家鄉山歌、情歌,還記得不少,道來也真夠鄉土味,耐人神往,實在佩服他,茲羅列多首,供看到本文的諸鄉長、鄉親同溫分享:

一、山歌不唱不開懷 磨子不誰不轉來

情歌不唱懶洋洋 鐘鼓不打冷廟房

有情有意抬頭看 無心無意把頭鉤

有心同哥唱兩首 阿妹年輕閒話多

二、大河漲水沙擠沙 魚在河邊擺尾巴

百樣雀鳥百樣音 不及畫眉兩三聲

夫妻好比同林鳥 送別一灣又一灣

五里坡來五里坡 再送五里不算多

三、情歌不唱忘記多 大路不走草成窩

好個水井清又涼 郎要吃水怕螞蝗

丟個石頭探水深 唱首情歌試妹心

好吃不過山雞縱 好嫁不過表哥郎

四、洋雀班鳩肉好吃 可惜阿哥箭難中

黃苞楊梅味甜酸 只怕剌多樹難爬

大田栽秧行對行 一對秧雞來躲涼

秧雞低頭瞧田水 情妹抬頭望小郎

五、阿哥山頭放水牛 妹在家門梳早頭

說好大田草堆會 訂下日子妹不來

難得相見阿表妹 妳是二氣還害羞

六、送情哥呀送情哥 唱首山歌送情哥

送情哥到大抖坡 坡下有條大水河

山坡紅著山林果 樹上小雀雙對鬧

情哥送你先過河 過河後要等著我

之後,再路經彌度縣到另一堂姐恒蕊家住了一天,相見恍如隔世,當年分別時,她還是花樣年華,而今已變成古稀一老姑,白髮相對更相親,姐弟情深促膝談心到忘年。從她家樓頂花園遠眺,看到彌度二條清澈河流,溪水與月光相映一樣秀明,深夜還聽到一家芳鄰在打牌,發揚國粹之音,聲聲入耳,彌度、彌度真迷肚,我乃想到前人詞,模彷自填一首一賦:

一、夜躺姐家高樓頭,月光如永,水如天

起來望月人何處,景色醉人,似當年

二、夜來芳鄰麻將聲,輸輸贏贏知多少

四健會固我國粹,以牌會友品最梢

及至再折回昆明市時,有我堂兄恒陽大哥、何桂萼大嫂適亦由台來昆避暑,當然更如前述楊國粹兄一樣,盛情接待,如早已採齊家鄉各種特產、山珍海味外,兩老還親自下廚,廚藝非凡,吃來真是一口故鄉味、一口兄嫂情。以上種切容我不再重覆。惟我恒陽哥平生熱愛家鄉之處,必須還要在此略為一提,茲僅舉猛庫城至壩糯村之道路一事而言,以往因路面窄小、崎嶇難行,他乃率女麗明、瑞貞同捐台幣二十五萬元,重新修整補強;最近復又慨捐四十萬元,整修壩糯村的小學校舍。今天我在此特提這兩點,亦旨在祈望凡我在台諸鄉長鄉親,行有遺力者,都能倍加關心家鄉事,同樣慷慨輸將,當然我也知道,以往已有多位鄉長,曾經早已更輝煌的做過,茲僅敬舉博學古今、德高望重、仁人長者風範的丁公中江鄉長來說,此事大家也都知道,當昔年滇西地區發生大地震時,他出錢出力,親去賑災的那種俠義壯舉,尤殊堪吾輩由衷銘記、敬佩與效法。話再說回我恒陽哥來,他既熱心、也很細心,那天家宴時,他還指出一件家族事,即我同祖散居滇台的五支晚輩們,都有代表參加,真難能可貴,我大伯之子恆海、二伯之子恒陽、三伯之女恒菊、四伯之女恒蕊、吾父自然公排行老么,有我恒經代表出席,如此兄弟姐妹的再見團聚已逾五十載了!無奈短暫相會,行將又別離,此去滇台分兩地,統獨又爭鬧不休,如何教人心不碎!我乃參讀前人句,填出一詞,並想起那「午夜鐘聲」的感傷歌曲一首:

一、悠悠重聚、匆別去

再會又何年

安得平生今日醉

但願酩醒直到天太平

二、午夜的鐘聲將要敲響,戲終的字慕又要出現,既然有開始就有結束,你也不攤為此感傷,有人說人生如戲,也有人說戲如人生,不管是歡樂還是悲苦,你總要面對它迎向明天,弟兄揮一揮手,姐妹我們說再見!

又到大觀樓參觀時,一樓層中掛有「事能知足心常愜,人到無求品自高」乙對聯,頗堪玩味,樓房建築古色古香,園地處處景色宜人,天空白雲依山,池中鴛鴦雙雙,玩到夕陽無限好,可惜又近黃昏,四周人家已煙火點點,不禁又一肚懷古幽情,直把大觀樓想作黃鶴樓,而連憶到南唐詩人崔顥所作黃鶴樓賦及我自試一首:

一、昔人已乘黃鶴去 此地控餘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 白雲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 芳草萋萋鸚鵡州

日暮鄉關何處去 煙波江上使人愁

二、大觀樓兮真詩意 舉目顧兮多雅麗

風淡淡兮雲淡淡 淡淡雲兮淡淡風

後一日,去昆明花卉世博園賞花,全園占地二百餘公頃,園內花木茂盛,湖水寬闊,巧奪天工的園藝栽培,使世博園成為世界園藝之珍品珍地,有中國展區、國際展區,處處花海爭艷噴香,並看到特別設置的五樑色彩繽紛大花柱,據說是為地球五大洲攜手邁進二十一世紀的象徵,漫步花園大道,如同徜徉在萬花的海洋。此時,見花就想到內人,因為她更是愛花人,這次如有愛妻相伴攜手同行該多好!現世博展雖已告一段落,但並不意味著花已凋謝,反之花開得更絢麗,而生生不息,觸景又想起前人一賦:

若待上林花似錦 最是一年春好處

出門盡是看花人 雲想衣裳花想容

是故,此次尋根之旅,覓夢之遊,有憂有喜。想到吾輩居台灣叫外省,回大陸稱台胞,午夜輾轉,又根在何處?夢圓何許?此和我年歲相若者,都是最苦悶的一代,苦悶得還是一回無解的夢,是再自作以下兩賦,以稍紆我心夢仍愁於萬一:

一、鷸蚌劫波五二年 箕豆相煎痛無邊

國際有仇尚和解 兩岸同根反難泯

二、要故鄉客鄉兩皆茫 統獨鬧吵幾時休

炎黃兒女苦徬徨 何日中華才太平

最後,再選唐人薛瑩的五言絕句一賦,作為本文的總結:

落日五湖遊 煙波處處愁

浮況千古事 無水不東流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2期,民國91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