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緬地區華人孤軍奮戰史績記要

龔承業、石炳銘合撰

一、孤軍緣起

中華民國三十八(一九四九)年,神州易色,十二月九日雲南省主席盧漢變節,國府秘書長張群、駐滇陸軍第六編練司令部司令兼第八軍軍長李彌中將和第二十六軍軍長余程萬中將均遭挾持。兩軍將士奉命進攻昆明。盧漢被迫妥協,並將諸人釋放。兩軍兵力合計約四萬餘人,原擬自蒙自空運撤往海南島,旋因共軍林彪、陳賡所部大舉掩至,機場失守,除少數及時撤走外,主力則在紅河地區潰滅。第八軍第四十二師師長石建中少將壯烈成仁。時當民國三十九(一九五○)年元月中下旬。最後僅有第八軍李國輝的七○九團及第二十六軍羅伯剛的二七八團合計不足四千人,輾轉撤抵西雙版納地區,追兵尾隨而至,於蠻宋最後一戰後,僅剩約一千四百餘人,分別由李國輝及譚忠率領,越界退入緬境小猛捧、三島一帶暫棲。

二、猛果大其力之戰

民國三十九(一九五○)年五月,暫駐於大其力附近之孤軍,一面向緬方表達絕無久駐侵佔,只求過境暫棲之善意,一面則積極整備應變。同時整合散處該地區的民間反共力量,組成「復興部隊」以求自保。該部隊除李、譚所部為核心外,另編成特務大隊(陳龍)、搜索大隊(馬守一)、獨立第一支隊(張偉成)、獨立第二支隊(蒙保業)和獨立第三支隊(石炳麟)等五個新加入的單位,以壯大聲勢。緬甸駐軍一再威脅孤軍繳械或撤離。未果,乃於六月十六日起,沿猛叭、猛嶺之線全面展開攻擊。孤軍身處絕地,已退無可退,故人人抱破釜沉舟之決心,堅決抵抗。鏖戰月餘,緬軍三易指揮官,最後由陸軍總司令尼溫親臨指揮,但仍難挽頹勢,且傷亡慘重,空軍總司令亦因駕機助戰遭擊落而殉職。消息不徑而走,震驚中外。緬被迫停戰議和。孤軍忍讓,同意於八月二十三日撤出大其力,轉入山區暫駐,平息爭端。

三、猛撒整訓進軍雲南

正當孤軍浴血大其力之際,韓戰爆發,李彌將軍自台北趕抵密賽,孤軍士氣為之大振。各方爭相投效,並於翌年(一九五一)四月十一日在猛撒成立「雲南反共救國軍總指揮部」,總指揮官李彌,呂國銓、李則芬、柳元麟、蘇令德和李文彬等五將軍副之。

美軍麥克阿瑟總部適時聲援,泰國軍方亦同情支援。孤軍旋即應美方要求,兵分兩路,揮戈北上,向滇境挺進。北路由總指揮官親率,轄有李國輝的一九三師、甫景雲的保一師、罕裕卿的第三縱隊、李文煥的第八縱隊、馬俊國的第九縱隊,隊和其他一些臨時編成的部隊,共約六千餘人,自新地方分向滄源、鎮康及耿馬進擊,優先攻略目標為耿馬的猛撒機場。孤軍於攻克滄源縣後,曾獲美軍空投武器補給。六、七月間,孤軍已深入滄源、耿馬、雙江、鎮康等縣,初戰告捷。中共第十四軍軍長李成芳急調第四十、四十一、四十二等三個師,自順寧分路迎擊我反攻部隊。

南路由二十六軍呂國銓軍長指揮,指揮第二七八團、保一師、程時熾、張偉成、蒙保業、石炳麟、屈鴻齊等五個支隊,呼應北路反攻軍,同時對孟連、西盟、瀾滄、南嶠等縣局展關攻擊。在孟連排除共軍頑抗後,石支隊直搗瀾滄募乃與共軍第四師爆發激烈戰鬥後撤出,屈支隊亦順利攻克西盟。孤軍首戰告捷,並先後攻克滄源、耿馬、西盟、孟連、瀾滄、岩帥等六縣局,但因部隊均為臨時編成,且未經過任何訓練,故戰力難與久經陣戰的共軍相比,最後不得不全線後撤。

四、血戰薩爾溫江與第一次撤回台灣

鑒於反攻失敗的教訓,李彌將軍決心從頭整訓部隊。民國四十(一九五一)年十月五日,《雲南反共抗俄大學》正式在猛撒建立,李彌親兼校長,教育長為李則芬將軍。分設軍官、學生、政工、財務、行政、通訊、機砲等七個大中隊。每期調訓三千人。風雲際會,士氣高昂,一片中興氣象。正待揮軍北擊,策應韓戰,牽制台海之際,緬方卻暗中調集九個步兵營、砲兵、戰車、憲兵各一營、汽車二百餘輛,於民國四十二(一九五三)年三月十五日,分數地同時強渡薩爾溫江。北取猛希、猛丙李國輝部駐地,南攻薩拉渡口,鉗形夾擊猛撒。一九三師鄒浩修營首當其衝,爆發慘烈攻防戰。由於敵眾我寡,情勢危急,孤軍各部多駐防僻遠,不及赴援,只好臨時動員受訓中的學員生,由教育長李則芬統一指揮,分三路馳援沙拉渡口。雙方短兵相接,拉鋸衝殺,傷亡俱重。緬軍終遭擊潰,遺屍四○三具,孤軍高霖上校陣亡,死傷近二百人。猛布方面,緬軍十四個營,坦克十二輛,裝甲車二十四輛,由陸軍副總司令左蘇親臨指揮。自三月二十九日迄四月十七日,激戰慘烈進行二十天。緬軍終遭擊潰,戰場遺屍百餘具,生俘四十九人並擄獲大批軍火。孤軍亦受相當傷亡,增援之學生隊隊長孫奎陣亡。

猛撒保衛戰結束,各方震動,緬政府更感難堪,乃向聯合國提出我侵略其領土的控訴。聯合國常任理事會通過第七○七號決議案,要求孤軍撤離。同年五月中旬,中、美、泰、緬代表在曼谷成立四國委員會,商定撤軍事宜。計自十月十八日起迄翌年(一九五四)三月三十日止,分批自泰北南梆機場空運撤台官兵及眷屬共七,二八八人。

五、孤軍第二次撤台

民國四十(一九五○)年代,中共大搞《三面紅旗》等政治運動,民不聊生,死亡載道,致滇人紛紛向邊境逃亡,並主動要求加入未及撤台的孤軍,乃有《東南亞反共民主聯軍》的成立。在柳元麟將軍的領導下,重振組織,共編成五個軍。計:第一軍軍長呂人豪、第二軍軍長甫景雲、第三軍軍長李文煥、第四軍軍長張偉臣、第五軍軍長段希文,總指揮部設於江拉(猛白寮),台灣並派遣特戰部隊千人前來加強實力。另建立特勤部隊歸馬俊國領導。因而聲勢大振,戰力已超過猛撒時期,致引起中共及緬方高度關切,認為有採取聯合行動,先發制人的必要。除緬方全軍動員外,中共更派遣三個步兵師入緬,並於民國五十(一九六一)年十一月間,對邊境孤軍展開奇襲,駐防於大猛養的張偉成部首當其衝,副軍長蒙保業、師長劉紹湯相繼殉職。

共軍奇襲成功,我第一線棄守,孤軍被迫全面後撤,集結緬寮邊境江拉外圍,展開江拉保衛戰。但因全面態勢對我不利,戰略性決定全面後撤,避免硬拼,作無益犧牲。部隊分別轉進寮境暨泰緬邊境地區。其間守軍與來犯共軍仍多次爆發激戰,其中尤以第三軍張國杞師戰績最為卓越。在此期間緬甸再次向聯合國控告我侵略,乃有第二次撤軍回台行動,時當民國五十一(一九六二)年五月,撤回台灣的部隊總計約五千人。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3期,民國92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