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四記

沈徑瞻 

一、應聘來台參與重建

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日本因侵華及發動太平洋戰爭慘遭失敗而宣告無條件投降後,中華民國政府依據開羅會議決定及波茨坦峰會宣言從日本魔掌中光復了台灣。惟台灣被日本統治了五十年,已淪為日本的殖民地;也是一個受到戰爭嚴重破壞的落後地區。光復之初,滿目瘡痍,百廢待興,政府經由各地徵聘大批具有行政及各項專業經驗的人員,來台分擔接收及開發重建等工作。來台人員中,我是其中的一份子,所負的任務是參加接收日本在台的大商社。後來轉到國家行局服務,負責執行政府交辦的集中採購及國際貿易等業務,例如:台灣十大建設所需的大量機具設備及載重車輛等,公家機關、生產事業所需的機器工具原料,民生所需的大宗農牧漁礦產品,除國內可供應者就地採購外;都須向國際市場公開標購或議價。此項作業,程序繁複,接觸面廣,常會發生糾紛,工作人員,必須殫思極慮,全心投入,並與用料機構及審監單位密切合作,才能順利完成任務。又如兩次能源危機期間,石化產品、重要工業原料、飼料、肥料、紙漿等價格暴漲,國際市場嚴重缺貨,必須把握商機,適時搶購,以調劑國內供需。十大建設的完成,為台灣的工業化打下了深厚的基礎。由於政府的卓越領導,各項從業人員的艱苦奮鬥,以及千百萬人民的勤奮工作;再加善用美援及實施土地改革與推動長期經濟發展計劃,將一個落後的農業經濟,轉變成一個進步的工業經濟,邁向國際化及高科技領域,創造了台灣奇蹟,受到國際間的注目,也讓所有參加過建設工作的人,分享「與有榮焉」的成就感。

二、抗日期間築路奇蹟

回憶一九四六年初到達台北,至今已五十八個年頭,流光容易把人抛。在這段長時間內所經歷的一切,像浮光掠影,消逝無蹤,但對青壯時期的辛勤工作,卻印象深刻,彌久難忘。抗日戰爭中期,我國沿海及西南運輸路線,先後被日軍截斷,外購及美援軍需民用物資來源斷絕,影響至為重大,政府決定立即趕修滇緬公路,以加強陸上運輸,充裕補給。當時滇緬公路,只昆明到下關一段已經通車,而由下關到滇緬邊境的畹町一段,中間須穿過漾濞、永平、保山、龍陵等縣及芒市、遮放等土司地帶,全程約八百公里,正由測量隊在千山萬壑中找尋適當路線,標示路基。路線決定後,即設立六個工程處,分段施工,限期完成;同時命令沿線各縣各土司地設治局,火速由轄區內調集民工數十萬名,自帶乾糧趕往指定的工程處報到,隨即展開築路工作。當時尚缺開山、推土、壓路等重機具,而民工斬刻披棘所使用的工具,多半是傳統式的刀、斧、鏟、鋤等物,然而此一艱鉅的大工程,竟能在兩年內提前完成,全線通車,對抗日戰爭做出了驚世駭俗的鉅大貢獻,也是人工築路史上的奇蹟。

趕修滇緬公路的主協辦及督促機關,在中央是交通部,在省是雲南省公路總局,在地方是雲南第一殖邊督辦公署兼第一公路分局,三方面各派高級人員在工程沿線巡迴督促激勵士氣,每月在保山城聚會一兩次,提出會報,交換意見,並會商解決各工程處提出的問題。第一公路分局長係由第一殖邊督辦李曰垓先生兼任,我時任李先生的秘書,在築路期間,隨侍李先生從騰衝騎馬前往築路沿線往復巡視,並參加保山會報,每次出巡,需時二十多天,途中多為荒山野箐,杳無人煙,歇宿處多是雞毛小店,衛生很差,飲食更是十分簡陋,我們以國難當前,並不介意。

三、歲月如流鄉思縈懷

抗戰勝利後,由昆明來台工作,旋因兩岸隔絕四十年,人事變遷,在所難免,惟對故鄉山河及親情睦誼,仍時縈夢寐。一九八八年開放探親,因故鄉遠在大陸西南邊陲,經多方考慮,認為暫不宜孤身獨往,而歲月蹉陀,直至今年年初(二○○三年一月)才有機會率同部份家人前往故鄉騰衝盼圓還鄉之夢。惟行程窘迫,在騰衝城停留三天,先往西山填祭祖掃墓,晚間邀約親族二十多位餐敘,第二天在佺兒家一孚用風味極佳的火鍋,外甥黃君由緬甸曼德勒趕來相會,二十多年未曾見面,彼此都很高興。第三天觀賞大盈江疊水大瀑布,旋上來鳳山登文筆塔憑高眺望,四圍景物,盡收眼底,並憑弔抗日犧牲烈士的國殤墓園。第四天轉到離城十多公里的熱海溫泉,住了兩夜,便像點水蜻蜓般匆匆離去。對此睽違六十多年的故鄉,所見除四圍青山及蜿蜓如帶的大盈江之外,其他種種盡皆陌生。有名的極邊第一城,遭日軍佔據兩年,已徹底破壞,不剩一磚一石,原本商業興盛的大、小南門及四、五保街東西街文星樓,也無處可尋,位於城關滿邑飲馬水河的故居,老屋尚在但已易主。屋側數萬坪的菜園、揪木園、竹園,已變成大片民宅,大門外的牧地教場埧,已闢為農田。幼時游泳的飲馬水河,竟是涓涓細流,河上的弓腰橋,更何其低矮。所有深印腦海的物相,唯有向夢裡追尋了。至於親屬晚輩,都是在我離家後才出生,彼此見面都不相識,自然談不上什麼感情,倒真有「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摧」的感歎。我心裡所牽掛的是三年前託人新修的八座祖塋,需人祭掃。此外,我在當地已一無所有,我的子女都寓居異國,對我而言,故鄉已是他鄉,落葉飄飛,恐無緣歸根了。

四、火山熱海奇景天成

火山 騰衝的火山,據科學家推測,是憶萬年前印度大陸與歐亞大陸板塊的接合點,因激烈碰撞而留下的世界上最密集的火山群,大小七十多座。這些火山,有的已熄滅了若干萬年,有的在距今三百多年前還在噴火,現在都被松柏和灌木野草所覆蓋,形成一幅幅蔥翠悅目的山景。這些火山為人所熟知和較易攀爬的是黑空山、大空山、小空山、馬鞍山及最年輕的打鷹山。打鷹山相對高度六百四十公尺,上尖下闊,呈典型火山錐狀,火山口寬圓三百公尺,深一百多公尺,內部切割處呈現褐紅色的焦土,是一座壯麗的近期火山。在火山口附近,到處可見灰紅黑色圓球或橢圓的火山蛋,是火山噴發時,未經高溫而經高壓噴射出來的,頗有觀賞價值。也有大如人體的火山浮石,輕如海綿,用兩個手指就可高高舉起,抛進火山湖內,浮在水面,不會下沉。黑空山熔岩面積二十七平方公里,火山岩厚度平均二百公尺,據說是晚更新世一萬多年前的火山,旁邊的大空山和小空山,則是中更新世六十萬年前的火山。這三座火山由北向南排列著,莽莽蒼蒼,荒涼寧靜,好像什麼事都不曾發生過。這裡的小鎮馬站居民,一直生活在這幾萬年前火山爆發的熔岩台地上。他們世世代代利用火山石修築道路,營造房屋,製作家具,打刻石雕,不僅堅固耐用,且有特色。距離馬站十多公里,是龍川江峽谷,隨處可見火山造成的奇特地貌,岩壁上由許多六邊形或多邊形的柱狀節理,像是由機器切割出來,整齊得令人難以置信,這是世界少見的地質奇觀。

火山是一種具有毀滅力量的生命,山丘的大岩會猛烈爆炸,噴出火焰,燒毀遼闊的森林,燒死一切有生命的動物和昆蟲。近代的騰衝人從未見過這些火山爆發,早已失去了神秘感和恐懼感,且以為騰衝的火山都是死火山。但十多年來,科學家用氣體地球化學研究火山井,獲得重要發現:已熄火三百八十多年的騰衝火山,不是死火山,而是處於休眠狀態的活火山。休眠狀態的火山,會隨時重新醒來造成災難,這樣的訊息,難免令人觸目驚心,有所畏懼,因而喚起人們的宗教意識與神聖感。

熱海 騰衝是中國大陸三大地熱區之一,在一百零五平方公里內,有較大的氣泉、溫泉群八十多個,沸泉遍布各地。著名的熱海地區,距縣城十四公里,有十四個溫泉的水溫,達攝氏九十度以上,到處都可看見熱泉在呼呼噴湧,發出濃烈的硫磺氣味。氣泉則由地下噴出滾燙的蒸氣,人們將粽子、雞蛋、玉米棒等食物放進氣洞裡,幾分鐘後,就可取出食用。最壯觀的大滾鍋,直徑三公尺多,水深一公尺半,水溫攝氏九十七度,晝夜沸滾,終年為熱氣籠罩著,是騰衝熱度最高的沸泉。附近還有許多別具一格的溫泉,如珍珠泉、美女泉、眼鏡泉、鼓嗚泉、蛤蟆泉等,千姿百態,各如其狀,在世界上亦屬罕見。泉水中含有鎂、鉀、鈉、鈣、氯等多種礦物質,是有效治療多種疾病的碳酸泉。熱海現在已是建築林立,除了賓館、招待所、觀光飯店,還有療養院。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3期,民國92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