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顧滇中古剎盤龍寺

湯世煒 

盤龍寺,距昆明三十五公里的晉城鎮東。

晉城,乃古滇國的國都,西漢益州郡的治所,名滇池縣,到晉時稱寧州,唐時改昆州,州府地晉寧縣,南詔、大理時期又叫陽城堡,元又改晉寧州,後或州或縣均用晉寧名。中共執政後,昆陽、晉寧兩縣合併稱晉寧縣,縣府遷昆陽,才改名晉城鎮。

晉城,是滇文化的發祥地,與中原地區文化經濟聯繫較雲南其它地區為早、更密切,且依山傍水,風光秀麗,交通便利,物產富饒,古往今來,在這塊土地上,孕育出無數名人,如明代詩人王宗、段承恩、唐錡;明末清初絕出的「詩書畫」三杰高僧擔當,乾隆進士、濟南知府清官張瞑州,才氣橫縊的翰林李因培,其子、孫亦為翰林,故有「滇中第一家」、「三代四翰林」稱譽;還有近代史學家碩儒方樹梅等。也是台灣曾任國民黨裝甲兵副司令郭東暘中將和第十軍副軍長李自寬少將的故里。

盤龍寺,隱於茂林修竹的槃龍山深處。山名,古時以方位叫東山,松林密布又稱萬松山,僧人眾多一度又呼和納山,因山勢雄偉而又蜿蜓,形如臥龍盤踞之態,元至正七年崇照禪師建「大盤龍庵」,又改名盤龍山,相沿至今。山上梵宇,始建於唐,擴建於元,鼎盛於明。那時,擁有佛道教的殿閣等八十院落、殿堂四百五十餘間、佛像千餘尊,成為滇中一大寶剎。後雖歷經滄桑,三毀四建,可見其在四眾弟子和廣大遊客中的深厚基礎。

筆者初次所到盤龍寺的名字是在一九四七年。那時,每日清晨在拓東路與塘子巷口處,都有若干趕馬車的人在么喝「要盤龍寺的上車囉!」「敬香還願的走了!」特別是春節和農曆的八月初一趕廟會時,更是人聲鼎沸,熙熙攘攘。年幼的我,雖不知盤龍寺情況,見此情景,猜想一定是個好的地方。盤龍寺之名,已印入腦際。

我第一次造訪盤龍寺是在一九六七年春,時值開展「文化大革命」的第二年。公餘空閑,一行三人相邀上山。我們從山麓的迎仙橋逶迤而上,直登高處的藥師殿,沿途所見,梵剎斷垣殘壁,蛛網遍佈,庭院長滿了雜草,佛像神壇已無蹤影,幾株衰老的樹上,拴著幾縷紅線和幾根紅布條,隨風飄蕩。看其破敗的景況,似有些年月了。較為完好的殿宇就只有大雄寶殿和藥師殿了。大雄寶殿內,稀疏地橫豎著幾張破課桌,聽說是昆八中的教室。藥師殿內,兩株高齊屋簷茶樹上,掛滿了套栽的花罐,許多套罐還用竹竿撐地,以減輕茶樹負重。管理者告之,寺廟衰敗,香火斷絕,收入無繼,只好賣點茶花聊補。在殿前極目四望,附近幾座山與盤龍山上的林木,稀疏到幾乎是屈指可數的程度了。這次造訪,我們竟未遇到一位遊客或香客。目睹滿目荒涼的景況,內心無限婉惜,趁興而來,敗興而歸。

筆者第二次前去盤龍寺在一九八四年。這時,「文革」已經結束多年,正值撥亂返正、落實政策,百廢待興之際。應當地官員相邀,順路去看看。這時的盤龍寺已修復,重建了部分梵宇,重塑了佛像,召回了僧尼,寺內,佛像前燈燭明亮,香煙飄緲,鐘磬聲與誦經聲,不時入耳。寺的臨時住持與筆者談論振興盤龍寺當時,充滿著信心與希望,只缺人手不夠,忙不過來。這次重遊已使筆者感到落實宗教政策後的盤龍寺,嚴寒已過,春滿庭院,萬物復甦,一片生機。

今年初,聽友人講盤龍寺已舊貌新顏,煥然一新,是一個遊覽的好去處。回想上次去至今又隔二十年了,啥樣子,瞧瞧去!遂與內弟相邀,故地重遊。我們從昆明坐車約一小時便到了晉城。

迎面而來的街心花園中矗立著花崗岩雕刻的座蹟像。他寬衣繫帶,左手握劍炳,右手後背,雙目凝視遠方,神態端祥,似在遙望故鄉。庄蹻縞其人,是楚國將領還是農民起義首領?史學界曾各執一詞。最近,滇人壯族學者黃懿陸從眾多的史料中,通過對比研究得出結論,庄蹻為戰國時越人,在楚國有先「將」後「盜」,公元前二百七十六年接頃襄王招安,從「盜」又「將」的經歷。此後,受楚王之命,率眾西征,這就是司馬遷在《史記‧西南夷列傳》中所說:「蹻至滇池,地方三百里,肥饒數千里,以兵威定屬楚。欲歸報,會秦擊奪楚巴、黔中郡,道塞不通,因還,以其眾王滇,變服,從其俗,以長之。」後與當地土著人組成聯盟,建立了滇王國。學者認為,滇王國首府,初置呈貢,至其孫嘗羌時遷晉城。上述,是史學界中的最新論點。西漢元封二年(公元前一百零九年)漢武帝劉徹開發南夷,嘗羌歸漢,「賜滇王之印,復長其民」。置益州郡,設滇池縣為益州郡治所。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在距晉城五公里石寨山上出土的金質「滇王之印」章,與《史記》記載相印証。現晉城內上東街南段舊縣署前立有民國十一年所立「益州郡滇池縣故址」碑,碑文為清光緒二十九年殿試「經濟特科第一名」袁嘉谷先生撰題,書法名家陳榮昌先生書。

順新建的大街前行數百米,往東拐,一座古色古香的石牌坊映入眼簾,橫額上書「盤龍寺公園」,字體蒼勁雄健,為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楚圖南所書。車從牌坊下穿行數百米,便到了映山塘。佇立塘壩眺望,經過雨水沖涮的盤龍山,林木蒼翠欲滴,山嵐靄霧飄緲,與濃蔭覆蓋中橙色梵宇瓦頂,交映輝映。山腰處,壯麗的望海樓,份外耀眼。映山塘,水平如鏡,湖光山色,相得益彰。有對聯云:「盤山建若蘭,寺因山而知名;龍蟠起蔥嶺,山為寺更增秀。」映山塘,是上盤龍寺的分路處。一邊順小路盤桓而上,沿途可瀏覽一天門、二天門、三天門、睡佛殿、呂祖殿,進入「不二門」後,便到了盤龍寺正門,全程不到二里,雖有徒步之苦,但有山林野趣。另一邊順柏油公路,驅車直達正門,雖省時省力,但丟失了許多景點。

盤龍寺,約可分為正院與後院兩個建築群體。正院依山順勢,逐層高上,眾多的梵宇基體上建在一條直線上;後院則居最高處,殿堂呈一字形排列。

盤龍寺正門,成牌樓狀,斗拱結構,歇山式頂,飛檐翹角,彩繪一新。進入正門左側,便是觀音殿,殿為土木結構,中塑觀音像,右是文殊菩薩、左是普賢菩薩,兩旁塑十八羅漢。觀音是佛教信徒中最為崇拜的一位菩薩。相傳,觀音善能變化,救苦救難,普渡眾生,不分貧富賢愚,釋教傳入中國時,相傳觀音為男像,武則天執政後,才改塑女身。十八羅漢,相傳為釋迦或過去、現在、未來三世佛之環衛。觀音殿的對面為天王殿,中供彌勒佛坐像,全身金光燦爛,笑容坦然,背塑護法神韋馱。兩旁的四大天王,威嚴無比。相傳,持國天王,管轄東勝身洲;增長天王,管轄南贍部洲;廣目天王,管轄西牛賀洲;多聞天王,管轄北俱羅洲。古印度四大天王,象徵地水火風,傳入我國後,代表風調雨順。台灣一位法師講佛學,又賦予新的全釋,說持國天王代表做事圓滿,盡職盡責;增進天王代表德行、智慧、才藝等天天增長;廣目、多聞天王,代表要多看多聽,博采眾長,增長才幹。所持法器,瑟琶│代表「中道」,做事不能過,也不能不及,如彈琴,弦鬆彈不了,弦緊又要斷;劍│代表「果敢」,做事快刀斬亂麻,慧劍斷煩惱龍「蛇」│代表「變化」,壽無常,多變化,看清楚,從容應對;傘│代表「遮蓋」,光怪陸離的世界中,要防污染,保持淨心。這種解釋,是否也是「與時俱進」,適應現時的環境與心理呢?

穿過天王殿,是寬敞平坦的庭院。院內,花木扶疏,空氣清爽。兩個對稱的花台,一個植元種紅梅,稱「懷中枹子」,即花中有花,為梅中珍品;一個種二度銀桂,乃清代所栽。南北兩廂建羅漢堂,塑五百羅漢,半年花始開光,取笻竹寺羅漢像為樣本,為當地青年所建塑。五百羅漢,有說是跟釋迦學有所成的弟子;也相傳是聽釋迦說法的五百大雁,被害後升切和天化成的,在釋祖涅槃後,傾心整理佛說。

大雄寶殿,建築雄偉,始建於元至正七年(公元一三四七年),明清每次重修,通面五間近二十米,十六扇格子門上精雕了花鳥及白猿、馬、鹿、獅、虎等百獸圖。殿堂高大寬敞,寶蓋高懸,幡幢低垂,貢桌上擺滿了鮮花、淨水與貢果。黃色琉璃瓦砌成的佛壇上,設有三座高大的頌彌蓮花座,三尊金光熠熠,妙相莊嚴的佛像端坐上面。中為婆裟世界教主釋迦牟尼,左是東方琉璃世界教主藥師佛,右是西方極樂世界教主阿彌陀佛。這是三個不同的世界。婆裟世界,指俗世,眾生所處的忍耐世界,就是人間的現實世界;其他兩個世界,均為佛家的理想境界,在那裡,無災無痛,無憂無慮,環境清幽,音樂繚繞,到處都是「淨土」,充滿「極樂」。殿背面塑地藏王菩薩、禪宗祖師達摩和關公像。大雄殿左側,後有一小院落,內供伽蘭神、土地公公、文則神。伽蘭,相傳為護寺神,又兼管人間六畜與家禽,很受鄉民的朝拜。

從大雄寶殿兩側,沿石級而上,可通達寺內各殿。由左而上,綠樹蔽日,清風送爽;由右而上,迴廊蜿蜓,彩繪繽紛,直達玉皇閣。

大雄殿後是祖師殿,為紀念盤龍寺的開山祖師崇照而建。崇照,名段珪,劍川人,大理國王段思平後裔。生於公元一二九九年,圓寂於一三六四年,享年六十六歲,出家為僧三十七年。大理國時,佛最盛行,先後有九位國王避位為僧。他自幼受先輩和環境的薰陶,立志入禪,宏揚佛法,出家昆陽縣普照寺,拜雲峰和尚為師,師賜法名崇照,自號蓮峰。出家後,他潛心研究佛理十三年,又到內地大江南北,訪師求學七載,歸來後在晉寧和納山創建「大盤龍庵」(今大雄寶殿)、觀音寺、天王殿、藥師殿、羅漢寺等梵宇,為盤龍寺宏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崇照圓寂六年後,弟子將其坐化真身,供奉於舍利塔中,尊其為大覺禪師。明初,興建祖師殿,殿圍繞舍利塔而建,殿高達十二米,將舍利塔頂覆蓋。永歷帝入滇,又封其為大慧禪師。清咸豐十年(公元一八六○年),大師真身被焚,僅留遺骨。「文革」時,遺骨又再度遭難,幸得主持隆慧法師收拾密藏,才得以保留。

現新建的祖師殿,面闊三間約十六米,高約十一米,設計精巧莊重。殿門前,六根朱漆圓柱上,纏繞著神態各異栩栩如生的六條金龍。殿內,帳幔掩蔽的七級浮圖下層塔龕中,祖師跌坐塔中,祖師像為居士王其化捐金請巧匠用樟木精雕,貼以金箔。將祖師骨骸置於腹中。殿堂柱上,掛有許多盈聯。一聯云:春回大地,盤龍重現勝景;佛歸故里,祖師再顯法力。另一聯寫:鞋香楚地笠重吳天,披荊斬棘建若蘭,收徒眾,傳家法,守叢林,堪稱祖;法承兩宗,德繼六祖,廣豎幡幢響堂答,講十地,宣四惠,揚三界,可為師。此聯概括了祖師事跡。

位於祖師殿南側的接引殿,建於明代萬曆年間,清毀於地震,後重建,「文革」又毀,今又重建,系混凝土結構,金碧輝煌,宏偉壯觀。內塑淨土宗所供奉的「西方三聖」,即阿彌陀佛,觀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的站像,佛身高大,金光熠熠,十二米的殿宇略顯壓抑。淨土宗信奉借他力以往生,提出只要一生至誠念佛,臨終便可依彌勒陀佛或觀音之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該宗因簡單易行,無須深諳佛學佛經,便可入佛門,故而比較普及。據說,每唸一聲「阿彌陀佛」,就接近往生世界一步。

紫金殿,重建後稱大悲殿,位於祖師殿後,原是一個典雅的庭院,現折除圍墻,更顯其寬敞。殿內的千手千眼觀音站像為銅鑄,重達十二盹,高六‧二米,寬四‧四米,是泰國清邁林柄開先生發起,得楊金發、趙定生兩位助捐,捐重金請廣東工藝廠精鑄。殿為信徒捐資七十五萬,歷時一年建成。千眼千手觀音是密宗所傳「七觀音」之一,為破「地獄道」一二障化身。此尊銅像,除左右手外,左右還各有二十只手,為千手觀音中較簡的一種。相傳,觀音在聽如來講佛法時,立下志願,慈與一切眾生樂,悲報一切眾生苦,於是身上長出了千手千眼,表示遍觀世界,遍護眾生。

大悲殿後是新建的財神殿,這是一座庭院式殿堂。殿內神壇上,中塑財神爺趙公明,黑臉濃鬚,頂盔披甲,左手執元寶、右手執鞭,旁有雄虎踞立守衛,兩旁塑利市仙官曹九功與肖九功,以及招財童子和招財使者。財神,是一種民俗崇拜,橫匾上書「求財得道」正反映了人們的崇拜心理。這裡香火特旺,火炮聲常常不絕於耳。

位於財神殿後右的斗姆閣,屬道觀。中塑斗姆像,兩旁塑南斗六星、北斗七星神像。相傳斗姆為眾星之母,是遠古時周御王的賢妃,生有九子,老大勾陳星(後為天皇大帝)、老二北極星(後為紫微大帝),餘下七子為北斗星。道教是我國土生土長的宗教,由東漢時張道陵創立,奉老子李冉為教主,尊稱他為「太上老君」,盛行於南北朝。昆明地區道教早已處於衰敗景地,後繼無人。幾處有名的道觀,如西山三清閣,金殿的太和宮、黑龍潭龍泉觀,早就見不著道士的蹤影,盤龍寺也如此。

斗姆閣後面的玉皇閣,也是道觀,為前後殿和廂房組成的四合院建築。前殿兩旁塑漢鐘離、呂洞賓等八仙神像。後殿為二層樓房,樓高二十米,寬十八米,進深十二米。一樓中塑三清坐像,即太清道德天尊、玉清元始天尊、上清靈寶天尊。兩旁塑風、雷、雨神像及關、張、趙、馬、陶、鄧、溫等元帥像。二樓神壇上端坐昊天至尊玉皇大帝。鐘、玉女站立兩旁。在道教中,玉皇大帝是天上最高的神,是眾神之王,管轄著一切天神、地衹、人鬼。有副對聯稱他:統領上界眾仙天將,明察秋毫,懲惡揚善,普渡眾生;專司環宇群神諸將,鑒悉蝸睫,罰奸褒良,廣濟黎民。

出玉皇閣,拾級而上,就是盤龍寺正院後門,走過兩旁均賣香蠟紙燭小道,就到盤龍寺的後院,也是盤龍寺的最高處,梵宇呈一字形排列,建有藥師殿、清官堂、元和宮、老財神殿,素齋堂等,四周築圍墻,自成一院落。

藥師殿,歷史久遠,為元至正七年崇照所建,是一座前三、後三、左右六耳的四合院。前殿正中迎門是笑口常開的彌勒佛靠坐銅像,背後是韋馱菩薩站像。兩旁塑八大明王像。八大明王是密宗所奉的八位護法神,分別稱:前擲、大笑、大輪、馬頭、無能勝、不動、大威德、降三世明王。這些神像面貌怪異,有的兇神惡煞,怒眼圓睜,有的三頭六臂,十分威嚴……,這大概是他們「執行公務」時面對各種魑魅魍魎、毒蛇猛獸時的神態罷!正殿,供奉「東方三聖」,中坐東方琉璃世界教主藥師佛,兩旁為日光菩薩與月光菩薩。藥師佛又稱「大醫王佛」。相傳她曾發十二誓願,立志為眾生消除痛苦,是民間患病痛者最為崇拜的佛。殿宇與佛像都顯得有些陳舊。佛像的尊容被香煙薰的如「包公」一般了。筆者與管理者交談得知,後院與正院經濟上分開管理,本想給佛像重新穿衣,怎奈經濟拮据,遲遲不能如願。難怪,同屬一寺,後院與正院相比,建築規模、彩繪裝飾等方面都遜色得多,雖如此,後院則較多地呈現了歷史原貌。藥師殿庭院不大,原有兩株元植茶花,一株「九心十八瓣」茶已在二十多年前告別人間,今只剩「軟枝大紅松子鱗」了,其狀已有龍鐘之態,枝條稀疏,樹身多處封補,樹幹要靠鐵木架支撐,更顯其形影相吊。聯想這兩株山茶茂盛時,人們都不叫藥師殿,而譽稱茶花殿,再讀擔當和尚七絕《詠藥師殿中之山茶花》「冷艷爭春喜燦然,山茶按譜甲於滇。樹頭萬朵齊吞火,殘雪燒紅半個天。」周鍾嶽先生七絕《茶梅頌》「兩樹梅花兩樹茶,蓮峰手植至今夸。孤根五百餘年後,尤向冰霜自著花。」的詩句,內心充滿著惋惜與傷感。

清官堂面闊二間,環境簡樸,堂面敞開。中塑包拯坐像,黑冠黑臉黑袍,神態莊嚴,與戲曲中的扮像相似。旁有公孫策和明晉寧知州冷陽春像。前靠壁王朝、馬漢、張龍、趙虎站立兩廂。史料上,盤龍寺並未建過包公祠。而今建清官堂,塑造一位清正廉潔,鐵面無私,不畏權勢秉公執法的包青天像,是否與當今社會金錢崇拜之風日盛,世風日下,官員腐敗等情況有關,人們企盼包公再世,就不得而知了。

元和宮,原是清康熙二十二年改建,現為重新修復的道觀,為座單層廄殿式的磚木結構建築,面闊三間,進深四間,高約九米。北極真武大帝撫膝端坐中央,旁站龜蛇二將。兩旁靠墻塑有雷震子等十二雷神。宮內柱上掛有一回文對,上聯:禪悟神宮神悟禪春華秋月;下聯:盤龍古寺古龍盤夏雨冬雪。把宗教、山勢、典故、四季景色嵌入其中,作者匠心獨運,讀來有趣。

老財神廟,正在重新建造中,從廟門的結構看,已不見舊廟蹤影。

在盤龍寺正院後門前方一塊寬敞的地方還建有光佛樓,亦稱望海樓,這裡是縱覽全景的極佳處。樓為混凝土建築,共五層,高約二十五米,形式內方外八角的塔狀結構,不論遠眺近觀,都巍峨壯麗,已成了盤龍寺的標誌。樓下一層為展覽室,內容分兩部分。一是「盤龍寺歷史展」,用圖片與文字展示該寺的悠久歷史和滄桑歲月。二是「石寨山青銅藝術展」。石寨山是滇王族的墓地。所展示的實物和圖片,讓人領略到庄蹻開滇史跡和晉城深厚的文化積淀。登斯二樓,眼前闊然開朗,極目四望,晉城風光盡收眼底。左鳳凰,右象山,相擁踞中的槃龍山,山峰蒼翠,林木蓊鬱,盤龍寺掩映在萬綠叢中。山麓,映山塘、堰塘,湖面漣漪,似兩顆晶瑩璀璨的明珠,折射光芒。前方,晉城老房與新建高層樓房,鱗次櫛比,再現古城生機。城外,平原莽蒼,田疇相接,稻苗萋萋,村落散布其間,大壩、龍江河水,如匹練逶迤,流入滇池。遠處,百里滇池橫亙,波光瑩瑩。一幅頗具江南田園風光的畫卷,令人陶醉,流連忘返。

三顧盤龍寺,目睹其盛衰,感慨萬端。既為它今天的昌盛而高興,梵宇的建築群體,基本上已達到鼎盛時期的景況了,深感落實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政通人和,深得信教群眾的擁護。盤龍寺這麼龐大的建築群,僧尼和管理人員近一百二十人方敷應用,其建築耗資當近億數,竟未要政府補助一文,足見民心和寺的影響力了。也為它過去的不幸而深思。中共執政後,奉行唯物論,無神論,反對唯心論,有神論,作為執政黨是無可非議的。憲法也規定了公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問題是許多幹部並不認識和了解信仰自由的宗教政策,在媒體上,輿論上常常渲染宗教是迷信,應予破除,正常的宗教生活橫遭干涉,宗教是否需要存在,被處於質疑地位。因而當「文革」開始,提出破除四舊│即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的時候,宗教被當作「四舊」的代表,首當其中地遭到「橫掃」│如毀寺廟、砸佛像、遣散僧侶、禁止燒香拜佛念經等,就不足為奇了。如我省賓川雞足山大批寺院被毀就是一例。雞足山銅殿寺中的「金殿」,是明代崇禎時黔國公沐天波(也有說是巡撫張鳳翮)從昆明鳳鳴山太和宮移去安建的,其規模大小也和現今昆明金殿中的「銅殿」相似。掃「四舊」一開始,當地黨政領導就作出決定搗毀銅殿寺中的銅殿。於是,幹部、紅衛兵齊動手,把銅殿砸了當破銅爛鐵賣。如此堅固的文物,都未能幸免,其他可想而知了。北京得知此事後,進行過通報批評,賣得的銅款也被追繳國庫。雖說「亡羊補牢」,但對不可再生的文物財富而言,已於事無補)了。「文革」結束後,經過撥亂反正,落實政策,人們對宗教的認識又回歸理性了。認為儒釋道三大教義的滲透與融合,對我國各民族文化、經濟和社會的發展都作過貢獻,形成了具有悠久歷史和巨大魅力的宗教文化,其內涵博大精深,涉及哲學、倫理、文學、音樂、美術、建築、醫藥、武功、書法等領域。筆者對宗教認識膚淺,知識有限,總覺得佛教倡道生死輪回,善惡有報,認為人生如苦海,人間的一切禍根皆來自「意業」的貪瞋痴,因而提倡樂善好施,修十善業等,與我們當今社會所提倡講道道、講文明、講誠信……等雖不能相提並論,但也有異曲同工之效,故而存在其生存與發展的基礎與條件。

據悉,昆明市府已制定二十年發展新藍圖,統稱「一湖四片」城市格局,與滇池為中心,構建以山水城林相交融的「現代新昆明城市區」。晉城,定為新昆明南城,要建成擁有七十五萬人口,用地八十平方公里的新型旅遊渡假城。到那時,盤龍寺又是啥模樣,尚不得知,只有留待後生去敘述她的新顏了!這是後話。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3期,民國92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