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祖武將軍行述

本會資料室 

劉公祖武字繼之又號希周生於清光緒十二年丙戍(一六六八),十五歲入武備學堂。一九○四年考取日本振武學校,畢業後又入日本士官學校與李根源、顧回珍、李鴻祥等同學,均加入中國同盟會為會員。結業歸國,晉京面聖,奉旨前往湖北陸軍第三中學堂任教官。在此期間,曾專程前往祖籍荊州監利縣尋查,一經探詢,方知劉氏為當地大姓,族人眾多,因持曾祖名諱往拜族長,據稱乾隆間確有此人離家遠遊未歸,既有曾孫歸來,當拜謁祖廟,惟未逢祭祀之期,按族規須大設筵席,宴請尊長族人,人可開家廟祭祖。繼之公即遵章備酒筵多席,與族人等相見言歡,同往家廟祭祖,因見正殿當中官服塑像,詢之尊長,方知荊州我劉氏家族均為西漢劉表後裔。宣統元年(一九○九),雲南成立講武堂,繼之公奉召回滇,任陸軍講武堂特別班主任教官,當時朱德即在該班肆業。宣統二年庚戍(一九一○)繼之公與周氏夫人成婚,次年周氏夫人染疾,繼之公參與辛亥革命,軍務鞚驄,無暇顧及而早逝。癸丑冬(一九一三)繼之公繼配五華坊覃氏夫人,生一子二女,子名玉書生於(一九一五)乙卯,長女玉珍生於(一九一九)已未,一九三七年曾許配李鴻祥之子光漢為妻,因婚變未能成親,(一九四五)年染疾早逝。次女玉珠生於(一九二一)年,次年(一九二二)因時疫│白喉│與玉書、覃氏夫人,及繼之公一家四口,於三個月內相繼逝世,此為我劉氏家族極慘痛之災難也。辛亥八月十九日(一九一一)十月十日,孫中山領導同盟會並聯合反清力量,發動武昌起義成功。雲南革命黨多人均在清軍中任職,蔡鍔、李根源、唐繼堯與繼之公等聞風而動,密謀起義,議定於十月三十日(辛亥九日)午夜發動起義。當晚,繼之公與李鴻祥、李根源三人率隊攻入北門,與城內清軍奮戰至次晨,始攻占軍械局,同時蔡鍔自巫家壩率炮隊攻入東、南門,與繼之公會合,齊攻五華山,血戰多時,鎮統鍾麟同被殺,總督李經義逃匿被俘。雲南重九起義,歷時二日,始告捷。雲南臨時政府成立,蔡鍔為都督,任命繼之公為七十三標教練官兼三營管帶,駐守昆明。雲南軍政府成立,蔡鍔任督軍。繼之公任第二師第八聯長,隨即率兵往滇西,協助李根源處理「騰越事件」次年回昆。一九一五年九月二十七日,蔡鍔自京師來電,中樞批准繼之公為雲南第二師師長,當時雲南僅有二個師,第一師師長為張子貞。同年十二月袁世凱承認日本提出二十一條約正式稱帝,改民國六年為洪憲元年。先是袁世凱早在一九一五年初即已謀劃稱帝,繼之公等革命者多人亦積極發展反帝運動。是年十一月蔡鍔在京遭嚴密監視,十二月設計逃出北京,經日本、越南返滇,入滇時袁密令蒙自道尹周沅及開遠縣長張一鯤在碧色寨東站行刺蔡鍔,為繼之公探悉,嚴密防絕,未能得逞,繼之公即陪同護送蔡鍔抵昆。經與唐繼堯,任可澄李烈鈞等組成護國討袁軍,並於十二月二十三日以唐繼堯任可澄名義向全國發出反帝制通電。兩日後(二十五日)雲南宣佈獨立,護國軍分兩路出擊討袁,蔡鍔率軍出四川,李烈鈞率第二軍出兩廣,預期在湖北會師,第三軍由唐繼堯任總司令駐守雲南,負責護國軍兵員給養。繼之公任第三軍第四梯團長,司令部仍駐蒙自。袁世凱聞雲南護國軍分兵二路出師,圖趁虛進攻雲南,命廣東督軍龍濟光派兵進襲雲南以牽制護國軍,龍濟光原為滇南土司,其弟兄子姪甚夥,在滇南頗有勢力。即按袁命派其異母兄龍覲光率軍經廣西分三路進攻雲南,並密使其子侄龍毓乾等糾集嘍兵四千餘人,一度攻陷個舊、蒙自、建水縣城。龍覲光所部在廣南、富寧一帶為護國軍進逼擊潰,一九一六年春,龍軍部份殘兵進入滇南與龍毓乾部會合,進至彌勒、竹園一帶騷擾,滇南形勢告急。繼之公坐鎮蒙自,指揮趙世銘及馬為麟團在蒙自西門外韭菜園,大屯、古山、雞街一帶,一舉擊潰龍氏父子兵,收復個舊,並直搗江外龍氏土司老巢。此役大獲全勝,蒙自紳商仕庶集資向義大利訂鑄繼之公騎馬戎裝銅像一軀,立於南湖公園以表彰其功勛。此次勝利,促進援川廣兩部軍威,士氣大振,多省相繼響應,袁世凱被迫取消帝制,隨即病亡。雲南首義護國運動以全勝告終。

繼袁世凱之後,又一北洋軍閥段祺瑞上台。專橫獨裁,不顧國人反對,承認日本所提廾一條約,激起五四學生運動。製造流血慘案,破壞臨時約法。一九一七年中山先生號召護法,並在廣州組成護法政府。此時由於護國戰爭勝利,唐繼堯在南方積威日重,竟居功自傲,擴充武力,自命為川、滇、黔總司令,更稱滇黔、蜀、湘、桂、鄂、陝、豫八省聯軍總司令,又組織「似飛軍」,儼然王候,驕奢淫逸,漸離中山領導,成為割據一方之新軍閥,廣州護法政府曾任命其為北伐軍總司令,唐竟拒不受命,反以靖國名義率師駐軍畢節,企圖控制川黔兩省,唐離滇「出征」由繼之公接任雲南代督軍職務,由雲龍任代省長。為控制局面,特命其弟唐繼虞任衛戍司令以監視劉、由。一九一七年十二月,段祺瑞被棄,國人歡呼護法勝利,繼之公於慶祝會上演說,意為:民國以來,勢最強之軍閥莫過袁、段。而袁以稱帝、段以違法專橫而為國人所不容,智者應以民生為重,使國人得以休養生息,不應蹈袁、段覆轍。乃婉喻唐應以歷史為鑑。而唐控制川黔之圖,亦為兩者反對而失敗。一九一八年十一月,唐自重慶回滇,仍一意孤行,對昔日滇中將領,採取順昌逆亡之策,自稱「東大陸主人」致興論沸,怨聲四起,於眾叛親離之際,仍不思改絃易轍,而將其靖國軍擴充為八個軍,直接與孫中山對抗。原滇軍導領幾均不贊同。

「倒唐」活動四起。一九二一年春節,顧品珍率原入川部隊回滇將唐逐出雲南。唐不得已,始由越南逃往廣州,明為就職,「暗中仍作」打回雲南之圖,對孫中山北伐主張,則陽奉陰違。顧品珍回滇逐唐,甚合民意,繼之公與顧合作,是年三月,顧品珍提滇省參議會同意繼之公為代省長,而時值白喉、猩紅熱時疫流行,加之三迤盜匪猖獗,繼之公受命於危難之時,尤以建國之初,科學未倡,雖竭力採取措施,亦未能控制時疫大流行。雲南自辛亥以來十年用兵,實已民窮財盡,加之四處盜匪滋擾,遭此天災人禍,民不聊生。繼之公決剷平匪患,將全省劃為五區,下設分區,組織聯防,以免互不照應,此擊彼逃。但此設想未及實施,繼之公繼家人之後亦染患白喉,病逝於如安街省長公署內,終年僅三十六歲。繼之公逝世即以述之公長子澤銑承祧。澤銑現居美國得克陡斯州為建築工程師。其後又以胞兄承之公次子澤錕為嗣。繼之公逝世後,國民政府追認為陸軍上將,孫中山親書誄詞,袁嘉谷撰墓誌銘陳榮昌書丹刻石,葬於北郊小紅山,(今劃入第二監獄範圍內,一九五八年,「大躍進」被夷為平地)。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3期,民國92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