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劉耀勛先生

張兆興、劉碩勛 

當我們佇立村頭,眺望著矗立於來鳳山巔的鳳嶺塔(文筆塔);當我們漫步在通往縣城的鄉村公路上,便會想到了在台灣的劉耀勛先生。為他愛國愛鄉的高尚情懷所感動,又為他的英年早逝而感愴於懷。

劉耀勛先生出生於騰衝縣前董庫村的一個世代儒商家庭。前董庫這個村子前臨風光秀麗的閻家塘,背倚林木蔥鬱的臥牛崗,是這山山水水,孕育著一代又一代的杰出之士。劉耀勛出生於一九四二年八月,與我倆居同里閈,是幼年的玩伴,一九四七年他隨父母離別故土,遠赴緬甸密支那經商,從此不通音信者四十餘年。一九九三年春節他偕夫人王秀儒女士專程回騰祭掃祖墓,當時我倆參與了接待工作,在接待中知道了闊別這四十多年來他的一些情況:他在緬甸讀完高中後,一九六一年考入臺灣醫科大學,畢業後在臺北市中心診所醫院任骨科主治醫師,一九八一年為亞東紀念醫院骨科主治醫師,一九八四年升骨科主任,一九八六年赴美國哈佛大學中心M.G.H做研究員,隨獲醫學博士,一九八八年返回臺灣,在臺北縣創辦元復醫院,任院長兼主治醫師,此後定期往返美國、臺灣之間作學術交流。由於醫院設備先進,醫德醫風高尚,故應診者甚眾。

闊別故鄉四十多年,「少小離家老大回」,對故鄉的事事物物雖然難以記憶了,但他對家鄉仍然是那麼的眷戀。當我們向他介紹了家鄉近些年的巨大變化及建設情況後,他得知騰衝正在籌備重建文筆塔後,他當即表態,他也要為家鄉的建設盡點力量,並當場答應捐款七七○○美元,折合人民幣六‧三萬餘元,捐款額在整個捐款中居於首位;當他看到家鄉通往縣城的鄉村公路狹窄且嚴重坍塌時,又慨然捐款二萬美元,折合人民幣一七萬餘元。如今文筆塔已建成,以它峻偉挺拔之雄姿,風格獨特之造型,挺立於來鳳山巔,為騰衝這個歷史文化名城又增加了一個靚麗的風景點。自閻家塘至飲馬水河長十三公里、寬七公尺的筆直的鄉村公路的路基已經形成,雖路面尚有待於進一步完善,但對當地的交通運輸等已提供了極大的方便,對改善當地人民群眾的生活已起到了積極的作用。雖然他回來的時間極為短暫,但家鄉父老對他的這種赤子情懷卻是有口皆碑,稱道不置。不僅如此,聽說他在緬甸曾多次向幾所學校捐過款,他這種熱心公益的高風亮節,確實令人欽佩。

他返臺後,和我們還保持著聯繫,他還時刻在關心著家鄉的一切。關於他病逝的消息傳到騰衝,真是晴天霹靂,使我們驚悼不已,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經多方打聽,終於得到了證實。他的逝世,使我們失去了一位真摯的朋友,醫學界也失去了一位醫德高尚的良醫。為追念我們之間的友誼及他的高尚品德,故撰此短文,以寄托我們的哀思,並向其家屬致以誠摯的問候。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3期,民國92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